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三章 游侠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等那五师弟去后,众人便在原地等候。东方笑收拾着武器,坐在一旁,默不作声,听杨锐讲述沙盗袭击的情况。过了一炷香功夫,也不见人来,杨锐便有点焦急,连声嘀咕,来回走动不休。

东方笑定定地坐下,便如入定了一般。其余弟子则站在一旁,窃窃私语。

不多时,西方蹄声响动,来了数骑人马,打头的正是去而复返的五师弟。

五师弟身后那人年纪约莫三十许,戴一个皮帽,头发凌乱,飘散在肩后,身上穿着破皮袄,皮肤黝黑,双目黑亮透着光芒,脸上满是胡渣,胡须如钢针一般竖立,虽是汉人,却如西域牧民打扮。

杨锐见其落魄模样,不由失望,但也无其它办法,只好随东方笑迎了上去。

东方笑却哈哈大声笑道:“有游兄相助,如虎添翼。若能救出龙门派的贵客,东方必有回报。”

那人姓游名返,是祖上从中原迁来西域的汉人,其父生于中原,颠沛流离来到西域,与当地女子成婚生下了他,一直思谋着返回中原故地,便给他起名为返。游返幼时父母早丧,沦为乞丐,被贩卖至波斯为奴,历经艰难,又回到龙门镇,给人打杂为生,却有一项异能,耐力好,善记路,走过一遍的路途,便不会忘记,因此也时常给人带路。

游返见东方笑郑重,连忙作揖道:“不敢当,少门主既有吩咐,小人必竭尽所能。小人曾深入沙漠,去过其中几个绿洲,离此最近的绿洲也有半日路程,小人猜测沙盗必会在此过夜。此时已是午后,若是立刻出发,或许能赶上沙盗。不过沙漠入夜极寒,若是没有御寒之物,恐怕无法生出。沙漠中心无法行马,需要步行,还要提防流沙坑,幸好小人还准备了滑沙木板,可增快行进速度。只是只供三人之用。”

杨锐大惊失色,仅三人对付不知底细的凶悍沙盗,无异于以卵击石,莫说救出妹妹来,说不准都无法回来。

东方笑抚掌笑道:“三人足矣,人多了反而打草惊蛇,便由游兄带路,我与杨兄一同前往。”于是开始检查用具。

杨锐也没其余办法,只得打起精神,准备上路。

三人准备停当,东方笑命龙门弟子迎候商队入镇后便在沙漠外围策应,便带头出发。三人先策马行驰了一段路,便下马步行,连着几个沙丘之后,便开始燥热起来。

游返听杨锐说了一遍事情经过,有点奇怪道:“其实小人也曾见识过沙盗,不过此次穿着纸甲用长枪劫人的沙盗倒果真奇怪。沙盗虽然凶悍,其本质无非是流匪,都是平民出生,哪有那么好的装备?”

东方笑望了他一眼,道:“龙门派与沙盗也斗了几年,不胜其扰。游兄可知沙盗的由来?”

游返侃侃道:“沙盗原是沙漠南面吐蕃部落中年轻人组成,其首领巴山原是某个部落的牧民,因杀了人躲进沙漠中落草为寇,平时便打家劫舍维持生计。因其凶残,见人就杀,很少有人知道其底细。”

东方笑点了点头,道:“沙盗骚扰龙门外围也是近一年的事,前前后后曾击退其四次。最近一次已是半年前,当时袭击者二十余人,六人亡,其余负伤,此后便不见其踪影,不想事隔多时,竟卷土重来。恐怕今日几人只是打前站,若所料不差,绿洲内必藏有更多沙盗。今次正好可一探虚实。”

游返不由抱拳连称佩服,道:“旁人畏沙盗如虎,少门主反偏向虎山行,胆气过人,小人虽武艺低微,只要少门主用得着,绝不后退半步。”东方笑连忙谦道:“哪里,前一次沙盗来袭时,我正好前往中原办事,未能见识沙盗凶猛,才能硬起胆气。反是游兄热心,令我钦佩。”

杨锐听两人互相吹捧,心中不以为然,以师伯之力,连毙三贼,仍被劫走一人,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东方笑,竟要以三人之力一探虎穴,不由又担心起来,只是如今无法可想,想救出妹妹只能依靠这两人。

东方笑瞥见他神色,以为他担心师伯和妹妹,安慰道:“杨兄不必担心,沙漠中不能乘马,又有姚世伯在后尾随,贼人一时不能加害令妹。刚游兄已说了绿洲方位,只要我等及时赶到前头截住那两人,便能救人。”

说话间,天色渐暗,残阳西落。沙丘间风渐渐大了起来,三人顿时一股寒意。

游返指着前方,三人从沙丘上向远处望去,隐隐能看见树木轮廓,数个帐篷围绕着月牙一般的小湖,湖边放牧着几头牛羊。若非知道那是沙盗落脚处,三人几乎起了前去作客的想法,如此安静美丽的景色,谁知其中藏着多少凶险。

东方笑不由叹道:“外边风沙干漠,内里湖水鳞波,如此两者存在一处,真叫人意想不到。常说沙漠中有海市蜃楼,也不过如是。不过此处既是沙盗据点,怎连放哨守戒也无一人,莫非以为此处无人能至,故放松了警惕。”

游返指着最近的一颗枯树道:“那处是北面进入绿洲的通道,那棵树虽枯,但甚高,一般人经过,不会留意树上的景况。不如去那边登高探查究竟。”

东方笑暗道一声妙:“若那两个沙盗从此经过,我等三人便从树上跃下将其截住,出其不意下狠手。若其还有同伴,则暂忍一时,待入夜后再图救人。”于是便随游返前去。

杨锐只觉此二人异想天开,暗骂一声疯子,也跟了上去。

到了树下,游返取出早已备好的绳子,噌噌便爬了上树,到了树顶端。接着东方笑不费吹灰之力也爬了上去。轮到杨锐时,却发现树身摇晃,似无法承受三人之重,便到了邻近另一颗小树上。

东方笑向绿洲帐篷处望去,其中也无穿梭之人,不禁皱起眉头,思索着什么。

待三人藏身好,天色已然暗下,风在沙丘间穿过,发出嘶嘶之声,落在身上甚是难受,三人取出皮毛做的外套穿上。一钩月牙挂在当空,若隐若暗,身上黑色与夜幕融合在一处,几乎无法识出。

正等的不耐,远处突地传来叫骂声。只见两名大汉牵着一匹马,踉踉跄跄向三人藏身处而来,夜色下看不真切。待走得近些,杨锐已认出正是那两名穿纸甲,提长枪,挎枣红马的沙盗。只是两人只剩下一匹马,头上盔甲已经摘掉,面容在夜色下无法看清。马上隐约负有一人,不知是否杨沁。

三人屏住呼吸,静静地等两名沙盗慢慢靠近,一时月高人静,唯有呼呼的风声不住响起,因而那两人的说话声也能听到一些,只听其中一名生得高大的沙盗说着:“此次真是窝囊,我便早说莫要打劫商队旁生枝节,那三个喽啰非要擅自行事,结果惹上那杀神。咱们兄弟平日里哪受得这等鸟气,早知如此,将那巴山一刀宰了,散伙了事。”

听得那人口音,游返还未有反应,但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东方笑却是心中一凛,这分明是关中口音。远在西域的沙盗,何时有了关中人?

另外一人牵着马绳,也是披散着头发,甚是狼狈,不过说话不失沉稳,道:“人在屋檐下,我们还有用得着这伙沙盗目前只好忍一忍,此次出师未果还折了三人,巴山这厮恐怕又要刁难我等。不过折在那人手里,你我也不算怨了。你可知那人是谁?正是威震江南的五色剑当家人姚惑。其师无色真人自创五色剑法,打遍江南无对手,和南海剑圣卢某人齐名。幸好此次进了沙漠,若在平地,要击杀此人尚不容易。”

杨锐听得这话,再没看到师伯,心中一紧,握紧手中长剑,待要跃下树去,斩杀两人,为师伯报仇。那两人突然停步不前,大吼一声:“来者何人?”游返以为已被发现,正要现身,被东方笑一把拉住,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才发现那两人是对着另一边说话。

只见月色下从绿洲方向走出一人,那人在沙漠寒风中只着一件单薄长衫,身材高大,双手下垂,背上似背有一把连鞘刀,缓缓向这边走来。

两名关中沙盗似觉察出一丝危险,到了沙盗地界,居然无人接应,还出来了陌生之人,不打招呼便步步逼近,赶忙从马上抽出长枪,对准来人。

那人冷哼一声,道:“尔等便是谢青言、刘万山罢?想不到如此不成器,竟做起强盗来?”听他声音,年纪在三十之间,语气中却充满了冷漠和傲然,令人不敢亲近。不等对方回答,又踏进一步,冷冷道:“定川之役,威武军中军全军覆没,统领将军王猛身亡,身为其亲兵,却苟活于世。”又瞥了一眼马上的人,道:“居然还做强抢民女的勾当。”

两人哪想到于西域还有人知晓其身份,冷汗直流,提着长枪道:“阁下是六扇门的人?既然识得我等身份,便不容你归去。留下命来。”说着,两人似有默契一般,一人长枪横扫下盘,一人中宫直进取其要害,颇为迅猛。

;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