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一章 以一敌二!天界的激斗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7

混沌双形爆裂的威力绝对不等于单个或两个单体的叠加,甚至比两个叠加的数倍还要高!上次在三仙岛时,三霄合力,加上金蛟剪与混元金斗,都无法制服他,最终还是请来了通天教主才得以解危。如今张紫星的修为要比在三仙岛时高出一个阶层,加上混沌之形的特姓(一次比一次强),这次双爆的威力,绝对要远胜以前。

昊天上帝正惊讶间,就见张紫星肩膀微晃,已如风般出现在眼前,那速度,比想象中的还要快!张紫星此时身体正承受着极大的痛苦,而眼前的两个大敌,正是让他宣泄痛楚的对象!

昊天上帝虽惊不乱,祭出昊天印,朝张紫星头顶打来,这一下若是若实了,只怕是个天灵被开,脑浆飞溅的凄凉下场。

说时迟,那时快,昊天印已至张紫星头顶,挟着万钧之势,砸了下来,眼看张紫星闪避不开,已被击了个正着。

张紫星仓促间一侧身,伸手一挡,肩膀结结实实中了昊天印一击,整个人被打几了个筋斗,跌落下去。昊天见如此轻易地解决对手,不由露出微笑,但很快地,他的笑容就凝固在脸上。

因为张紫星翻滚了几下,居然又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转了转肩膀,上面一个凹印正渐渐变浅,直至消失。

昊天上帝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什么样的力量,居然如此恐怖,可以硬接昊天印这种强力法宝!

瑶池金母也吃了一惊,身形出现在张紫星身后,金簪发出淡淡的光芒,向他连点而去。张紫星身躯剧震,似是中招,但速度不减,转身朝瑶池金母飞去,一拳就击了过来。

瑶池金母手中的素色云界旗发出五色氤氲,一时异香扑鼻,金光灼灼。张紫星这一拳如同击入了海绵之中,浑不着力,金母将手中的金簪迅速换成了那朵带着剧毒的鲜花,无声无息地在周围的空间内布下剧毒。这种剧毒,就是昊天上帝也不敢轻易沾染,皱了皱眉,目光落在一旁的乾坤鼎上,赶紧借势退开而去。

然而张紫星对那种剧毒恍若未觉,反而深吸一口气,任凭那剧毒被吸入体内,大喝一声,拳头上爆出奇光,竟将手握着素色云界旗的瑶池金母震退了开来。他自己也被那力量反弹,自空中飞退了数十丈,又闪电般冲来,拳头如流星一般不断地攻击素色云界旗。

瑶池金母自恃金簪的诅咒之力与鲜花的毒力强大,这敌人似是发生了某种异变,目前虽然强势,但只需要短短的时间,在那毒姓和诅咒的影响下,必会渐渐衰弱直至失去力量。

然而,让瑶池金母诧异的是,那段预料的中毒的时间过去后,对方的攻击不弱反强,攻势反而更加生猛,丝毫不受天位之力的压迫,仿佛他本人就是包容天地万物的“乾坤”。区区的一个“天”,又岂能奈何

昊天上帝十分阴险,见张紫星攻击金母,九鼎无人掌控,当即来到龙吉公主上方,企图收取九鼎。但他却不知,张紫星已留下神念在九鼎之中,任凭他用何等法子,都无法收取,而那乾元盒已收了一件“至宝”,故而无法再次使用。

昊天上帝看着龙吉公主瞥向自己漠视的眼神,联想起方才对那逍遥子的深情之状,胸中杀机大盛。昊天镜射出一点白光,带着高度浓缩的可怕力量,朝中央的龙吉公主打去——我得不到的女人,别人也别想得到!

九鼎的超强防御再次发挥了作用,昊天镜的白光如同遭到了某种吸引,自动下落在一个鼎上,发出金铁之声,却是安然无恙。

昊天上帝的举动引起了张紫星的注意,见到龙吉公主被攻击,他的瞳孔陡然化为金红之色,体内涌动的力量更加暴戾,身化血虹,朝昊天猛扑而来。

昊天上帝连忙施出昊天镜,对这张紫星施展出白光。张紫星血虹一扭,竟然在高速中不可思议地改变了运动轨迹,闪避开来。才一瞬间,他便出现在昊天上帝的身前。昊天上帝身上散发出强大的天位之力,朝张紫星迫来,哪知他丝毫不受影响,架住昊天攻来的手掌,也不管什么打人不打脸,狠狠地一拳朝昊天脸上击来。

昊天上帝见天位之力失效,吃了一惊,身躯急退,然而张紫星的手臂忽然暴涨了两丈,狠狠地击中了昊天的下巴,将整个人朝上打飞了出去。

没等昊天上帝稳住身形,张紫星的血虹已在半空将他截了下来,空中传来疯狂的暴击声。由于昊天上帝对张紫星的力量估计严重不足,也没料到他居然不受天位之力的影响,被抢了先机,一时尽处被动,竟然无法扳回局面。直至瑶池金母施出一块绢帕,拦住张紫星,劣势才得以缓解。昊天闪至绢帕之后,五指张开,猛然迸发出强大的力量,将张紫星击得倒飞而去,自己借势腾空而起,脱离了那阵疯狂的攻击。

昊天上帝自空中跌落下地,缓缓地站了起来,身上居然有好几处拳头的凹痕。白光闪过,在天位之力的作用下,那凹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不久便恢复如初,连破损的袍冠衣着都自动复原。此时昊天面如冠玉的脸上却尽是扭曲的狰狞表情,眼中燃烧着炽热的怒火——这伤势倒没什么,但他身为天帝,在这天界之中,居然被区区下界之人伤成了这个样子,如此狼狈,颜面何存

张紫星正应付金母的绢帕之时,背后忽然一痛,被昊天印狠狠砸中,这一下击得极重,当即摔了下去。地面似是这特殊空间的一部分,遇到如许沉重的压力,居然连道裂痕都没有。昊天上帝得势不饶人,没等张紫星爬起,默运仙诀,昊天镜光芒大盛,飞出的数道光芒,形成一个罩子,将张紫星牢牢地罩住,正是这件法宝的另一桩妙用。光罩内释放出巨大的压力,仿佛要将张紫星整个身躯都揉碎一般。

张紫星毫不畏惧,疯狂地攻击那个罩子来,光罩渐渐开始震颤,以昊天镜的力量,居然有维持不住的征兆。金母一见,忙将那绢帕再次祭出,与光罩融合一起,刚柔相济,抵挡着那股强大的冲击力,光罩的震颤又减弱了下来。

昊天与金母对视一眼,天帝天后的至高天位之力同时施展而出,输入那光罩之中,光罩的白芒大盛,更加稳固,完全停止了震动,似是将张紫星压制得死死的。

昊天与金母没有就此罢休,手中现出一红一白的两股火焰来,整个塔内顿时变的炽热无比,正是赤阳之力与玄阴之力所产生的极阴极阳之火。两股火焰围绕着光罩旋转起来,要利用可怕的高温将内中的敌人炼化成飞灰。

“哼!此人必是施展了某种秘法,在短时间内将境界与力量提升,奇怪的是,居然不受天位之力制约,”昊天上帝稳住局面后,对瑶池金母说道:“依眼下的情形来看,只要困住他一段时间,自会恢复原状,还会力量大损,届时可任我等宰割。”

瑶池金母颔首赞同,手一指虚空,现出外面刑天众人战斗的景象来。

画面中,一行人且战且走,正在苍雷仙山之上,周围俱是闪耀的雷电。刑天的状况不妙,已经断去一臂,只凭单手握住干戚神斧。羽翼仙身化大鹏原形,在旁相助刑天,但依然被玄机真人与长乘道人牢牢地压制住,情况甚是相当危急。

在天兵天将的重重包围之中,袁洪仗着玄功,不畏天兵天将的刀剑,以新祭炼的九龙神火罩杀死了东方仙使与南方仙使,自身元气损耗也是不小。不知是否是因为应龙的原因,袁洪手中玄桑棍竟然发出奇异的冰冻之力,靠近的天兵天将纷纷被凝固起来,继而被击得粉碎。应龙与北方仙则在恶斗,西方仙使似是受了重伤,已远远退在一旁。

瑶池金母对五方仙使的伤亡无动于衷,反而笑道:“那魔神刑天受妖族秘宝压制,仅能发挥出六、七成修为,虽有那金翅大鹏鸟的相助,却依然不敌你善恶两尸联手。只要除掉刑天,其余三人皆不足为惧,此战已是稳艹胜券。”

昊天上帝点了点头,面露喜色:能得到乾坤鼎,又能消灭刑天这个心腹大患,可谓收获巨大,至于那些仙人和天兵天将,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可惜的。横竖杀劫结束后,有三百六十五位正神归位。

张紫星也看见了刑天等人的形势不妙,心中更急,混沌之形的力量强烈爆发,两条手臂化作道道流光,以超高速对那罩子发动了连续攻击。但接受了天位之力巩固的光罩非同小可,加上昊天与金母的仙力刚柔相合,形成一股特异的屏障,无论是分散攻击,或是集中于一点,都无法破开防御。而那极阴极阳之火的灼烧之力也让他分外难受。

就在他面临着巨大的危机时,忽然进入了一个奇妙的境界。随着一股股惊人的力量破体而出,又被那光罩承受、反震,原本覆盖在力量中央的“核心”也在这种震颤之下越来越清晰。渐渐的,那股难以控制的暴戾情绪竟然奇迹般地平复了下来。尽管他的身体依然如狂风骤雨般地动作,但心境却是愈发清明。

就如同某种内视的法术或是仪器一般,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每一股细微的波动,真武灵诀的力量、无上魔体的力量、黄帝心经的力量、四灵之力的力量、混沌九形的力量……还有,一面奇异圆盘的力量……不,那已不是原本的圆盘了,而是一面奇异的镜子。

这些力量正以一种特异的轨迹在体内运转着,融合在浩瀚的星云之中,时隐时现。

昊天上帝与瑶池金母惊讶地发现,先前无比强烈的极阴极阳之火居然渐渐虚弱了下来,而光罩的颜色也一变再变,黑色、金色、红色、蓝色……交替变幻。

随着这股眼色的变幻,整个困仙塔内的空间开始震颤起来,虚空中竟然出现一道道裂痕,正缓缓地自动愈合着。

昊天上帝与瑶池金母见状,面色骤变,昊天上帝惊道:“这时什么力量居然能撕裂乾坤!”

张紫星并没有理睬外界的一切,他此时所能做的到就是专注,每一拳打出,已不是减轻痛苦的宣泄,而是一种力量乃至心境的洗炼。正如同一把大锤一般,在淬火中反复锤炼着自己。这种特殊的状况,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来自外部的光罩与极阴极阳之火的作用,昊天与金母也必定想不到,这种攻击的举动却从某种意义上成全了逍遥子。

虚空中的裂痕越来越多,地面上也出现了一道道龟裂,整个塔内的空间开始不安地动荡起来,如同那光罩一样,面临着崩溃的危险。要知道,当初就是反物质武器攻击时,也没有出现过如此的情形。

金母与昊天感觉光罩内传出的反噬力量愈发强劲,已经开始压制不下,心中大是惊骇。金母施捏动仙诀,牵引位阶之力,塔顶开始凝聚出紫色的光芒。

苍雷仙山上鏖战的众仙就看到仙山上忽然冒出强烈的雷电之力,齐齐朝困仙塔的方向凝聚而去。那种雷电所蕴含的恐怖能量,就算是玄机真人这种层次强者,也不由心惊胆颤。困仙塔如同一个巨大的黑洞,将所有可怕的雷电之力都吞噬了进来。

塔内,顶部的紫光大盛,无数能量惊人的雷电如暴雨般瓢泼下来,朝那即将溃散的光罩聚集击去。光罩似有一种特殊妙用,可以作为一种不受损伤的媒介,将外部的攻击直接作用入内,一时间,光罩被紫色的电弧重重围绕,内中更是雷电之力的焦点。

然而,张紫星对这一切依然恍若未觉得,仍然专注于那种特殊的锤炼,外界的攻击对他而言,只不过是将锤炼之力加大而已,那源源不断的紫色雷电击在体表,反而有种痛快淋漓的感觉。

随着空间中的裂纹与裂缝越来越多,整个困仙塔已经出于一种极不稳定的状况,昊天上帝看着他身上不时冒出的蓝光力量有些眼熟,联想到空间的异状,心中忽然想到一件法宝,惊道:“难道是那件法宝……不可能!”

话刚落音,整个空间已承受不住如许大的压力与破坏,顿时崩溃开来!

苍雷仙山上鏖战的众人只觉得一阵山摇地动,远处困仙塔忽然射出耀眼的强烈光芒,随即以困仙塔为中央的地面开始发生了大面积的坍塌。众仙感觉到危险的临近,顾不得争斗,纷纷飞离仙山。

坍塌还在继续,只听轰隆一声,困仙塔四分五裂,几道流光从中飞逝而出,而偌大的苍雷仙山也在那股恐惧的巨力下,完全碎裂开来。碎裂的山石四处飘飞,有许多更是直接朝地面坠落而去。

众仙无不目瞪口呆:天界的险地之一,拥有天雷与阴煞之力的苍雷仙山,就这样毁了

要知道,这可是坚固无比,且有异力保护的仙山!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天界的仙人们更加惊诧,天界的至尊,天帝昊天与天后金母居然在合攻一个男子!虽然两人占了一定的上风,却终是取之不下!

另一边是被九鼎护在中央,悬浮在空中的龙吉公主。刑天四人借着这宝贵机会,合作一处,刑天迅速吞下一颗恢复元气的丹药,运出不灭逢春术,将那断臂还原。

羽翼仙与应龙也收了法身,恢复人形,各服丹药回复。袁洪认出龙吉公主,迅速飞了过去,守护在九鼎之外。

羽翼仙看得分明,那对身穿帝服和宫装的男女修为高深莫测,手中法宝威力惊人,必是天帝与天后,至于那个与他们两个战得难舍难分的人……羽翼仙看清那人的样貌时,眼珠差点突了出来——居然是逍遥子!

他难以置信地又擦了擦眼睛,终于确认了那人的身份:真的是逍遥子!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