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九章 异侠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东方笑向野利敬了一杯,道:“早就听闻大夏勇士善战,定川一役,千里潜进,全歼威武军王猛,乃不多得的大胜仗。”

一旁的拓跋烈哈哈大笑,打着酒嗝道:“那全赖陛下神机妙算,我堂兄正是领兵的大将。那王猛是根难啃的骨头,就几千人也敢坚守,幸好当时陛下下了死命令,将士用命,这才攻克了营寨。宋军失去大将,只得求和。”

东方笑又喝了一杯,道:“果然妙算,那宋军素来以坚守之力闻名,王猛又以布阵扎营为长,一营扎下,左右必有护卫斥候,贵军能围而歼之,又从容退却。真应了兵家之言,千里突进者必潜,速取之。”

拓跋烈哂道:“什么狗屁兵法,要不是宋军内贼里应外合,哪能……”

游返正在神游物外,听到了这话,心里一颤,惊出了一身冷汗,立刻明白了东方笑问话之意。

野利连忙止住他,道:“拓跋喝了酒便胡言乱语,这行军打仗的事,乃是军机要密,岂是我等能够妄言的。倒是东方兄一表人才,一品堂正是用人之际,若是能留下效力,大夏必不屈了你。”

他重点突出军机二字,希望东方笑能收口,东方笑果然转到其它话题,游返也继续装醉不醒,宾主间又其乐融融。

终于,两人喝得酩酊大醉,被人抬回客栈。

第二天,二人睡到午后方醒,一番梳洗后,收拾了东西出西门。

到了城门前,才发现全城戒严,只准入城不得出城。询问原由,那守门官兵只说是城内出现盗贼,正在满城捉拿,不能漏了出网。而方才街上,确实有一队队披甲戴胄之士在巡查。游返不由紧紧摸了摸怀中的钱袋,幸好,其变卖得来的碎银子尚在,没有被传说中的盗贼偷去。

两人正要郁闷回去,正好遇上了熟人拓跋烈,顿时觉得这胖子可爱起来。

拓跋烈见两人出城门,已料到事情经过,忙给守门官兵打招呼,道:“这两位正是诛杀塞上四兽的东方兄和游兄,乃我大夏国贵宾,武艺高强,绝不可能是那偷鸡摸狗之辈。”众人露出久仰的表情,连连称善,连忙给两人开门,还不停欢送致敬。

两人与拓跋烈告辞,出了城门,在城外兜了一圈,往来时的方向走了。因东方笑不想惹一品堂猜忌,便说返回西域,出西门,这时便只好多走一些路程。

出了城门,一路欢快。到了陕西地界,一路人烟稀少,耕田荒凉。

游返有点怀疑是否大宋境内,东方笑宽慰道:“本来旧都长安荒废后,户口十存其一,到了太祖建都东京,西夏叛乱,此处更是沦为前线,百姓除了捐税捐丁,还得充当民夫,生活更是不堪。此处是灵州进陕西的唯一通道,等过了长安,到得西京洛阳,便繁华起来。”

不多时,进了山区,两人下马步行。天气炎热,口干舌燥,前面出现一面茶招,主人起了锅煮茶,虽是劣茶,仍茶香四溢。

两人一路过来,不是饮酒,便是羊奶牛奶等物,早耐不得那奶腥,此时望见这清香茶寮,不由自主便坐了下来,要了一壶热茶,少做休息。

那主人年五十许,奉上了茶,收了东方笑的铜板,热情道:“贵主仆这时节还从西夏而来,却是罕见。这山路往下便是李家寨,不妨可以在那边借宿。”

那主人见两人同行而游返穿得落魄,便以为是主仆二人,着实使两人一阵尴尬。东方笑轻轻引开话题道:“却不知老丈这时节怎地开了个茶铺?”

那主人道:“我本是附近种地的,实在挣不得几个钱。前些日子有人打此经过,问我讨碗水喝,说朝廷已和西夏签了和议,不打仗了。那人还说这条道上商旅渐渐会多起来,若是开个茶寮,必定生意兴隆。”

东方笑哈哈道:“于是你便张罗起来了?可是要真有商旅,也得两三月以后,等这消息传来了才是。”

这时传来笑声,一个粗犷的声音道:“我说开个茶寮,正是因回程口渴,好向老丈讨杯茶喝。”

那声音似在耳边响起,几人回头看时,发声那人却还在几丈开外,刚转过角来。

只见那人戴了个草帽,身材极高,比东方笑兀自高了两头,肩膀也极阔,比拓跋烈宽了数寸,满脸胡髯,年纪不会超过四十,穿得一身褐色粗布短衫,衣衫浆洗得发白,腰间胡乱系了一根带子,腰带上缠着一个酒葫芦,脚下踩着一双草鞋,那模样酷似一庄稼汉。可这庄稼汉却牵着一头毛驴,毛驴上载着少许货物,还负了一个长形麻袋。一路走来,却似闲庭信步,神情中不沾染一丝风尘疲惫,反而神采飞扬。

那茶寮主人忙道:“胡三爷快请,你说这条道上商旅渐多,可过了好几日也只见了这么两位客人。我连家中客房都打扫好,准备作客房了。若是没人来,这茶叶的钱都回不来。”

胡三爷呵呵一笑,道:“旅途劳顿,老丈总得让我先喝口茶。”往里走了两步,朝着东方笑与游返道:“这两位少年英侠必然是痛宰了塞上四兽的东方兄与游返兄。幸会幸会。”

两人心中奇怪,不过还是行礼道:“这位大哥好眼力。”

胡三爷道:“莫怪。只是鄙人从兴庆府走时,正好看到榜文,一路上又看到两人坐骑的粪便,推断两位同路。这时节从西夏过往的也没几人。鄙人姓胡名近臣,排行老三,江湖中人称我胡老三,东方兄的名头在两京武林中无人不晓,游兄一表人才也非泛泛,咱们亲近亲近。”于是便在一桌坐下。

游返暗暗称奇,西夏官兵紧闭城门不让出城,他们两人靠着拓跋烈作保才得以脱身,不知这胡三爷又是如何出得城。不过口上仍是久仰。

东方笑道:“洛阳城有个不平庄,庄主也唤作胡三爷,不知与胡兄有何关系?”

胡近臣哈哈一笑道:“让东方兄见笑了,不平庄胡三正是在下。想不到不平庄小打小闹,也能入东方兄法眼,真乃快事一件。来,一同喝上一杯。”

三人以茶代酒,饮了一杯。胡近臣见游返剑上茫然,忙解释道:“不平庄原是我一时兴起创立的,实是看一些名门大派欺压弱小,弱小无处声张,便代其出头,可是得罪了一些人。”

游返肃然起敬,道:“此真创举,令人钦佩。不过为何不交由官府裁判?”

胡近臣摇了摇头,道:“江湖事江湖了,自有一套规矩,交由官府,便难于江湖上立足。况且许多事没有真凭实据,仅是恩怨仇杀,官府也管不了。”

三人又说了几句,胡近臣洒脱不羁,东方笑见多识广,交谈之下,游返也获益良多。

突然胡近臣毛驴背上的麻袋扑腾动了两下,里面发出呜呜声响,惹得游返注意。看那形状,便似一个人在里面一般。

游返早年被人掳贩,对眼前场景最是熟悉不过,心中不由一阵扑腾,对这貌似豪爽的胡近臣产生怀疑,若是其做的是个贩卖活人的勾当,该当如何?

这时东方笑也抬头看向麻袋,游返眼见胡近臣继续喝茶,也不解释一二,疑心更甚,便出言试探道:“胡兄麻袋里之物倒是有趣得很,该不会是野猪?剥了皮下酒最是美味。”

胡近臣头不抬眼不跳,只干声笑道:“此物是我专程从西夏贩来的,可入药,正是极补的。不过甚是难捉,且易伤人,因此放在麻袋里捆着。”

东方笑转过头来,继续喝茶。而游返盯着胡近臣,也无发现一丝异样,不过仍有疑心,只是总不能堂而皇之检查他人之物,只得作罢。

歇息了片刻,日头渐西,茶寮主人提议去他准备的农舍客房,这李家寨位置甚好,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且扼守要道,是必经之路。于是三人欣然前往。

到了农舍,是数间茅草小屋,院子里收拾得整齐,又处于村落中心,不失宁静。远近村民见来了生人,纷纷来看,一时间甚是热闹。因空房多,三人便各自领了独自院落的小屋住下。

匆匆食了晚点,三人各自歇息。因缺少油灯,游返便草草睡下。漆黑之中,反覆难眠,心中所想便是那麻袋中到底是不是藏着一个人。

终于,游返一骨碌翻下了床,悄悄出了门。

山坳中凉风袭身,甚有凉意,天上星月黯淡,微光朦胧。游返凭着脑中印象,摸向胡近臣屋。幸好周围没有养狗,不至于发出声响。胡屋内闪着微黄的亮光,竟是点了灯。游返至窗下,偷偷观望。

只听得屋内人声轻轻传来:“胡大侠,非是我不愿与你回汴京。只是我师父年事已高,若是有何闪失,做弟子的怎能心安?况且这事,牵扯甚多,恐怕绝非你我之力能够扭转。”

游返听得迷惑,这声音并非自己所识之人,料是麻袋中所藏之人,可说话之间,又不像是被掳来的。听声音应是成年男子,且镇定沉稳,并无慌张之意。

又听得胡近臣声音道:“那些人死有何辜?死于异乡,留下父母妻儿终日惶惶,你心中可曾心安?为公为私,你也应登高一呼,还这些人一个公道。事为之,虽不能而心安,事不为,苟安而心有愧焉。”

那不知名之人似是叹了一口气,久久不发一语。

游返久不见动静,便悄悄退了开去,返回了自己屋子。那人既非被掳劫,应无大碍,心中一宽,便沉沉睡去。

;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