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五十六章 黑哥

之初城 by 不经意的回眸

2018-4-16 17:59

小妍啊的一声惊呼,睁开眼睛。原来是一个梦!

天气太冷,没有多少人来上网,网吧里冷冷清清。小妍打个哈欠,起身打了杯热水回到吧台,刚要坐下,从楼下上来一个小男生,长长的头发能遮住眼睛。

“美女,帮我充卡。”小男生递过来一张百元面钞,“知道吗,楼下那个老乞丐死了!不过,奇怪得很,有两个男的跪在那给老乞丐磕头呢!”

小妍心一慌,手里的杯子噹的一声摔落地。

“阿新哥,帮我看一下台面!”她哗啦锁上抽屉,吩咐小网管阿新。然后,她急忙跑下楼。

出了大门,看见左侧走廊那边围着好些人。她三步并作两步赶过去,正好听到阿枫对我讲相片里的历史。

小妍缓缓跪下,磕头哭道:“爷爷!对不起……”

我将她扶起来:“小妍,先别哭。上楼去沈怡那里,我的背包里有床毛毯,你把它拿下来,给爷爷盖上。”

小妍点点头,上楼去。一会儿拿了毛毯下来。沈怡也跟着下来了,手里拿着两件外套,递给我一件,阿枫一件。我接过小妍手里的毛毯,将老爷爷裹住。

这个时候,警察也到了,一起来的还有120。

法医居然是梁伊!

就是eumenides专案组那个大眼妹。

她看着我问:“你就是镇九龙?”

我说:“别信那网上瞎扯,我叫武二羊。”

“长的还算对得起观众!”她那大眼睛眨了眨,说:“老是听罗队叨叨你,今天可是见到真神了。这次没算白来。”

辛苦你了!叨扰你起来那么早!

没事。让我看看尸体。她说着,戴上手套,蹲下身子查检。

她从老爷子的怀里掏出一个油布包裹着的小包包,递给阿枫:“看看是什么。”然后继续检验。

阿枫打开油布包,里面是一张抗战纪念章勋表和一个青天白日勋章!

老乞丐竟然是抗战老兵!

旁边立刻有人拿手机拍了下来。那些警察连忙制止,并将围观的群众远远赶开。

一会儿,梁伊站起来,说:“年纪大了,身体器官机能严重衰竭,加上昨晚气温过低,杠不住,冻死的。”

我问:“既然这样,可不可以不解剖?我不想再惊扰老人家。”

“行!回头给你开自然死亡尸检证明。”“谢谢!有机会请你吃饭。 ”

“不客气。”她转身,对120的白大卦说:“先送去太平间吧!”

“阿九,我想送爷爷回家乡去。我们那里讲究入土为安。”阿枫说。

“好。下午我们去办理出院手续。我去找颜局谈谈。你先送爷爷到医院去,回头再商量回家的事。”我说着,跟梁伊他们去市局。

路上,我问梁伊,什么会到这来?是不是那个eumenides又犯案了?她说不是,上面开展刑侦技术交流会,请她来警校给学员讲解剖取证课,顺便带学员到市局实习,刚好赶上了。刚才那么多穿制服的,其中有好些就是学员来现场观观摩的。

原来这样,我说呢,一个普通的案件,什么会出那么大的警力!

到了市局,很多人见到我,都跑出办公室外面来看,有好几个警妹还摆boss要和我拍照。林副局于是喝斥道:“干嘛呢?干嘛呢!手头很闲是不是?都回去干活!”那些人才纷纷散了去。

正好颜局长从外面进来,见到我就问:小武呀!你什么来了?身体好了吗?

我说,颜局,我要出院!

“出院?你确定身体完全康复了?你现在可是正职警员,出院了就得立刻上班哟!”颜局长笑道。

“已经全好了!上班也不怕。天天闷在医院里,憋都憋死人呢!”

“那好,你这么坚持要出院,我也拦不住。办理出院手续本来是要找廖政委签字才行,不过,她去党校学习还没回来,就让林副带你去吧。”颜局长说道。

我说,颜局,我想请几天假,和阿枫一起送老爷子回家乡。

颜局长说:“你现在编制在刑警队,是毛伟军的人,请假这事,你得找他,我还真不好越俎代庖啊。”

我问他毛队长去哪了?颜局说他跟踪一桩贩毒案子的证据去了,要下午才能回来。然后,他吩咐林副局和人事警妹随我去医院办出院手续。

医院里,所有人都知道了阿枫爷爷的事,聚在一起时都没了往日的活跃气氛,情绪低落。

办了手续,方护士又帮忙联络120接送的事。只是路太远,医院要价很高。阿枫感到很为难。方护士说,钱,我来出!偏偏阿枫又不同意。

就在阿枫纠结的时候,梁成来了。

“你的事,素素和我说了。我欢迎你加入我们公司!”梁成说着,递给阿枫五万块钱。

谁知道,不等阿枫去接那摞钱,方护士一把抢过去,随手甩在梁成脸上:“我们不稀罕你的钱!我是不会让阿枫到你公司去的!有几个臭钱就能收买阿枫一条命吗?你做梦!”

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梁成尴尬的站在那儿,一句话不说。

阿枫连忙道歉:对不起!梁哥!然后蹲下来收拾地上散落的钞票。

梁成说:“这个钱不是白给你的。这是公司预支给你的薪资!等到你上班后,再从工资里扣除。方护士,请别误会!我是真心诚意的请阿枫到我们公司里上班,而不是要他去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

阿枫说:我向你请几天假,等我安葬好了爷爷,就回来上班!

方护士骂道:“阿枫!你疯啦?什么可以要他的钱!你这是在毁灭自己!”

阿枫说:“对不起!方护士!我!是!男人!我什么可以吃软饭拿你们女人的钱!无论如何,我要让爷爷风光下葬!小妍,你说呢?”

小妍说:“不管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支持你!”

阿枫:好!明天回家!小妍,你和我一起回去尽孝,好吗?

小妍:嗯!我现在就回网吧请假。

看着阿枫离去,方护士气得哭着骂道:“阿枫!你混蛋!”

细雨,寒风,挡不住行人的脚步。街上,行色匆匆的路人,撑着伞,裹着雨衣,在深冬的城市里穿梭。

一个男人,撑着雨伞,越过天桥,穿进民巷里。拐过两道路口,一群痞子远远的堵在前方。

“哎唷!这不是毛猴兄弟么!大半年不见,上哪发财去啦?”

“青龙哥,早!”毛猴连忙打招呼。

“啊?青龙哥?不敢当!”青龙男阴阳怪气的说:“老子承受不起!你可是镇九龙的足下高徒啊!”

“镇九龙个屁!听我一个跟着火鸟的兄弟说,梁哥在东南亚与黑帮火拼,镇九龙替梁哥挡子弹,早就开挂了!还镇什么龙!”青龙男身旁一个小弟接口道。

“哈哈哈哈……”一群人立即哈哈大笑起来。

“唉,话不能这么说。好歹毛猴也是跟过镇九龙的人呐!想来一定练成武林高手了吧!”青龙男脸阴阴的说道:“毛猴兄弟,露两手给青龙我这班弟兄们看看如何?”

毛猴说道:“青龙哥,您这话可说重了,我哪敢呀!”

“闭嘴!”青龙男喝道:“你这个叛徒!往日你跟着我青龙,哪一回打架不是老子护着你!就你那耸样,一碰上打架,浑身就抖的像个筛子,孬蛋一个!不是老子在你前面挡着,你早就挂花了!你倒好,竟敢背叛老子!今天碰上你,老子要不好好教训你一下,以后还什么带弟兄们!”说着,伸手扯掉毛猴的雨伞,甩在地上。

“青龙哥,揍他!狠狠揍他!”小痞子们齐声喝道。

毛猴说:“青龙哥,以前得罪的地方,还请多担待担待!”

“呸!你也配叫老子哥!吃里爬外的墙头草!你还有脸叫老子哥!我青龙没你这个弟兄!”青龙男一拳啵的打在毛猴的脸上。毛猴被打的打了个趔趄,脸上立刻肿起一个大胞。

毛猴刚刚站稳身子,青龙男一脚踹向他的肚子,直接把他踢倒在地。地上湿漉漉的雨水污泥将他的衣服打湿了一大半。青龙男紧接着跟上去,在他身上猛踢。

看着毛猴被踢得滚来滚去,十分狼狈的样子,那些小痞子都哈哈的笑。青龙男和小痞子们不知道,此时的毛猴,其实已经今非昔比!

自从毛猴跟了我以后,在去东南亚之前,我曾教给他几招小擒拿手和使双截棍的要领。我要他不要惹事,跟紧中年男,等我回来。于是,他就到地质局附近的一家制衣厂找了份洗水的工作,没事的时候,一边暗中观察中年男,一边苦练身手。大半年后,竟然也长进了不少,再也不是那个遇事就抖筛的耸货。他之所以忍着,原来是想让青龙男打几下出出气就完了。谁知道青龙男越打越起劲。

“你不是跟了镇九龙吗?你不是爬上高枝了吗?你起来打老子呀!打呀!”青龙男一边骂,一边对他拳打脚踢。

毕竟是年轻人,忍耐力有限,毛猴终是被青龙男打出火气来了。一边也想试试看,师傅教的招式是不是真有实用。

青龙男再次踢过来的时候,毛猴右手一抄,五指一下扣住他的脚踝,顺势往前一带,抬腿一脚啵的踢在他腰间软肋上,同时猛一松开手,青龙男硕大的身躯嗵的一下摔倒在地上!

毛猴翻身双脚一弹,从地上跳起来,双目定定的看着青龙男。只这一手,已经让毛猴瞬间信心大增,师傅教授的功夫真的很管用!这是他从没有过的自信感!

青龙男爬起来,骂道:“操你妈还敢打老子!”冲过来,怒气冲冲挥拳就打。

毛猴左胳膊一挌,侧身往前进一步,右掌五指张开朝前一探,扣到他的肩胛骨,左膝立即顶起!

啵!青龙男肚子上实实挨了一下子!青龙男被撞的五内翻江倒海,身子都躬了下去。

毛猴双手一捞,膝盖再次顶起。噼啪!青龙男整个人被他重重摔在地上,泥水四溅。

青龙男万万没想到,一向最软弱的毛猴,居然能将他打到毫无还手的机会!那群小痞子这下子笑不出来了!

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青龙男定了定神,站稳身形,抖了抖双臂,拳头紧握,准备再次发动进攻。身形刚跃动,只听到一声低喝:

“青龙!退下!”

青龙男回头一看,只见一个高高瘦瘦、脸色微青的男人从人群后面的路边走过来。

“黑哥好!”

所有人齐声唱喏道。

毛猴心一惊,暗道:不好!这下麻烦大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