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的小妻子

穿越重生 | 青梅煮酒

奉命挑妻,顾淮墨选中卫家最不出眼的卫紫。 他绝对强势、霸道,只想要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64章:春光明媚

恶魔总裁的小妻子 by 青梅煮酒

2018-4-14 11:26

唉,她倒是真的开始良心不安,有点难受了。



这就是犯贱,他不责怪她她还不安乐。



洗了澡出来顾淮墨已经躺在一边休息了,他的休息时间一般很准时,十一点就睡,然后她也跟着准时起来了,打了个呵欠坐在床的另一侧。



顾淮墨说:“下次别这样了。”



“嗯,我知道,我错了,下次我一定不会给你喝,下次我一定不怕浪费倒在厕所里。”



顾淮墨有点无语了。



卫紫有点想讨好他,便悄悄地说:“老爷子知道你倒的药呢,不过老爷子不吭声,买盆栽的时候叫人买不用活得太好的,方便更换。”



他叹口气:“睡吧。”



自打流鼻血之后,顾家所有的补药都停下,顾淮墨可谓也算是因祸得福。



他工作方面的事,也有些繁忙起来,这些场合,他没让卫紫跟着。



官场与商场,她还小她不了解,他也并不希望自已的家人参与到自已的工作中去。毕竟有些事是不能上台面,有些事越少人知道越好的。



盛夏的天气,真是一个热啊。



顾家的臭毛病,就是不喜欢开中央空调,她拿着扇子坐在后院那大槐树下。



铺了张凉席,就这么摇着,再喝些酸梅汤绿豆汤的解解暑。



知了在上面不停地叫着,卫紫与顾母二二相视,各自叹息,只将扇子摇得更用力一些。



老太太也受不住这样的天啊,恨不得到房里去吹冷气,奈何老爷子还老神在在地一边摇着扇子,一边研究着他的棋。



汽车声一响,卫紫马上振奋起来。



顾淮墨回来了,快叫她回房去吧,她要去吹冷气。



眼巴巴地看着顾淮墨进来,一会也出了来,坐到她旁边夺了她的扇子,狠狠地扇了几下风。



顾夫人关切地问:“淮墨,怎生这么早回来呢?”



他呛她:“要不然你又老说我在外面吃饭,又说我晚回来。”



老爷子抬头看了他一眼:“你这脾气得改改。”



他不置一词,下人端了茶上来,他接过喝了一口:“卫紫,单词背了多少了?”



“挺多的。”她抽出英语书:“也不用这么急的啦,六级可以大三才考。”



老爷子冷哼:“淮墨在初二,六级就已经过了,到高中,雅思,托福什么试题都可以拿最高分,他去英国可是凭借他自已的能力去的。”



汗,顾淮墨这么变态啊。



她又不想做变态,干嘛要跟他比啊。



顾夫人说:“老爷子,好了,你也回去再睡一会。”



“我不想睡。”老爷子一瞪她:“老赶着我去睡,你什么意思?”



“你个死老头,你真是不解风情,老二和媳妇在这儿,你就非得做个二百五吗?”



哎哟喂,她错了,一开始就想错了,原来顾夫人不是个老妇人,而是个很时尚的思想,就连个二百五也说出来了。



老爷子站了起来,慢悠悠地往里面去。



老爷子一走,卫紫就舒一口气,往凉席上一趴,双手支着下巴:“顾淮墨,你知道二百五是什么意思不?”



顾淮墨瞥她一眼:“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呵呵,没有,就问问。”老男人估计是不知道的。



他继续问她:“单词背了多少?”



“挺多的。”



“挺多是多少?”一听她这么说,他心里也有个预算了,甭指望会超过十个。



她的懒惰之性,他是知道的,有时候硬逼她着实没有劲儿,然而她又并不是他认识的那些女性朋友,个个自觉积极向上得很。



“七八九个啦,你不知道,老爷子拉着我,一个劲地跟我说棋经,我能背这么多,都是很积极的啦。”



“敢情还委屈你了。”



“呵呵。”她吐吐舌头一笑。



抬头看他,双眼带着兴味:“顾淮墨,你会不会韩语?”



“会。



“日语。”



“会。”



“哇,你到底会几门语啊?”



他想了想说:“不多,约摸七八种吧。”



切,吹吧,七八种。



卫紫皱皱鼻子:“我也会说的。”



“是么?”他端起水,再喝一口。



“牙买爹,八格牙路。”



顾淮墨的水,喷得老远。



顾淮墨真是的,居然还喷水了,她又没有说错,撇撇唇脑袋也摇来摇去:“这些也是日语啊,还有一个,哟西,哟西。”



他拧起眉一指朝她的脑袋戳过去:“下次再乱看些东西,有你好看。”



“切。”



“记单词。”



他把书放在她面前,她双脚随意地摆着,低头咬着笔看那英语,老男人鄙视她的日语了,这是多经典的日语啊,红遍大千世界了。



“顾淮墨,我得慢慢学才行,这些单词老长了,你不能老逼真我学多少多少的。”一抬头,看到他双眼看得直直的。二条红红水流,人鼻子里流了出来。



“顾淮墨,你又流鼻血了?”难道又补大发了。



可是一低头,她看到自已春光如此的明媚,雪白山峰与沟沟,全都大展在他的面前,怪不得他流鼻血的。



她一手捂着,赶紧跑,又气愤难当,再回来用小脚一踢他的背:“流氓。”



顾淮墨也尴尬啊,他三十七岁了……可怎么还像十七岁。



他想,他真的是很缺女人了。



黄毛小丫头呢,却总是能让他失控。



“卫紫。”他敲敲门:“开门。”



她开了门,身上穿着高领的衣服,还是气乎乎地看他:“臭流氓。”



“倒是越来越放肆了,你的小媳妇表情呢?你的毕恭毕敬态度呢?别以为我宠着你,你就可以目中无人了。”



卫紫差点让口水哽死:“你宠着我?”老男人脑子有问题不。



他也不跟她计较:“以后在家里,不许穿得太露,即使在外面,也不许,这是顾家的家规。”



“哼。”



“到外面去背单词。”



一会,他也拿了书到外面去躺着看,虽然是三伏之天,却秉持着心静自然凉的性子,带着蒲扇摇摇,再吹吹风,便也就凉了。



槐树很大,在他还小的时候就已经种下,慢慢地就成了这样的参天大树。



以前,云紫也喜欢这样在树下,仰头望着,阳光从叶缝里照下来,她就甜甜地笑。



如今的她,在天国也许会一直笑吧,没有痛苦再折磨着她了。



卫紫是她派到他身边的吧,云紫,从来就是个天使,不会忍心看着他寂寞,孤单一辈子的。



本文来自瓜子小说网 www.Gzbpi.com 更新3更快2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