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三十二章 哪一个

之初城 by 不经意的回眸

2018-4-16 17:59

简凡回到车间,线上的人都在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同事小夏说:“凡哥,什么样?没事吧?我们宿舍五个人全都问遍了。哎,阿奎也真是的,弄成这样!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简凡说:“你少说两句行不?人都死了,还咬舌头!”

正说着,线长叫道:简凡,过来一下。简凡起身过去,线长说:“这些数据线,两头的接口是不一样的,你把它按同一方向摆好,扎成五十条一扎,然后一扎一扎码到箱子里,点好数量,贴上物料标签,再一箱一箱码到卡板上,拉到仓库里。明白吧?今天下午你就做这个。”简凡答应知道了,就去搬货。

到了傍晚六点钟下班时排队,冯主管说:“由于物料还有一部分没有到齐,无法排线,今天晚上a线和c线暂时不加班。不加班的同事晚上外出一定要注意人身和财物安全,要洁身自爱,不要去做那些违法犯罪的行为,不要跟陌生人单独出去,以免发生意外!你要知道你自己不是镇九龙,一个人能干趴九个大汉!”

一番训话说的大家都笑了。简凡没有笑。他就自顾低着头,站在队伍里,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华灯初上。

民居路口的小街边,小商贩摆着大大小小的地摊,卖菜,卖果,卖衣服鞋子,儿童玩具,贴手机膜……很是喧闹。

邢燕正在跟小菜农讨价还价,听到有人打招呼:“大姐,买菜呢?”

邢燕回头一看,立刻笑道:“唷,大兄弟,不加班啊?”

简凡答:“物料没到齐,排不了线。”

邢燕说:“你吃饭没?到我那里去吃吧,我炒两个小菜。”

简凡笑道:“我在厂里吃过了。来,我帮你拿。我送你回去吧。”

邢燕道:“谢谢!大兄弟啊,好久没见到小弟了呢?他到底在忙啥呀?哎,要是他在就好了!”

“什么啦?你有事要他帮忙?”

“不是我有事。你不知道,昨晚城中村那边鱼塘闹命案啦!那些人真残忍,抢了钱,还把人扔水塘里淹死!真是畜牲!要是小弟在啊,一定把那些坏人打稀巴烂!今天好多人都在谈论这事呐。”

简凡听了哑然失笑:“哦,人们都在谈论些什么呀?”

邢燕说:“我听人家说,那些人是个团伙,六七个人这样,专门叫两个女孩假装做生意去钓鱼,然后带到出租屋就抢!听说那两个女孩是贵州的,跑啦!对了,我记起来了,上次我去银兴工业区合胜电子厂拿手工货的时候,见到那个厂里有两个贵州妹,打扮的很时髦,在线上打螺丝,其中有一个嘴唇比较厚,左边嘴角有颗很黑的像珍珠米粒般大的黑痣,很像人家说的在城中村租房那两个女孩!合胜那个厂子很小,整个厂子才有四五十个人,专做二手订单货。那时候她们厂里就两个女孩,其他的都是大叔大姐的,所以我记得。他们那些人啊,今天早上天没亮就全跑了,房租水电费都没给房东呐!大伙都说,人八成是他们杀的!”

一路说着话,到了邢燕那里,简凡送她进屋就匆匆离开。

夜。

自从上次死了人以后,住在银兴工业区里的人们,晚上都不敢在外面逗留太晚。十一点才过,工业区周围都找不到人影了。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黑衣人鬼魅一样穿越过道路两边的树影,悄然贴近合胜厂外面的围墙根。围墙很高,上面还有铁丝网架着。黑衣人看了看四周,找了个角落,诂计那里面应该是监控的盲点,黑衣人纵身一跳,用手勾住围墙边垂下来的树枝,一脚撑着树杆,一脚撑在墙壁上,攀上围墙,接着踩住围墙边沿,跨过铁丝网,翻身跃下去。卜一落地,黑衣人立即窜到暗影中。

这时,厂里的狗汪汪汪叫起来,保安打着强光手电筒,拿着铁棍子,从门卫室出来查看。黑衣人立刻躲到墙边一台旧机器下面,保安四处走了走,感觉没有什么不正常,便骂了一下那条狗,回门卫室去。

黑衣人静静地等了好一会儿,直到四周归复宁静,才起身往墙角外探头扫描出去,刚好看到那个保安拿着一卷手纸去上厕所。

机会来了!

黑衣人绕到办公楼背后,发现二楼楼梯道有个小小的阳台伸出来,上面有个双叶玻璃窗,玻璃窗叶刚好开着没关死。他四下里看了看,见到两个卡板靠在墙壁边,于是他轻轻搬过来,架在墙边,爬上去,扶墙站起来,伸高手刚好抓到阳台边沿,他像做引体向上一样把自己吊高,然后努力攀上小阳台,把玻璃窗推开,侧身穿进去。

进了房子里,他很快找到三楼办公室,用特制工具打开门,溜进去,一个抽屉一个抽屉的查阅,终于找到那张嘴角有黑痣的相片他翻看表格上面填写的资料,用手机拍下来。又继续查找,最后找到那个细眼睛女孩的相片和资料!

原来这个厂太小了,员工的资料根本就没有在电脑上存档,他只能亲自跑来查相片。

一切都搞好了,他从原路退出去,刚刚从卡板上探下脚,却踩到一团软乎乎的东西,那东西猛地一下窜出去老远,喵呜的大叫一声,原来是只猫,却吓了他一大跳!

他转过墙角,朝门卫室看过去,那个保安正拿着一包泡面一个大口盅向对面宿舍楼下的饭堂去打热水。而此时宿舍楼上依然还有员工打水澡、打牌等喧嚣声。他趁保安背对着他打水的时候,蹑手蹑脚往大门口走出去。还好院子不是很宽大,黑衣人迅速拉开小门出厂。保安听到门响声,大声喊道:“哪一个?”没有人答应,他走过去一看,什么都没有!

见鬼了这!保安嘴里嘟哝了一句,把小门锁上。

之初城的一个小镇。

萧佩玲光着身子躺在床上,脑袋枕着两个枕头,手里拿着手机刷微信,两条滑溜溜的大腿屈膝张开着支在床上。她的男朋友则脱得一丝不剩,半跪在床上,把整个脑袋埋在她的两条大腿中间,哈哧哈哧的猛添。萧佩玲一边嘴里雅蠛雅蠛蝶的哼哼,一边就将声音发给网友。

就当萧佩玲如痴如醉的陶醉着的时候,铁门突然啪的一声被打开,她这才记起,刚刚没有把门反锁住。床上的两个人被开门声震惊,停下动作。

一个黑帽黑长袖衫的黑衣人出现在屋子里。

“你是什么人?”萧佩玲的男朋友立刻跳起来,萧佩玲却吓的啊的尖叫着拉过被单捂住自己裸露的身体。

黑衣人身形一晃,欺上前去,一把将她男朋友掀倒在床上。

“萧佩玲!侯勇!你们两个于本月二十四日晚,伙同赵新丽、孟达三、邱友吉、黃创富四人,将受害人刘佳奎诱骗到城中村出租屋,对刘佳奎实施抢劫杀害。抛尸鱼塘。你们知罪吗?”

萧佩玲猛地将枕头甩向黑衣人,也不顾自己赤身裸体,跳下床就想逃,黑衣人一拳挥过去,把她砸倒在床边,“你们为了满足贪欲,谋财害命!你们接受审判吧!”

话音一落,黑衣人右手一划,侯勇立刻倒在血泊中。

萧佩玲啊啊啊的尖叫着,双手抱头大哭。

黑衣人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将她提将起来,右手锋利的刀片在她脖子上一划过去,那粉嫩粉嫩的脖颈儿立刻像卷开的红绸帕,鲜血喷射到凉席上,瞪得大大的眼球,瞳孔慢慢放大……

黑衣人随手将两张纸签扔在凉席上,转身扣上铁门,消失在夜色之中……

市局,办公室里人影忙碌,电话响个不停,文案敲击键盘声噼噼啪啪响。

毛伟军破口大骂:“操你妈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老子的案子,用得着你来帮我破吗!还死刑通知书!通你妈的妹书!”

林副局摆摆手对毛伟军说:“好啦好啦。少生点气!人家的脚步就是比我们快,人家的手就是比我们长。这个不是一般般的对手!要不然,上面什么会派专案组来追捕他呢!不要气恼,还是想想下一步什么走吧。”

毛伟军愤怒地说:“我们辛辛苦苦在东南亚布局,目的就是想利用这王八蛋的名头一下。他却在我们后院放了一把火!镇九行动还什么执行下去?只怕我们的人在那边凶多吉少!”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