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十二章 毛猴出事了

之初城 by 不经意的回眸

2018-4-16 17:59

星期一早上,我去上班,十四路车依然挤满人。我也看见了热裤女。热裤女叫饶莉晶,左肩膀上挂着一个开口的小挂包,里面一个钱夹子的提耳露出来,倒吊在挂包边沿,随着车子的震动轻轻摇摆。她男朋友叫葛琏洲,两个人抱一块站在后门附近。

我上车晚,本来站在前门,后来上车的人挤呀挤,就把我挤到中间了。

车子开了两站,下去一拔人,又上来一拔,当中两个二十来岁模样的男青年,一双眼睛滴溜滴溜的转。我于是开始注意起来。

两个男的一直挤到门口那地方,盯上饶莉晶的小挂包。两个人用眼神交流着,一个站到葛琏洲旁边挡住他的视线,一人站在身后,伸手夹住饶莉晶小挂包边沿的钱夹提耳,轻轻拉出来。刚刚拉到一半,车子一震,钱夹一下碰到饶莉晶手臂,饶莉晶下意识用手一捂小挂包。那个小扒手立刻用力一拉,将钱夹拉到手里。这时葛琏洲也看见了,正想说话,站在他面前的大个子恶狠狠瞪了他一眼,饶莉晶连忙摇摇头,不让他说话。葛琏洲只能把脸撇向一边,屁都不敢放一个。这个时候,公交司机不停地按广播提醒:

请各位乘客保管好钱包手机等贵重物品,谨防被盗!拿到钱夹的小扒手立刻将钱夹塞进自己的口袋。

我看了看葛琏洲,他居然把眼睛移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操你妈!什么会有这么耸的男人!上次我捉他,还骂老子神经病,现在真的碰上贼了,却成了缩头乌龟!

我挤上前两步,伸手扣住那个小扒手的手腕,沉声喝道:“把钱包拿出来!”

小扒手恶狠狠说:“干什么?”

“钱包拿出来!”我大声叫道。

“叫你多管闲事!”

大个子立刻转过来,冲我挥手就是一拳。我另一只手一捏,掐住大个子的手,使劲一瓣,他立刻啊的惨叫起来。

小扒手扬起另一只手,想打我呢!我一把扯过大个子的手臂一挡,小扒手打到他的手臂。

我猛地松开手,捧住他两个的脑袋使劲一撞,两颗脑袋瓜子磕到一块,痛的他俩咧嘴抽风,眼前星光闪耀!

然后我又再次铁钳一样捏住他俩的手。整个过程他两个都没来得及反应!

而旁边的乘客都往两个边挤,我站的地方反而空了许多。 人们都在默默看着,就是没人吭声。

“拿出来!”我再次喝道。

小扒手乖乖掏出钱夹。

“打开看看,有没少东西!”我对饶莉晶说。

她还不敢接!

靠!有这么耸的人么!自己的钱夹子都不敢要回去!像什么话!

“拿着!有我在,看谁敢报复你!”我大声地说。

这个时候,车已经到了芙莱沃厂站。

我待饶莉晶两人下了车,才扯着那两个扒手下车。

“下次再让我碰到,我就掐断你们的手!”说完,我一使劲,两家伙又啊的惨叫h起来。我把他们一甩,喝了声:“滚!”他两个灰溜溜走了。走的时候,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了恶毒的目光。

待到他们走远了,我才进厂。

葛琏洲没有对我说谢谢,但是他不敢再叫我去磨浴帘杆了。

这样平静的过了几天。

星期五的时候,主管叫我跟车出去送货。路过一条拥军路的时候,车子抛锚了,于是下车修理。拥军路不远处,是一座大山,里面就是部队驻地军管区。拥军路一直通到军管区大门口,外面有武警站岗把守,任何人都不能靠近到一百米内的范围。

司机师傅修车的时候,我在周围转转看看。发现有个戴着鸭嘴帽,穿着西裤衬衫的中年人,在不远处架着一个测量仪,手里拿着本子写写画画。我原以为,那是地质队的人在勘测地理,当时没有在意。但是,那个人的长相我却记住了。

到了星期六晚上,因为第二天还是不加班,所以我回天堂鸟网吧。上网看新闻时,发现有个报道说,某某地方抓了个间谍,我猛然想起那个中年男人。我想,那个中年人到底是不是地质队的人呢?

这个疑虑仅仅一闪而过。我想,也许是我太多心了。简凡不是劝我要少管闲事么!我干嘛自寻烦恼!

然而,事情的发展很快证明,我并没有多心。

一桩大案发生了!

星期天下午,毛猴来找我,央求我教他使双节棍。因为我答应过他,所以就带他到郊外的小树林里去练习。我先跟他讲双节棍的动作要领,又给他作示范,然后叫他照着练习。我就在旁边看着他。正练着,我听到远处有人走过来的脚步声,于是走上小土坡看看是什么人。

只见一个人鬼鬼祟祟的往林子那边深处赶路,一边走还一边不时回头张望。我仔细一看,正是那个在军管区附近见过的中年人!

我立刻向毛猴招手,叫他过来,两个人悄悄跟在那个中年人背后,向密林里边去。走了一段路子,只见一个人站在一棵大树下等待着。见到那个人,我大吃一惊,连忙把毛猴按住,两人迅速趴在草丛中。

毛猴显得特别兴奋。我示意他不要出声。然后两个人借着草丛的掩护,慢慢向前靠近。

你道大树下那个人是谁?

猪野藤!

中年人来密林里见的正是猪野藤!

只听到猪野藤说:“东西带来了吗?”

中年人说:“带来了!”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沓文件模样的东西递过去。

猪野藤接过,翻开看了看,从怀里摸出一个鼓鼓的信封递给中年人。

“师父,怎么办?”毛猴小声的问。

我伏在他耳边低声说:“那个年轻人是个日本人,叫猪野藤,中年人我不认识,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交易,冒然去抓他们,万一抓不到证据,就会打草惊蛇。一会儿,我们兵分两路,你跟踪那个中年人,我去跟那个日本人,先查清楚他们在搞什么名堂再说。你跟过去,别让他发现你,探清楚他住在哪里,最好能弄清他是做什么的。回头我们在天堂鸟碰面。明白吗??”

毛猴点点头,待中年人走远了,才绕道跟过去。我则悄悄跟上猪野藤。

猪野藤越过一片茅草地,穿出小树林,踏上林区外围的大马路,站在路旁等了一会儿,拦了一辆的士。我急忙跟着穿出林子,正在气恼以为要跟丢了人,从后面又开来一辆的士,我连忙拦住。

“加速,跟上前面那辆车,别太近了就行。”我说。

司机是个三十七八岁的男人,他一听,立刻自以为是的说:“知道。这种事我干得多了!”

两辆的士七拐八弯,到最后,前面的的士开进了富隆昌工业区,我心里骂道:“妈的!搞来搞去,川谷电子也在富隆昌啊!我怎么就忽略了这点呢!”前面那车开到川谷电子厂大门口停下,猪野藤下车。

我对司机说:“别停!开过去!要快!”

“好叻!”司机应声一踩油门,车子急速飙过川谷电子大门口,驶向另一条街道。一直拐了两道街,我才叫司机停下。付了车费,我一路走回头。走了好久才回到川谷电子厂大门外。

保安室外面的墙壁上贴着大幅招工广告。我佯装看广告,一边往厂里观察,却没有发现猪野藤的身影。川谷电子也是个规模很大的电子制造公司,专门生产汽车电子设备,在中国生产,再将成品发回日本组装,一部分就直接转发给在大陆区的汽车制造厂商。要知道,日产品牌的汽车在大陆有很多生产企业,川谷电子很早就瞄准大陆市场,看来,上野川谷的商业战略眼光是非常精确的!

我心里盘算着该怎么进川谷里去。假装员工混进去?进门要刷门禁卡才行。趁天黑翻围墙进去?固然可以。但是我现在还不清楚猪野藤是不是在搞什么违法犯罪勾当,就算进厂里去了,我从哪里查找?

必须先弄清楚他们的目的,才能下手!

可是我又不能天天跑来监视猪野藤。啥办?报警?你有证据吗?人家是外国佬,弄不好牵扯到外交问题,我岂不是头上没虱子拿跳骚放上去——自己找皮痒!

我忖思半天,终于想到一个办法。于是我离开川谷电子,走回天堂鸟网吧。

川谷电子厂离天堂鸟网吧很远,不像宏立电子,宏立电子走十来分钟就能到市场区,川谷电子在富隆昌工业区的西北角,已经是工业区的西北边沿,富隆昌工业区是个高科技工业园区,面积很大,走路走一个上午都转不完街道,而工业区市场在东南边,简直就是横跨亚洲大陆一般,而且又没有公交车直达,中途需要转车才行。

我一直走到公交车中转站,才搭车回去。到了天堂鸟网吧,天已经黑了。

我问小妍有没有人找我?小妍冷脸说:“瓷娃娃吗?没有!”我说:“不是!男的。来了没?”小妍这才松口笑答没看见。我心道:靠!女人都他妈的是醋坛子不成!

“一会儿有个男孩来找我,你广播通知一下。我去洗澡。”我说。小妍答应好的。我于是上去找沈怡。

一直等到晚上十点钟,也没见毛猴来,却等来他的小伙伴阿柱。阿柱就是认我做大哥的小弟。他一脸慌张神色找到我,说:“镇九龙大哥,毛猴出事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