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六十六章 王妃之喜

之初城 by 不经意的回眸

2018-4-16 17:59

你说。 我问他,什么事?

宋宇说:“小美和她姐姐从广西过来了,下午四点半的班车,在万江总站。你帮我去接她们过来,我还在外面执勤,赶不及时间。”

我说,好的,我马上就去。

挂了电话,我对张惜兰说,非常抱歉啊,我实在很忙,下次有时间一定陪你去。然后,转身出门。

张惜兰望着我的背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只不过,我后脑勺没长有眼睛,看不到她的失落的表情。

刚刚走出办公室,电话又响了。

一看是橘子花季,才一接通,她在电话那头嚷道:“二货,你就那么忙啊?打了好几次,老是占线!”

我说,是啊。正要出门呢。武大太太,有什么吩咐?

她说:“没事。还没开学,闲得慌,想去看看你。”

“那好啊。小美来了。你过来,我们一起去车站接她。”我心想,正好把小美交给橘子花季,让橘子带她去厂里住,省得麻烦了。

“你等着,我这就过去。”只听到她在电话里喊道,“达哥,送我一下。”

在市局大门外人行道上等了大约二十多分钟,火鸟开着梁成的宝马来到。然后一起去万江。到了那里,小美已经等了有一会儿。

我说,奉宋大哥之命,来接嫂子。小美不好意思的笑起来,向橘子花季说谢谢。

小美姐姐叫阮筱筠,据说七岁时被拐卖,所以跟养父母姓。两年前养父母过世后,才辗转找到亲生父母家。这次小美出事,父母不放心,就让姐姐过境来看望她。因为家里也比较穷,就决定留在中国这边一起打工。

火鸟开车,我坐前面,她们仨个女孩坐后排。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橘子花季和小美俩姐妹兴高采烈聊起来,真是一见如故。

我掏出烟盒,递一根给火鸟,火鸟没有抽,把烟夹在耳朵上。我自己点上一根,才吸了两口,橘子花季骂道:“二货,不许吸烟!没看见车里有女同胞嘛?也不问问小美姐姐同不同意,一点都没有绅士风度!”

我只好讪讪的把烟弹出车窗外。

路过金凯丰大酒店的时候,橘子花季说:“小美姐姐一路奔波,肯定是饿了,不如我们先去吃饭吧!我请客。”

火鸟听说,于是在前面红绿灯拐弯折回头,往金凯丰大酒店开去。

踏上水磨镜面天然大理石台阶,两排礼仪小姐鞠躬问候:“您好!欢迎光临!”那个排场,仿佛在迎接皇上圣驾临朝。

大红地毯从大厅里一直铺到台阶外面,大厅里富丽堂皇的装饰让人炫目。别说小美姐妹俩,就连我都有点感觉不自在。橘子花季却大摇大摆,牵着小美的手大踏步走进去。我和火鸟一言不发跟在后面。

火鸟根本都不鸟我,见过他好几次,他都没跟我主动说过话,除非是我问他,他才会应一两声。可能他很看不惯我那种市井小无赖吊儿郎当的模样吧。我想。不过,我并不在意。我的心灵也没那么敏感脆弱。是不是。

才进入大厅,就听到橘子花季扬手高声招呼:“嗨!老师!新年好!”

紧接着就听到一声非常脆亮的答应:“噢!素素,新年好啊!”

我闻声抬眼望过去,只见一个衣着华丽,仪态万方,面貌雍容的女子,唇齿含笑,和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手牵着手,从二楼上款款迈步而下。

橘子花季急步迎上去,两个人伸开双臂抱了抱。

那女子第一眼就看向我,从头到脚上下打量了一下,说:“素素,这位一定就是你的男朋友!是吧?长得好帅喔!素素真有眼光!”

“什么眼光不眼光。叫他小武就好啦!”橘子花季握住她的手轻轻晃动,说道:“这是我们系中日贸易专业兼日语辅导老师樱井里莎。”

樱井里莎?不是叫做樱井莉亚啊?嘿嘿嘿嘿,真想问一问橘子花季,有没有她的种子呀?发给老子可好?沈怡说得对,老子也该存点钱,买台电脑……你懂的!咳!咳!武二羊同志,想什么呢?别忘记了你现在的身份啊!

“樱井老师好!樱井老师好漂亮!”我笑着打了个招呼。

“武先生嘴真甜!”樱井里莎介绍道:“这是我家里最小的妹妹,樱井秋依。今天早上刚刚从日本国内来到这里。”

我仔细打量了一眼樱井秋依,只见她好生羞涩的模样,一对葡萄般圆润的眼珠儿,低垂的眼睑半合半开,脸蛋儿和皮肤水嫩嫩的。她身上穿着一件淡蓝色淑女长大衣,戴着一顶白色蝴蝶花边避雪帽,烫着棕色半卷波浪长发,双手交握在身前,向我半鞠问个好:“武桑好!”说的汉语不够标准,但是听起来语气柔柔的、润润的,仿佛嘴里含着蜜饯汤圆。

我连忙向她回礼,说:“樱井老师,秋依妹妹比欧洲神话里描写的天使更加漂亮啊!我都不敢再多看她了!要不,我会流鼻血的!”

一句话说的樱井里莎咯咯咯咯笑起来。樱井秋依再次鞠躬:“谢谢武桑夸奖!”

橘子花季瞪了我一眼,抬起樱井里莎的手,惊呼道:“哇塞!老师,你的戒指好漂亮啊!是吉泽先生送给你的吗?哦,我明白了,上次老师回日本去,就是和吉泽先生订婚的!对吗?老师你真会保密!”

我看向樱井里莎的左手,感觉她戴的戒指好像很眼熟。我暗问自己,我有在哪里见过吗?

樱井里莎笑道:“素素真聪明!什么事都瞒不住你!是的,放假时回去订的婚。我也是前几天才从家里来,本来是想开学了再告诉你们的。”

橘子花季连忙道喜:“恭喜老师!咦,老师,订婚不是要送钻戒吗?什么是珍珠戒呢?”

听她这么一说,我蓦然想起来,说:“橘子,这个戒指可不是一般的珍珠戒指!如果我没看错,它应该是一对!樱井老师戴的这只是凤戒,还有一个龙戒,应该是在老师的未婚夫手里。这对龙凤戒有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叫做‘王妃之喜’对吗?樱井老师?”

“啊!武先生,没想到你还是个古董行家!是的,这就是王妃之喜!”樱井里莎十分惊讶的看着我,“不知道,武先生在哪里见过它呢?”

我眉头一扬,说:“我也没有真正见过,只是在古籍上看到介绍罢了。现在见到真物,看来,那些传闻应该是真的了!”

“的确是真的。因为它很传奇,所以吉泽才会选择这个作为订婚礼物送给我!”樱井里莎笑道:“对了,素素,我们只顾着自己说话,你还没有介绍你的朋友呢!”

橘子花季于是介绍道:“这位是小美。这是小美的姐姐,阮筱筠。她们也是刚从家里来到。”

樱井里莎微笑着和阮筱筠握手,我感觉她俩看着彼此的眼神里,蕴含着不为人知的深意。

橘子花季说:老师,很高兴在这见到你,一起吃饭吧!

樱井里莎说,我和妹妹刚刚吃过了。妹妹刚从家里来到,很累,我先带她回去休息。改天吧,好吗?

道了别,樱井姐妹俩逶逶迤迤离去。

橘子花季于是招呼小美姐妹两个,大家在服务生指引着,上二楼,找个大圆桌坐了座,然后点菜。

橘子花季迫不及待就追问王妃之喜的来历。我故作高深的喝了两口水,清了清嗓子,才开讲。

七百年前,在印度尼西亚群岛的爪哇岛上有一个国家叫做麻喏八歇国,是南洋一个重要港口,那里物产丰富,商业贸易发达,也是渔业、捕捞业兴旺之地带。

就在沿海的一个小渔村里,有一对以渔猎为生的夫妇,从一只海蚌里获得一对珍珠。这对珍珠看上去很普通,也不大,只有手指头般大小。起初,渔民并没有把这对珍珠放在眼里,随手扔在茶盘里,给家里的小女儿玩耍。聪明的小女儿发现,那两颗珍珠在茶盘里,无论什么放,隔得有多远,两颗珠子都会互相滚向对方聚在一起。小女儿就把这件事告诉了父母,渔民就将那对珍珠留给她当作玩具。

那天晚上正是农历十五,皓月当空,华彩千里。

吃过晚饭后,洗了澡,一家人坐在院子里纳凉。渔夫的小女儿拿出那对珍珠在月光下玩耍。

奇迹出现了!

当茶盘里两颗珍珠碰在一起的时候,在皎洁的月光映照下,两颗珍珠迸发出七彩的光芒,并发出龙吟凤鸣般的音乐声!

两颗小小的珍珠发出的华光,映耀得整个院子五彩辉煌,祥光万丈!人沐浴在这祥光里,只感觉整个世界无比的宁静祥和。

渔夫一家人都为这样的奇景惊呆了。当渔夫把两颗珍珠分开的时候,华光顿时消失;放在一起的时候,华光再现。用手捂住珍珠,挡住月光后,华光与音乐声也会消失。渔夫感到非常奇异,又怕华光闪耀被外人知晓,赶紧将珍珠藏起来。

经过几次试验,渔夫发现,这对珍珠只在每个月的农历十五夜里月亮最圆的时候,在月光映照下,才会发出华光与音乐声。当月亮偏了以后,再什么照,都不会有奇景呈现。

渔夫这才确信,这是一对情侣宝珠!是一对无价之宝!

那个时候,麻喏八歇国里,两个蕃王,东王孛令达哈和西王都马板正在为了夺权而互相发兵打仗。

渔夫于是将这对宝珠进贡给西王都马板,以乞求免去兵役。

公元一四零五年,也就是大明永乐三年六月,明成祖朱棣派遣三宝太监郑和率领庞大的舰队下西洋,到达麻喏八歇国。郑和的兵士上岸与当地民众贸易交流,却被西王都马板的手下当作东王的援兵斩杀,共计一百七十人。

郑和手下的将士们非常愤怒,纷纷请战讨伐西王都马板。

西王都马板知道误杀了明军的人,非常害怕,愿意以六万两黃金作赔偿谢罪。

郑和考虑到,下西洋的目的是和平外交,如果大动干戈,会令西洋各国对大明恐惧,不敢与大明交往,这将会影响到下西洋的邦交活动。于是郑和立即派急使回国向朝庭禀报。

最后,永乐大帝允准了郑和的主张,决定和平解决这个争端,赦免了西王都马板。

都马板非常感激,从此和大明永结友好邦交,岁岁向大明进贡。当郑和舰队返航时,都马板将那对情侣宝珠进贡给永乐帝,并派送他的亲生宝贝小女儿甘奢沙伊娜郡主和遣从使者,跟随郑和船队到达大明都城应天府(明朝初定都南京即应天府,明成祖至永乐十九年即公元一四二一年始迁都北京。作者注),愿与明朝庭和亲。

永乐皇帝大喜。时值皇四王子朱高爔年方弱冠,尚未婚配。永乐帝当即赐婚四王子与甘奢沙伊娜郡主,并命珠宝工匠以黃金打造一对龙凤戒指,将那对情侣宝珠镶嵌在龙和凤高昂的嘴喙里,以印度名贵宝石嵌作龙和凤的眼睛,将这对龙凤戒命名为王妃之喜,亲手书写了“王妃之喜”四个棣书,刻在戒环内壁上,送给甘奢沙伊娜郡主当作贺礼。

这对龙凤戒就成了情侣间不离不弃、幸福美满的象征,是尊贵与地位的彰显!

“王妃之喜”几经辗转,传到崇祯皇帝手里。李自成攻陷北京后,太监曹化纯将“王妃之喜”进献给李自成。明将吴三桂爱妾陈圆圆为李自成大将刘宗敏掳走,献给李自成。李自成于是将凤戒赐给陈圆圆。

后来,吴三桂投降多尔衮,引清入关。李自成败逃四川九宫山,龙戒也跟着不知所踪。陈圆圆与吴三桂在乱军中重逢,从此跟随他南征北战,最后于云南郊外立草庵清灯事古佛,终了一生,凤戒从此下落不明。

历经几百年风风雨雨,谁知道,这对龙凤戒却落到土尔其一个古董收藏家手里。

收藏家的儿子却是个赌徒,败家子,将“王妃之喜”贱卖掉,当地政府官员买下后,将其作为慈善义拍品拿到泰国拍卖行竞拍。

那时候,作为慈善拍卖会主办方,副大使阿普夏洛柯应邀参加拍卖会,我跟踪他进了拍卖场,远远的看到那对龙凤戒,因为听介绍说是中国国宝,所以记忆深刻。

拍卖会上,“王妃之喜”被日本吉泽家族的人以一千二百九十九万美金拍走。谁想到,这个吉泽佑理是橘子花季的辅导老师樱井里莎的未婚夫!

吉泽佑理为了博取樱井里莎的欢心,不惜以天价拍下这对传奇戒指送给她。只可惜,国宝落入异族手中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