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的小妻子

穿越重生 | 青梅煮酒

奉命挑妻,顾淮墨选中卫家最不出眼的卫紫。 他绝对强势、霸道,只想要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102章:她只是灰姑娘

恶魔总裁的小妻子 by 青梅煮酒

2018-4-14 11:26

第二次见林之清是在家里,原来是顾家的朋友来着,然后又是学长。



而且他还很有爱心,又跟她谈得来啊,从老人院回来,还跑到西单图书大厦去买书,他挑的书,她也很喜欢。谁知道一出来,他就把书给她:“送你的,谢谢你今天来帮忙。”



心里顿时有些惊喜,可又有些不好意思:“我也没有帮什么?”



“哪儿没有呢,你让老奶奶们都哈哈大笑啊,这就是最大的忙了。”



卫紫收下:“呵,那我不客气了,太客气就是虚伪了。”



“跟我客气什么,要不要去吃必胜客。”



“哇,好啊好啊,你请客。”



“必须的啊。”



吃完回去有点晚了,洗了澡开电脑查查邮箱,顾淮墨都没有邮件发过来,唉,老男人真讨厌,她不戳他一下,他就不找她来着。



不想她拉倒,她还真有点累呢。



明天还要上课,她把顾淮墨放在桌上的书放回书架里,把林之清送的书先放抽屉里好了,放进去的时候发现底部有个钥匙。以前没有发现,大抵是顾淮墨头不久才取出来而又忘记收藏好。



难道是旁边锁住客房钥匙吗,是顾淮墨的小秘密啊,指不定还有他小时候尿过的裤子,哈哈。



很欢乐地拿着钥匙就去开门,一开灯发现这房间很大很大,比起现在睡的主卧还要大呢,摆了一张很大的床,衣柜,书桌什么的,而且还带有卫生间,靠,这才是主卧。



顾淮墨是什么意思, 主卧锁住,倒是睡起客房来了。



浅紫色的窗帘,还有风铃,还有象牙梳,林林总总保养品,浅紫的被子,浅紫的床头水晶灯,这简直就像是一个公主的房间一样。



不是顾淮燕的风格,顾淮燕喜欢欧式的。



卫紫拉开衣柜,果不其然,里面很多女孩子的衣服,款式虽然有点老,但是她还能看懂这些款式都是过去的经典,时尚,布料也很好。



拉开抽屉,还能看到水晶,珍珠等链子,化妆品下面放着一个鞋盒,赫赫有名的品牌,卫紫蹲下去揭开盖子,粉紫色的中高跟鞋,女孩子穿的。



这一款曾经的广告语是:寻爱的女孩。她还知道当时卖得无比的火,还限量订才能有。她知道得清楚,因为卫英就有一双,好几年了这鞋子她还宝贝着,说有钱也难买这一款了。



心里有些堵,有些难受。



这里的一切对顾淮墨来说,一定很重要,要不然他不会留着这个房间,自已去住次卧了。



住在这里的女人,对他一定也很重要。



灯座边还贴着一张小贴纸,年轻的男人俊帅无比,是顾淮墨。他抱着一个女子,柔雅如风的女孩,二人笑得很开心。



卫紫在顾淮墨的书房看过这个女的,她叫云紫。



她初初发现的那张相片后面写的是:等你来爱我。



而现在这一张贴纸,是顾淮墨拥住她,眼里的笑意与爱意是多么的浓深,云紫,你何用等,他根本就是爱你啊。



卫紫手紧紧地握成拳头,指甲掐在手心里,痛疼无比。



这一刻,很多的东西忍不住,很多的感觉很酸,很委屈一样。回房找了手机打顾淮墨的电话,那边掐了,她再打,终于是通了。



可是马上就低声地责问她:“什么时候了还不睡觉,我有事,别打我电话。”一工作起来,他就没有情份可说。



“顾淮墨,我进了主卧。”



顾淮墨的声音冷怒:“卫紫,谁让你进的,我现在不跟你说,我正在开会。”



“云紫是谁?”她任性地不要挂电话。



“与你无关。”他挂了电话。



断线的声音,似乎在嘲笑她。



卫紫仰头吸口气,用力地笑了笑:“大笨蛋,你问个屁啊,你有什么权利去问。”云紫是谁,正如他所说,与她无关,关她屁事。



她总是很健忘,正如单词一样,昨天还背得溜熟儿呢,可是一睡醒,她又不记得是E在前面,还是S在前面了。



她也几乎忘了也只是个灰姑娘,不是公主。



公主的马车一到十二点,就会变成南瓜。日子还是要继续,玻璃鞋的故事,是属于童话。



卫紫一早就去上课,又有灭绝师太的课,正点名那会儿手机滴滴的响。



灭绝最讨厌这样被打忧了,眉毛一挑:“谁的手机?”



谁承认谁是傻瓜,卫紫赶紧调成静音。不过灭绝似乎有感应到大概的方向,一节课就老盯着她那地方看,害她连手机都不敢再拿出来。



漫长的一小时终于过去,爱超时的灭绝心有不甘地拿起讲义:“下课。”



每次给她一个小时,她就可以争取上课上到七十分钟以上,尽责得让人恨啊。



全班都舒了一口气,趴桌子上垂死挣扎一下。



卫紫取出手机看,七八个未接来电,全是顾淮墨的。



正看的这会儿,信息又进来了。



“接电话。”就三个字,紧接着就是电话进来。



卫紫掐断了,怎么,就允许你挂我电话么,偏就不接,你又能怎么样。



她不接,他就换了信息发进来。



也只有几个字:“主卧的一切,不许碰。”



卫紫笑了笑,心里有一根丝,将她的心揉弄着,难受得紧。



“放心,我不会再进去的,我也不会去碰一下下的,我要上课了,不要再打忧我。”



还以为,他可以让她全然地依赖,原来不是这样子的,唉。怪只怪,自已真的有点傻,而且太天真了。



顾淮墨知道小妻子是生气了,昨天晚上九点,正在开着重要的会议,重要的会议,本来是要求所有人的电话都不许带入,卫紫打电话来的那会儿,正严肃着。



他工作起来,据钟阅那家伙说,六亲不认,阎罗王一般无情。



而且云紫,那永远是他心底的柔坎,卫紫忽然的撞入,忽然的逼问,他最受不了别人逼迫的语气。



但是想一想,如果她不在乎他,她也没有必要晚上打电话来问。



一连打几个电话都不接,到底是长进了,还是他太宠她了。



冷着脸到中午,很不喜欢这样的心情,不管想什么都很烦躁一般。许久不曾有这样的心情了,卫紫,这小丫头。



喜欢上一个人,说到底毕竟是甜蜜与烦恼相依并存。







为心颤昨天的打赏更新,谢谢大家的支持。



本文来自瓜子小说网 www.Gzbpi.com 更新3更快2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