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五十八章 小卒的计谋

之初城 by 不经意的回眸

2018-4-16 17:59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是你?啊?”阿枫使劲摇晃着小妍的双臂,发疯的吼道。

小妍泪流满面,嘴里不停的说着对不起。

“枫哥!冷静点!小妍也不是故意的!”我使劲将他拉开。

阿枫喘着粗气,胸口激烈的起伏不定,那目光凶得能吃人。

“eumenides是什么回事?”过了许久,阿枫黑着脸问。

“欧墨尼德斯,是希腊神话中的复仇女神。”我说:“十多年前,a市公安大学有一对学业非常优秀的恋人,男的叫罗飞,女的叫孟芸。这两个人个性都很强,他们倆创造了一个角色,就是eumenides,意图就是惩罚那些犯了罪,却没有被法律制裁的罪犯。原本只是情侣间的小游戏,后来被一个叫袁志邦的人利用,培养出真正的暗黑者杀手!据我诂计,那个孟芸并没有死,很可能她才是eumenides背后的大boss!eumenides已经成为一个杀手组织!这个组织有成员从a市流窜到了之初城,发现了这桩案子,于是向吴涵和小妍发出死刑通知单!”

“是真的耶,上次就是那个人把何长顺的证据给我的!”橘子花季在一旁说道。

“这个组织很强悍,他们发出的通知单从没有落空!当前,不是责怪小妍的时候,我们一定要保护好小妍才行!”我严肃的说。

“危险,那是她自找的!哼!”阿枫愤愤的甩手离开。“我明天就送爷爷回家乡,她自己看着办!”

小妍呜呜的哭着,沈怡和橘子花季站在旁边都不知所措。阿枫自顾自的离开,我叫也叫他不住。

我只好安慰她:“小妍,别难过。枫哥只是在气头上,才会说那样的话。过些日子,情绪缓过来了,他会原谅你的。那个通知单的事,你也不要担心,这个案子警方已经知道了,他们很快就会派人来保护你!那个杀手也不是神仙,没那么可怕的!何况还有我和枫哥全程守护着你,想要伤到你,没那么容易的!只要过了通知单上的日期,他们的计划就会破产,你也就安全了。这段日子,我和枫哥什么都不做,就只保护你!你不用害怕!”

沈怡也劝导她:“就是了,我们家小武的身手可不是吹的。你也知道。还有,阿枫哥只是在气头上,其实他很在乎你的!你真的有危险了,他不会不管你的!”

我接着说:“明天你和我们一起回乡下,替老爷子尽孝。不管枫哥说什么,你都要忍耐住。等这个事情过去了,就会好起来了。沈怡,你先带她上去洗个脸。我还要送橘子回家。”

沈怡哦的应了一声,问:等下你还要回网吧来么?

我说,我要去惠合厂,我请的长假快到期了,必须回去销假,同时跟厂里辞工,拿回我的工资。因为我不能够再去那里上班了。说罢,和橘子花季下楼。

刚刚走出大门外,对面马路上,几辆吉普式的警车,呜吱呜吱打着警笛,闪动着警灯,急驶过来,在网吧大门外停住。随即从车里出来好些个穿制服的警察,却是毛伟军和朱晓晖,一起来的还有那个罗飞和他们专案组的人。另外,还有几个小警弟。

毛伟军喊道:小武,就知道你在这里!情况什么样?

我说,情况还好,一切正常。我刚从楼上下来。

毛伟军带着那帮人进网吧,我和橘子只好折回头,跟上去。小网管把大网管吴涵和小妍叫到经理办公室,在那里问询,做了笔录,提取那张通知单。不过,这次通知单上没写具体时间日期,只写了个“老兵三七忌日”字样。

那个罗飞说:“三七忌日,这么说,还有十多天的日子。这次目标明确,时间充足,我们要做好充分准备,一举将这家伙抓捕归案!”

毛伟军就安排说:“晓晖,你和小陆就先留在这里蹲点吧。辛苦一下,晚点我再派人来接替你。”

朱晓晖原本是特警队的,因为这次案情重大,而且有兄弟单位的人一起来查案,局里就把他调配过来,可以显示出局里的重视与配合。朱晓晖和我并肩战斗过,见到我自然亲近些,更何况这次保护的对像是阿枫的女朋友,于是欣然接受任务。

忙了一阵,下得楼来,毛伟军问我,要不要一起回市局,也好给我安排个住房。我说要去惠合厂,毛伟军笑道:“就那点钱,你还掂记着啊!”我说:“好歹也有一千多块呀!够我买好几箱泡面呢。要不,过年我吃啥!”他说:“路不远,我顺道捎你去吧。”于是我和橘子花季上车去惠合,让罗飞他们先回局里。

警车呼啦啦直接开进厂子里,总经理以为出了什么大事,连忙跑出办公楼,下来迎接。因为他曾经去市局办过公事,认得毛伟军,于是把我们请进总经理室,又是烟又是茶水的招待。直到毛伟军说没事,顺道而已,他才舒了一口气。然后就叫苏瑶替我结算工资。能够有机会巴结讨好警方的人,那个总经理自然很卖力,工资如数结算,临了还悄悄塞给毛伟军两条好烟一袋上等茶。

只是在等苏瑶结算工资时,我多看了苏瑶两眼,结果橘子花季一高跟鞋踹到我屁股上,嘴里骂道:“看看看!看瞎你色咪咪那双眼!”

冷不防给她猛踹一脚,我站不稳,当即被她踹倒在地,摔了个狗啃泥。惹得毛伟军哈哈大笑,弯腰把我拉起来。苏瑶更是被逗的脸颊菲红。

冬天白日短,快到过年了,几天来又接连不断下雨,天黑得很快。办完事出来,也差不多到晚六点下班时间,大街上已经零零星星撑起灯光。

车子出了富隆昌工业区,在市场外大马路十字路口等红灯时,只见火鸟开着梁成的宝马从对面过来接橘子花季。橘子眼尖,看见了,立刻拔电话叫火鸟跟上来。

靠路边停车后,橘子花季却坐着不动,直到我在她额头亲了一下,她才打开车门。

回到市局,毛伟军就让我把那个总经理送的烟和茶叶拿到人事文员那里登记,充公作会议室的待客用品。然后又叫文员警妹带我到宿舍楼,安排了个单套房给我。

这样,我终于在之初城有了一个实质性的落脚地。

等到我打扫好卫生,安好床铺,烧了热水洗澡后,已经夜里十一点了。躺在床上,回想起这些日子来发生的种种事故,我感慨万千。我又想到毛猴他们,大半年过去了,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

只是我不知道,毛猴以为我死了。而毛猴他们偏偏又没有看电视的习惯,没有看到新闻里的我,悲剧就这样发生了。

第二天,我跟毛伟军请了假,然后去天堂鸟网吧接小妍。小妍是通知单上被执行人之一,我觉得还是把她带回乡下,待在我和阿枫身边更安全些。因为通知单上有两个被执行人,我觉得把两个人分开,戓许能够分散那个杀手的精力,不利于他执行死刑计划。至于那个吴涵,就留在之初城给警方做诱饵吧。说句私心话,我只关心小妍,其他人是死是活,我管不了那么多。

我把分人保护,专人布控这个对付eumeides的行动计划向毛伟军提议后,他同意了我的方案。

阿枫不知道昨晚在哪里混了一觉,满脸的胡子拉碴,头发乱蓬蓬。见到小妍,也不打理。

沈怡和方护士都要上班,橘子花季闹着要跟去,因为学校还没放假,我没让她跟着。一起回去的,只有阿枫、小妍和我三个人,另外两个司机轮流开车。

一路上, 阿枫冰冷着脸,都不说话。他老家很远,两个司机轮流开了十几个小时,半路上又休息四个多钟,第二天中午后才到达。小山村不大,也就七八十来户人家。村里人都很热心来帮忙办丧事。我告诉阿枫的亲戚们说,小妍是阿枫的女朋友,还让小妍以未过门的媳妇身份担当起女主人的责任治丧。阿枫的堂叔堂嫂都很钟意小妍,把她当新媳妇看待。但是阿枫还是爱理不理小妍的样子,不过,他没有告诉亲戚们小妍的事情。看见阿枫这种态度,堂婶老是数落他。这让阿枫很是郁闷。

我也曾劝导过他,然而他总是走不出心里那道坎。心病还得心治,我想,得找个机会。

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了。

放纵酒吧。

大厅里喧嚣热闹,乐鼓声震耳欲聋。二楼休息间,关上门,里面却很安静。青龙男坐在茶几旁的沙发上。

“来,青龙哥,给你满上!”小卒替青龙男斟满酒杯。青龙男一饮而尽。小卒说:

“青龙哥,你真的要让毛猴过来看场子啊?”

“不让又能怎么样!你打的过黑哥?”青龙男闷闷不乐。“再说了,有人免费替我们当打手,不也是件好事?而且还能卖黑哥一个面子!”

“只是毛猴这刁毛也太势利了!以前看见镇九龙身手好,就背叛青龙哥你,现在又屁颠屁颠跑去抱黑哥大腿,全不把青龙哥你放在眼里,倒骑在青龙哥你头上,全忘记了青龙哥你当初带他的恩情了!以前要不是有你罩着,他毛猴屁都不是!”小卒又替他把杯子满上,“青龙哥,什么也得想个法子,出这一口恶气才行呀?”

青龙男又是一口闷,说:“你有什么法子?你打得过毛猴?”

小卒说:“我们打不过他,有人打的过呀!”

青龙男说:“我们这一带的地盘,都是黑哥罩着,就算有人比我利害,他敢拂黑哥的面子?谁够胆子太岁头上动土?”

小卒说:“我们自己人当中是没人敢惹黑哥,但是有人敢啊!”

青龙男眼睛一瞪:“谁?”

小卒说:“我有一个老乡,叫做邱财,在川谷电子厂上班。”

“什么?他会功夫?”

“他不会。但是他的老板会!而且很利害!”

青龙男嗤的一声:“一个穷打工的,能请得动老板替他做事?”

小卒说:“青龙哥你听我慢慢说与你听。那个川谷电子厂的执行总经理是个日本人,叫做小泉纯,身手了得。他曾经跟镇九龙比斗过,只不过,镇九龙实在太强悍,没打得过。不过,对付毛猴就绰绰有余!”

“人家那样子的身份,又从未和我们有过交情,你请得动人家!”

“这个小泉纯有个生活助理,叫做猪野藤,也有些功夫。而且,这个猪野藤是个开口枣,很喜欢结交江湖朋友,跟什么人都合得来!小泉纯是个很自负的人,被镇九龙打败后,非常不甘心,一直刻苦训练,总想找机会赢回面子!我们只须要让邱财请猪野藤过来,好烟好酒招待,然后趁机告诉他,毛猴是镇九龙的徒弟,猪野藤必会跟毛猴比斗!他要是打的过,毛猴实挨狠揍一顿!若是打不过,他也会请小泉纯出马!到那时,毛猴就死的渣都不剩!这样一来,小泉纯打的毛猴,黑哥赖不到我们头上,我们也可以除掉毛猴这个肉中剌!岂不是两全其美!”小卒一边替青龙男倒酒,剥花生米,一边说出他的计谋。

青龙男问道:“你从前不是跟毛猴在一起混的很好吗?什么现在算计起他来了?”

小卒呸了一声:“好个屁!你知道,他那个马子莉莉就在咱们这酒吧里坐台,本来就是个鸡!只要给钱,什么人操不得!有次老子喝多了酒,抱了莉莉一下,给那毛猴看见了,硬说老子欺负他老婆,打了老子一顿!老婆个屁啊!就一个仙人掌(千人上)的鸡!”

青龙男嘿嘿笑起来:“好你个小卒!原来你跟他不和,却唆怂老子替你出头啊!”

小卒说:“青龙哥,我哪里是唆怂你了呀!毛猴他要来你这里看场子,我琢磨着正好请猪野藤过来这里,暗地里调唆他跟毛猴斗一斗,到时候闹出事来,又怕青龙哥你降罪,所以先和你老人家通一通气。这个事,自然是我去办,不用青龙哥你出面的!”

青龙男说:“你爱什么折腾我不管。只别把事闹得不可收拾就好。”

说罢,起身下楼去巡场子。

小卒口里答应着,心里说道:毛猴你别以为有黑哥撑腰,老子就治不了你!哼!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