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五十四章 你坏蛋!

之初城 by 不经意的回眸

2018-4-16 17:59

我定定的看着沈怡,鸭蛋脸面,两腮上一抹桃红,细长的柳叶笼烟眉,犹如新月旁挂着淡淡的云彩,长长的睫毛下,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扑闪扑闪,极尽显出无限的娇柔妩媚。

我情不自禁,丢开拐杖,一下子将她搂进怀里。

她啊的一声轻呼,温软的娇躯靠在我怀里,女孩子特有的条件反射似的想要挣脱开,又怕我摔倒,只能双臂环抱着我,嗔声道:“你什么扔了拐杖了呢!”

这是我第一次主动的拥抱一个女孩子。她那种欲拒还迎的千娇百媚之态,让我一下子就起了生理反应。她的小腹紧贴着我的身子,于是感觉到了我的不正经,轻声骂道:

“你坏蛋!”

她低下头,又不敢将我放开,脸更加红了。

我搂紧她,侧脸低下脑袋,靠近,靠近,再靠近……

“哇!好冷啊!”

就当四片唇即将吻到一起的时候,一大声嚷嚷犹如炸雷响起,一个萝莉般的女孩撞开门,跳将进来,后面还跟着小妍和阿枫。

沈怡连忙将我推开,扶着我坐到床上,然后捡起地上的拐杖,靠在旁边的墙壁上,一颗心却已激烈的呯呯呯跳个不停。

进来的可不正是古怪鬼精灵的橘子花季!

只见她裹着大红色的羽绒服,连衣帽也绑的严严实实,长条裤子直盖到脚跟,脚穿一双毛绒绒的虎头布拖鞋,手上还戴着一双黑毛线针织露指手袜子。

“哎呦!梁素大妈,过端午节呢?包得像粽子一样!”我冲她笑道。

“外面下雨了咦!又冻又冷。”橘子花季扬起手里的保温盒说道:“看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黃鳝田鸡粥!趁热吃吧!”

沈怡连忙接过保温盒,却不敢和她对视,低着头说:“你坐,让我来。”

小妍进到屋里,说:“沈怡,天快黑了,咱们回去吧,晚上还要上夜班呢。”

橘子花季一屁股坐在床上,从沈怡手里拿回粥盒,笑道:“你还是回去吧!忙了大半天,你也累了。”

沈怡正想掩饰心里的慌乱与尴尬,于是应道:“那,我先回去了。”一边说着,转身就走。

沈怡,等一下。我叫了她一句。

她“啊”一声,问,什么了?

“把外套穿上!外面冷。路上小心。”我将她的外套从床边的椅子上拿过来,递给她。

她“哦”的应了一声,接过,也不顾小妍,自己匆匆而去。

小妍疑惑的看了看沈怡,又转头看了看橘子花季,才跟了出去,心道,沈怡是怎么了?这么慌张?

我招呼阿枫坐下:“枫哥,一起来吃点?”

阿枫见小妍走了,扔掉拐杖,自个拉过椅子坐下。刚刚吃过了,你吃吧。他说。

“咦?你什么不柱拐杖了呢?”橘子花季惊讶的问道。

“我们早就不柱拐杖喽!不瞒你说,这几天来,我和枫哥每天都相约早晨四点钟起来,溜到外面去做康复训练呐!天快亮了才溜回来。哈!”我和阿枫相视大笑道。

“那你们还在人前拿着拐棍?”

“还不是怕她们两个管家婆叨叨!还有那些护士,总以为我们是蜡塑的呢!我们都想出院了,医生又不让!没有医生开具的出院证明,医药费可报销不了呢!我们两个现在可是穷得慌哩!”我笑答。

“你个二货,原来也有不二的时候呀!”橘子花季笑。

“那是当然嘀!”

“这么说,你之所以还柱着拐棍,那是因为你怕沈怡了?”橘子花季灿烂的笑容里,嘴角上吊着一抹诡异的邪恶。

我心里咯噔一下,顿觉大事不妙——不好了,醋坛子打翻啦!我一把掀开被子,从床尾溜啊溜着滑下床,准备来个脚底抹油。

可惜,晚了!

“啊——我的耳朵——哎呦哟,轻点!轻点!我叫二羊,不叫八戒,耳朵不禁折腾!好吧?姑奶奶?”

“哼!你还说!你就怕沈怡,你就不怕我!老娘多好欺负!是不是?”

“哎唷呦呦呦,轻点!轻点!我哪敢欺负你呀!地球人都知道武大太太是最最厉害的人物!谁吃了豹子胆,敢欺负你啊!是不是?枫哥在这呐,给小的点面子,行不行?武大太太?”

“你刚刚叫我什么?再叫一遍!”

“是是是!武大太太!您请息怒!请息怒!啊?”

“哈!你终于肯承认了!我比沈怡大!本宫是正宫武大太太!阿枫哥,你都听到了!以后要是二货赖账,你得凭公作证!噔噔噔噔,武大太太,哈!”橘子花季得意的松开手,在地上抖着身子兜了一圈子,那模样,仿佛古人在唱大戏。

我靠,被她给绕进去了!惨了!惨了!这两个母老虎,要是来跟我算帐,可什么办呀?

唉!我叹道:“我说枫哥,我这当大爷的日子,今天可是过到头啰!从今往后,我可只有当孙子的份儿了呢!早知如此,就该多装几天才是!”

阿枫笑道:“卤水点豆腐,你这条龙,一到了素素手里,也就变成了一条蚯蚓了!”

橘子花季杏目一瞪:“阿枫哥你敢编排我!我可要喊方护士了啊!方护士——”

阿枫连忙摆手:“停!停,停,停,咱不说了啊!不说了,行不?”

正巧,方护士知道小妍回去了,便抽空来看看阿枫,刚走上走廊楼梯口,听见叫唤,于是走到我房间里,问道:“什么啦?”

橘子花季狡黠一笑,答道:“没什么。我们家二货问什么时候才能出院?”

阿枫抬头看着天花板,用手轻轻拍拍心脏窝窝儿,舒了一口气。

方护士答:“不行!他们还需要全面体检一次,复诊确认完全康复了,才能出院!”

一边说着,她弯腰拾起阿枫随手扔在地上的拐杖,递到阿枫手里,说:“你们两个,给我好好呆着,别乱跑!”我俩连声答应是是。方护士又说:“来,阿枫,我扶你回房间。”说着就要搀他起来。

阿枫害怕和方护士单独在一起啊!他连忙用求救的眼神看向我。

方护士名叫方莘媛,芳龄二十五,与阿枫年纪相当,医科大学护理系本科毕业。读书的时候非常用功,别人谈恋爱,她却把心思全扑在学业上,后来以全护理系专业课第一的傲人成绩分配到这所大医院,很快又以专业护理技术最优秀的业绩当上了外科医护组组长,是院里老护士长潜心培养的护士长接班人。因为醉心于事业的缘故,至今仍是黃花大闺女一枚。

直到遇到阿枫,方护士一颗芳心才终于春潮暗涌!

阿枫沉着冷静的外表,刚毅果敢的性格,让方护士有种强强相遇的感觉,潜意识里激起她的征服欲。

阿枫一直过惯了孤独的生活,日子颠沛流离,如今一下子桃花炽盛,让他好难决择。平心而论,方护士非常优秀,但她那强悍的大女人主义作风和旺盛的事业心,着实让阿枫心悸。

阿枫要的是小妍那种贤惠体贴、温顺而又不失个性、累了看到她就有种归家的感觉的女人。

但是阿枫又不敢明明白白的硬生生的拒绝方护士,他觉得那样子对方护士太残忍,那样子会伤害了方护士那一颗赤诚的爱慕之心。就好像拿刀直插入一个善良人的胸口!

他做不到。

所以,阿枫只能躲。

然而,以方护士那种执着前进、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事业型性格,她不相信凭借着自己无比优秀的工作能力,以及秀美的外貌,还有那波涛汹涌的胸部,s形的魔鬼身材,就不信赢不过区区一个打工妹小妍!

虽然很忙,但是一有空她就会来找阿枫。阿枫怕引起她更深的误会,每次都找理由避开,尽量不要和她独处一室。

看到阿枫的眼神,我于是说:“枫哥,你慢些走。我正有事要和你说。”

方护士说:“你们天天在一起,还有什么事没说?”

我笑道:“是枫哥的事情。橘子,你哥现在在不在家?”

橘子花季疑惑不解:“在呀!什么了?”

我说:“枫哥的身份证在东南亚给弄丢了,一时半会也补办不到,想要进别的公司,会比较困难。我想,等枫哥出院后,让他到哥哥那里去做保安。我出院后就要去市局上班,枫哥也不至于闲着,哥哥经常外出四处跑,多一个人在身边,更安全些。这件事还请你回去问一问大哥的意思。你看行不?”

橘子花季说,好啊,这事包在我身上。

方护士却说:“不行!那太危险了!我会在医院里替他申请一个120司机的职位。这个不用你们操心!”

枫哥,你说呢?我问道。

阿枫说,如果梁哥同意,我看就暂时先去梁哥那里好了。等办好了身份证,再另作打算好吧?说着,用征询的目光看向方护士。

方护士说,那样也行,等办好了证,你就必须给我回医院来!

阿枫只有苦笑。

正说着话,有小护士来找,说是有病情,方护士才匆匆离开。临走还不忘吩咐小护士送阿枫回他房间。小护士答应着,带走阿枫。

橘子花季笑眯眯送走她们,反手把门关上。

我顿时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不知道这个小魔星又要整蛊什么。于是,我用非常认真的口吻对她说话,想趁机转移她的注意力:“橘子,还有个事情,要你帮忙喔!宋宇大哥的女朋友小美,因为帮助秦明月他们躲避当地警察的追捕,现在被他们国家公安部门当作窝犯通缉,回不了国了,如今她在广西那边你哥投资的公司上班。不过,宋宇大哥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之初城这边工作,所以我想请你跟哥哥说……”

“把小美调过这边来,好让他俩能在一起!对不对?”

“英明!大人真是英明啊!”

“好你个二货!你今天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啊,不犯二了哟!哼!你刚刚跟沈怡干了坏事!怕我兴师问罪,故意拿别的话题来分散我的注意力!是不是?告诉你,我全都看见啦!”

“冤枉啊!大人。小的说的可是正经事呐!”

“嘻!”橘子花季突然咭的笑起来,“其实,你不要我追究也可以。你再叫我一次武大太太,我就当什么都没看见。”

“真的不再追究?”

“嗯!”

“武大太太——”

“哎——真乖!这称呼,我爱听!哈!”

“那,小美的事……”

“你要我帮你,也不难,只要你肯付出代价。”

“什么代价?”

“代价嘛……这二奶你都抱了,我这个正宫大太太你没抱,我亏死了!不行,我也要抱抱!”

橘子花季一下子双臂吊到我脖子上,仰头看着我,一双眼睛水汪汪,明亮明亮,让人看了,顿生无限怜爱之情,我于是双臂轻托着她的腰,问:

“那你想要公主抱?还是情侣抱?或者是妈妈抱?”

“我要老公抱!就是我在下面,你在上面那种……”

“……”

咔嚓一声,门开了。

红毛走进来。红毛就是梁哥的小跟班小弟,叫阿达,我第一次认识橘子花季时,那天早上随梁哥一起找到天堂鸟网吧要打我的那个,染着一头火红色的竖发,所以被人起了个绰号:火鸟。

和红毛一起来的,竟然是络腮胡大个子!就是在越南开大货车去接应我们那个。

见到他,我惊喜道:“大胡子哥!你什么时候回国了?”

络腮胡翁声答道:“梁哥被海王星集团暗算后,我不放心,就回来跟着梁哥。你小子,好些了吧?”

已经大好了,谢谢大胡子哥。我答。有空,一起喝两杯!

络腮胡呵呵一笑:一定的!

红毛说:“素素,老爷子从北京回来了,梁哥让我来接你回家去。”

我于是拍拍橘子花季肩膀,回去吧,别让家里人担心你。

橘子花季说:“二货,今天便宜你了。记得哦,你还欠我一个抱抱!”

说着,转身出门,三个人离开医院。

小妍和沈怡回去的半路上,又逛了一下超市,买了些菜。她俩在宿舍走廊外面的阳台上安置了煤气炉,买了些简单的厨具,可以自己做饭,省了不少伙食费。

回到天堂鸟网吧,已经快晚七点交接班了。在吧台值班的不是阿芳,而是大网管吴涵!见到小妍她俩,大网管说:“沈怡,阿芳请假了,你今晚就不用上后夜班,回去休息,明天早上七点来接班,上长白班。小妍你今晚要上长夜班,明天休息。明晚阿芳来了,再恢复正常倒班。”

小妍哦了一声,说知道了。转身对沈怡小声嘀咕道:“糟了,今天都没休息,夜里肯定困死了!”

沈怡说:“这样吧,你先回去睡一会,我替你上到十一点,你再下来接我。你现在先坐班,我去趟洗手间,再下来顶你。”说着,提着刚刚买的东西上楼去。

小妍于是涮卡,和大网管对帐。完了,大网管说:“大门外面左边走廊拐角那里,那个老叫化子扔的破烂棉胎臭气哄哄,客人来上网,走过那里都要捂着鼻子走!已经好几天没见着那老鬼了,可能已经到别地方去了。你先下去把那些烂棉胎扔垃圾桶去,打扫干净走廊再上来!这里我先看着。”

小妍说:“说不定那老头又回来呢?现在天又很冷,要不,过几天再扔吧?”

大网管怒斥道:“他是你亲爷爷吗?你把他带回家去供着养着好了!”

小妍又说:“不是有阿姨吗?阿姨呢?”

“阿姨刚刚下班吃饭去了!一点小事,你就不能去做?就知道整天上网泡仔,叫你干点活就叽歪叽歪!”大网管骂道:“还不快去!”

小妍哦的答应着,下楼去。走到楼梯口,却看见一个人影从三楼上下来,擦着她身旁匆匆而过。

小妍突然间感觉一股不祥之兆涌上心头,一颗心没来由的剧烈跳了好几下。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