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九章 少女失踪案

之初城 by 不经意的回眸

2018-4-16 17:59

当地牢的铁门响起开关声,似乎是听到有人来的原故,隔壁暗屋子里传来镣铐猛烈撞击铁门声,夹杂着一声嘶吼:“我要拉屎!我要拉屎!我——要——拉——屎——”

然后,我听到隔壁开门声。 紧接着是一阵剧烈的电棍电击爆响,还有一个恶狠狠的声音:“我让你叫!我让你叫!”

难以想像,那居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在我的印像中,女人的声音应该是温尔婉转的,就像百灵鸟唱歌那般悦耳动听,优美可人。

可是那天,我听到了不一样的女人的声音,就仿佛在地狱里听到魔鬼的咆哮!

于是,电击声中混响起凄厉的惨叫,震撼整个地牢。

以前看恐怖电影,总会被电影里面令人毛骨耸然的情节吓到心惊肉跳。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能够亲身体会到这种让人不寒而栗的环境的滋味,我的心里五味陈杂。那噼噼啪啪作响的高压电击声碜得我牙龈发酸,毛发倒竖。我心里暗想,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竟会被这样残忍的对待?

当一切声音平息以后,地牢里死一般的寂静。直到漏斗里漏进米粥后不久,才听到隔壁传来嘶哑的声音:“隔壁的兄弟!你做什么进来的?”

我说:“他们说我杀人。你呢?”

嘶哑的声音 当地牢的铁门响起开关声,似乎是听到有人来的原故,隔壁暗屋子里传来镣铐猛烈撞击铁门声,夹杂着一声嘶吼:“我要拉屎!我要拉屎!我——要——拉——屎——”

回道:“我?我做了好事啊!”

“做好事?”

“对!他们威逼我做伪证!结果他们案子破了,升官了,害怕我泄露秘密,就把我抓起来关到这里。他们认为,只有把我控制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才是最安全的!”

“做什么伪证?他们是谁?”

“他们是谁?你连自己被谁抓进来都不知道吗?”

我刚要说话,却听到隔壁传来警棍敲击铁门声:“不许串供案情!你还想要电棍吗!”

隔壁开始漫长的沉默。第二天下午,我听到有人在开我的门锁,然后门吱一声开了半边,一个制服模样的身影站立在门外。光线太暗,我看不清对方的脸。

“我需要方便。”我说。

一只白细的手伸过来,扯着我手腕上的手铐链,打开我左腕,然后右手连着手铐铐在门框边的铁扣上。同时,另一只手握着电棍直抵在我的脖子上。一个恶狠狠的声音:“脱裤子!快点!”

我听到那是个女声,于是犹豫的说:“你在这,方便吗?”

“快点!三分钟!”

我只能无奈地蹲下。

“能不能给我手纸?”我身上的东西全被搜走,皮带,钥匙,手机,钱包——还好里面没卡也没多少钱,一件不剩。如果可以,他们可能会连我的衣服都扒光,我想。

“你是第一个敢问我要手纸的人。”一只手拿着小包原木纸巾塞进我手里。我拉上裤子站起来。那只手把手铐铐回我左腕,电棍也缩回去。

“你就是eumenides?”

“是。”我干脆的回答。

啪!一道,强光手电筒的强光直射在我脸上。啪!强光消失,周围又是一片漆黑。

“你真的是eumenides?”

“我没强迫你相信。”

“没想到,轰动a市,让警界谈之变色的eumenides会这么年轻,还那么——俊美,虽然眼角有点乌青——何长顺什么下那么重手?”那只手把门开大一点,喝道:“出来!例行提审!”

从地牢走上一楼,我终于见到久违的阳光,也看到那个女人的脸:一张削瘦但保养得体的中年女人的脸,戴着平顶警帽,身穿制式警服。如果走在大街上碰到,你会认为那是一个绝对的正义守护使者。

进了审讯室,依然是铐牢手脚。

依然是何长顺。

“说吧!从头到尾,说清楚作案经过!”

“你的推理能力不是很强悍吗?还用问!”

“我要你亲口陈述的口供记录!”

“口供?你自己想当然写吧!你爱什么写就什么写!”

“你还是不老实!”何长顺抄起警棍乒乒乓乓朝我身上猛砸。

“何长顺!”审讯室外传来那个厉色的女声。

何长顺听到叫唤,咣的扔掉警棍,整整衣领,走出审讯室:“把他押回拘留室!”

这次押我回去的是两个小年青。

为什么我会答应得如此干脆?坐在暗屋子的地板上,我开始思考自己的处境。杀人是会被判死刑的。我这样替eumenides顶罪,结局只有一个:死。这样做值得吗?

我想起了武奶奶,老人家含辛茹苦,养鸡养鸭,种粮食,种瓜果蔬菜,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辛勤劳动,把我扶养大,供我读书。我甚至从不曾给予老人家一丝丝回报!如今我却要为一个素未谋面毫不相干的陌生人替死!如果武奶奶还活着,她老人家会什么说我?武爱国毫不犹豫冲进火海中救人,武奶奶从此失去儿子,虽然很悲伤,但她老人家一直都为儿子的壮举打心底感到欣慰!

如果我死了,eumenides依然活着,那些罪恶的凶手就会多一分覆灭的机会,正义的阳光就会普照得更广阔一些,弱者将会多一分申张正义的可能!那么,用我的死,换取更多弱者的活,不也是很值得了么!

忽然间就考虑到了生与死的问题,我的心里不禁酸溜溜的。武奶奶去世后,这个世界上我就不再有一个亲人,我曾经以为自己也像鲁智深那样赤条条来去,了无牵挂。可现在一想到自己即将死去,我的脑海里居然浮现出橘子花季的笑容,那个瓷娃娃一般亮丽的小萝莉,我才认识她一两天呀,就这般的牵肠挂肚起来了!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呢?还有那个似冷似热的简凡,应该下晚班了吧现在?那个我受之牵连的邢燕呢和她胆小爱哭的小女儿呢?他们,会不会也在想我?我若是死了,他们会相信我是杀人犯吗?

就这样胡思乱想,迷迷糊糊睡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大概已经夜深人静的时候吧,四周静悄悄的。我被蚊子叮咬醒,只听到墙根水沟处传来轻轻敲打墙壁的声,嘶哑的声音轻轻叫唤:“隔壁的兄弟!请往这边靠近一点点,我有话跟你说。”

我把身子俯过去:“什么事?”

“兄弟!你一定要想办法逃出去!这是一个魔窟!他们会杀了你,甚至都不经过法院!”

“为什么?”

“他们是一群混进警察队伍里的恶魔!一群披着羊皮的狼!你是好人,你一定要逃出去!”

“你什么就知道我是好人?”

“你今天和那个政委的对话,我听到了!那个女的就是市局副局长兼政委,叫做廖昕锐。eumenides!我听你屋子里住过的第二百九十一个人说过你的故事。他说,eumenides是个英雄!我相信你!”

“第二百九十一个人?”

“对!从我住进来那天起到现在,你那屋子已经住进来过三百七十六个人,你是第三百七十七个。我隔壁这间是二百九十二个。每进来出去一个,我就在墙角放一粒泥土。所以,我知道。”

“这么说,你已经进来很久了?你究竟犯什么事?要关那么久?”

“我没犯罪!这是一桩惊天大冤案!这个案子叫做九零九少女失踪案!这个案子从一个少女的失踪开始。

二零一一年九月九日,广西钦州来打工的一对夫妇到市局报案,说他们十八岁的女儿莫秋琳九月九日早上八点钟从他们的租住地出去找工作,可是到晚上八九点钟都不回来,打电话又提示关机,问所有老乡都说没见到人,夫妇俩害怕女儿出事,赶紧报警,请求局里帮忙寻找。

第三天,一个拾荒者在城中村一处废弃的垃圾焚烧场翻到一个烧焦的大麻袋,扒开一看,里面是一具烧焦的死尸,经过dna签定,死者正是失踪少女莫秋琳!”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