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六十二章 斗狼

之初城 by 不经意的回眸

2018-4-16 17:59

来之前,他们分析过,猪野藤可能放置资料的几个地方:总经理办公室、公司大办公室里猪野藤的办公桌、行政大楼顶层小泉纯健身房的衣柜、小泉纯或猪野藤的卧室。

而最有可能的地方,是总经理办公室。因为猪野藤抢回资料后,他知道自己打不过毛猴,最安全的办法是直接交给小泉纯保管。小泉纯是个工作狂,平日里除了睡觉和练武,大多数时间都是呆在办公室里。而且,办公室里有个保险柜,阿柱曾经进去帮忙搞过卫生,并且亲眼看到小泉纯开过保险柜。

阿柱这人胆小,没别的什么大能耐,但是开门破锁的手艺却是超一流!因为他的手艺得自一个贼王的真传。

那是阿柱还是十三四岁时候的事情。

阿柱是湖南人,家里穷,小时候没上过什么学,跟随父母在长沙做路边烧烤摊谋生。

说句不中听的话,我这么说肯定被人骂——但的确是:凡是走江湖的人大都知道,长沙曾经是个闻名全国的贼城!被时人称作贼都,曾一度是全国各地扒手云集之地。那时候,地下各帮各派林立纵横,大大小小的贼窝儿,从长沙火车站辐射向全国各大中小城市。旅客路过当地,必须打点起十二分精神,否则一不小心,那些扒手就像水蛭一样叮着你!

有一次,一个老贼王的贼窝被警方给揣了,老贼王拼死命逃脱,谁知道祸不单行,半路上又碰到仇家,仇家立刻招集一班人马将他堵住,最后把他腿都给打折了。出了事,那些人个个都害怕担责任,一哄而散。

正好阿柱路过,那时阿柱年纪还小,单纯,禁不住老贼王的哀求,就把他救了。老贼王心眼坏,想收阿柱做徒弟,好替他养老,就哄骗阿柱,把开门破锁的绝活教给他,让阿柱去偷钱来给他花。

后来阿柱的父母知道了,立即报官将老贼王给抓去,把阿柱一顿暴打,将他锁在屋子里饿了整整两天!说他,要是再去偷,就送他去坐牢。阿柱本就胆小怕事,哪里禁得住这般折腾!从那以后,他再也不敢偷东西了。

正因为有阿柱在,毛猴才敢计划到川谷电子偷回资料。他们打算,先从总经理办公室起,再到健身房、大办公室猪野藤办公桌、两人的卧室,一个一个的搜索。如果都找不到,最下策是直接找机会将猪野藤给绑了,逼问他资料的去向。

为此,阿柱准备了各种****、****,连夜联系小哥们,从地下渠道购买了一套电子密码锁破译器。更有一包香烟式**,准备在进卧室前先将那两王八蛋迷昏。

一切准备就绪,当他们到达川谷电子时,已经深夜三点多。他们以为万事俱备,应该万无一失了。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事与愿违,所有精心准备的器械全都白费,因为他们第一个搜索的地方,就遭遇上小泉纯!

两个人凭借着各个障碍物遮掩,潜进办公楼。到了总经理室门口,阿柱从背包里取出****,很快打开门。

阿柱轻轻推开门板,侧身探头进去。

一道寒光自门后从上劈下!

身后,毛猴早已防备,双节棍直杠过去。叮当!钢刀磕在铁棍上,火星飞溅。毛猴只感觉虎口一阵酸麻。

只差半公分!钢刀就砍到阿柱的脖子上了!

阿柱登时被吓得双脚一软,倒在地上。

毛猴一脚踹向门板,门板噼啪撞到门后面的小泉纯身上,小泉纯立刻跳开,同时抽掉钢刀。毛猴双手紧握铁棍,大步跨过阿柱的身子,迎上小泉纯,喝一声:“阿柱,快闪!”

阿柱这才回过神,一骨碌爬起来。

小泉纯手握钢刀,大马金刚站在面前,问道:“你就是镇九龙那个徒弟?”

毛猴当即醒悟:“原来你早已防备我今晚会来!”

“对!我知道你会来偷这个东西!”小泉纯钢刀一扬,指向办公桌上那个档案袋,“可惜,你没有命把它拿走了!”

毛猴眼睛一亮,立刻出手,双节棍直打向小泉纯,嘴里喊道:“阿柱,我緾住他,你把东西拿走!”

阿柱哦哦哦的应着,扑向桌子。小泉纯反手钢刀背一撞,磕掉双节棍,转身一个侧踢,踢在阿柱后背上。阿柱应声倒在地,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小泉纯已经长刀劈向他后腰!

眼看阿柱即将被拦腰砍成两截,毛猴紧追上两步,双节棍一绞,绞住钢刀使劲一拉,才堪堪把钢刀贴背撤退。小泉纯见状,立即顺势一抽长刀,企图将他的双节棍带飞。

毛猴连忙撒一边手,双节棍一挣,脱开刀身。小泉纯钢刀抽到势点,反刀劈向毛猴。毛猴双节棍撤到老,来不及拼棍回招格挡,只能顺势将身子向撤棍方向侧过去。长刀呼的劈下来,刀梢嘶的划破他肩头,厚厚的衣服立刻翻开一道大口子,寒气里,他感觉到肩头一阵火辣辣的烧灼感。

毛猴急忙变招,双节棍扫过去,嘡嘡,刚好和小泉纯再次劈来的长刀对上,才勉强躲过这一刀。

阿柱从地上爬起来,看到毛猴受伤,刚好眼前有个仿古木制茶几,他立刻抄起茶几,连同茶几上的茶盘茶壶茶杯一股脑儿掷向小泉纯。

小泉纯见刀斜劈落了空,侧面茶几又砸到,他当即长刀自下往上,逆时针一轮,反刀劈向茶几。啪的一下,茶几断成两截,茶具跌落地上,碎瓷片溅了满地。

毛猴趁机欺身上去,双节棍直扫小泉纯要害。小泉纯守在办公桌前,一矮身子,往后一跳,躲开这一击,振臂横切一刀,逼退毛猴。

此时,一旁的阿柱已经扑到办公桌旁,眼看就要抓到档案袋,小泉纯跟着刀势一转身,旋腿挺起。啪的一下实实踢在阿柱身上。阿柱啊的惨叫一声,摔倒在地,肋骨当场被踢断两根,痛得阿柱一下子昏厥过去,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了。

小泉纯少了阿柱的纠缠,威力大增。毛猴看到阿柱昏倒,非常着急,怒火中烧,双节棍舞得呼呼作响,拼尽全力和眼前这条恶狼展开激烈的殊死搏斗。

可惜毛猴练习双节棍的时间毕竟还是太短,哪里比得过习武多年的小泉纯!他不过仗着招式的变化优势支撑。一番恶斗下来,虽然连连击中小泉纯,他身上也已经挨了七八刀,衣服被割成碎布,浑身是血。毛猴苦苦和他缠斗,嘴里吼道:“阿柱!起来!起来!拿东西!快!”

剧痛过后,阿柱醒过来,他咬紧牙关,艰难的爬起来,再次扑向办公桌。

小泉纯长刀反拍,用刀背荡开毛猴的流星棍,跟着跃身而起,啪,又一脚将阿柱踢翻。毛猴再次向他猛攻,迫使他无法对阿柱补脚踢,转过来抵挡自己的棍击。奈何小泉纯刀法比他双节棍快得多,噗的一下,毛猴身上又中一 刀。

毛猴吃痛动作一缓,小泉纯紧跟着连环腿追过来,他闪避不及,噼啪的摔倒地上。

这个时候阿柱刚好挣扎着柱起身子,正要爬起来,小泉纯跟前两步,一刀凌空劈向阿柱。毛猴见状,双肘使劲撑地,腿上狠劲一弹,从地上跳跃而起,扑身过去,双节棍一绞,再次绞住小泉纯的长刀,使劲荡开。

小泉纯恼羞成怒,大吼一声,尽力反抽刀,这次毛猴没能握紧,双节棍脱手而出,斜剌着飞出去,击中墙壁上的十字绣镜框,哗啦,碎玻璃和双节棍应声散落地上。

毛猴急忙往后倒退,小泉纯的刀已经追着横切过来。嘶!钢刀疾风切过,饶是毛猴已经躬身往后跳,仍然深深挨了一刀,肚子已然被长刀切破!鲜血即时涌出来,毛猴面如死灰!

小泉纯跟着一脚将他踹倒,瞪着猩红的双眼,举起钢刀,准备一刀将他剌死!

阿柱大喊:“毛猴!”奋力从地上窜身而起,迎头扑过去。

“噗嗤!”长刀剌穿他的腹部,从后背透出铮亮的刀锋,鲜血,从刀口冒出来。

阿柱双臂死死箍住小泉纯,嘶声大呼:“毛猴!拿东西!快走!”

毛猴按住裂开的肚子,喊道:“阿柱——”

阿柱拼命拖住小泉纯,嘴里疾呼:“东西!别落在鬼子手里!快走!”

毛猴拼命挣扎起来,扑向办公桌,抄起档案袋。

阿柱吃力的喊着:“快……走……”

毛猴一咬牙,转身跌跌撞撞跑下楼。

身后,阿柱凄厉的惨叫淹没在新年的炮竹声中……

毛猴几乎是连滚带爬跑到后门,好在后门那个电动门是半个人高那种,毛猴嘴里咬住档案袋,费尽力气攀过电动门,找到自己的摩托车,启动,一手按死裂开的肚子,一手把握车子,嘴里咬紧档案袋,飞奔出工业区大道。

小泉纯睁着血红的双眼,浑身血渍,擎着血淋淋的钢刀,追到门口,望着远远离去的摩托车破口大骂。

市局门口值班室,值班民警在似睡似醒的迷糊中,听到一声巨响,猛的惊醒,走出值班室一看,一辆女式摩托车撞到电动门上,从车上摔下来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挣扎着爬起来,满是血渍的手里攥着一个档案袋伸向他,嘴里叫道:“快!叫毛队长

……”

话音未落,人一下子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飞机平稳降落在白云机场,从旅客出口处出来,我招了一辆的士,直奔之初城。

的士很贵,像我这样的工薪族,平日是不会打的的。可是现在,我心急如火燎。

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华灯初上。

特护病房里,毛猴静静地躺着,脸色蜡黃蜡黃,套着氧气罩,输着液,身上全是绷带。床头,心血压仪时稳时弱。

莉莉坐在床边,紧握着毛猴的手,满面泪痕。

我问方护士,情况什么样?

她说,身上一共挨了十一刀,最严重那一刀,把胃都切破了,胃内溶物漏进腹腔里,非常危险!已经做了手术,目前还在危险期观察中。能不能熬过来,谁也不知道。

莉莉听了,又哭起来。

我只好安慰她:“不要着急。医院会全力抢救的。毛猴身体很棒,相信毛猴一定能够挺过来的!相信他!”莉莉含着泪点点头。

我接着说:“晚上八点钟要开案情研讨会,局里希望你能够参加,帮助我们分析案子经过,让我来和你商量。请你振作起来,帮帮我们,大家一起努力,尽早将那些坏蛋抓捕归案!好不好?”

莉莉听了,将毛猴的手放进被子下面,站起来,默默跟我走出病房。病房门外,两个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青松一样把守着。

我和莉莉走到停车场,宋宇早已在那里等候。将车钥匙递给我,宋宇带着几个便衣特警迅速潜伏进病房周围。

到了市局,进入会议室,里面早已坐满了人。

颜局长首先开腔:“这次案情非常重大。这个案子最初的接触人是武二羊同志。我们请他讲讲案子发生的最初经过。”

很多人都以惊讶的目光看着我:不是毛猴引发的案子么?什么说到我?

我于是从发现地质局中年男开始讲起。我说,就在我去东南亚前一晚,我已将案情及可能发生的后果汇报给毛队长,因为当时还处于猜测阶段,不便于公开。后来毛猴截获了这份资料,来找毛队长,但是毛队长出差未归,莉莉又被绑架,不得已,毛猴用资料换回莉莉。昨晚,毛猴和阿柱决定去川谷电子偷回资料,诂计是中了埋伏。现在毛猴重伤,阿柱下落不明。

毛伟军接口说:“我们请局里懂日文的警员翻译后,发现小毛送来的这份资料,是我市驻军部队的军力分布明细地图!于是我们立刻联系军方核实这份资料的真实度,经过部队核实,这份资料的精确度达到百分百!”

一个军官模样的胖子站起来接着毛伟军讲道:“的确如此!这是一份我驻军部队的军力分布地图!而且非常的精确!这份地图只要落入敌方手里,敌方即刻可以派遣出特工队,潜入我市,毫不费吹灰之力一举摧毁我部队的军力布防系统,我驻军部队将会遭到灭顶之灾!”

颜局长说:“根据目前的案情分析,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境外敌对势力渗透到我国从事间谍活动的组织。他们利用重金收买我们公务员当中的一些腐败分子,替他们收集涉及国家机密、军工机密、商业内部秘密等方面的信息资料,在国家安全上危害我们的国家主权,在军事上破坏我们的部队建设、摧毁我们的军事有生力量,在商业上谋取巨额利润!”

顿一下,他继续说:“案件发生后,我们迅速向上级通报了案情。上级指示将这个案子列为机密案件来侦破。我在这里丑话说在前头,谁泄密谁下岗!立即移送纪检监察部门处理!

昨天,值班警员邹浒杨在小毛来找毛伟军队长处理案情时,处警拖沓,导致严重后果发生,严重损害了人民警察的形象!我宣布,从现在开始,邹浒杨立即停职反省!等候组织处理!”

颜局长声厉色茬的说,所有人都颔首不语。可是没有谁料到,这个决定在后来会掀起一场风波来。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