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的小妻子

穿越重生 | 青梅煮酒

奉命挑妻,顾淮墨选中卫家最不出眼的卫紫。 他绝对强势、霸道,只想要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331章:爱记仇的老男人

恶魔总裁的小妻子 by 青梅煮酒

2018-4-14 11:26

她最怕打针吃药了,撑起身子,他拿了枕头给她垫着,端起药看着里面的东西:“不想吃鸡肉。”



“你觉得有得让你选择吗?没饿死你算我仁慈了,还想跟我离婚,你离啊,离了喝西北风,别说鸡肉了,鸡毛你都瞧不到。”



“老公,不要这么凶嘛。”



“昨天晚上让你发疯。”



这真是爱记仇的男人,她端起粥,姜味好浓,也不知他放了多少的姜下去,辣辣的。



乖乖地吃了一碗,他这才接过碗:“自个在家里休息,哪也不许去,我得去部队。”



“嗯。”



他又说了一句:“要听话,都这么大人了,别让人老为你担心着,我得养家,也很忙的。”



“好的啦。”她又没有说不听话。



还嫌他烦来着了,这死丫头。



他用保温杯张了热水进来放在床头柜,再搁上一杯药:“一会吃药的时候,我会打电话给你,要是你不在,回头记得叫你同学上医院里看你去。”



“现在放假。”她同学都不在学校。



他微笑地说:“没事,医院里住个几个月也不错,更好地调养身体。”



她想老男人啊,报仇那是绝对的一个腹黑的。



她这身子,还敢往哪儿去么。



他似乎并没有因为姐姐和小凤的事而对她有什么成见的,她略略地将心放了下来,她是很在乎他,很爱他,可是也很怕受到伤害。



因为爱一个人,那就给予了那个人伤在她的权利。



在床上迷糊地想着事情,他打电话回来,也只有淡淡的几个字:“该吃药了。”



“嗯。”



停了一会,他没有说什么,似乎只有空气充斥着彼此的线路一样。



卫紫把电话给挂了,端起保温杯喝喝水,正好的温度,还热着但不会太烫口,将药取出吃了。



正要睡,家里的电话叫嚣着,她滚到顾淮墨的那边,伸长手去拿起语筒。



“淮墨。”



“我是卫紫。”她吸口气,轻声地说。



也打起了精神来,是顾夫人打了过来的。



顾夫人的口气恶了起来:“你怎的还呆在我们家里,你是不是嫌淮墨还没有染上那病是不是,卫紫,你要是有一丁点要为我们淮墨着想的话,你就离他离得远远的,你要钱要房子也罢,只要你提出来,我都会满足你。有一个云紫已经把我们家弄成这样了,还有你这么一个卫紫,我们顾家怎么就这么倒霉啊。”



“妈……。”



“不要叫我妈。”



“我不想要什么,难道我姐姐这样,我就也这样吗?”



“我顾家,担不起这个声名。”



卫紫有些无话可说,顾夫人又说:“你走吧,我们顾家,真要不起,我知道你也可怜,但并不是我们顾家的错。”



卫紫默默地挂了电话,心情又糟透了。



如所有人所说,顾家是真的接受不了的,想想她的姐姐和侄女那病,心里就会有阴影的。



她叹口气,药的苦味像是现在才浮上来一样,难受啊。



光有顾淮墨的爱,就可以了吗?



可是云紫呢,到头来不是最后也只能这样。



爱,是会改变的。



她拉起被子,把自已包得像是蚕宝宝一样,这样才会暖些。



又想起些什么,打电话过去给林之清。



“林学长,在忙吗?”



“不忙,卫紫,什么事?”



“嗯,我只是想问你一件事,林学长,我姐姐的事只有你知道。”



林之清是何等聪明的人,马上就接了她的话:“难道这件事,顾家的人知道了。”



她沉默了好一会,才说:“是。”



“卫紫,你觉得呢?”



卫紫心里难受,林学长对她怎样,她是心里有数的,林学长这么问她,肯定也是难受,因为他对她的好,是不求任何回报的,可是自已这么问他,分明就是想问,是不是他说出去的。



“唉,林学长,如你所料的一般,老爷子和顾夫人无法接受。”



“这些也不是重点,不能占着主要,顾淮墨呢?”



“他,他似乎没有把这些事放在心上,但是他心里毕竟是有着他想法的,他依然是和往时一样对我好。”



卫紫到底心里是渴望爱与关注的女孩,但凡她喜欢上一点的人对她好,她就像是吃了鸦片一样不想离开,不到最后,都不想离开。



“卫紫,可是这样下去,似乎也不会有多好的结果,如果他妈一直反对反对你们,那么……会走得多远呢。”云紫就是个血淋淋的例子。



卫紫迷惘地说:“我也不知道。”



“卫紫,关于这件事,我不知道谁说出去的,我比谁都不愿意伤你半分。”



“对不起林学长,我不该打这个电话的。”她越发的觉得心里愧疚,看看自已心里只想些什么啊,听听林学长说的是什么啊?



“别这样说,是你的电话,好的坏的,也觉得挺好。”



“学长,那我不打忧你工作了,你那地方,下雪了吗?”



“下了,很漂亮的雪。”只可惜,她没在这个地方看雪。



“真好啊。”她很想去滑雪啊。



顾淮墨年前有得忙,年年过年广大民众最欢乐的时候,其实人多,也是不安全的时候,于是他就会比较忙一些。



那就等着过了年,他有些空的时候出去玩一玩吧,也许可以把心头这些不快乐的事情放下来。



叹口气胡思乱想着,思绪拉得很远,很远。



这些天顾淮墨是晚出早回,照料着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太冷了,感冒也有些反反复复的,好得很难。



她想,她是不是真的病了,每次看到顾家的电话,都会眼皮子直跳,晚上一做梦梦到电话的声音,也会醒来。然后静静地看着他还睡得沉,他需求很大,但是好些天也是一直没有碰她。



是因为,他潜意识里也怕一些可怕的东西传染吗?



她睁眼到天明,在他醒来的时候,就赶紧闭上眼睛。



顾淮墨一醒来摸摸她的额头,这丫头这一段时间身体可真不好了,也没有以前那样健康了,感冒一直还这样断断续续的真是要命,叫她乖乖在家里呆着,她就真的一天除了上厕所就不离开床了。



本文来自瓜子小说网 www.Gzbpi.com 更新3更快2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