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三十一章 感觉头好晕

之初城 by 不经意的回眸

2018-4-16 17:59

“哎!凡哥,在想什么呢?是不是想妹子啦?”刘佳奎笑问。

听到他的问话,一个熟悉的身影立即浮现在简凡的脑海里,一股酸痛的感觉伴随着暖流涌进简凡的心田里。简凡嘴角微微一笑,说:

“你瞎说什么呢。谁都像你那样子啊!满脑子不正经的东西!”

刘佳奎说:“行了吧,大家都是男人,谁没有那个念想!都上班一个多月了,憋也给憋坏了,是不是!告诉你吧,城中村那边有好多妹子,一百块一个,好漂亮的啦!要不,一起去叫个妹子玩玩?反正今晚又不用加班。”

“要去你自己去吧,我可没那个闲钱。工资到现在还没发呢,钱早就花光了!”简凡借故推托道。

刘佳奎说:“我给你!只是大家一起去,玩的开心点嘛!你知道啥样的哥们才是最铁不?告诉你,出来混的,有四大最铁哥们——一起杠过枪,一起同过窗,一起分过赃,一起嫖过娼!”

简凡笑道:“你口才那么好啊!读书的时候什么不努力考个大学?行了,回厂里去洗个澡吧,天那么热!”

刘佳奎说:“先洗个澡也好。老板结账。”

老板答应着过来收了钱,两个人

离开糖水店。走到市场区与工业区交接的大马路十字路口,天已经全黑了,正是华灯初上,霓虹闪烁,人影憧憧。人行天桥上,三三两两的人群,倚靠在天桥的扶手栏杆上,歇息,看夜景。不时还有些打扮靓丽,施脂抹粉的女子走来走去,见到过往的男子,就悄悄打手势,说口语,打眼色。待到走近身边了,就低低声问道:“去吗?”

简凡和刘佳奎走上人行天桥时,靠在扶手栏杆上的两个女孩,看样子像是工厂里的打工妹的打扮,面对着天桥下面看街景。

刘佳奎打招呼道:“嗨!靓女!在看什么呢?”

那个染着金黃色头发的女孩说:“在玩呀!不加班啊?”

刘佳奎停下脚步,说:“是啊!你们也不用加班吗?”

那个女孩说:“不用呀!要不,请我们吃夜宵好不好?”说着,咯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刘佳奎说:“好啊!我请你们吃烧烤,好不好?”

女孩问道:“真的?不会是骗我们的吧!”

刘佳奎说:“真的!不就是吃个烧烤嘛!走吧!”

简凡说:“你们去吧!我回去洗澡去了。”说罢自己走回厂。

那女孩说:“切!小气鬼!吃个宵夜都舍不得!”

刘佳奎拍拍钱包,说:“谁说舍不得!他不去就算了。我请你们!好吧?”

“这还差不多!我喜欢吃那个烤鸡翅。”黃头发女孩说,拉着她的同伴一起随刘佳奎走去市场区。

到了烧烤摊,三个人找位子坐下。点了烤料,刘佳奎说:“美女,要不要喝点啤酒呀?”

旁边的女伴问:“喝吗?”

黃头发女孩说:“喝就喝!别以为我们不会喝酒!”

刘佳奎笑道:“美女果然是女中豪杰!老板,给我们一人来一瓶啤酒。”

老板答应着替他们开啤酒。三个人一边吃着,一边天南海北的闲聊。不知不觉,一瓶酒喝完了。

刘佳奎问:“美女,还要不要来一瓶?”

黃头发女孩说:“喝就喝!谁怕谁!”

烧烤摊老板趁机向他们推荐几种新鲜货,于是又点了好些东西。待到两瓶酒喝完了,黃头发女孩晕乎乎的说:“咱们去玩吧!好不好?”

刘佳奎一听,有戏了!连忙答应:“好。老板结账。”

那个同伴说:“我要回去了。你们玩吧!”

黃头发女孩说:“那我们先送你回去吧!”

那个同伴说:“不了。我自己回去就行,又不是很远。”

刘佳奎连忙叫来摩的,又替她付了车费。同伴坐车离开,黃头发女孩伸手挎进刘佳奎的胳膊弯,很自然的样子。两个人走了几十米远,黃头发女孩说:“我感觉头好晕哎,好想休息一回,要不,到我那里去吧?”

刘佳奎大着胆子说:“你那边远不远?要不,我带你去那边帮你开个房间,给你休息一下,好不好?”

黃头发女孩说:“没事的。我那里很近的,就在城中村那里。就我一个人住。”

刘佳奎问道:“你不是和你同伴住一块吗?”

黃头发女孩说:“她和男朋友住在一起。就在我隔壁,我是一个人住。”说着,把头靠在刘佳奎的胳膊上。

刘佳奎闻着她的发香,加上酒精的作用,心里那股火开始在体内燃烧。他伸手搂住女孩的腰,女孩竟然也没有反抗的意思,身子紧紧靠着他,仿佛要醉倒的样子。刘佳奎于是叫来一辆三轮电动黃包车,将她扶上车,自己也坐上去。黃头发女孩就穿进他的怀里,一只手还放到他的大腿上,就这么靠紧着刘佳奎。

一会儿,到了黃头发女孩说的地方,因为巷子太小,又暗暗黑黑的,车子开不进去了,于是停在巷子口。刘佳奎付了车费,三轮车离开。黃头发女孩说:“我感觉好晕哦!你抱我进去,好不好?”

刘佳奎答应说声好,把她拦腰抱起来。进了巷子,摸黑来到一个小瓦房门口,女孩说就这里了,然后掏钥匙开门。

刘佳奎抱着黃头发女孩进屋子里去,刚想要转身开灯,只听到身后脚步声骤然响起,几道黑影从小巷子两边扑过来,把他推进屋子里边,那个女孩迅速从他怀里挣脱着跳下地。跑向一边。那几个黑影反手把门关结实,把刘佳奎强按住,有人用胳膊箍住他的脖子,有人捉牢他双臂,有人摸他身上的口袋,就连鞋子也脱下来摸。

刘佳奎知道碰上仙人跳了!他大喊:“抢劫啊!抢劫啊!”一边拼命挣扎撕打。那些人立即死死按倒他,捂住他的嘴巴。有几个人往他身上拳打脚踢,猛地招呼,直打得刘佳奎只有哼哼的份。

那些人搜了钱包,拿着刘佳奎的银行卡拍着他的脸问道:“说!密码多少?”刘佳奎不答,那些人捂死他嘴巴,狠命猛击他的肚子。打的刘佳奎泪水鼻水都冒出来。那些人又取出一把老虎钳,夹用他的手指猛一使劲,刘佳奎呼呼呼的嚎叫着,只能点点头。那些人松开手,他哭嚎着报了个数字。那些人立刻把他反绑起来,堵住嘴巴,用编织袋将他套住。然后,几个人开摩托车去取款机取钱,回来等到过了夜里十二点又去一趟。

刘佳奎哭着哀求道:“钱都给你们了。求求你们放了我吧!”

那些人哈哈哈的笑说,放了你,好!马上就放!然后,拿封箱胶纸把他的嘴巴捆严实,整个人五花大绑,把他装进大麻袋里,然后架到摩托后架上,拉到郊外一处鱼塘,把他连人连麻袋一起扔进鱼塘里。麻袋很快沉入水底……

天亮了。

养鱼的民工下鱼塘网鱼,准备网上来赶早市。结果,网到一个圆滚滚的大麻袋,死沉死沉。捞上来一看,赶紧打电话报警。十几分钟后,警车呼啸着赶到事发点。

下午,冯主管把简凡叫到办公室,几个警察坐在里面。

“请你说一说,你的同事刘佳奎昨晚都和谁在一起?他最后是跟谁离开的?去了哪里?”一个高大威严的年青警察问道。

简凡惊讶道:“刘佳奎昨晚跟我从化州糖水店出来,在人行天桥上碰到两个女孩,就带她们去吃烧烤,我没跟着去。谁知道他去到现在都没回来!旷了一天工了呢!他什么了?”

“他死了。今天早上发现被人装在麻袋里扔到郊外的鱼塘。你确定他是跟两个女孩出去吃烧烤就没回来过?”

“确定。我回来洗澡后就一直呆在宿舍里,一整晚他都没有回来过。我们宿舍里的人都可以作证。”简凡说道。

“你还能记得那两个女孩的相貌特征吗?”警察又问。

“记得不是太清楚,因为当时在天桥上,灯光比较暗,我也没看仔细。就是两个打扮的像打工妹的样子,一个染金黃色头发,一个没染,都是留长到披肩的长发。而且是很柔很直的那种。染发的那个眼睛比较细长,眉毛也比较细。没有染发那个嘴唇比较厚,眼睛比较大些。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哦,对了,你们不妨去烧烤摊问一问,或许烧烤摊的老板会记得比我清楚点。”

“我们会去的。也请你回去好好回忆,如果想到什么有利线索,请及时通知我们!”

简凡答应着离开办公室。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