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十九章 矮老头

之初城 by 不经意的回眸

2018-4-16 17:59

陈嘉朗就势一滚,翻身滚下地,摸出床头一把手枪,呯,一枪打中黑影左胳膊,血流如注。 疼痛把黑影震醒,他一把掀翻旁边的梳妆台,陈嘉朗再次射出的子弹打在梳妆台上。黑影往陈嘉朗匍匐的地方嗒嗒嗒扫过去一梭子弹,陈嘉朗急忙缩头趴到床沿下。黑影转身退出卧室,外面的保镖已经冲进客厅,朝卧室通往客厅的间廊出口猛烈射击,子弹打在墙壁上的瓷砖上,碎片四处飞溅。黑影紧贴着间廊的墙壁,摸出腰间的手雷,拇指一按击发针,往客厅扔出去。

“轰!”火光爆闪。

小女孩的啼哭声嘎然而止。

客厅里的保镖倒了一地。黑影迅速冲出去,边冲边嗒嗒、嗒嗒打枪,外围的保镖连忙避闪。黑影沿着来路往围墙那边跑。后面几个保镖跟着追过来,黑影躲进花盆堆里,再次摸出手雷,往外面扔,火光伴随着肢体碎块在大雨中纷飞。黑影攀着绳索爬上墙头,跳出大院外,仓皇逃离。

西贡。

山间密林里,伐木工人的小木棚。杜焕泽斜靠着木柱子坐在地上,左臂上的伤口冒着血泡,在他身旁,撂着那把ak47步枪。

他伸手轻轻捏了捏左胳膊,确定了子弹的大概位置,从裤袋里抽出一把小刀,握着刀柄,甩脱刀鞘,往伤口里挑进去。他紧咬着嘴里的布团,瞪大眼睛,豆大的汗水从额头往下淌。终于,他的刀尖剔到那颗弹头,他使劲一撩刀尖,将弹头撩拨出肉体外,嗒的掉在地上。他把刀子一扔,吐出嘴里的布团,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缓了一会儿,他从袋子里掏出一颗子弹,用牙齿咬掉弹头,往伤口处倒了一些火药粉,摸出打火机靠到伤口,把脸别向一边,咔嚓一按,火光呼的爆闪,他啊的惨叫着,痛昏了过去……

白天。太阳热辣辣的晒着。路边的小草几乎被晒得冒烟。

三个年轻人,两男一女,戴着yn国最常见的草帽,从郊外走进市场里。

一个卖水果的大叔招呼道:“靓女!买水果吧?好新鲜的水果咦!”

听到大叔一口流利的中国话,那三个年轻人心里一惊,女孩不动声色问道:“大叔你是中国人?”

大叔笑答:“是啊!我老家是江西赣州的,来这里好多年了。”

女孩又问:“你什么知道我是中国人?”

大叔笑说:“呵呵,靓女,看你们穿着打扮全是大陆风格,皮肤白晳晳的,一看那气质就知道是大陆人啦!什么样,买点吧?就当帮一帮我们这些在异国他乡的飘泊客。好不好?”

那女孩说:“好吧。你收人民币呢?还是yn盾?”

“人民币吧。在这里,人民币可是比yn盾管用得多了。”大叔边说边帮女孩选水果。

女孩接过水果,问道:“大叔,那边好多人围在那里看什么呀?”

水果大叔说:“那是派出所贴的悬赏通缉令。那可是大案呢!昨天晚上,有个年轻人闯进一个中国人的别墅里,杀了好几个人。警察正在追捕呢!说起来,死的那个女人我还认识哩。以前她家也是在农村,我刚来的时候,就是租住在他们村子。后来来了个中国人,叫陈嘉朗,很有钱,在那里开了个工厂,那个女的到厂里上班,,结果被那个中国老板给糟蹋了,后来就嫁给那个老板,她原来那个男朋友就去找那个老板复仇,只是仇没报成,反被打了,后来那个男孩就失踪了好几年,谁知道,昨晚突然就冒出来,趁天黑下大雨闯到那个老板家里,本来是想杀那个老板,谁知道老板没杀成,却失手杀了那个女的,连她的女儿都被炸死了。哎!真是造孽呀!”

旁边一直站着不说话的男青年这时问道:“你说那个中国老板叫陈嘉朗?”

水果大叔说:“是啊!耳东陈那个,我跟他还是同姓本家呢。只是人家是有钱人,咱跟人家不是一个档,没有来往过。”

陈嘉朗,荀嘉亮?

年轻人眼睛一亮,说:“大叔,好卖啊!先走了。”

大叔还热情的介绍说:“看你们是刚来的吧。那边有个四川人开的小饭馆,味道不错,价格也地道。你们不妨去那里尝尝。免得又是水土不服,闹了肚子。”女孩说了谢谢,三个人离开水果摊。

山路上,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穿着伐木工人的长袖衫,看上去二十六七岁模样,行色匆匆。年轻人好像是生病了,嘴唇发白,步子虚浮。他戴着尖顶大沿竹篾遮阳帽,将半张脸挡在遮阳帽里,沿着市郊低矮的民房走进市场。他看到电杆上,商铺门边墙壁上,到处贴着带相片的通缉令,他把帽沿压的更低些,走进一家药铺。卖药的是个黑黑瘦瘦的矮个子小老头,一双小小的三角眼,看上去老奸巨滑。

年轻人点了好几种药,全都是治刀枪伤的药,矮老头疑惑的包了药,递过去的时候,低头看了看年轻人,随即大声的叽哩呱啦尖叫起来。年轻人隔着玻璃台,一把抢过药包,转身冲出药店。

矮老头追出去,挥舞着双臂,大声尖叫,立刻引起很多人围观。附近市场刚好有派出所的两个巡逻警,听到矮老头的尖叫,立即朝年轻人的方向追过去,一边追一边拿对讲机呼叫增援。一会儿,四周围的巡逻队都朝年轻人逃跑的方向开来。

年轻人穿越市场,往郊外的山路狂奔。可能是身体太虚弱,年轻人体力不支,脚步渐渐慢了下来。后面的巡逻队越追越近。

年轻人眼看跑不掉了,反而停下脚步,转身朝追在最前面的巡逻警撞上去。巡逻警没想到年轻人会使这一招,当即被撞个四脚朝天。年轻人的尖顶帽也被撞飞。后面追过来的巡逻警立即扑上去,两个人扭打在一起。

走在山路前边的三个年轻人,闻声停下脚步,回头观察。一个双眉如剑的年轻男人说:“你们看,那个年轻人像不像通缉令上的那个人?”

提着水果袋的女孩说:“对!我也看的很像。”

另一个男青年说:“不如我们把他抢过来,说不定,他能帮到我们!”

提水果的女孩说:“主意不错!上!”话音未落,她人已经飘身冲过去。只一脚,那个巡逻警立刻就被踹飞三米开外。后面五六个巡逻警追过来,擎着警棍,把他们团团围住。两个男青年犹如猛虎下山,几个拳脚,把那些巡逻警打得七零八落。随后,两个男青年架起倒在地上的那个年轻人,飞也似的狂奔而去,眨眼间几个人就没了踪影。

年轻人被警棍敲昏,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小工棚里,身边站着两男一女三个年青人。

女孩用中国话问道:“你,会说中国话吗?”

年轻人立刻挣扎着身子往后退,用生疏的中文问道:“你们,什么人?”

女孩说:“帮你的人!”

旁边的一个男青年掏出一张相片,递到他面前,问:“认识这个人吗?他是个中国人!”

年轻人警惕的问道:“你们,是他派来的?”

女孩说:“我们,中国警察!他,罪犯!我们,要杀他!”

年轻人眼睛一亮:“真的?”

女孩点点头,说:“能告诉我们,他在哪里吗?还有,他的情况,要详细。”

年轻人说:“过两天,我,好一点,就带你们去!”

女孩又问:“你什么会中国话?”

年轻人答:“我,到中国东莞,打过黑工,攒点钱,买一把枪,还有,几个手雷,藏起来了,明天去拿回来。那个人,请很多,保镖!”

夜。

陈嘉朗把车开进一家夜总会的停车场,后面跟着的车子上立刻下来几个穿着黑衣衫的保镖,把四周围住。陈嘉朗下车,把车钥匙扔给身边的保镖,走进夜总会大玻璃旋转门,耳边立刻传来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声。

一个浓妆艳抹的妖艳女子迎头接过来,笑咪咪打招呼。后面两个保镖立即闪出来挡在前面。陈嘉朗摆摆手,两个保镖往两边退,陈嘉朗伸手捏了一把艳女的屁股,跟她朝里边走进去。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