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五章 连环凶杀案

之初城 by 不经意的回眸

2018-4-16 17:59

起风了。

酷夏的夜空变得凉爽舒适,令人无比惬意。

银兴工业区不是很大,只有十来家公司厂房,还有几栋厂房闲置着,外面贴着招租广告。这是一个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兴建的老工业区,经过零九年的经济大危机之后,这个工业区也不可避免的没落了,以至于工业区大门口的保安室也跟着作废了,里面并没有门卫看守,只有那些依然在经营生产的公司工厂才会自己聘请保安。看看雨水渍印斑驳的壁墙,藤蔓缭绕,废旧的花圃杂草丛生,一切无不显示出这个工业区的颓废气象。就连远处的工业区小市场也因为人口的流失而变得冷冷清清。尽管是酷热难眠,夜里十二点过后,大街上已经行人寥寥无几,昏黃的街灯闪着暗淡的微光,将那些建筑物的影子耷拉得老长老长。

吉庆包装纸制品厂是在二零一一年六月份才从别地迁移过来的,厂子规模不是很大,只有一百来个人,因为人少,厂里只聘请了两个门卫看门,一个上白班,一个上夜班,十五天一轮换。

卢佑民坐在门卫室里,戴着耳塞,看着手机视频里下载的a片,春意蠢蠢。下半月轮到他值夜班,最近厂里没多少订单,生产车间今天晚上没有加班,员工下班早也就休息得早,十二点过后,几乎没有人进出厂门了,卢佑民也落得清闲了起来,而且老板娘也不常来查岗,他就觉得很消遥自在,也很无聊,只能看看岛国片消遣。突然啪的停电了,四周一片漆黑。卢佑民嘴里骂娘着,拿出手电筒走出门卫室,在厂里四处转了一圈,厂子不大,很快他又回到大门口,看看没有情况,他从小门走出厂外面,用电筒照了照围墙处,然后伸伸懒腰,正想进门去。

一个黑影,不知什么时候悄然而至,站在他背后。

“卢佑民!”一个惨惨的声音响起,把他吓了一跳,手里的电筒啪的掉落地上。

卢佑民转过身,一个头戴黑色棒球帽,身穿黑长袖衫,黑长裤,黑鞋子,戴黑手套,脸上戴着医用口罩的人影伫立在面前。

黑衣人递过来一张白色纸签,卢佑民疑惑的接过一看,上面写着:

死刑通知书

受刑人 卢佑民

罪名 故意伤害至残

执行人 eumenides

执行日期 6月23日

“卢佑民!你于去年12月19日凌晨十二时十五分左右,于市富隆昌工业区旭日高五金电子制造有限公司大门口,纵容两名罪犯当面劫走该厂员工邢燕,至使该员工被罪犯**后并实施抢劫、故意伤害,造成该员工终身残废。当时你作为旭日高公司保安员,却以违反厂规为由拒绝邢燕进厂避难,罪犯实施犯罪行为时,你未给予施救与报警。你惘顾人命,纵容犯罪的行为,已经成为犯罪同谋,构成故意伤害至人终身残废罪!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卢佑民大惊失色,吓得直往后退,咚的撞到墙上。

“我……我没有犯罪,我没有伤害她,我只是按厂规办事!为什么都说是我的错?”

“厂规办事?厂规有人命重大吗?你只顾着自己那一份小小的工作,却置人命关天于不顾!死到临头仍不知惭悔!你到地狱去闭门思过吧!”

“啊——”

鲜红的血喷出喉咙,卢佑民的尸体软软倒下。

白色的死亡通知单在夜风中飘舞……

金凯丰大酒店。

凌晨两点三十三分。

厨师胡富有腆着发福的肚腩,从酒店后院走出来。今天他值夜班,夜班后半夜很轻松,只需要做些客人的宵夜。厨房里太闷热,他走出外面透透气。

后院是一个小小的花园,两侧各有一栋员工宿舍楼,对面是临街大围墙,围墙左侧靠宿舍楼处有一道专供员工出入的小门,那里有一个老头子看门。不过,因为酒店员工上班不定时的缘故,时常有员工进进出出,那老头子嫌开锁太繁,就没有锁门,任由员工进出。此刻,看门老头早已伏在值班室的桌子上梦周公去了。

这老板忒小气,也不装个空调,热死老子了!他在心里骂道。就在他展开双臂深呼两口空气的时候,一个黑衣人悄然到来。

胡富有转回头时霍然发现一个黑衣人静悄悄站在身后,心猛地剧烈一跳。定了定神,他问:“你谁?站在这干什么?”

一个惨惨的声音从黑衣人口中传来:“胡富有!你知罪吗?”

胡富有心一惊,随即又炸起胆子喝道:“你到底是谁?”

黑衣人冷哼一声:“胡富有!你于去年12月19日凌晨12时15分17秒于市富隆昌工业区旭日高五金电子制造有限公司大门口,伙同申寿昌,驾驶伪车牌粤s34u57红色广州本田125c两轮摩托车,劫持该厂员工邢燕到社区文化公园,对受害人实施**、抢劫、故意伤害,至使受害人终身残废!你,知罪吗?”

胡富有大惊之余,强作镇定道:“不!你认错人了!不是我干的!”

“认错人?”“对!一定是!”

“胡富有,男,四十六岁,湖南怀化人。你的脸颊右下方有一颗黃豆大的长着毛的黑痣!没有错吧!”

胡富有下意识的伸手摸一下脸颊,随即,他突然猛冲向黑衣人,挥拳就砸。

黑衣人侧身闪向一边,左手一抄,扣住胡富有的手腕,向他后背一拧,右手狠狠地一划,一股温热的血水立刻从胡富有的咽喉处喷涌而出。

黑衣人一撒手,胡富有的尸体嗵的摔在地上,脑袋刚好枕在那张白色的纸签上,上面写着:

死刑通知书

受刑人 胡富有

罪名 ** 抢劫 故意伤害至残

执行人 eumenides

执行日期 6月23日

黑衣人大踏步走出金凯丰大酒店后院小门,朝着下一个目标飞奔而去。

天已经大亮了。依日安制衣厂的保安邵锻琪睡意惺忪从保安室出来,到锅炉房去升火。锅炉要提前升火,到上班的时候烫衣工才可以用蒸汽。当他走到锅炉房时,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他心中大骇,转往后面的煤房一看,厂里的烫衣工申寿昌只穿着一条短裤,赤条条双膝跪在一大滩血泊中,左膝盖下还压着一张血染的纸签,那血渍还没有完全凝固!邵锻琪吓的尖声大呼:“快来人呐!杀人了!杀人了!”

公司经理林织英第一时间赶到锅炉房,那里已经围观了好多员工。她立刻打电话报警,同时疏散员工,保护现场。主管乔容宽抽出那张血染的纸签一看,只见上面用仿宋体写着:

死刑通知书

受刑人 申寿昌

罪名 ** 抢劫 故意伤害至残

执行人 eumenides

执行日期 6月23日

十五分钟后,尖啸的警笛声划破宁静的清晨,一排排闪烁着警示灯的警车风驰电掣驶向案发现场……

天堂鸟网吧。

早晨七点三十分,上白班的沈怡来到三楼,把我摇醒。

“喂!懒虫!你不是说今天要去上班吗?都七点半了,还在睡!”

我揉了揉睡意朦胧的双眼,说:“喔,是呢。我差点忘记了,八点钟到厂门口集合呢。”我掏出一张二十元钞票递过去,“你吃早餐没?帮我买一份上来好不好?我去洗漱去了。赶时间呢。”

“还没吃呢。我也是刚刚起床,小妍叫我起来的。”沈怡蹦蹦跳跳下楼去。我冲着她的背影喊道:“带一份给小妍!”“知道啦!”我回头一瞥,看到显示屏上小企鹅不停地闪动,点开一看,心道,这娘们乍起这么早!

橘子花季:二货!惊天特大消息:死亡通知单真的出现啦!刚刚有人发消息在微信好友圈,图文并茂!

后面还配发了几张图片。

我眼睛眯成一条线,盯着图片看了好一会儿——其中一张现场图片的背景墙上有几个字特别显眼:吉庆包装纸制品有限公司!

我匆匆给她发去一条信息:

色狼坏坏:知道了。我今天要去上班了,早上八点集合,没时间了。晚上回来再聊。

然后我关掉电脑,跑上楼洗涮涮。

上班路上,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橘子花季发来的图片:罪名,**、抢劫、故意伤害至残,吉庆包装厂,什么会这么巧?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