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十八章 小泉纯

之初城 by 不经意的回眸

2018-4-16 17:59

我听了如提壶灌顶,感叹道:“这个世界什么变得如此疯狂了?我是不是老了?”

橘子花季:“不是世界太疯狂,是你太理想化了!你和eumenides一样性格!思想太过纯碎,总是认为世界应该像理想中那般美好才是。世界有那么美好吗?阳光下还有阴影呢!”

“那好吧!我就现实点。既然他让我变成黑猩猩,我就让他认识一下黑猩猩的野蛮是什么个样子。明天我揍他一顿就是了。”

橘子花季说:“你个二货!我是说让你凡事平常心对待就好。遇到事别那么冲动,碰上比较冒尖的事,试着将它平淡化,这样你就会过得平安些。我不希望你隔三差五的出事好吧!”

我瞬时间感觉到一股暖流涌进心田里。“好吧!谨遵梁素大妈教诲!你现在哪里啊?我请你吃宵夜行不?”

橘子花季:“叫我姐——我在学校呢!准备回家,我哥来接我了。”

“你这个逃学将军什么时候懂得回去上课了?”

橘子花季:“逃什么学!我在参加彩排。学校准备开期末晚会呢!我也有节目。”

“现在学校还兴这个啊?”

橘子花季:“学生会组织的好吗!”“那你什么节目?”

橘子花季:“跳舞。”

“哦。我忘了梁素大妈是广场舞高手。”

橘子花季:“叫我姐!什么广场舞!现代舞好不好!是团体舞,不是我一个人跳。对了,晚会星期天晚上开,你一定要来!”

“还不知道要不要加班呢!”

橘子花季:“我不管!到时候不来,你就等着去死吧!不说了,我哥来了。”

这娘们,说挂就挂机了。我收了手机,到厂门口外面地摊买了一件衬衫,一件中裤,一张凉席,回来去冲凉房洗了个澡,请保安帮忙安排个床铺,因为没有公交车了,只能住厂里。

然后出去闲逛。

没想到,我在这个小地方碰到了一个人。你道是谁?

毛伟军!

新任刑警队队长!

毛伟军就坐在一家湖南人开的湘里湘情大排档一个人喝闷酒。

本来我没有注意到他,我走过去时,他叫我一声:“武二羊!”我回过头来才发现是他。

“过来喝两杯!”他冲我晃了晃酒杯。

我说:“啊!是毛大队长啊!这……我不敢……”

“过来坐下!”他大声吼了一句,随即又低声说道:“你就不能陪我喝两杯?”

我于是过去坐下:“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说:“你一定会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吧?告诉你,这个店老板是我堂叔!每次我心情不好,来到这里,就像回到家里了一样,什么烦恼都能抛开一边去。”

“这么说你是今天碰到难题了?什么事?能说说吗?”

“聪明!我就喜欢跟聪明人说话!的确是大问题!何队死了!你一定也在网上看到了吧!”

“是!知道!网上说是那个救我出来的杀手干的。”

“你错了!杀何队的不一定是那个杀手!”

“此话怎讲?网上不是发了现场图片了吗?”

“因为昨天晚上现场不止出现一个人!根据以往案例分析来看,那个杀手并没有同案,每次作案都是单独行动。可是昨晚却出现了至少三个人!也就是说,想要何队死的不止一个人!何队是被人精心谋杀的!”

“你不该跟我讲这些。这是秘密!”

“秘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本来我是很反对把何队关在金凯丰大酒店的!但是纪委那几个老头硬是说要唱空城计!空他妈个屁计!他以为他是孔明在世呐!”

“这么说,这个案子不好破!弄不好,连毛队长你都会受到牵连!因为能够左右案子朝着他们想要的结果发展的,一定是大人物!大到能够把你我当臭虫捏的人物!所以,我劝你一句,能放手的话,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有命活着才能想下一步要什么走!”我也不客气,把话说得直裸裸的。

“怪不得何队跟我说你这个人不简单!你敢跟我说这样的话,说明你是个很有能耐的人!”他猛灌一杯啤酒下肚,说:“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是,你知道吗?我跟何队的感情不是旁人能够理解的!我从警校毕业来到这里当个协警,后来考公务员转正,一直都是何队带着我一路走到今天!可是,何队却在我眼皮底下活生生被人谋杀!我却连凶手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你说,我能放手吗?啊!我能放手吗!!!”

“不放手,很可能你会连命都丢了!他们能杀何队,也一样能杀你!只要你触犯到他们的核心利益!除非是你有比他们更大的权力!”

“杀我?就算杀我,只要活着,我就会想办法替何队报仇!不管何队以前做过什么,犯过什么错,都不应该被那些王八蛋谋杀!”

我说:“我不能够劝你什么。只是你要明白,只有你还活着,一切才有成为现实的可能!好了。已经很晚了,我得回去了,再晚些时候,就关厂门了呢。请多多谅解!”

毛伟军说:“好!你回去吧!我再喝一会儿。”

“少喝点!别伤了身子!”我跟他道别回厂。

第二天上班,还是打磨浴帘杆。

线上一个四十来岁的大姐跟我说,磨这个货的,原来是个老头,是计件的,工资比计时高得多。这段时间请假回家,才让你磨,给你计时工价低了,划不来。我听到后本来很想发作,然而想到橘子花季的话,我又忍了。

好容易熬到星期六,主管说,现在订单还排得下去,不用赶货,星期天不上班。大家都很高兴。

我在厂里睡到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吃了午饭才回天堂鸟网吧。橘子花季的电话也打了过来。我于是打车去她的学校:华东商学院。

她的学校不是很大,但却是我第一次进入大学校园。走在校园里,我忽然有点后悔,为什么不去参加高考。我是不是太任性太草率从事了?也许我进了大学,情况又不一样了呢!

生活没有也许。

我只有朝着自己选择的人生道路走下去。

也许是快放假的缘故吧,学校里突然人多了起来,橘子花季说平日里并没有那么多人啊!大家都在忙着准备过暑假的事情,校园里甚至有人摆出了各个暑期培训班、培训团等活动的招募广告,也有人搭起了各个组织人员招聘台。在橘子花季的企业管理系大楼外面的广场上,就有一个国术社在招募社员。那里有那个社团摆着个小擂台,邀请有兴趣爱好的人上去挑战擂主。

因为我也是练家子,所以对这个还是很感兴趣的,于是停在那里看热闹。

我心道:原来大学里还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东东!在高中哪有那么多名堂!除了书本还是书本,学生都快变成书虫了!

擂台上,是一个会使咏春的小伙子。他旁边还有一个外国人,长的牛高马大的,听介绍说是俄罗斯人,叫做佐尼亚科科夫,跟咏春小伙是师兄弟,他们俩被邀请来社团担任国术教练。

我在那里看的时候,有好几个小年青上去比划了几下,都不是对手。围观的人都报以热烈掌声。我看看他俩也没什么大能耐,就想走了,奈何橘子花季嚷嚷着还要看,也只好陪着她。要不然大热天的,老子不会到大礼堂里去吹空调啊!

就在佐尼亚科科夫打败了一个小伙子,正想下台喝水休息时,一个年轻人跳上了擂台。擂台有半个人高,他一跃而上,看去很轻松。

只见他对佐尼亚科科夫说:“俄罗斯小伙!先不要走!我向你介绍一个人!”听起来汉语不是很标准。

佐尼亚科科夫说:“哦?你们也是要入社的吗?听你说话的口气,你,好像也不是中国人。”

那个年青人说:“对!我是日本人!现在,你,我都在中国的土地上,就让我们用中国话交流,好不好?”

佐尼亚科科夫说:“很好!请介绍你的名字,还有你那位朋友的名字。”

日本青年说:“我叫猪野藤,我的朋友叫小泉纯。”

台下面一个男生立刻向四周的人躹躬:“嗨!大家好!我叫小泉纯!请多多关照!”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