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六十四章 大声点!

之初城 by 不经意的回眸

2018-4-16 17:59

毛伟军急忙扑上来,将我死死抱住:“武二羊!冷静!别忘记了,你现在是人民警察!”

赵志强一把将我手枪夺下,咔啦退出子弹。

我喘着粗气,吼道:“妈的!小泉纯!当初就该一刀剁了这狗日的!”

“你冷静点!赵志强,到警务室去,给他倒杯水来。”毛伟军对赵志强说道。直到我把水喝了,缓过气来,他才松开我。

法医来了,带走阿柱。

回去的路上,谁都没有说话,心情沉重。

折腾了大半夜,回到局里天都快亮了。毛伟军说,抓紧时间睡觉,上午九点准时开会!

虽然困得很,可是躺在单身公寓里自己的床上,我却什么也睡不着。想到阿柱惨死,毛猴重伤,明明知道是小泉纯那狗日干的,现在却没有足够证据将他拘捕归案!我心里那个窝火啊,别提了!

可是想到自己现在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社会小烂仔,又只能把火气憋在肚子里。刚刚毛伟军还狠狠地批了我一顿,他说:你已经进入到这个体制内,什么时候都要按规章制度办事,不能再像从前那样意气用事!冲动火起了,就猛地来狠一下,会犯错误的!

我不禁有些嫉妒起eumenides来了。

怪不得那个孟芸会培养这么一批人出来!

他们可以游离在法律空白的夜空中,挥舞着他们良知里所认可的制裁利刃,随意将那些罪恶者制服在股掌之下!

我暗暗问自己:是我太过嫉恶如仇呢?还是我本身法制意识不够坚定?

一个人生活在社会中,再什么独立,都离不开群体生活,都要受到一定的法律法规所制约。就好比宇宙中的星体,看似独立,其实每个星体都有自己的轨迹。无论轨道外面多么空白,每个星体都不能脱离轨道运行。

假如地球出轨了,不愿意受太阳引力的约束,跑到金星或是火星的轨道上去,那么,地球还能存在么!

平心而论,不管是eumenides,还是我们这些为公务日夜奔波的民警,都希望能够惩办掉社会上所有的罪犯,还世界一个公正、安宁的环境。

但是,我们现在所生活着的社会,并非是精神与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理想中的共产主义社会。人类目前的文明,还没有发展到那个程度。罪与非罪,是由人们共同制定出来的、为公众所认可的法律界定的。这就要求每一个人都必须遵守法律。 无论是申诉正义,还是惩罚罪恶,都必需要依法而行!

越过法律的界限去惩罚罪恶,最终的结果也将是毁灭自我。

要杀小泉纯,看来还是通过法律途径,才能将他连同这个间谍组织一起连根拔起!仅靠我个人的力量,又能杀得了多少个?国家机器的力量才是最强大的!也只有这样,才能够将这伙豺狼彻底铲除!

这样想想,我的心里释然了许多,渐渐睡着。恍惚中,手机铃声骤响,将我惊醒。一看时间,已经八点四十五。想起九点钟要开会,连忙起来,洗了把脸,就跑下楼去。

会议就是通报阿柱的事情。同时研究下一步行动计划,分析邱财与地质局中年男董煊的去向,不排除已经被灭口之可能。散会后,专案组成员全体出动,与武警部队、特警队一起,在全市撒网摸排。

忙了两天,仍然一无所获。毛猴仍然在昏迷不醒。我从警的第一个春节,就在没日没夜的奔忙中度过了。

初四早晨,我刚随特警队从外面换岗回来,又困又累,正想小睡一会,手机响了,接听后,我的头发都竖起来!

身旁毛伟军忙问什么回事?

你道是谁?天堂鸟网吧那边蹲点的小陆!他说,吴涵失踪了!他不敢直接跟毛伟军说,只能打给我!

祸不单行。

刚刚挂电话,铃声又响起。一看是阿枫,接听时,他在电话那头劈头就问:小妍到天堂鸟网吧了没?

有没搞错!小妍不是在你家么?我大声反问。他说,小妍自己回城了。我连忙打给沈怡。挂了电话,我对毛伟军说:完蛋了!

毛伟军果断说道:“我去天堂鸟网吧!你去接阿枫,问清楚情况。同时打电话通知罗飞他们。回头我们在天堂鸟网吧碰头。”

我回应一声:“是!”立即驱车往汽车总站赶。

这个曾经的世界工厂,自从二零零八年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国际经济危机冲击后,加紧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加快机器智能化步伐,大量使用机器人手臂代替人工生产,力图摆脱用工荒的困境。比如以前,在许多制衣厂里,织机大多采用人工拉织,现在已经大面积使用电脑织机。但是仍然有很多部门、很多生产线需要大量人手,例如制衣厂的查衫、缝盘,电子厂的检货、打端子、焊锡,皮具、鞋类等工厂里的车缝等等工序,都离不开人工制作。有些工厂年后开工早,年初四车站里已经有一部分民工回潮。

因为局里用车紧张,我是自己打的去的。到了车站外面,我打电话给阿枫,一会儿,只见他一脸沮丧走出来。阿枫简单讲了事情经过,说:“打她电话,一直关机!也不知道她现在到了哪里?或者还在哪里?”

哎,我承认,阿枫很能干。可是,在感情上,他就一傻鸟!净犯浑!

现在好了,吴涵失踪,小妍不知身在何处,但愿别落在eumenides的手里!

到了天堂鸟网吧,只见毛伟军嘴里叼着一根烟,低着头不停的来回踱步。小陆耷拉着脑袋,规规矩矩站在旁边,一声不敢吭。

小陆叫陆穗丰,老家江西农村,父母以上三代都是农民。所以老爹给起名叫穗丰,期望他长大后种地能够年年丰收,岁岁平安。原本没指望他有啥大出息。也不知哪个祖上的坟头冒了青烟,他居然能够考上警校,还当上刑警!去年十月份才进的刑警队,算是个新兵蛋子。

原本,局里安排朱晓晖和小陆两个轮流看守大网管吴涵。后来,小泉纯的案子爆发,朱晓晖又被抽调去执行搜索任务,局里就采取人盯人的办法,让小陆单独贴身跟着吴涵。以解决人手不足的困境。但是小陆太缺乏跟人经验了!

而那个吴涵就是个自己作死的主,他本是个色鬼,老婆又在老家,平日里都会隔三差五去找小#姐玩一玩。如今被警方管束了十多天,春节又不允许回家,给憋急了,看见只有小陆这个菜鸟跟着,他有意想甩开警方,自己出去玩一下,就耍了个心眼儿。

昨晚,他偷偷的将以前看病时医生开给他的安眠药磨粉碎,趁小陆不注意,放进小陆的水杯里。结果小陆就“杯具”了!

待小陆醒过来的时候,太阳都晒到屁股了!问问吧台的阿芳,问问值班小网管阿新,都说没看见大网管!

小陆吓出一身冷汗,急忙给我打电话。毛伟军念他是个新手,也没过多责骂他。等到罗飞他们来了,大家把能调查的监控录像都带回局里查看。

开会的时候,颜局长一开口就宣布:“武二羊,你没有协调好阿枫和小妍之间的矛盾,也没有将这个情况及时向局里汇报,导致小妍至今下落不明,你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陆穗丰,你在工作中警惕性不够高,没有能够及时发现被监护人思想有问题,导致被监护人失踪,你责任重大!姑念你两个是初犯,现在,我宣布:武二羊、陆穗丰,给予你们口头警告一次,取消你们这个季度的优秀警员评比资格,扣除你们这个月的奖金!武二羊,你有没有意见?”

“报告领导,没有意见。”我答道。

“大声点!”

“是!报告领导,武二羊完全接受处分!没有意见!”

“坐下!”“是!”

“继续开会!影像科,放投影!”

录像里。

天堂鸟网吧。吴涵披着一件黑大衣,扣着帽子,从值班室里打开半边门,侧身穿出来。他四下里望了望,低头穿过前台前面。吧台里,阿芳正忙着给客人充卡,入电脑,没有注意到吴涵。

吴涵匆匆走下楼,正好看见门卫不在,他立即飞快的跑出门外。

对面大马路边,一辆灰色小面包车启动,缓缓跟着吴涵离开天堂鸟网吧。转过一条大街,吴涵迅速溜进一条小巷子。刚进巷子口,小面包车呼的从他身旁开过去,嚓的停在他前方,堵住去路。小面包车前后都没有挂车牌子!

车门打开,从车上跳下来一个黑衣黑帽黑裤子黑鞋子黑手套的男人,戴着口罩,拦住吴涵。吴涵吓得直往后退。黑衣人冲吴涵扑过去,挥手一个掌刀砍在他脖颈儿处,吴涵立刻软倒。黑衣人双手架起吴涵,往面包车上拖,同时,还故意朝墙壁上的治安监控摄像头扬了扬脑袋脸孔!奈何黑衣人脸部被大口罩套着,根本无法认出他是谁。

小面包车倒着退出小巷子,调头向工业区郊外驶去,离开监控范围。

会议室里,所有人看着录像,沉默不语。

就在警方正在开会查看监控录像的时候,谁都没有料到,其实,小妍此时才刚刚到达之初城!

在阿枫家的那天晚上,她忘记了给手机充电了!由于她出门那会,天刚蒙蒙亮,她打开手机电筒照路时,才发现手机没电,亮了一会就自动关机。

大清早路上冷冷清清,她好害怕,心里后悔了,想折回去,但是一想到阿枫那么冷淡,她的心以凉了,只能往前深一脚浅一脚的赶路。

天大亮的时候,她碰上了大姑村里的人开摩托车去镇上买东西,那个人去阿枫村子玩的时候认识小妍。见到她就问她要去哪,小妍说要去镇上。那家伙也是个大头虾,以为她也去买东西呢,也没多问话,就拉她到镇上。小妍在镇上坐早班车去了县城,到车站的时候刚好有一班往省城的车启动,她顺利到了省城。

买好车票后,因为还要等客人齐了才开车,她就到街上逛去,为此和随后追过来的阿枫错开了。原本她那趟车比阿枫开得早,只是半路上车坏了,停了好久才修好。因此,反而比阿枫到的晚了。

小妍不知道,大家为了找她,都快急疯了!她在街上吃了个快餐,才回天堂鸟网吧。

刚刚走过人行天桥,拐进小巷子,迎面一个高大的蒙面男人将她拦住,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掌拍向她。

小妍只觉眼前一黑,整个人倒下去。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