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六十八章 听到狗叫了吗

之初城 by 不经意的回眸

2018-4-16 17:59

这是一栋已经完成主体工程、正在装修中的实验大楼。大楼外面用竹竿搭起高高的扶手架,围满丝网,防止高空坠物。整个建筑工地外围用铁皮拉成防护墙,将工地与校区隔开,成为两个不同的小世界。

实验大楼建设在毗邻小湖畔的华东商学院校区边沿,落成后,学生们在楼上就可以面临湖光山色、落日仙霞的美景。

没有人会想到,学生们尚未使用上,这栋崭新的实验大楼却先迎来几个不速之客。

从大年初一到现在,地质局中年男董煊已经在这栋楼躲了很多天。猪野藤派人将他送到这里,叫他将那份资料复制出来。对工地里的工人就说是欠了高利贷,出来躲债。

外面,警察到处在搜捕他。他害怕极了,徨徨不可终日。猪野藤告诉他,川谷公司也是这栋实验大楼的资助方之一,没人能查到这里。他心里才稍稍安定一些。当初他仅仅是为了弄点小钱捞点外快。谁曾想,如今上了贼船再也难以退步抽身!

那些资料非常复杂,他哪里记得住那么多!猪野藤要他全部复制出来,说这是能够送他去日本的本钱。当初从地质局出来时,走得太匆忙,底稿也没顾得带走,现在恐怕警察早已查封了他的办公室了,他又不敢出去找那些送来原样的人,猪野藤也不让出去,怕不小心就落入警方的手里。

董煊也知道,留在国内只有死路一条。他只能拼命的回忆,拼命的描摹,有时候,一页图纸两天都复制不完,让他心里既着急又无奈,饭都顾不上去吃。

过年期间,建筑队的工人都回家了,现在工地上处于停工状态。董煊也懂得,很快学校就开学,工地就要复开工,他不可能在这里呆得了很久的。所以他一直在没日没夜的赶工。

随同他一起被送到这里来的,还有一个叫做邱财的猥琐男。那狗日的整天吃饱了睡,睡醒了就不停地摧促他快点快点,令他极度厌恶。不过猪野藤说,那是专门派来替他做饭打杂的人。他也只有忍耐。

没几天,又来了一个叫吴涵的家伙,说是来避难的。这两个狗日的真他妈的是臭味相投,喝了酒就在一起没日没夜的谈论女人,什么龌龊的话题都说得出口!

简直就是两个长着人脑的动物!垃圾狗!董煊心里骂道。

这天起来的比较晚,昨晚熬到深夜,实在很困。吃了饭,董煊把碗一扔,自己进入他的工作室里。邱财那个湖南佬炒的菜,全他妈的是辣椒!就连汤也是红红的一层辣椒油!董煊没吃上几口,实在咽不下。倒是那个吴涵,和邱财吃的热火朝天,一边喝着酒,一边侃大山,天南海北,聊的还是女人。真是三句不离本行!董煊不理他们,把门关上,耳根清静。然后开始他的工作。

前两天,猪野藤终于给他弄来了一台笔记本,一台打印机,无线上网卡。旧的it不能用了,怕有网警跟踪。他注册了新的it,才得以复核了那些资料,今天还剩最后一张图纸。他打算尽快赶出来,交给猪野藤,然后离开这个没暖气、四处透风的、又冷又潮湿的鬼地方。

忙到晚上,终于复制出所有的图纸。董煊又仔细的核对一下,确认没有错漏之处。他想,明天就交给那个日本人。

夜,已经很深了。邱财和吴涵早已呼呼大睡。董煊站起来,伸个懒腰,自己进厨房里弄点夜宵。吃了宵夜,又烧热水洗了个澡。最后躺在那张简易的床上,终于可以美美的睡上一觉了。 他微笑着,甜甜的进入梦乡。

睡梦里,他梦见了自己的老父亲,梦见了早逝的母亲,梦见了妻子和他那乖巧的小女儿。

初春的夜,依然寒冷透骨。寒风瑟瑟地揪扯着大楼外围的防护网,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

深沉静谧的夜幕下,突然远远传来喧嚣声,一阵阵的狗叫声此起彼伏。

急骤的手机铃声猛然响起,跑马灯闪动不停。

邱财在沉睡。

手机铃声接连响了好几次,邱财仍然沉睡不醒。

睡在另一张床上的吴涵却被惊醒。他不耐烦的叫道:“老财!老财!大半夜的,什么电话响个不停!不接就挂掉!吵死了!”

邱财咂着厚厚的嘴唇,梦呓般啊的一声,伸手摸索着将手机关掉。

谁知道才静了半分钟,手机又剧烈的响起来。邱财将手机摸到手里,贴到耳边。手机里传来的声音让他立即睡意全无。

“你出房间外面去,有重要事情和你讲!”

邱财一骨碌爬起来,裹着棉被,快速的走出房间。

吴涵疑惑的看着他,心里很纳闷。过了好一会儿,邱财回到房间里,吴涵问道:“老财,什么事啊?神秘兮兮的?”

邱财却没头没脑的问他一句:“你听到狗叫了吗?”

吴涵一愣,侧耳倾听:“咦,是啊,什么今晚狗叫得那么凶?好像到处都是狗吠叫!”

邱财说:“对!今晚狗叫得特别凶,因为,警察来了!”

“啊?”吴涵大惊失色,从床上呼的坐起来:“老财,什么办啊?”

“躲啊!你麻翻了警察,自己跑出来嫖鸡,要是被逮回去,那帮差佬会放过你么?赶紧走!”邱财将身上的棉被一甩,抓起衣服往身上套。

吴涵听说,急忙起身穿衣服。

出了房间,邱财说:“我去叫老董一起走,你先下楼,从后边楼梯走,在大楼后面等着,那里离工棚远,不容易被里面的工人发现!记住,别开灯,别亮手机,亮光会暴露目标!”

吴涵答应着,沿楼梯摸索着下楼。在暗影里等了一会儿,看见大楼出口处闪出来一个人影,他迎过去,问道:“老董呢?”邱财答,在后面。

吴涵又问:“老财,你说,我们该往哪里去躲啊?”

“躲到阎王殿里去!”邱财竖起粗短的眉毛,眼里凶光乍起。

吴涵听他语气徒然不对劲,这才注意到邱财手里提着一根腕口般粗的棍子,于是问道:“你这话啥意思?”

邱财桀桀怪笑:“你还真以为,只要你答应和我们老板合作,对付了那些差佬以后,老板就会送你去日本?你既可以躲开暗杀手的追杀,又不用被警察抓捕回去坐牢?吴涵呀吴涵,亏你还是个高智商的大网管呢,什么想得那么天真!抗日神剧看了那么多,你还相信鬼子的话?狼生的崽永远都是狼!不会变成绵羊!你不是想去日本吗?老板刚才打电话来,就是要我送你上路的!”

话音未落,不待吴涵反应过来,邱财双手抡起大棍子,啵的朝吴涵脑壳上砸下去。

吴涵心中大骇,连忙仰身,踉跄后退躲避,邱财的大棒砸到他的肩膀上。

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让吴涵肝胆俱裂。吴涵惊慌失措往后闪避,嘴里对邱财破口大骂。

邱财目露凶光,双手操着大棍棒,再次向吴涵头上抡过去。吴涵后退时,脚上跘到一块砖头,他连忙弯腰拾起砖头,正巧躲开邱财的棍棒,随即,他将手里的砖头掷向邱财。

砖头咚一下砸中邱财身上,邱财吃痛一顿,吴涵急忙转身往工棚方向逃跑。

邱财哪里让他得逞,撒开脚步急奔向吴涵,手里的棍棒横着扫向他的腰间。

吴涵后腰狠吃了一棍子,卟嗵跌倒在地。

邱财赶脚紧上几步,挥起大棍子,朝吴涵后脑勺狠狠地砸下去!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五下……

啵、啵、啵,棍子砸在脑壳上,发出阴沉的声音。邱财紧咬着牙关,瞪大着血红的眼睛,死命的挥动手里的大棍子,仿佛地狱里刚逃出来的一个厉鬼。

吴涵的脑袋就像一个被砸破了的黑美人西瓜,红的白的**和着鲜血,溅了邱财满身。

终于,邱财精疲力尽的一扔手里的大棍子,像一堆烂泥一样瘫坐在地上,哧哈哧哈的喘着粗气,浑身散了架儿。那根粘着碎头皮、**和头发的大棍子咣啷滚进一边的灰堆里。

过了好久,他才从地上爬起来,伸手去拖吴涵的尸体。谁知那尸体纹丝不动,自己却跌坐在地上。原来他的手脚都软了!

远处,工棚那边的狗好似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疯了似的上窜下跳,狂吠不止,狗脖子上的铁链哗啦哗啦的响。

邱财再次爬起来,卯足劲,使尽力气,将那尸体拖进大楼里面的洗手间。然后出来,用余泥灰将地上的血渍掩盖住。

转头,他再次回到洗手间。原来,他支开吴涵,并不是去叫董煊,而是去准备了一些东西:一把屠夫剁骨刀,一个大砧板,几个装余泥的编织袋,放在洗手间里。

他把尸体上的衣服全部扒光,举起剁骨刀朝尸体的颈项狠劲剁下去,吴涵的头颅就像西瓜一样从砧板上咕噜噜滚落地下。接着,他又将四肢砍下来,就连尸身也被他拦腰砍成两大截。然后,他将碎尸块分装进编织袋里。他面无表情的做着这一切,仿佛是在厨房里宰一条狗一般。

最后,邱财将那些装着碎尸块的编织袋分批扔进排污涵道里。

此时,分片搜查的警队已经排查到了实验大楼工地外围。

负责向这一片区搜索的,是第七搜索小队。

第七搜索小队的警员是几个从基层派出所临时抽调过来的民警。领队是一个副所长。

邹浒杨被停职反省了几天,因为人手不够,局里又恢复了他的工作,将他编在第七搜索小队。

因为受到了处分,邹浒杨心情并不好。尽管他是第七小队里唯一的一个市局级别警员,但是他并没有表示出高人一等的样子,只是冷着脸,一副闷闷不乐的表情,和谁都不搭讪。

那些基层上来的民警却以为他在摆臭架子,因此,也不搭理他。

领队副所长叫徐翔鸿,是个工作经验丰富的老民警。

大凡在单位里呆过的人都知道,基层的官再大,到了上级机关,哪怕对方只是一个普通科员,也得敬让三分。

老徐见邹浒杨如此冷漠,也不敢指派他做什么,他爱干嘛干嘛,随他去就是。毕竟只是一次临时性的工作搭档而已,犯不着得罪市局里的人,是不是?

搜索小队一路搜查过来,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也没有发现可疑人员。别的小队还搜查到聚赌吸毒嫖娼的违法分子,老徐他们鬼影都没见着一个。一路上风平浪静,只有走路的时候偶尔碰到几只猫猫鼠鼠从脚尖一窜而过。所以,一开始的那种热情劲没有了。积极性一淡,队员们开始漫不经心起来,整个队伍行动缓慢,半天都搜不了几个点,只盼望着总指挥毛伟军早点下令收队,好早点儿回家补早觉。

或许真的是吴涵命该今日死吧。如果第七搜索小队行动一如既往的迅速,也许早就能抓捕到邱财和吴涵了。

可惜,“也许”仅仅是一种美好的愿景。

自作聪明的吴涵,在日本人的威逼利诱下,原本想顺水推舟,反过来利用日本人解套,逃脱暗杀手和警方。最后还是没能够逃过死神之手,被日本人指使邱财给弄死了!

正所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因为害怕被警察抓到,就答应跟日本人合作,他想,小鬼子想利用我?老子就不懂得利用你啊!只要出了国,外面海阔天空,警察?杀手?日本人?通通见鬼去吧!老子谁都不鸟!

可是他也不想想,被警察抓回去,最多不过关上些日子。而日本人只是为了利益才利用你,给你画个大饼,你也信!日本人当真能够送你出国?还替你办国籍签证?

宁愿相信豺狼的谎言,也不相信猎人的教训!

幼稚!

最终,见鬼的不是别人,是他自己!

邱财收拾了吴涵,上楼去找董煊。

而第七搜索小队还在工地外围转悠。

地质局中年男董煊在沉睡中被邱财拍门喊醒,带着睡梦中的微笑睁开眼睛,侧耳一听,是邱财急切的声音:

“老董,快醒醒!老董,快醒醒!”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