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三章 宏立电子

之初城 by 不经意的回眸

2018-4-16 17:59

之初城不愧是世界工厂,每个村都有工业区。到处都有贴着招工广告,大大小小的工厂门口都有来来往往的找工族,还有那些拿着大板招工牌在路边摆地摊的黑职介。

我在工业区市场路口的早餐店吃了个蛋肠粉,然后挤入滚滚找工大军。在一家貌似是很大型的宏立电子制造股份有限公司三号大门外,有个中年保安支着遮阳大伞,摆张办公桌在那里招工,桌子上摆着招工表和笔,旁边的地上立着一块巨大的招工广告牌,牌子上用仿宋体印着天花乱坠的广告词,还配发有公司的宣传照片。

我走到那里时,对面街道边也走过来一个高大的男青年,二十六七岁模样,阳光帅气,还架着一副丝边眼镜,就不知有没有度数。他走到我身旁站定,问保安:

“师傅,请问这里还招不招男工?”保安看了看他问:“你要应聘什么工位?”

“普工。”他随口吐出来两个字。

保安大叔又问:“你有进过厂吗?”“做过手袋厂。”他答。“有没有带身份证?”“有。”他摸出身份证递过去。保安大叔接过看着念道:“简凡,二十六岁,河北人。”他转过头来问我:“你呢?你要应聘什么工位?”“普工。”我答。“身份证?”我递过身份证。“武二羊,还不到十八岁呢!”我笑道:“不差几个月了。”然后递给他一根烟。保安大叔接过,嘴里念叨:“说的也是。你不读书了吗?”

我说:“高中毕业了。没考大学。去年在那边千日行鞋厂做过暑期工。”保安大叔笑着问:“就那个前两月倒闭了的厂子?”“是。那个厂里的冯主管很好说话呢。我刚来的时候还想再到那里去,没想就倒闭了。”保安大叔听了呵呵呵笑起来:“那个冯主管是我老乡呢。没事时常来我这玩。上个星期也到我们宏立来了,还是做主管。这样,你俩稍等,我叫文员出来,她刚刚有事进去了。”说着,他进保安室打电话:“喂,安小姐,三号门外有两个人应聘普工,请过来一下。”

一会儿,出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女生,穿着白色短袖衬衫,上面印有红色的“宏立”两个字,打底黑色正装短裙,脚穿一双奶白色高跟皮鞋。

保安大叔跟她说:“这两个人有进过厂,算是熟手。这个小伙子在千日行做过,认识我们冯主管。”

来的正是安小姐,她向我俩介绍说:“我们宏立公司是八小时二十二天制,周六周日算加班,底薪一千六百五十元一个月,平时加班十二点七五元每小时,节假日加班十七点二五元每小时,全勤奖一百元一个月,绩效奖另计,每天扣八元伙食费,不在厂里吃不扣,也不补贴,住宿每个月扣四十元管理费,宿舍全部空调房,二十四小时提供热水,每个星期五加餐一次,发有水果,日用品,每个月保证休息两天。你们感觉什么样?如果可以,请先填表。”说着,撕下两张表格分递给我倆。简凡看向我:“做么?”“做。”我拿起笔开始填表。

安小姐看了看简凡,说:“你的左手好像有点残疾,可以灵活做事么?我们是流水线作业,需要速度很快才行哦。 ”

我这才注意看他,果然短了两个指节。

简凡说:“不碍事的,我手很灵活,你看。”他晃了晃手里的笔,随手耍了一个漂亮的玩笔动作。

安小姐笑了,接过填好的表格,说:“明天早上八点钟,带本人红底一吋相片三张,第二代身份证复印件两张过来参加岗前培训,请自带行李和餐具,到三号门这里集合。”

告别了保安大叔,离开宏立时,我问:“我住在天堂鸟网吧,你呢?”“旅馆。”“现在没事,要不,咱俩逛逛?”“好。”“那走吧,我请你吃西瓜。”

“你这人,很热情。”他的笑,很迷人。

“我就一个人,两个肩膀杠一张嘴,混到哪就吃到哪。人生一辈子,没啥大不了的,洒脱一点好。何必要愁眉苦脸过日子。”

时值盛夏,大街上那些女人无论老少,大多都是热裤超短裙,有些裙子短到能瞄见底裤,白花花的大腿晃得人眼花缭乱。

我啃着西瓜,边走边问:“这地方,很多做小姐的,你有没去玩过?”他咽了一口西瓜,答:“没有。你玩过?”“玩过。我又没女朋友,总不能老是靠五姑娘吧!”“你那么帅气,不可能没有女孩喜欢吧?”“帅气有个屁用!进超市去,脸皮又不能当银行卡来刷。”

他笑。

“你甭笑。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鸟。我第一次玩妹子,是去年来打暑期工的时候。其实,我这个人原来也很自命清高的。”我说。

可是后来,我爱上了妓女。

偶实在没想到偶会爱上那个妓女。

作为一个百分百的色狼,偶一直坚守这个信条:色狼永不嫖娼,嫖娼不是色,嫖娼是荒淫无道!所以就算没有泡到mm,偶也绝不去嫖娼的。

但是,那一天暗夜,偶却去了。

为了那个妓女。

不是偶自我标榜,偶走在大街上,一直是对那些向路人发问:“去玩吗?”的妓女从不斜目看过。

那天暗夜,她飘浮在空气中,象是一朵被风抛进汪洋大海的小百合。偶看到她。她拉住偶的手说:“大哥,去玩吧。”偶不知道她的眼神里有什么,但偶居然鬼使神差跟她去了。

在一间破旧的小小的出租屋里。然后她就脱衣服,脱裤子。裤子脱了一半,她就腆着屁股光光去卫生间用水洗那地方,“刚刚上了厕所。”她笑了一下,很不自然地。然后她就回床上,脱光光。

用左手两指剪刀一样,撑开那地方,“你看,没病吧?没气味吧?”她昂头问。

然后她说,你也脱啊。

想到刚才她一进来就洗那儿,我心里就发毛,所以就不想做了。但一想已经来了,而且人家已经脱光光的在那等着。“套子呢?”偶向她伸手过去。她就忙着去翻衣袋,然后爬起来,“我真的没病的,我开大灯给你看。”她站到灯光下,拉我的手过去,说:“你看,没骗你吧?”

套子给我。偶说。“套子呢?咦,放哪了?”看着她满床的找避孕套,我就想笑。

看你那么清纯模样,干吗要做这个呢?

“我要去找我男朋友,他在广西。”

你有男朋友,干吗还要做这个呢?

“我是被人骗来的。”

你恨不恨那王八蛋?

“恨!”告诉我那人是谁,我去把他杀了。

“不用。我是恨他。可杀了他有什么用。我只想尽到挣够钱还了老板的钱,然后去找我的男朋友。”

一说到男朋友她就哭了。我就感觉一点意思都没有了。不到一分钟,就早早收工。心里觉的那一百块钱花的真不值得。

冤了。

没想到半个月后,偶又遇见到那个妓女。

偶想断然拒绝,可是看到她那个眼神,我竟然身不由己!

还是那间破旧的小出租屋。

“我帮你吹箫吧。”

她用手握着,蹲下了身子,很自然地吞进她嘴里面,象在非常专注地做一件工作。

才刚刚开始做着,突然楼下有人在大声叫喊:“甜甜!甜甜!甜甜!快点下来!”。。。。。。。(我于是才知道她叫甜甜)我和她都吓了起来,有条子来查?她胡乱地套上外套,抓起内衣内裤就走:“我先下去,你随后下来。”我于是赶紧穿上衣服,随她下楼去。我那时穿着一件风衣,看见她把内衣裤拿在手上,就说你给我拿吧,然后接过来塞进我风衣里。

到了楼下才知道,原来是她的同案叫到了客人,叫她快点下来她,好轮到她用那房间!妓女好凶,甜甜只对她说了一句:“你差点把我的客人吓跑了。”那妓女恶狠狠冲她骂道:“他妈的老娘叫你下来你就下来,嚷屁呀!信不信我一脚踩扁你!”甜甜没有和她争,对我说:“我们去开房吧。”

到了那里,她继续为我吹箫。

她的嘴里微热,烫着我,口液沾泣,舌头软软的。

我一时竟不知该做什么。她的长发散在她雪白光洁的后背上,我从后背轻轻拥抱住她,却摸到了她的那对丰满的**,我就不由自主地抚摸起来。

她给我戴上套,用手指沾了她的口水,涂在上面。我默不作声看着她的一起一动,表情古怪。

“里面太干了,我痛,涂点口水。”

她说。“进来吧。”我照着她说的做了。

你屁股太肥,我插不到底。

她说:“你趴到我身上,抱紧我。”我于是伏在她肚皮上,双手环抱住她的屁股,狠狠地用力。她于是随着我的动作**起来。

没想到这次我的火力那么大,干了半个多钟,一点射的意思都还没有。她于是就急了,嘴里哼哼道:“快射啊!快射啊!做太久了我会受不了了。。。。。。。”

我也就急了,将她的左腿架在我肩头上,拼命用力。她就哭了起来。我忽然间,觉得一点兴趣都没有了。一下子没了心情,也就撒了精了,是撒了而不是射了。

“知道你人很好!我也想对你更好一些。可是,我只是和男朋友做的时候才会有快感,和别人做,不管是谁,我只感觉到痛。对不起。。。。。。。”她坐在那里掩面而泣。

别哭了,我没有怪你啊。我们走吧。

我把钱包扔过去,从风衣里面扯出她的内衣裤,一件黑色的内裤,一件米白色的奶罩。

“来个拥抱吧!”她伸出双臂,将我紧紧抱住。

泪,从她的眼睛里淌出,落在我脸上,流进我嘴里面,碱碱地。

明天我就去广西!

她说。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