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三十四章 不亏本

之初城 by 不经意的回眸

2018-4-16 17:59

“你找死!”电话里传来秦明月犀利的怒吼。

接着,只听到莫少康嗷嗷惨叫,电话断了。

我心道:原来特工并非人们想像中那样冷酷无情。就像我这样,吊儿郎当,看见水嫩的妹子老想上去揩两把油的混蛋,不也当了一回特工了嘛!我心里得意的自我yy了一回,哼着小曲子回到养鸡子里。

冼浪一直昏睡到下午四点过才转醒。我知道他这一醒过来,算是渡过了危险期。果然,服了药,消了炎以后,第二天高烧终于全退了。

接着静养了两天,冼浪体力恢复的差不多了,我就跟他说:“冼大哥,你身体也好了,我也该走了。咱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冼浪连忙说:“阿九兄弟!不要急着走!”

我问道:“你还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吗?”

他说:“阿九兄弟,这次多亏了你出手相救,我才捡回一条命。这份情冼浪没齿难忘!边境这边环境非常复杂,各种势力交叉渗透,你这样去瞎闯,只怕会很危险!每个地方都有它的规矩,我在这里混了很多年了,很了解这里的情况。你要信的过我,那就再忍耐一晚,明天我带你去找蛇头,无论如何都要把你安全送出去!”

我说:“算了吧。找到蛇头,我也没钱给人家,谁都不会白干活。何况这是拼命的事情。反正我一个人,混到哪是哪。”

冼浪说:“要不,我把你介绍给我们大老板吧。你身手那么好,大老板一定会赏识你的。”

“这……合适吗?”

“行!就这么定了!明天我带你去找大老板。”

中远钨钛金属开发贸易有限公司是一个外资独资企业,座落在东盟经济开发区东新工业区内,拥有在职员工一千多人,老板是新加坡华侨。

新加坡老板姓孟,叫孟庭伟,是东南亚中远集团的创始人,他不常到中国来,因为中远钨钛只是中远集团旗下的一个分公司。中远钨钛的第二大股东据说是个具有台湾黑社会背景的马来西亚华侨,叫做郭严培,担任中远钨钛的常务副董事长,公司实际上是由他管理。

冼浪带着我走进中远钨钛的办公楼大厅,前台文员小李立刻站起来问好:“冼经理好!”

呵呵!原来这个家伙还是个经理呢!

冼浪点点头,问道:“郭总在不在办公室?”

小李答:“郭总今天没来,不过他昨天交待说,让你一回来就给他打电话,不管什么时间。”

冼浪说声知道了,带我上二楼办公室。进了办公室,里面的人都向他打招呼:“冼经理好!”他点点头,算是答应,带着我进经理室。

他招呼我坐下,替我倒了杯水,然后翻开桌子上的文件夹,从里面取出一把钥匙,打开抽屉,取出一个老牌子的能够砸核桃壳的那种手机,按开机。

“我的手机钱包什么的全掉山上了。”他笑了笑说。“还好这里有个旧的可以用。”

待手机初始化过后,他按按键拔了个号码:“郭总,我回来了。现在就到您那里去吗?哦……好的,好的。”

挂了电话,他叫我下楼,然后从车棚里开出一辆黑色小轿车,招呼我上了车,离开中远钨钛。

菁山高尔夫球场,郭严培正在打高尔夫,不远处场边站着十来个人。

冼浪带着我走到场边的人群那里,站着等候。好在天气阴阴的,天空中布满灰蒙蒙的云层,仿佛要下雨的样子。

过了好一会儿,那个穿着打扮象东南亚着装的老头才将手里的球杆递给小球童,擦着汗渍缓缓走过来。冼浪毕恭毕敬叫声:“郭总好!”

那老头用浑厚的男低音问道:“你怎么那么久才回来?”

那声音语气,让人听了很有压迫感。

冼浪答:“过境的时候碰到边防兵,受伤了,养了好几天才好些。”

老头又问:“阿椿呢?什么没来?”

冼浪说:“阿椿死了。”

那老头子,包括旁边站着的十几个人都齐齐看向他。

“什么死了?”老头问。

“我打死的!我们跟边防兵交火,阿椿受重伤被俘,我怕他嘴巴不严,当时只能送他一程。”

“王八蛋!”旁边的一个皮肤黝黑肌肉,结实的大汉立刻冲过来,揪住冼浪的衣领,挥手就是一拳,扳在他脸上。

“阿冚!住手!”老头喝住那大汉。

阿冚双手捉住冼浪拼命摇晃,嘶声吼道:“你为什么不救他?啊!为什么不救他?”

冼浪说:“边防兵太多,我根本没能力救他!我自己后来也受伤了,要不是人家把我救下来,我也死了!”

“什么人救的你?”老头依然低沉的声音问道。

“是他!他救的我!没有他,我早已经是个野鬼了!”冼浪指向我。

所有人都看向我。

阿冚丢开冼浪,一双铜铃大的眼睛直瞪着我。

冼浪说:“你们是不是觉得他很年轻,很娇嫩的样子?是不是以为我在说谎?我告诉你们,这里所有的人,没一个是他的对手!”

那老头看着我问:“哦?小兄弟,什么称呼你?”

我朝他微微点点头,答:“我叫陈九龙,人们都叫我阿九。”

冼浪说:“你们不相信,可以跟他比试一下就知道了!”

很显然,冼浪抓住了机会,想让我当众展示一下实力,好向老头举荐我。

阿冚立刻看向老头子,见他点点头,对我说:“我来试试!”说罢,走出去五米开外站定。

冼浪说:“阿九兄弟,露两手给他们看看!”

我走向前,在阿冚三米处停住,说:“请指教!”

阿冚不答话,猛虎一样扑过来。我侧身一闪,他一拳落空,身子扑过了界,我反手一掌拍在他的后肩膀上,他向前踉跄了几下,才稳住身子。

一招得手,我没有连续攻击,只是站定旁边等着他,仿佛我在看一个淘气的小孩子似的。

阿冚转回身,啊的大吼一声,扑上来。这次他用上了真功夫,凶猛的泰拳招招凌厉,拳风刚劲,腿功霸道威猛。我闪避了几下,看出他的破绽,一脚直冲,呯的一下踢中他胸口。阿冚黑熊一般的大个子立刻倒退出去,身子晃了好几下,好容易才稳住。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我,迎头又猛冲上来。看来这头黑熊真能抗打!

冲到近身的时候,他飞身起脚,连环腿呼呼作响。

我不能总是闪避吧!也不想跟他浪费力气。避开他的连环腿攻,我不退反进,一脚尖狠踢向他大腿根部,还好我并没有要打残他的意思,没有踢到他的蛋蛋,只是踢在他的跨骨窝里。而我的身子借着继续往前冲的惯力,肘子狠狠顶到他的腰肋骨,在他身体将要倾倒的瞬间,反手左勾拳砸到他的耳根子软骨上,他整个人侧着身子摔出三米开外。

这下子他半天爬不起来了。

这个时候,对面人群里冲出来四个大汉,高声喊道:“上!干掉他!我们南亚五虎能坐看兄弟被人打吗!”

冼浪大叫:“喂!你们什么可以以多欺少!”

那四个大汉哪里听他的!四个人东南西北四个方位锁定我,将我包围起来,一二三同时扑向我。

就在他们快要靠近我的时候,我向东面那个大汉猛冲过去,擒拿手闪电般扣住他攻向我的手,侧身肩头顶上他的身体,双臂一发力,一个过肩摔,把他摔到我刚刚站着的位置上,另外三个人的拳头都落在他的身上!

而我已经悠悠然跳出他们的包围圈!

南亚四虎八只眼睛一对,再次一齐扑向我。我也再次冲过去,肩头直撞刚才挨打的那个家伙,他一愣,想要闪避,我已经扣住他的肩头,飞身跳起来,横着身子来个大风车旋转,连环踢,呯呯呯,给另外三个人一人一脚,然后飞身跃开。

“刚才他们打了你,现在我帮你还给他们一人一脚,你也不亏本了!”

我对那家伙说道,把他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四个家伙定了定阵脚,第三次向我发起进攻。

我于是不再跟他们缠斗,反冲向他们,一个狠劈,击倒最前面一个,同时往侧边窜过去,格开那人的拳头,膝盖狠顶他的肚子,直顶的他躬下身子,我一个勾拳补上去,直冲他下巴,把他击得仰面摔倒。另外两个大汉不待我转身,已经压上来,我一低头弯腰,避开一个大汉的上盘拳头,脑袋直接顶到他的肚子上,双手箍住他,往上一挺起,把他整个人顶离地面,甩到旁边的那个家伙身上,两个人都撞倒在地上。

被撞倒的那个家伙爬起来,从腰间拔出一把枪对准我,大喊道:“他是警察!老冼被他收买了!干掉他!”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