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十一章 剑圣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第二天一早,龙门弟子按照刘叔吩咐备了给剑圣的礼,东方笑身为少门主,自然不用为些琐事操心。

游返思索了一夜,要在汴京立足,还是需找个活干,于是决定外出。

东方笑见了游返,便邀他一同前往大相国寺,一者昨日卢晓玉得罪游返,想找个机会和解,再者也想给他介绍一下南海剑派的人,看看是否能寻到一份差事。

南海剑圣年轻时曾任禁军教头,与许多军中将领均有私交,除了剑法出神,兵法韬略也不逊于人,一介武夫能被成为剑圣绝非虚名。其晚年于家乡创立南海剑派,追随者众,产业庞大,也急需人才。

游返无事可做,正好也可游览大相国寺,便欣然前往。

此时街上空空荡荡,唯有赶早的小贩催着骡子运着货物。走了不远处便到大相国寺。大相国寺坐落甚广,门口却有点破落,两人与携着礼品的仆从踏进门槛,早有沙弥前来,听说是来拜访南海剑圣,只道:“剑圣闭门谢客,贵客请回。”

此原是剑圣推却一般人上门之辞,却令众人不知进退了。幸好这时传来卢晓玉的呼声。游返转头望去,不由眼前一亮,早不是那粗鲁莽汉的摸样,只见其身着一身葱白长裙,细长身子甚是匀称,脸上笑意盈盈,一双杏眼美目流盼,只是盯着东方笑看,却将游返看得呆了,心中直叹其易容神技。

卢晓玉也算江湖儿女,兼之当下风气活泼,便也不顾男女之别,大大方方迎了出来,嘴上说道:“东方笑,你怎么现在才来,我爹爹早就等你半天了。”

只见身后又转出一个人来,那人身高不高,但甚是壮实,像一座小山一般,国字脸,面相英武,远远便抱拳道:“东方兄与龙门众位宾客前来,未能远迎,失敬失敬。”声如洪钟。

东方笑还礼道:“原来计兄也在,失礼了。今日冒昧前来,打搅计兄一二了。”游返跟着龙门众人也纷纷作礼。

原来此人乃是南海剑圣的大徒弟计怀才,外号南天一剑,也是尽得剑圣真传的弟子,卢晓玉也要呼他一声大师兄,近年来更是代替剑圣打理门中事务,不容小觑。东方笑又替游返作了介绍,计怀才乃是南海剑派的实权人物,若是打好这层关系,说话起来便方便许多。

卢晓玉耐不得礼节繁复,扯着东方笑的袖子便往里的院落走,一边走,一边在其耳边嘀咕着什么。

计怀才眉头一皱,却神色不变,笑着引众人进了里面。走过寺里上香的大殿,到了后面的一个僻静院子,正是大相国寺剑圣所在之处,此处环境优雅,气氛宁静,不为外人所能进入,剑圣与此间方丈关系甚好,因此每每来到汴京,便寄居于此,已成惯例。

众人来到会客厅,计怀才道:“家师在演武堂,点名要东方兄独自去见,连我师兄妹也无法相随。只得麻烦东方兄自行前往了,演武堂在此间后进,绕过屏风出了门便到了。”

卢晓玉低声在东方笑耳旁道:“我爹爹是要考校一下你的剑术,若是敌不住便及时认输,别死撑。”犹豫了片刻,又道:“那件事,可别忘了跟我爹爹提起。”脸上一红,便不往下说了。

东方笑点点头,缓步走到屏风后,消失不见。

两个龙门弟子撂下礼物,也不等少门主返回,告了声罪,便自行归去了。只留下游返和计怀才两师兄妹两人面面相觑。

东方笑来到演武堂门口,只觉里面空空如也。突地里面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东方少侠,请进。”

东方笑这才发现里面坐了一个白衣老者,须发花白,双目精光直射,面朝自己微笑着。他心中一凛,打起精神,不敢怠慢,慢慢走了进去,恭敬地行了个礼。

剑圣也不多礼,直截了当地道:“你我皆是剑道中人,今日便以剑为舌,说说话吧。”说罢,直接亮出剑来。

东方笑只觉其举动颇合剑道,心中摒除杂念,无喜无悲,对他而言,对手无所谓强弱,只要能印证心中剑道,便是一个好的对手,剑圣无疑是个好对手。

剑圣手中长剑卷起一片微尘,人剑合一,向东方笑迫近。东方笑手腕一抖,剑尖指向其脖颈。两人身形交错,换了一个位置。

剑圣面上毫无表情,手中剑身却一阵乱颤,似乎在发出欢愉的笑声,既是棋逢对手的喜悦,又是沉醉剑道的自娱。

卢晓玉在外头坐立不安,计怀才看在眼里,安慰道:“师父他老人家下手极有分寸,不会为难东方兄弟的。”

卢晓玉脸上微微一红,反驳道:“我哪是担心那块木头?他剑法可高明着,人称江湖新一代剑神呢。我是担心爹爹。”

游返本来搭不上话,气氛颇为沉闷,便也出声道:“东方兄确实是在下见过剑术最为高深的人,在途中,曾经以一敌三,不落下风。”

计怀才本来听了师妹的话,心中颇不舒服,师父人称南海剑圣,是因出身南海,江湖中人尊称剑圣时带上了出身地,以表示敬意。可自己这南天一剑的绰号,便真是在南方才显名。这岭南不毛之地,本就高手不多,仅能在一隅之地称雄,算不得本事。偏生师妹口中推崇的东方笑,同是青年一辈中的好手,同是来自偏远地区,可江湖赞誉远非自己可比。

此时听了游返的帮腔,心中不免不服,脸上却微笑道:“游兄,大家江湖中人,在此白等甚是无趣,不如也切磋一下武艺,消磨一下时光。”

游返吃了一惊,心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莫说我不是江湖中人,就算是也不够你南天一剑劈的。正要拒绝,长剑已经递了上来,计怀才道:“游兄且放心,点到为止。你是东方兄好友,想必手上功夫不弱,你我也是以武会友,决不能伤了和气。”

游返求助地看向卢晓玉,想她也是东方笑好友,应会出口劝解,但此刻她全副身心都在另一边的比斗中,对这边不闻不问,只好一咬牙,应了计怀才的提议,摆了个起手势,却是五色剑黄剑中的一招。

计怀才哪见识过五色剑,只见他起手有模有样,便呼了一声好,刷刷铺开剑势,一时间屋内剑气纵横。

南天一剑绝非浪得虚名,端的是攻势猛烈,角度刁钻,且又不露破绽。他听游返来自西域,以为也是龙门派弟子,便有意摸摸他斤两,上来使出七成力气,将游返逼得手忙脚乱,左支右绌。

游返只觉四周剑影交夹,已分不清来路,忙改做白剑的一招,以攻代收,直刺对方要害。

计怀才心中更是恼怒,心想已说好点到为止,怎地使出如此凶险的剑招,当下也变招,动如脱兔般避开这一剑,直挑对方胁下。他哪知游返不懂什么江湖规矩,且剑法生涩,拿捏不住,搏命尚可,比斗时根本无法收发自如。

当下画风一变,计怀才绕着游返转了起来,游返却连对方身形都看不清了,只是有一剑应付一剑。不多时,肩上衣服便被挑破。

计怀才正欲收剑道歉,不料游返全然不顾,频频出剑抢攻,当下也不再留手,嗤一声,剑气油然而发,剑尖直奔游返而去。

耳旁传来卢晓玉惊呼:“师兄手下留情。”计怀才这才惊觉,剑使偏了三寸,只将游返手中兵刃挑落在地。游返头发散乱,满头大汗,一屁股坐倒在地,一时缓不过气来。

计怀才呼了一口气,连忙去扶他。卢晓玉嗔怪道:“这位游兄明明武功低微,师兄你还跟他较上劲了,待会师傅出来,定要告你欺凌弱小。”

计怀才平素也怕这个古灵精怪的师妹,只苦笑道:“我哪知道游兄如此不堪。游兄,我一时失手,你可别见怪。”

游返正要说话,卢晓玉又搭腔道:“东方在里头与爹爹堂堂正正比剑,师兄你只能欺负一下人家手下人,还弄伤了人,真是不成气候,爹爹的脸都被你丢尽了。”言语间颇多嘲讽之处。

计怀才脸上登时挂不住,冷哼了一声,坐回了自己位置,一言不发。

游返心中五味杂陈,这对师兄妹毫不掩饰地在自己面前斗嘴,师妹言语刻薄,师兄说是切磋差点要了命,胸中愠怒,却在人家地盘上不能发作出来,只得勉强起身,拍拍屁股,语气生硬道了一声:“计兄果然好武功。”便坐了回去。

这话到了计怀才耳中,更像一种讽刺,又是冷哼一句。

卢晓玉挂念其它事,不管眼前这两人。一时寂静,气氛尤为尴尬。

过了半晌,东方笑从屏风后转了出来。

卢晓玉忙迎了上去,捉住其手臂问:“怎么样?你坚持了几招?那件事我爹爹怎么说的?”又见其衣容整齐,不像是经历了一场恶斗,只是脸上神情木然,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东方笑拨开她手,心不在焉道:“晓玉,你且让我静静,稍后再与你说话。”说完便往外走去。

游返本要与他同行,但东方笑却似没看到他一般,从他身旁穿过,径直出了门去。

卢晓玉扁扁嘴,心中大骂这呆子,也不知是否完成了交代的事,一时患得患失。

计怀才见师妹如此,心中更是恼恨,道:“定是在师父手下讨不着好,过不了几招,便拿人出气。”

一个苍老声音从屏风后响起:“这可说错了,是为师讨不着好,此子剑术高明,前途无量呐。”

一个佝偻身形出现,卢晓玉见爹爹出来了,忙挽住他手,道:“爹爹,究竟结果如何?就别打哑迷,爽爽快快说了。东方笑为何谁也不理,径自跑了?”

剑圣一捋白须,微笑道:“他胸中藏着剑道,但毕竟年轻,这一番印证之下,恐怕得思索一阵,消化消化才行。这正是关键的时候,晓玉你便不要去打扰了他。”说罢,又消失在屏风后。

卢晓玉见事终究没成,一阵羞恼,一溜烟也消失不见。

东方笑一去,游返一人便有点尴尬,忙告了一声辞。计怀才也无心留客,寒暄了几句,便送走了他。

游返踏出大相国寺,胸中悲凉,自己终究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在西夏受的礼遇只是沾了东方笑的光。莫说东方笑一时俊杰,企及不上,便是南海剑派这等大门派也看不起武功低微的自己。也许出于礼节,可以称兄道弟,但终究不是一路人。

此时看着街上往来的人群,心情与昨日大异。暗暗下了决心,不再依靠东方笑这层关系,要自己闯出一条路来。

游返回到龙门派住所,收拾了东西,刘叔与东方笑不在,便修了一封辞信,感谢一二,交给某龙门弟子,就此扬长而去。

;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