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一章 五色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雨后的空气,弥漫着泥土的腥味和野草的芬芳。泥泞湿滑的路面高低起伏,驽马骡子驮着货物爬上一道缓坡。突然间,巍峨的昆仑山矗立在眼前,连绵而不见边际。

正当队首的人停步观望时,身后同伴一个一个身影涌了上来。其中,不少正口中咒骂吆喝。然而当抬头望见开阔原野上的壮观景色时,均不由忘了赶路,被远方的昆仑山惊地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们这一行商社队伍从汴京出发,一路艰苦跋涉,自三月出发,而今已是五月,出发时崭新的皮袄靴子,也已褴褛,抖擞的精神也转为麻木与疲惫。只有在看到昆仑山的一刻,各人的眼神重现出了光芒。带头的商人老陈头一声呼喝,整个商队恢复秩序,一个接一个继续动了起来,脚下的步伐也变快了。

商队最尾的一匹马没有驮物,而是坐着一名青衣老者。老者头缚武人青带,宽阔额面印着刀刻皱纹,剑眉直入云鬓,小袄外套着短衫,袖子处用绳子绑起,以利于骑马,腰间挎着一柄长剑,剑身紧窄细长,乃是大名府金剑山庄的样式。座下马匹头高脖粗,甚是神骏,即使一路风尘,神采依然。还不时打着响鼻,似是抱怨主人拉着缰绳,才使其堕于慢吞吞的骡马身后。

马下伴着两名年轻人,一男一女。

男的约莫二十余岁,同样是鹰眼锐目,却多了一丝阴鸷,少了一分豪气,不高不矮,不瘦不胖,作一儒生打扮。自太祖夺了天下,改了先朝武人主政的局面,开科举取士,重用文人,于是江湖中人也喜儒生打扮,年轻人尤甚。

另一旁的少女,却是典型的小巧美人,五官精致,眉目秀丽,红唇尤为引人。虽沾染了旅途风尘,仍神采奕奕,于周遭粗犷风光中,犹如一支江南杨柳,风姿绰约。

马上老者上了缓坡,眼神一亮,随之现出复杂神色,口中叹道:“想不到我姚惑终于来了昆仑山!不知那龙门镇却在哪头?”

身后年轻男子接口就道:“师伯,一到这地界,时而下雨,时而放晴,有时热得出汗,有时还会下雪。果真是边鄙荒芜之地,连这老天也不赏脸。”

一边说,一边拍去肩头的尘土,脸上现出不耐的神色。

身旁少女却娇声道:“哥哥此言差矣,先前莽原草色,一路单调,令人生厌。此处短短一日,便可历经四季,俄尔鲜花盛放,片刻便即凋零,花瓣掉入土中,冷风吹过,又积霜雪。犹如人之一生,生老病死,转瞬即逝。”说到最后,幽幽叹了一口气。

马上老者姚惑安慰道:“若茗,又想起你逝去的爹爹了吧?你爹爹正当盛年,若不是痴剑成狂,心智枯竭,也不会留下你们兄妹撒手而去。唉,五色剑自创派至今止两代而已,你们祖师创派之时,凭一把剑,行遍江南四郡没有敌手,是何等气派。传到我们这几个师兄弟手里后,却不料就此没落了,五个师兄弟只有我一人守着师父的遗训。”

那少女名杨沁,小名若茗,是姚惑师弟杨铁的女儿。他哥哥叫做杨锐。

杨铁拜入五色剑门下时年已三十,是半路出家,带艺投师,时一子一女杨锐和杨沁早已出生,便交由其母亲抚养。后来母亲亡故,杨铁便接至五色剑门中,亲自教授杨锐五色剑之白剑剑法。而女儿杨沁不喜舞刀弄剑,姚惑亦传授了一套修身养性的打坐法门,倒也习练有功。及至杨铁故去,又过了十年,杨锐和杨沁也只剩下姚惑这师伯一位亲人。

此时远在昆仑的龙门派掌门东方卓派人送来一封书信,邀姚惑加入龙门派任客座教习,姚惑斟酌再三,鉴于五色剑人才凋零,在江南已声势日衰,于是带上杨锐兄妹,远赴西域,托庇于龙门派。

另一边,师侄杨锐听他说话甚是丧气,不由大声道:“师伯不要过分忧虑,师侄定会努力学剑,重现祖师爷那时的风采。”

这时,商队行至一棵柏松下,领队的老陈头招呼众人休息一阵再赶路。一路行来不知几许路程,早已人困马乏,若非刚刚昆仑山的壮景让众人暂时忘却疲劳,恐怕已怨声沸腾了。众人纷纷在树下拣块干净的地铺上备好的干草,便将行李货物卸下,让牲口也缓口气,自己才坐下。

姚惑等三人最后赶到,老陈头连忙招呼三人到树根处靠着树干坐下。老陈头原籍杭州,与嘉兴的姚惑也算半个同乡,一路上颇多照顾。姚惑与杨沁坐下,杨锐因欲锻炼耐力,仍是站着。

商队里一个李姓商人这时高声道:“听闻姚师傅是闻名江南的五色剑掌门,这一路上没遇到一寇半匪,没机会见识五色剑的高招,不如在此处给咱们比划比划,开开眼界。”

另外一个张姓的商人也跟风起哄道:“是啊,上次咱们走沧州那线,遇上个姓宋的大汉自保作保镖,拳法耍地甚俊,号称行遍山东无一合之敌,后来遇到个拦路抢劫的小贼,便吓得屁滚尿流了。”

又有一个姓钱的商人道:“别胡说八道,五色剑我倒是听说过的,乃是无色真人创立的,无色真人剑扫江南武林,行走江湖都是知道的。后来么,好像就没怎么听说了。姚师傅要真是五色剑传人,给使一招,老钱我是肯定识得的。”

众行商尚在那边纷扰,这边眼见杨锐额露青筋,正要发作,姚惑手一挥制止他,一面微笑道:“钱大官人过奖了。自先师过世,五色剑的真义十去其七,师兄弟几个却没人能继承先师功夫,倒叫各位大官人见笑了。”

众人见他自谦,正感无趣,姚惑又话锋一转,道:“不过既然大伙儿有兴趣见识一下,姚某自是要给面子的,只是此处不方便,等到了龙门镇,龙门派东方卓是姚某故交,到时候少不得切磋,届时定当请各位做座上宾,对我等武艺品评一番。”

这话绵里藏针,不卑不亢,说得那几个商人心中起了一个个疙瘩,这几人无论如何也知道,龙门派门主的武功不是自己一个外行可以随意评论的。

老陈头也赶忙打个圆场道:“姚师傅也是交了份子钱的,都是搭伙上路的,同路便是一场缘分,大家莫要聒噪,赶紧上路,上路!”这老陈头在商队里资历老,威信高,他一句话,便没人敢再插口,连忙自顾自地装上货物,准备赶路了。

重新上了路,姚惑三人仍是吊在后尾,却换成杨沁上马,姚惑在马下步行。杨锐低声恨恨道:“师伯,不如让我去教训这群有眼无珠的贱商,让他们好好见识一下五色剑的威名。”

姚惑冷哼一声,道:“你若仍是如此沉不住气,我日后怎么将五色剑交托与你?教训这些人又能如何?祖师爷去后,五色剑没落也是事实,目下若提起少林、丐帮,谁不交口称赞。便是中原镖局,金剑山庄这些旁流,也是威名远扬。自己门派无人,怎怪得了他人诋毁。”

杨锐涨红了脸不说话,又听姚惑问:“前日让你修习的青剑法,你揣摩如何?”连忙禀道:“已得七八分领悟,这青剑法果然神妙,守中带攻,攻中带守,与白剑法截然不同。只是部分招式艰涩难懂,使了两遍,与前后接不起来,也不知是否师侄鲁钝。不过有师伯喂招,相信很快便能纯熟。”

姚惑摇摇头,安慰道:“师伯哪能一直跟你喂招,总要靠你自己。短时间内让你背熟五种剑法的要义,确也难为了你。我已将五种剑法与我自己的见解录在一本册子中,回头交给你去自加理会。”

说罢,眉头皱得紧紧的,不知想起了什么,陷入了沉思。

杨锐眉头一紧,疑惑道:“师伯,听你话中意思,难道是要与我俩分别了?”另外一边杨沁也露出注意神色。

姚惑感慨道:“昆仑与江南相隔万里,你师伯年迈,兴许是回不去了。我们师兄弟五人,二师弟从了军,战死沙场,三师弟喜好舞文弄墨,入了仕,你们爹爹又病故了,只有小师弟,你们祖师爷对这位关门弟子最为满意,悟性人品都是上上之选,就连我这位大师兄都不如,却不想突然隐退山林,不知所踪。你们若是日后能遇见这位小师叔,大可以请他帮忙,相信看在师门面上,终不会袖手旁观。”

顿了一顿,又道:“龙门派的东方卓雄才大略,十年前龙门派在昆仑诸派中排名末流,如今在他手里,隐隐成昆仑第一大派,大有吞并昆仑诸派之势。此次其请师伯登山,便是存有借五色剑之名,壮大自身,压倒其余诸派,达成并派归一,统一昆仑之志。届时,昆仑派便成西域第一大派,进可与中原门派争锋,退也可守一隅之地。”

杨锐脚步一顿,不满道:“这东方卓既然是利用我们五色剑,为何我们还要送上门去。”杨沁显是有同样问题,也侧头倾听。

姚惑长叹一声,目光向远方看去,逶迤的昆仑山脉似与他们一起前行,无边无际,转过头道:“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东方卓十年前来中原游历,曾在你们祖师爷座下修行过一段时间,与我也曾切磋过几回,大家互有胜负。却没想到终能成为昆仑一方霸主。此次远赴西域,其一是想结此强援,日后也好事半功倍。其二是也想旁观一段时间,看看是否能从其身上找出重建五色剑的诀窍。至于五色剑,也只能靠你们兄妹,师伯是帮不上忙了。”

杨锐兄妹低下头,默默思考姚惑的话,一路静悄悄,耳旁只剩下坐骑的蹄声和喷嚏声。

;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