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的小妻子

穿越重生 | 青梅煮酒

奉命挑妻,顾淮墨选中卫家最不出眼的卫紫。 他绝对强势、霸道,只想要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273章:鸠占雀巢

恶魔总裁的小妻子 by 青梅煮酒

2018-4-14 11:26

不是她逼他啊,而是他已经做出了他的选择。



现在还要来这样叫她回家,算什么。



一个屋檐下住着二个爱他的女人,他爱的女人,他觉得还好,可是她的心狭,她宁愿什么也不要,也不要这样的委屈求全。



有些爱,太自私了,情人的眼里,容不下沙子。



顾淮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放手,任卫紫离开。



不是这样的,他真的也很爱很爱卫紫的,可是,他又放不下云紫。



云紫太脆弱了,云紫现在一无所有,只有他了。



如果没有他,她会在一个人老死,孤独死,会跌跌撞撞,她的身上,很多的伤口,他不想再让她受伤了。



倘若他是一个比较无情的人还好,他什么都不会去管,他自已知道要的是什么。



他想,他真的不配拥有卫紫。



纯净得如晨曦里含着露珠的玫瑰,她的初恋是他,她的第一个男人是他,她什么都没有经历过,就要进接进入到妇人的生活里去。



或许,要放她自由。



他长长地叹口气,心很痛,还是忍着走了出去。



二人的距离,远得谁回首也看不到彼此的存在。



卫紫没有去上课,而是去了厕所,关起门来,在里面蹲着,无声地哭着,哭了很久很久,眼泪像是不要钱一样地落。



什么时候起,她竟然变得爱哭起来了呢?居然多愁善感起来了。



连哭,也只能偷偷地在厕所里关起门来哭,呵呵,哭着哭着,居然就笑了出来。



擦净泪出去,双眼红肿得紧,气息难平,胃里阵阵的不舒服。



卡是他的,要还他,钻戒是他的,也要还他。



很多很多的东西,都是他的,都得还给他。



在学校里戴婚戒,从担心别人说什么,到现在什么也不怕,习惯了,却又要脱下来,唉,算了,不是自已的,怎么也不会是。



顾淮墨白天要去上班的,那么得趁着他不在的时候,把东西还回去,把属于她的,拿回来,真是有点可怜,连再次要面对他的勇气,都没有了。



手机也开机吧,不管如何,也不要让真正担心她的人,更担心她。



看开了,想开了,他说什么,不就是什么吗?她试问自已,她真的和云紫相处不来,要娥皇与女英,她真的做不到。



开机,也希望得到他的消息,希望他说:“卫紫,你回来吧,我只有你一个。”哪怕他找个保姆,给云紫安置在别处,就是养她一辈子,她也不会说什么,毕竟这是他欠她的。而且他也是完全有能力来养多一个人的。



在学校里浑浑噩噩地过了一个星期,他发信息来:卫紫,我要出差了,大概半个月左右回来,保重。



他离开了,那云紫呢?



周日的上午,卫紫坐车,又回到那个家。



到底也是想看看的,云紫是还住在她和他的小家,还是不在?他不是个多话的人,也许不会主动说这些。



进了小区里面,很多的花迎着春日的阳光,开得如火如荼的,B市的春很短,所以格外的珍贵来着。



她走在这路上,犹还记得走的时候,这些花都不曾开放过,时间,真的会改变很多的东西。



电梯咚的一声响,她深吸一口气跨了出去,用钥匙开了门,看到鞋柜那儿摆了好几盆的兰花。



有些一怔,顾淮墨是个大老粗,不会想到怎么去摆设这个家的,往时都是由得她去折腾。不是他,那便是云紫了。



“是云青回来了吗?”温雅的声音从主卧里传了出来。



不一会儿,就看到云紫穿着一身宽松的家居服摸着门和墙慢慢地出来,浑身上下柔和得如春水一般。



“是我。”卫紫心撕裂地痛着。



果然,很多事自已是往好处想了去,明明是事实,却去忽视不想了。



云紫一笑,没有焦距的眸子往门的方向望去,温和地说:“是卫紫回来了,我还以为是云青呢,你回来太好了,这样墨就不会担心着了,不过墨去出差了,要有些时间才回来。我……不好意思,我想,我对不起你。”



接下来是什么,对不起,我还是喜欢我的初恋情人,我要跟他在一起,我不介意做小三,我就要和他在一起。



卫紫在网上看过很多的事,很多的小三,都是跟原配张牙舞爪着,或是怎样怎样,为的就是逼其离婚。



现在这个女人,占了她的家,但是不强悍,而是很温和地跟她说,对不起。



卫紫扬起骄傲的笑:“没关系,我是回来取些东西的。”



“你要喝茶吗?”她柔柔地问了一句。



卫紫觉得真是好笑,这是她家啊,人家占了她的家,现在像她是忽然来的客人,还招呼起她来了。



深呼吸几次,长长地一叹气。



云紫轻声地又说“卫紫,真的对不起,我不能离开他,因为,他还是爱我的。”



“我求求你不要再说了,不要像是我真的是伤害了你们一样,从头到尾,也不是我造成你这样的。”明明是她要抢她的老公,却像是个受害者一样。



“我……。”



“我不想再听到你假惺惺的话,你要顾淮墨,你说他爱你,那么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在乎,我未必也不是拿不起放不下的人,我不想再听到你的话。”



她一肚子的火气,她这是活该吗?



进了房里,他的睡衣,他的衣服,都是叠放得整整齐齐的。



床头柜上,没有代表她和他的婚纱照,瓶里的玫瑰早就给换了,如今插上了清香的野姜花,一室都是幽幽的花香。



她深吸一口气,感觉好是压仰,有点喘不过气来一样,心口好痛,痛得好难受。



赶紧地拉开衣柜,把她的衣服都丢出来,用个旅行箱装着,把钻戒用力地从无名指上取下来,咯得她好痛,手指上尖锐地痛着,却仍然是使大力地脱着。



钻戒终于是取下来了,也放在床头柜里面的绒盒里,里面还有几样的珠宝,也是他们的,把卡出来,也放在里。



再名贵些的东西,她留下,拖着行李箱出去。







话说,,要不要换时间更新,换到早上来,这样大家就不用晚上等了。



本文来自瓜子小说网 www.Gzbpi.com 更新3更快2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