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一章 橘子花季

之初城 by 不经意的回眸

2018-4-16 17:59

开篇声明:首先,向周浩晖大神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本书根据周浩晖先生名著《死亡通知单》三部曲情节提示为创作线索,书中某些人物和情节有与《死亡通知单》相衔接之处,特此声明。本书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感谢各位书友捧场,谢谢!

这几天,老倒霉了。好容易,打游戏赢了两百块钱,没想到,上个厕所,掏厕纸的时候,却弄丢了一张红老头!剩下一百元,吃了个快餐,十五块,一瓶啤酒,五块,还剩八十。

路过一条小巷,看见一个女的,二十五出头这样,长的蛮苗条的,向我招手:嗨,靓仔玩一下!问她多少钱?那女孩晃了晃右手,五十。

摸了摸口袋,然后跟着她进了那间破屋子。

屋子里很黑,她啪的打开灯。二十五瓦的灯泡,灯光黄黄的,浅暗浅暗。屋子很小,里面就一张床,床上一个小巧玲珑的布枕头,一床薄被子。

她把门反锁起来,然后坐在床边,哗地一下,长裤内裤一起脱光,但是上衣没脱。你也脱啊。她仰头看着我说。

我于是悉悉索索地脱下裤子鞋子,然后坐到床上。

……

(此处违规,省略、省略、再省略)

我于是看到她那里,像一只紫色的蝴蝶舒展着轻薄的翼羽。

她身材苗条,腹部没有赘肉。

我伏在她光洁平滑的小腹上,想要亲她的时候,一股浓烈的狐臭扑鼻而来,我连忙别开脸。

靠!搞个鸡,碰上个太平公主也就罢了,还有狐臭!原来我被她打的浓香水味迷惑了鼻子,贴近了才闻到!

我一下子性趣全无。还好她刚洗的头发,我把鼻子埋在她的长发里,在她身子里胡乱捣鼓了一会儿,草草收工。

五十块。便宜没好货。

从那个小巷出来,我百无聊赖在大街上闲逛。

东莞这个小镇,我一个老乡都没有。

毕业会考后,我没有参加高考,直接来了东莞。 这个地方我不是第一次来,去年暑假来打过暑期工。只是如今,去年进的那个鞋厂,老板在两个月前跑路了,厂门口还贴着法院的封条。所以,我现在没工作。不过,像我这样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家伙,生活并没什么压力。我的老家在南国的一个边远小山村,我一直跟收养我的武奶奶过,据说我是被武奶奶从路边的草丛里捡回来的,武爷爷在我十二岁那年中风死了,武奶奶一直渴望看到我能拿到高中毕业证,可惜她老人家没能熬到我会考,在春分时节的寒潮中病逝了。我住的那个小山村远离城市,没有拆迁,没有开发区,所以别想什么赔偿款什么的,扶贫款在村官的口袋里,那些钱,想都别想。所以,就算我考上大学那又怎样呢,也没钱上,我又不会种地,还不如去打工。

我的行李放在天堂鸟网吧。就一个双肩背包,里面几件换洗衣服,洗漱用品。网吧的收银小妹姓沈,叫沈怡,是个热情洋溢的青春美少女,上夜班时,我请她吃了两串串串烧,就熟络了,她让我放背包在她那儿。夜晚我就歪在网吧的座椅里睡,省了不少住宿费。

在新势域手机店里和服务生小妹吹水了一会,看看时间已经快下晚班了,我告辞了手机店小妹,回天堂鸟网吧去。

东莞上网费很贵,一个钟要四五元钱。在我们那里的小县城,一个小时才一块五,最贵不超过三元。还好天堂鸟网吧上通宵普通区只要十二元。我回到天堂鸟的时候,已经夜里十一点五十一分四十七秒,这是我开通宵卡打开电脑后看到的时间。

我的qq叫色狼坏坏。输入密码和验证码,弹出qq页面,就看到小企鹅不停的闪动。原来是请求加好友,五分钟前才发来的信息,叫做橘子花季。

看看个人信息,居然是东莞在线。打开消息盒子,点击“同意”,三十秒钟后,对方发来对话请求。

橘子花季:头像是你本人吗?

色狼坏坏:额。就是本穷屌丝。

橘子花季:(微笑)你真有那么帅吗?给我看看你。

接着视屏请求闪动,我随手点开。

橘子花季:还真是呢。我以为你是大叔在哄骗小萝莉呢。

色狼坏坏:切。至于吗我。不过,幼儿园小妹妹的确叫我大叔(坏笑)。

橘子花季:你多大了?

色狼坏坏:大妈,你是派出所查户口呢?还是富婆找小白脸啊?

橘子花季:告诉我!

色狼坏坏:十七多,快十八了,天蝎座。

橘子花季:怪不得长那么帅,嘴唇那么性感。

色狼坏坏:喂!别把大爷说的那么娘好不好!你呢多大了?

橘子花季:比你大八个月。快叫姐!

色狼坏坏:切!不过比我多吃几袋奶粉而已!

橘子花季:干嘛叫做色狼坏坏?弄个唬头勾引女色狼吗?

色狼坏坏:我本来就色嘛!刚才还去嫖了一个。不过很倒霉,碰到个太平公主不说,还有狐臭。

橘子花季:哈!活该!(大笑)你真的那么好色?

色狼坏坏:**有罪过吗?食、色,性也。

橘子花季:(恶心)没见过你这么会替自己找犯错理由的人!

色狼坏坏:人之初,本从性而来。这个世界上,比我色的人多了去了。你看,这个号称世界工厂的城市,还有个名称——性都。所以,这个城市该改名叫做之初城。文雅又贴切。

橘子花季:之初城?这名字挺有意思。你是文科生?在哪个大学?

色狼坏坏:大妈,你太抬举我了。我高中刚毕业,高考考场都没进呢!

橘子花季:那你不在家高考?你父母不管你吗?干嘛跑来之初城?

色狼坏坏:哈!之初城!才说两次就被你叫顺口了!父母?我家老老小小就我一个人。

橘子花季:(疑问)什么意思?

色狼坏坏:意思是,我是被武奶奶从路边草丛里捡回来养大的。武奶奶几个月前病逝了,现在家里就我一个人。到底是哪个官二代富二代把妹纸搞我出来不想养,又或是哪个穷屌丝泡了女神生我出来却又养不起,所以将我随手往路边草丛一扔,那就不得而知了。一句话,我没父母。

橘子花季:混蛋。有你这么说自己的吗?武奶奶就没有亲生儿女?他们也不管你?

色狼坏坏:有个儿子,叫武爱国。武爷爷是个老革命,十四岁被白崇僖部抓壮丁,打过鬼子,后来被罗荣桓部俘虏,做了解放战士。再后来随彭总参加过抗美援朝,瘸了一条腿。回到老家和武奶奶成了家,有了武爱国。武爱国当过武警,退役后来之初城应聘做消防员。有一次火灾,武爱国冲进楼里救出个女婴,房间里还有个年轻的保姆,他再次进去想救出保姆,结果楼塌了,两个人都葬身火海。

橘子花季:那后来呢?武奶奶有没获赔?

色狼坏坏:当时火情很危险,消防队长下令全部撤退,但是武爱国听到婴儿哭声,就冲进去救人。出事后,消防队说他不听从指挥,擅自行动,违反了纪律,所以后果自负。再加上他是编外临时消防员,按规定不受国家赔偿。他们给武奶奶五千块钱就打发了。

橘子花季:舍命救人是英雄之举,什么可以如此草率对待!

色狼坏坏:现实就这样。后来武奶奶带着儿子的骨灰盒,从之初城一路走回家。八九百公里的路哟!就这么走回去。老人家舍不得花钱呐!而且这个钱还是儿子拿命换来的!

橘子花季:好可怜的武奶奶!(大哭)

色狼坏坏:也就是在半路上,武奶奶发现了我,把我捡回去。她说,当时我身上好多蚂蚁,武奶奶用草药帮我敷洗了好久,才消肿。那时候,家里养的两个母山羊刚生崽子,武奶奶就用羊奶把我奶大,所以给我起名武二羊,意思是让我记得那两只羊的哺乳之恩。

橘子花季:武二羊。挺有意思的名字。你现在哪里?我想去看看你。我在天堂鸟网吧。

色狼坏坏:哈!巧了,我就在天堂鸟网吧三楼。

橘子花季:我在二楼。告诉我你的机号。

色狼坏坏:222

橘子花季:嘻,真够二的!二货,等着,我这就上楼。

接着,对方头像变成灰色。我把对话框关掉,摸出一根烟,啪的点上。一会儿,听到笃笃的脚步声,一个瓷娃娃一样的萝莉,踩着细长细长的高跟鞋来到我面前:“二货,你什么选这么角落的位子,让我好找!”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