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的小妻子

穿越重生 | 青梅煮酒

奉命挑妻,顾淮墨选中卫家最不出眼的卫紫。 他绝对强势、霸道,只想要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117章:打小喜欢他

恶魔总裁的小妻子 by 青梅煮酒

2018-4-14 11:26

感情的事,皆都藏得深,谁都有谁的世界与生活。



不过夹菜的时候,雪莲还是眼尖地看到他雪白的衣袖往上提了点,那淡淡的齿痕若不细心,还真看不到。



吃完了饭又一块儿去喝点小酒,放松一下。



美艳的小姐进来唱歌,不过有傅乔二位首长在,而且在座的都是军人出身,再怎么心花花也还是正经着,顾淮墨敬酒一概不拒,倒真的是喝了不少,要是往时他早早就离开了,只是今儿个有点不想回去。



傅明台看他那样就知他有心事,拍拍他的肩头说:“悠着点吧,喝多了也不好。”



顾淮墨看看时间真的不早了,这才起身,脚步没有往常那般矫键,有点儿蹒跚地往外走,在前台的沙发上,雪莲静静地坐在那儿,这灯红酒绿的地方,她就那样安静地在那儿,如一朵天山雪莲一样,洁净,脱俗,只怕不管哪个男士看到,都会有点心猿意马的。



一看到顾淮墨,她马上站起来,朝他温柔地一笑。



顾淮墨只扫了一眼,就收回眼光,到前台那儿:“帮我结个帐。”



“先生,这号房刚才乔先生已经付了。”



顾淮墨将卡收回,这乔东城还真是客气,如果他还继续在部队的话,想必也能和乔东城和傅明台他们并肩作战的吧。



“你喝多了,淮墨。”雪莲轻声地说:“我开了车来,我送你回去。”



“不用。”他无情地拒绝她。



“难道你觉得,我们连朋友也做不成了吗,淮墨,你怎么会这样无情呢,这么冷漠呢,我做错了什么,竟然让你要避如蛇蝎,喜欢你不是错,也不是我想的,难道你以为我就想这样折磨我自已吗?”



顾淮墨默然,雪莲别开脸,一会儿心情平复了些轻声地说:“我车子开到前面来了。”



于是他上车了,实在是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说句实话,雪莲是真的不错的一个人,可是,以前不是他的菜,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青梅竹马,可谓也能算得上,到底是不想因为感情而失去这么个朋友。



车子驶在B市的街头,雪莲轻声地说:“你不该喝这么多酒的,军医说你伤得并不轻。”



他不说话,静静地看着。



他不想说话,雪莲也不想烦他的心。



就是这个男人啊,打小就喜欢,可是,不管她做什么,为什么他的眼里都没有她呢?她一千一万个都想不通。



到了楼下的停车场,她熄了火就这么静待着。



顾淮墨只坐了一分钟就起身,伸手去推开了车门,再回首,朝她淡淡地说:“谢谢你送我回来。”



谢谢,她从来不曾想要过他的谢谢,他就进了车库的电梯,不回头看一下。



心里有点麻麻的痛,一如即往一般,他总不会为她停留,现实总是残酷,却又醒不过来,拍拍脸将车子开了出去。



顾淮墨开了门进去,里面暗沉沉一片,开了玄关的灯,瞧着小妻子就睡在沙发上,电视还在欢快地放着,而她却盖着厚毛毯呼呼地睡。



手垂在沙发侧还抓着摇控器,他去取的时候她还下意识地抓紧了下,指腹轻轻地弹弹她的手指,她就一松,摇控器落在他手里。



不犹豫地把电视关了,双手轻轻一托将她抱起来。



她老喜欢这样躺着看电视,然后就睡着了,真是个坏习惯。



抱她回床上去躺着,挽起袖子把微微凌乱的厅收拾一下,看到吃了半杯的杯面放在厨房,眉头越发的皱得紧。



果然是懒惰得可以,他不在家,她就放肆起来了。



把东西扔垃圾桶里,看看冰箱里也没有什么东西,把米饭焖上再把鸡蛋调匀了就去收拾厅里,弄好的时候饭好,切点葱与青椒,红萝卜丁下去炒饭。



她挑吃得厉害,他不在家,她不爱吃的菜就可以一直放,放到她想到收拾扔了为止。



炒了饭端到场房里,一捏她的鼻子,再一手堵住她的嘴巴,无法呼吸的她自然就醒了,瞪大眼看着他。



顾淮墨把手松开,淡淡地说:“把饭吃了。”



“我不吃。”她还在生气呢。



“吃了。”他命令地说。



取了睡衣去洗澡,把衣服扔洗衣机里再开了洗,反正别想指望她手洗了,她的懒性越来越明显,而他,却是越来越迁就于她,也不舍得让她手洗衣服。



回到房里她已经把饭吃了,严密关着的窗有着淡淡的油香与饭香,空碗还摆在床头柜上,她却捂紧被子缩起来装睡。



他拍拍她的肩头:“去洗碗,刷牙。”



“我要睡了。”



“我数到三。”不好的习惯,不能让她养成。“一…二…。”



“哪有数这么快的。”她不甘情愿地起身,狠狠地一瞪他再推开他:“让开啦。”



是谁炒了蛋炒饭要她吃完才睡的,然后又要她去洗碗,刷牙,多不多事啊。



刷了牙什么睡意都没有了,他却是躺得舒舒服服的了。



她手脚冰冷着,一上床就往他那儿蹭去,他是个火炉,暖啊。可是中午才跟他吵架来着呢,使劲儿地卷棉被,把暖的那地方卷到自个身边就好。



顾淮墨叹口气,转身把她抱住,一脚压在她身上:“不许动,不许说话,要不然我收拾你。要是不服,你尽管哼一声。”



哇呜,她是连哼也不敢哼一声啊。



可恶的,讨厌的顾淮墨,不带这样子整人的啊。



可是她还真不敢哼一声,也不敢不服,顾淮墨就老说不服再重来,把她吃干抹净连渣都不想剩给她。



他应该是喝了酒,还有着淡淡的酒味,有些醇厚,诱人的香。



她叹口气,她也不喜欢吵架啊。



一早上就来扎她,讨厌,她还想睡呢,他却用胡渣子扎她的脸:“卫紫。”



不甘情愿地睁开眼睛:“干嘛。”



“起床。”



她摇头缩进被窝里:“不起,外面冷死了。”



“几点了?”



“我哪知道啊。”



“十点了。”



她一声尖叫跳起来:“我一定要把这布帘给换掉,换掉。”该死的太遮光了。



本文来自瓜子小说网 www.Gzbpi.com 更新3更快2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