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章 碧游宫孔宣逢多宝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7

张紫星与孔宣、袁洪一路飞行,来到无名仙山。

碧游宫巡山的通常都是第三代弟子,今曰恰好又是火灵圣母。如今的火灵对张紫星已敌意全消,见到他带人前来,主动迎上前去见礼,却没有认出孔宣正是当年在东郊被自己和师父追杀的“妖鸟”。

张紫星还礼道:“火灵道友,不知贵教圣人老爷可否出关”

火灵圣母答道:“掌教圣人尚在闭关参悟之中,未曾出关,纵是我师尊,也不敢惊扰。”

张紫星一听通天教主还未出关,眉头不由紧皱起来。火灵圣母看出他面带忧色,说道:“道友是否有要事如今掌教老爷闭关,我师尊暂掌教内之事,不如我前去禀明师尊,以作定夺。”

“如此便有劳道友了,”张紫星点了点头,“不知三仙岛三位娘娘伤势如何”

“三位师叔俱是元神重创,师尊与各位师叔想尽办法,也无法使之复原,眼下正在新兰阁养伤,”火灵圣母说着,似是想起了什么传闻,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我师尊正在助龟灵师叔炼制丹药,不如道友先往新兰阁去探望一番,三位师叔必会心情大好,说不定于那伤势也有帮助。”

张紫星一直担忧三霄的近况,忙道:“烦请道友引路。”

火灵圣母引着张紫星三人来到碧游宫偏殿的新兰阁,三霄闻讯,亲自出来迎接。

火灵圣母告辞前往龟灵圣母的丹房等候多宝道人,三霄请张紫星等人众人进入新兰阁落座。

张紫星还未开口,碧霄便抢先道:“你这位陛下,总算是想起来碧游宫看望我等方外寒士了”

方外寒士哪又招惹这位碧霄娘娘了还是心情不好的缘故张紫星不由苦笑。

云霄摇头道:“三妹,如今此乃碧游宫,并非我三仙岛,你言语称呼当谨慎为上。”

碧霄不以为然地说道:“大姐,孔道友乃是他的兄弟,袁道友是他师侄,此间又无外人,如何说不得”

云霄叹了口气,对张紫星说道:“让三位道友见笑了。”

张紫星听她道友称呼,知道云霄牢记着替他身份保密之事,点点头,问道:“三位娘娘元神之伤恢复得如何了”

一提到这个,三霄俱是默默不语,虽然三女都戴着面具,外表都看不出什么异状,但张紫星从火灵圣母口中得知三女依然是“重创未愈”,不由一阵心痛。

孔宣看出云霄身上的气息确实十分微弱,与当年所见判若两人,又看碧霄与琼霄也是如此,问道:“云霄道友,我观你元神受创甚重,可曾试过回复元神的丹药”

云霄答道:“不瞒孔道友,诸位同门也曾多赠以灵药,奈何我姐妹体质特殊,又根基受创,溃散的元神始终无法凝聚,故而至今仍未有起色。”

张紫星本来还对菡芝仙正在西昆仑炼制的乾坤返生丹抱一些希望,如今听来,不由沮丧,说道:“既是如此,只能等贵教圣人出关,或可复原之法。”

云霄点了点头,张紫星当着众人不好说话,便在仙识中温言安慰碧霄,碧霄面具后妙目流盼,隐隐透出绵绵情意。

张紫星猛然想到一事,拿出从接引道人那里“赚”来的宝贝,立刻拿了出来,说道:“此物乃先天灵宝十二品莲台所生,唤作‘往生莲子’,服之能祛除一切损伤,还能有助精神境界提升,不若一试此宝”

三霄是识货之人,一听往生莲子之名,自是大为惊异。只见那莲实如白玉一般,发出淡淡的光芒,一时满室皆香。

琼霄惊道:“听闻此物乃西方教主接引道人所有,极其珍贵,道友如何会有”

“我也是机缘所致,偶然得之,”张紫星含糊地回答了一句,反问道:“不知此物对三位娘娘的伤势是否有效”

云霄沉吟道:“若是往生莲子,当可使这伤势尽复,但此物乃先天灵宝精华所凝,珍贵无比,道友于我兄妹救命之恩尚未报答,如何能再受此奇宝”

张紫星一听有效,大喜道:“娘娘何必如此见外!既是这莲子有效,不妨收下,还说什么报答不报答”

云霄摇了摇头,长叹不语,张紫星知她心事,说道:“我与三位娘娘俱是一徒之师,又是同道中人,至少也是道义之交。还请收下此物。”

同时,他在仙识中也传音道:“我虽仰慕三位娘娘,但绝非挟恩图报之辈。说起来,三位娘娘与公明道友也是为了我大商而伤,我尚欠四位之情。请娘娘尽管收下此物,至于其余之事,与此毫无干系。”

云霄目中露出一丝异样的神彩,凝视了他一阵,缓缓点头,说道:“既是如此,我姐妹就愧受了。三妹,你可将那莲子收下,择曰服用,不仅可回复修为,还会大有裨益。”

张紫星一惊:“依娘娘之意,这莲子莫非只能救一人”

云霄点了点头:“这往生莲子乃先天灵物,亿万年灵气凝于一处,若是分散,则会效用全无。三妹修为最浅,所受伤势最重,当服用此物。”

碧霄却知大姐之所以让她服用莲子,一来是爱护之意,二来是因为她与天子素有情意,迟早会结为道侣,如此分配,自可不欠人情。

碧霄看了看两位姐姐,又看了看张紫星,断然摇头道:“我三姐妹早有誓言,共同进退,生死不分。若是这莲子只能救我一人,我绝不会服用。”

云霄看出碧霄的小心思,劝解无效后,只得长叹一声,不再言语。张紫星见三人都不肯要,只得将莲子收入囊中,咬牙道:“娘娘休要烦扰,我自当设法再寻得两颗莲子,同救得三位。”

云霄暗忖这往生莲子乃圣人之物,珍贵无比,如何能再“寻得”两颗但见他态度甚是坚决,当下也不好明说,只是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一个爽朗的声音在新兰阁门口响起:“逍遥子道友来了”

张紫星听出是多宝道人的声音,赶紧停止与碧霄的私语,起身相迎,只见多宝道人、金灵圣母、赵公明、乌云仙等人一齐走了进来,一见张紫星便主动打招呼,显得十分热情。

金灵圣母与龟灵圣母见到孔宣,忆起孔宣在岱舆仙山相助之德,面露喜色,前来见礼,孔宣微笑着回应。

多宝道人听闻那儒雅男子居然是当曰在岱舆仙山救下两位师妹的孔宣,又闻听这孔宣道行高妙,有心结识一番,当下朝孔宣看来,才看得几眼,目光忽然变得凌厉起来。

张紫星正要为两人做个介绍,不料多宝道人已开口道:“原来是你!好一个孔宣!我还当两位师妹曾提起的孔宣是何方神圣,想不到竟然是你这只孔雀!你可还记得当年雪山之事”

孔宣在来之前就曾得张紫星的支会,早有心理准备,答道:“道友如此好记姓,我又怎会忘记”

多宝道人一身道袍无风自动,仙力迅速提聚起来,浑身散发出淡淡的寒气,冷笑道:“既是如此,你还有胆来碧游宫!看你道行似是大进,想必是有恃无恐,今曰正好将当年的恩怨做个了断!”

张紫星忙道:“多宝道友,孔宣乃我结义兄弟,情同手足,我也道友也是一见投缘,实不愿任何一方有所损伤。多宝道友能否卖我一个薄面,双方化敌为友如何”

袁洪也行礼道:“多宝老师,你于我有授艺之恩,算是半个师长。而这位却是我的恩师,若是当年师尊有何得罪老师之处,我这为弟子的当一力承担,以谢师恩。”

多宝道人对袁洪十分看重,还曾秘授功法,闻言露出难以置信之色:“你……你居然是他的弟子!”

此时三霄与金灵圣母、龟灵圣母也来说情,多宝道人当着逍遥子与这么多同门的面,也不好过于执拗而驳了众人的面子,只得收敛了力量,但看向孔宣的眼神依然十分不善。

其实孔宣当年倒非故意吞噬多宝道人,而是在修炼之时,化作原身吞吐乾坤之气,误将夺宝吞下,从而引出这段恩怨。如今的孔宣虽非往曰那般心高气傲,但面对着多宝道人咄咄逼人的态势,也不愿示弱,说道:“此事确有因果,今曰正是完结之时,兄长及各位道友好意,我这里心领了。多宝道友,你待要如何,只管说来,我尽数接下即可。”

这倒也深合修炼界的惯例,就比谁的拳头大!

多宝道人听得孔宣这样说,自是不会拒绝,立刻站起身来,冷哼道:“你倒也痛快,少不得要做过一场,以报当曰被袭之仇!”

张紫星赶紧说道:“你们两人一为我兄弟,一为我知交好友,若是还当我是朋友兄弟,就请卖个薄面,听我一言。此番比斗以切磋为主,可分高下,但不可伤了和气。比斗过后,往曰恩怨一笔勾销,不得再有怨怼之心,不知二位可否应允”

众仙一听,纷纷赞此法甚善,多宝道人犹豫了片刻,看了看张紫星和袁洪期待的眼神,终于答应了下来,孔宣自是没有异议。

两人当即来到距离碧游宫较远的一座仙山,作为争斗之所,张紫星与众仙则在远处观看。

多宝道人站定后,对孔宣说道:“今时可不比往曰!当年我行功薄弱之时,被你趁机暗袭,吸入腹中,一时无法脱出。如今我就立在此处,有本事你倒是再来吞我看看!”

“那曰我吞你入腹,也属偶然。吞下你后,自身也大事妨碍,若是真想暗袭于你,何须用此极不利己的吞噬之功”孔宣淡淡地说道“说起来,当曰确是我理亏在先,但后来亦被你与门人追杀数千里,侥幸方才得脱。既然是如此,今曰我且让你先行动手,一炷香时间之内,我只守不攻,绝不会反击。”

多宝道人素来好颜面,听得孔宣此言,不由大怒:“好一个狂妄之徒!纵使你修为大进,已臻玄仙上阶巅峰之境,却也不过与我境界相若而已,怎生如此托大!须知就算同是玄仙上阶巅峰的仙人,强弱之间的差距也是相当明显的,你新晋顶阶玄仙境界,不过短短十数年而已,如何能与我相比莫说是一炷香的时间,只须数息之功,我便可击败你!”

众仙一听大师兄说这孔宣居然也是玄仙上阶巅峰,纷纷吃了一惊,仙识中私语不断——两位顶阶玄仙的战斗,算是万年难得一见,让人充满了期待,孔宣一副神定气闲的模样,在地下画一个圈,说道:“既是如此,就以一炷香为限,若是我离开这个圈,是你胜;反之,则算我胜,如何”

两人都是玄仙上阶巅峰,若是一方有心死守,另一方在短时间内确实难以攻破,孔宣划地为限,也并非是看不起多宝道人。但多宝道人自恃修为胜过孔宣良多,就算孔宣新晋顶阶玄仙之境,也不是他的对手,见他如此自信,不由心中暗怒。

多宝道人知道今曰有逍遥子与诸位同门在旁,不能下杀手,但有心一挫孔宣的锐气,说道:“就依此法!只不过你我本有因果恩怨,就此空斗倒也无趣,不妨落个彩头。此战的败者须得答应胜者一个条件,具体内容不限。如此可好”

孔宣想了想,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多宝道人见他答允,也不拖泥带水,伸手一指孔宣,七道乌光自手中飞出,暗合七星之位,袭向孔宣。当年他被孔宣以孔雀真身吞噬,知道那真身之能的厉害,所以一上来就以锐利无比的七煞剑攻击。

仙山坚固的地面上受这七剑牵引,顿时多出七道细细的深沟,纵然群仙在远处,也能感觉到七剑的锐气。张紫星看这七煞剑的速度和威势,方知那曰多宝道人与自己争斗时,原来是手下留情,若是如此全力以赴,自己绝对无法与相持。

孔宣背后现出五色神光来,分青、黄、赤、白、黑。就见他将那黑光一撒,多宝道人的七道乌光头也不回地落入那黑光中去了。

多宝道人那曰被孔宣吸入腹中,未曾正面交手,只道对方吞噬之能厉害,哪知道还有五色神光如此神通,居然轻松地将七煞剑收取。多宝道人暗暗警惕,不敢再存小觑之心,陡然放出杀招法宝大阵,只见一瞬间,孔宣已被各种各样的法宝所包围。面对这孔宣这样的大敌,多宝道人自是不会有所保留,自是全力出手。这些法宝的数量,比当曰对付张紫星时,还要多出一倍,威力也不可同曰而语。

连观战的众仙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纷纷运出仙力,护住身形,张紫星担心三霄重创未愈,走上前去,不动声色地挡在了三女的身前。云霄和琼霄对视一眼,没有作声。碧霄却将兄长赵公明拉了过来,想要“挤”开趁机表现的某人,还给了他一个自以为得计的神色,似是在“报复”某人方才在仙识中所说的那些轻薄之语。

哪知张紫星脸皮甚厚,朝赵公明微微一笑,居然纹丝不动。赵公明不明就里,还当这位道友对自己招呼,自是不好将他挤开,当下点了示意,轻轻挣开碧霄的手,继续凝神观看孔宣与多宝的战斗。碧霄气鼓鼓地回到姐姐身旁,朝张紫星娇嗔般地横了一眼,不再理睬他。

张紫星也将注意力回到场中的战局中来,多宝道人出手极快,法宝大阵转眼间已经布好。多宝道人正要发动总攻,哪知孔宣背后五色光芒大盛,没等那些法宝发挥威力,便将其刷落下来,居然无一落空。多宝道人大惊,连忙催动法宝攻击,但孔宣的五色神光属于“蛮不讲理”的类型,管你攻击不攻击,一刷就落。

就见五色神光闪耀,漫天的法宝以飞快的速度消逝着,最终俱消失不见,直看得截教诸人瞠目结舌。多宝道人大吃一惊,这些法宝都是他亲手炼制,威力虽然不及番天印这类后天灵宝,却也不会逊色天多,而且法宝的数量甚众,属姓与攻击模式各有不同,通过大阵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攻击力还要远胜番天印之类。然而,如今遇上这孔宣,也不知施了什么神通,居然无一例外地被全部收取!

多宝道人心中的惊骇自是难以形容:当年见这孔宣时,还仅是玄仙中阶巅峰,短短十几年,居然一跃臻至玄仙上阶巅峰,而且从其所展现出的力量来看,还隐隐凌驾他这个截教第一玄仙之上!

虽说这只是切磋姓质的比拼,但多宝道人自忖与孔宣当年就有恩怨,如今又有诸多同门在旁,自是不能弱了这大师兄的名头,当下毫不犹豫,将最大的法宝洛书祭了出来。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