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五十章 决战阿贡喀之武警官

之初城 by 不经意的回眸

2018-4-16 17:59

很快,那些人冲上半山腰,朝莫少康他们扔手雷,把他们埋伏的山岗前方炸得乱石纷飞,浓烟滚滚。

看到莫少康那边形势危急,我连忙上火箭炮,朝那帮人狂轰。高岗上面,秦明月扔掉阻击枪,架起重机枪,一手托弹带,一手扣板机,嗒嗒嗒、嗒嗒嗒从高岗上往下猛烈扫射,冲上半山腰那些人倒下去一大片。剩下的人被迫往山下退回去。

平日里,我们看电影电视剧,为了凸显主人公,总是把英雄描写的很神勇,敌人是如何的傻逼无能。那是编剧瞎编,现实生活中,每个人都有脑袋,碰上事的时候都会动脑子。

郭老头那些人当中,就有个头脑很机灵的家伙,他注意到火箭炮总是从两侧轰过来,他就一直盯着两侧的火力情况,我轰了一炮过去,那家伙一瞄见火光闪动,立刻趴倒在乱石下面。轰,炮弹炸响,尘土飞扬,别人被炸的血肉横飞,他却安然无恙!

趁着炸弹卷起的浓烟的掩护,他一跃而起,往前猛冲,竟然也能冲破防线,一下子就到了李葆华埋伏的山岗前面,宋宇看到一个人影从浓烟中冲出来,连忙举枪射击,可惜晚了零点一秒,那家伙中弹前甩手扔出一颗手雷!

正在旁边阻击侧翼敌人的朱晓晖,眼角余光感觉有异物飞来,他来不及多想,一甩微冲,扑身把李葆华压倒在地下。轰,手雷落在附近的乱石夹缝里爆炸,一块弹片击穿朱晓晖的大腿,炸弹炸起的碎石乒乒乓乓砸了他一身,痛的朱晓晖哇哇大叫,幸运的是,他没有被砸中脑袋。

李葆华灰头土脸的挣扎着爬起来,看到朱晓晖腿上全是血,喊道:“晓晖,你受伤了?”一边说着,扯下背后的挂包取纱布绷带。朱晓晖呲牙咧嘴说道:“没事!别管我, 那边敌人上来了,赶快阻击!”说着,自己拿纱布堵住伤口包扎起来。

李葆华边打边呼叫:“一号!一号!二号呼叫!三号受伤了!请指示下一步行动!”

我一看这样打消耗战不是办法,摸了摸大提包,里面的火箭弹已经打光了,妈的,这东西带的时候嫌笨重,打的时候嫌带的太少!

我想了想,对小组所有成员喊道麦:“敌人已经被我们杀伤一大半,现在他们不敢强攻,想拖着耗死我们!我们的火箭炮已经打光了,但是我们还有大量的手雷没有用。现在,我们全部停止射击,节省子弹,把你们包里的手雷全部取出来,等敌人冲上来,进入攻击范围,我们用手雷炸他!等到他们伤亡超过三分之二以上,我们立刻全线反攻,一起干掉他们!”

我的话音一落,耳边立刻传来响亮的回应:收到!

接着,山上立刻一片死一样的寂静,全都哑了火。

郭老头的人匿在掩体下面躲了半天,突然感觉对方没有了动静,探出头来看看,山上除了树影摇动,就是阳光白茫茫,仿佛山上的人都给蒸发了似的,全没了影子!咦,是不是对方逃跑啦?

郭老头立刻组织剩下的人手,往山上搜索前进。

我趴在山石下,从缝隙里朝山下打量过去,诂算一下,他们大概还有六七十人,我心里骂道:妈的,这死老头居然能招募到那么多人替他卖命!

那些人见到山上没有人打枪阻止,立刻加快了前面速度。很快就冲到我们前方。我霍的站起来,甩手扔出一颗颗手雷。三秒钟!仅仅三秒钟,我们一共扔出去二十几颗手雷!就连受伤的朱晓晖也咬牙忍着疼痛一起扔手雷!

山岗下面立刻变成一片火的海洋!

高岗上,秦明月的重机枪再次喷吐出赤红烈焰!

郭严培老头这回彻底玩完了!他带来的人马,被炸死打伤不计其数,剩下的十来个人,抱头鼠窜,逃都没命的往山下逃跑。

阿枫护着郭老头,往山下撤退。

我看到他们阵脚这回全乱了,对着话麦下命令:“全体冲锋!干掉他们!”一边说着,我跳上山石,端枪往山下冲过去。

秦明月从高岗上冲下来,把重机枪和阻击枪扔给朱晓晖:“你守在这!”说着,抄起他的微冲就往山下追敌人。

最后,我们把郭老头围困在一处山崖下面。

郭老头吼吼道:“阿九你个王八蛋!老子对你不薄!你为何要对老子赶尽杀绝!”

我说:“我不是你的阿九!我是中国国家安全保密局的特别行动警察!我就是奉命前来剿灭你们这帮偷渡犯罪集团的!你们勾结中东*******,大量运输极端分子参加恐怖组织培训,渗透到我们国家从事恐怖袭击活动,危害我们国家安全!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你投降吧!争取宽大处理!”

郭老头大骂道:“王八蛋!你休想老子投降!老子就是死,也要杀了你!”说着,从里面打出一阵手枪子弹。

我连忙趴到山石下躲避。宋宇趁机摸到附近,把他身上最后一颗手雷扔进山崖里面。轰!里面顿时哑了火。

我和宋宇端着微冲摸进去。郭老头被炸断了两条腿,倒在血泊中。阿枫半躺着坐在山石后面,浑身是血。

“枫哥!”我朝他喊道,走过去。

阿枫抬举手枪,“呯!”朝我射击。

宋宇眼疾手快,把我往旁边一带,侧身挡过来,子弹打在他手臂上!身后紧跟进来的秦明月啪一枪击中阿枫手腕,他的手枪跌落地上。

莫少康走过去,微冲抵到阿枫脑袋上。

“别杀他!”我连忙喊道!莫少康闻声停住扣板机的动作。

秦明月已经摘下挂包,替宋宇包扎伤口。

我拿了一卷纱布走过去,蹲下来,替阿枫包扎起来。我查看他的伤口,发现他肩上,左边的小腿都被弹片击中,不过没有伤到骨头。阿枫的确是个硬汉,身上伤痕累累,却依然咬着牙不吭一声。

“他救过我们的命!是我兄弟!”我对莫少康说。

“可是他不认你!他刚才就要杀你!懂吗?”莫少康说道。

“两军交锋,各为其主!这不能怪他!枫哥是个很讲忠义的人!这个好兄弟,我认!”我把阿枫扶起来,从包里掏出一瓶云南白药粉,放进他衣袋里,把他的枪捡起来,递到他手里。

“你走吧!自己多保重!”我对阿枫说。

“你们谁都别想走!”一个声音阴阴响起,一个身影堵在山崖洞口。

我抬头一看,却是从始至终一直没有露面的冼浪冼经理!郭严培老头的高级副手!

冼浪端着一把微冲,似笑非笑的站在洞口中央。

“阿九兄弟!不,应该叫你武警官!武警官,久违了!”冼浪朝我扬了扬手里的枪口。

我说:“冼大哥!难道你也要替郭严培为虎作胀吗?你难道不是中国人吗?”

冼浪说:“我不是中国人!也不是你的冼大哥!我是阿普夏洛柯大使派驻中远集团的贸易联络官!阿普夏洛柯先生非常重视跟中远集团的贸易合作!但是你,武警官,你断了我们的财路!你说,我能让你们离开这里么!”

“哼!好一个利欲熏心的家伙!你本来就是中国人,你的父亲在**时期从大陆逃到缅甸,历尽艰辛才把你养大成人。虽然你生在国外,可你别忘记了,你的身上依然流淌着华夏民族的血脉!就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干着祸害国家的罪恶勾当!你对得起祖宗吗?”我盯着他的眼睛说。

“祖宗?你们国家,对得起我父亲吗?他不过是个小小的大学教授,说了两句不该说的话就被人家批斗得要死要活!要不是他逃走,命早就没了!我父亲在国外受尽非人的磨难,谁管过他死活!别拿国家利益大帽子来压老子!只要有钱,管他妈谁的国家!”冼浪歇斯底里吼道:“你们杀了郭严培,断了这条线,我们就没了中东那边的大客户!你们就得付出代价!我要把你们全杀了!包括你,阿枫!你这个没用的废物!”

冼**嚣着端举枪口,朝最近的宋宇扣动了板机。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