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六十章 等你很久了!

之初城 by 不经意的回眸

2018-4-16 17:59

猪野藤收腿再起,准备补上一脚,一条腿斜剌杀过来,和猪野藤踢出去的脚对上!

嘭!猪野藤被震得仰身后退。 晃了几晃,他定住身子,抬眼望去,面前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倒背着双手,板着脸,目光冷冰冰盯着他。

猪野藤顿觉不寒而憟,一股强大的气场从那人身上发出来,压迫着在场的所有人,邱财他们都不自觉的抽身后退。

莉莉从地上坐起来,搂着毛猴,看向那个高瘦的男人:“黑哥……”

黑哥点点头,叫道:“祁颇!”

“黑哥您来了啊!”祁颇连忙从吧台后面躬身出来,朝黑哥点头哈腰。

“叫你的人送他到休息室去!”黑哥吩咐他。

祁颇连声答应,亲自抬着毛猴上楼去。此时,青龙男刚刚从休息室出来,一边扣衣钮扣一边下楼梯。

“对不起,黑哥。刚刚陪客人喝多了酒,睡着了,没来得及下来。”青龙男垂首向黑哥解释。然后又回头责问:“小卒,出事了你什么不及时上来叫我?”

小卒慑慑道:“我拉肚子,上了趟厕所,不知道……”

黑哥不理他两个,只盯着猪野藤,冷冷的说:“你们来这里消费,喝酒玩乐,我们欢迎。如果要来闹事,哼,别怪我不客气!”

邱财大头蝇,不知死活,还想狡辩:“我们没有闹事。是,是你们的人拿酒沷脏了我的裤子……”

“那好!我赔你十条裤子!你踢我的人几脚,我就踢还你几脚!什么样?”黑哥的语气,像黑龙江上的寒风一样冰冷!

猪野藤也不是傻子,知道真正的硬茬儿来了!他说:“邱财,我们走!”说着,就转身离开。

“结帐再走!不送!”黑哥的语气依然冷冰冰。

猪野藤只得折身,到吧台刷卡结帐,灰溜溜带着邱财他们走了。

黑哥于是上楼去看毛猴。好在毛猴只是皮外伤,并无大碍。只是刚刚头上挨了一脚重皮鞋,昏了过去。而黑哥来得及时,没有让猪野藤下得了重手。

醒过来的时候,看见黑哥在旁边。毛猴聪明,已经猜到是黑哥救了他,感激的说:“黑哥,谢谢你救了我!”

黑哥说:“这几天你就在家里好好休息,养好伤了再来。”然后吩咐祁颇送毛猴和莉莉回家。

休息室里只剩下青龙男一个人的时候,黑哥说:“青龙,你的气量就那么小么?”

青龙男见瞒不过,只得实说:“是小卒的主意。”

“你真的一点长进都没有!你比毛猴差远了!从前的毛猴什么样,你比我更清楚!现在毛猴怎么样?从头到脚,换了整个人!懂得顾大局,懂得忍辱负重!你当毛猴打不过那个日本人吗?你呢?你让我说你什么好?”黑哥坐在沙发上,自个摆弄起功夫茶。

青龙男惭悔的低下头:“黑哥,青龙知道错了!青龙一定改过!”

“但愿你说的是真心话。”黑哥摆摆手,“这次我就不责罚你了。你自己回去反省吧。别再责怪毛猴不跟你,你如果还是现在这老样子,就不够格带他!”

青龙答应着,下楼去。

毛猴在家养了几天,身体恢复了。想到黑哥对自己的恩情,心里非常感激。又想起和黑哥比斗的情景,一样的招数,黑哥使起来就是那么刚猛凌厉,势如排山倒海;自己的速度却是慢的可以,落招的精准度偏差那么大!如果不是师傅改进了招式,自己凭借着招式变化的优势,只怕跟黑哥比起来,一招都走不过!原以为苦练大半年,已经练得够好了,现在才知道,其实离“高手”两字还隔着两个银河系那么远呢!充其量,自己不过刚刚入门而已!

不行,自己得抓紧时间多练习!要不,如何对得起师傅的一番教练呢?是不是?

想到这,毛猴一骨碌爬起来,穿衣洗漱。然后,从床头席子底下摸出双节棍,往郊外的密林奔去。

练了有一个多钟,毛猴觉得有点累了,就停下来休息。他走上小土坡放外套的地方,放下双节棍,拿起水瓶喝了几口。

掉头时,发现林子那边远远走过来一个人,却是地质局那个中年男!

毛猴连忙矮下身子,闪躲到大树根后面。直到中年男走过去了,他才抄起双节棍,藉着草丛,尾随上去。

还是那棵大树底下,中年男和那个日本人猪野藤相互交换着什么。猪野藤接过他手里的一个档案袋模样的东西,笑呵呵递给他一个信封。中年男笑咪咪端进衣袋里,和猪野藤握了握手,转身离开。

猪野藤将档案袋塞进大衣的怀里,转头走出林子。

才绕过两道權林丛,一个年青人手握双节棍,堵在他面前。

猪野藤吃一惊,定神一看,喝道:“支那猪!你还想找打吗?”

毛猴双节棍指向他:“东西,交出来!”

猪野藤一愣:“什么东西?”

“狗汉奸刚才给你的东西!拿出来!”

“你都看见了?那么,你就去死吧!”猪野藤铮的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扑向毛猴。

毛猴侧身闪过,双节棍一扫,砸到他的后背上。

猪野藤吃了一棍,向前打个趔趄,拧腿稳住身形,嘴里道:“原来你会功夫!”手里挥舞着匕首,朝他猛剌。

毛猴耍开双节棍,和他緾斗起来。斗了几个回合,猪野藤不敌毛猴,身上连吃几棍。毛猴见胜利在望,左手紧握双节棍,右手施展小擒拿手朝他抓去。

猪野藤拼死命挣脱,哗的一下,大衣被扯开,档案袋掉下来。

他一得挣脱出身子,甩手将匕首掷向毛猴。毛猴急忙闪避,他趁机撒腿狂奔逃跑。

毛猴一挥双节棍,扫落匕首,弯腰捡起档案袋,起身急追。猪野藤跑出小树林,上了公路,刚好有辆的士开过,他急忙拦住,穿进车里溜之大吉。

毛猴在后面拼命追,奈何两条腿什么赶得上四个辘!

站在路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毛猴懊恼得很。直到后面响起汽车喇叭声,他才回过神。拆开档案袋,里面是地图一样的纸页,标注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和数据!

文字全都他妈的是日文!

毛猴看不懂,就骂道:“操你妈的狗汉奸,居然懂得日文!”

要是能人赃俱获就好了!他想。现在给他逃了,再抓住他,他要是打死赖不承认怎么办?师傅说过,他们是外国佬,弄不好会引起外交纠纷!这该如何是好?

想来想去,毛猴决定去找毛伟军。到了市局大门外,看到街上人们个个都大包大袋提着购置的年货,他才醒悟,今天是除夕夜呢!

问问门卫室的值班民警,毛队长在不在?

值班员没好气的说:“找他干嘛?大过年的,什么事?不回家去吃热汤热饭,来这里找晦气啊!”

然后就自己忙他的,不理会毛猴。毛猴磨了半天,他才十分不耐烦的说:“毛队长出差去了!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

毛猴感到非常失望,想到莉莉还在家里等他吃年饭,只好回去。快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到处都响起鞭炮声。

穿进一条狭长的小巷子,远远就听到呜呜的嘶叫声。毛猴走近一看,大惊失色,喊道:“莉莉!”

前方巷子口,猪野藤带着邱财一班人,挟持着莉莉,堵在那里。莉莉被布团堵住嘴巴,反绑着双手。猪野藤握着一把钢刀,抵在莉莉的脖子上。

“等你很久了!”他狞笑。

“放开她!”毛猴红着眼吼道。

“东西交出来,换人!”

“做梦!光天化日,你敢当街杀人,你也是死罪!”毛猴强作镇定,和他周转,“放了她!我不报警就是!”

“很好!我杀不了她,我可以在她漂亮的脸蛋上划几刀!大不了,赔点钱!”猪野藤恶狠狠地说:“你想让她尝尝刀子划开脸皮的滋味吗?”

“王八蛋!你想怎样?”

“交东西!换她!”

“我不相信你!给你东西,你不放人什么办!”

“别废话!把东西交出来!”猪野藤也聪明,他知道,在大街上拖太久了,有人报警,他就是绑架罪!警察来了,他是走不掉的。“邱财,过去!把东西拿回来!”

邱财战战兢兢走向毛猴。

毛猴看着莉莉,咬紧嘴唇。终于,他还是慢慢地伸手进怀里,掏出档案袋,递给邱财。

邱财接过,赶紧往后回跑,唯恐被他手里的双节棍砸到身上。

猪野藤从邱财手中扯过档案袋,一脚踹在莉莉后背上,将她踢倒向前,喝声:“走!”

他知道,他这帮人中,只有他一个人会功夫,打,是打不过毛猴的。所以,东西到手,立即撤退。

毛猴急忙上前扶起莉莉,替她松绑,察看她有没受伤。还好,只是蹭破点皮而已。

出租房就在小巷子尽头,毛猴抱着莉莉回去,刚到楼下,阿柱提着几瓶酒来一起过除夕,见到这情景很是吃惊。

待上了楼,隐隐约约听到那些房客窃窃私语:“现在的黑社会呀,真是无法无天……”

莉莉原本就在风尘中混,见过世面,虽然受了惊吓,待回到屋子里,喝了茶压压惊,定了心神,缓过气来了。毛猴替她抹了消炎水,扶她上床躺下,然后和阿柱做饭。

吃饭的时候,莉莉问他,到底什么回事。毛猴仔细跟她解释。

她说:“小毛,咱们只是小老百姓,这些是国家大事,咱管不了!咱别管,好不好?他们那些人,凶残得很!”

毛猴说:“放在以前,这种事我瞄都不会瞄一眉眼!可是,这个事是师傅生前要办的事情!什么说我都得逮住那几个坏蛋,才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阿柱你说是不是?”

阿柱说:“你说的也对。接下来打算什么办?”

毛猴说:“趁今天晚上过年,人家不设防,我想去川谷电子厂把东西偷回来!无论如何,不能让那东西落在鬼子手里!阿柱,你在那里上班,地儿熟,咱一起去!你看咋样?”

阿柱张大嘴巴:“啊?你那么大胆啊!”

“什么?你不敢去?亏你还拜了大哥呢!这么胆小!”

阿柱仗着酒气,说:“去就去,谁怕了!”

毛猴笑道:“这还差不多。我们要让那些王八蛋知道,师傅的兄弟们,没一个是孬种!”

接着就商量行事的方案。阿柱有厂证,进门不怕。毛猴没有,只能从后门围墙角落攀墙爬进去,阿柱在里边放哨、接应。

吃过饭,就做准备,爬绳、护套等。临出门时,莉莉说:“千万要小心!别逞强硬来!”

毛猴说:“知道了。老婆。”

莉莉把摩托车钥匙递给他:“少贫嘴。早点回来。”

毛猴答应着,和阿柱下楼,从楼梯口推出莉莉那辆女式摩托车,两人潜入茫茫夜幕中。

川谷电子厂。

行政大楼上,总经理办公室里,小泉纯坐在宽大的办公椅子里,目光凛凛。

“东西拿回来了吗?”

“报告小泉君,拿回来了!”猪野藤将档案袋恭恭敬敬递给他。

“那小子真是镇九龙徒弟?身手如何?”小泉纯接过,随手放桌上,问。

“的确是的!比我利害,但是和小泉纯君您比起来,还是差得很远!”

“实话?”

“实话!”

“这么说,我一个人完全可以对付得了他?”

“是的!小泉纯君!”

“很好!等一下十一点半过后,你下去,把那些保安和今天跟你去的人叫到干部小饭堂里去,拿些水果、啤酒、瓜子之类的东西招待他们。就说陪他们守岁。最好让他们在那里呆到天亮!”

“全部叫去吗?”

“全部!”

“请问小泉纯君,这么做有何用意呢?”

“难道你要我当众杀人吗?”

“杀人?杀谁?”

“镇九龙那个徒弟!我相信,为了这个,他一定会找到这里来!而且,就在今晚!他一定以为大年夜我们防卫不严,正是最佳时机。”小泉纯晃了晃那个档案袋。

“所以小泉纯君打算张网以待,来个请君入瓮!”猪野藤恍然大悟。

“你脑子还不坏。所以,你必须把那些无关人员全部调走,我才能安心动手!”小泉纯锵的将手里的武士刀抽出半截,又套进去。

“镇九龙!你折了我的刀,我就砍下你徒弟的头颅!”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