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十五章 贺寿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朝廷人马一走,席间江湖中人放开手脚,大吃大喝起来。相熟的各门派弟子斗酒喧闹,一时间热闹已极,反倒称托出游返这桌的默然。

游返已料定黄千秋杀了人,惹了是非,便躲了起来,就算他们找到胡近臣,恐怕也有力无处使,帮不上忙了。

心头压抑之下,连喝干了几碗酒。丐帮准备的酒味道极淡,但后劲足,一下子酒气冲脑,头便晕了起来。

蓦然间,一匹快马从远处驰来,马上那人叫唤道:“大事不好了。”

看那人服色应是丐帮低级弟子,丐帮弟子任务在身时,或着寻常服装外出探访侦查。

成长老冷哼一声,向那人挥手示意将马停下,喝道:“慌慌张张,成何体统,快下马说话,莫惊扰了客人。”

那人连忙止住马,翻下身来,在成长老的耳旁低声说了几句。

成长老一边听,一边皱起眉头,不多时返身进了屋内,想是在向里头大人物报告。

接着门口现出解军的身影,解军与三五个丐帮弟子上了马,急匆匆便赶了远去。

外头酒席上多是些小门派的弟子,不知事情原委,纷纷猜测,一时间低头窃窃私语的居多。

成长老步出屋外,扬声道:“请大家继续喝酒,只是一些琐事,莫扰了大伙兴致。”

周灵通这时也酒足饭饱,摇头晃脑道:“都惊动解军出马,恐怕不是什么小事了。”

游返想起解军来历,既是丐帮帮主义子,又是景陵郡主驸马,汴京城内有名的美男子,一直心中奇怪,为何一介丐帮弟子,竟能得朝廷青睐,配婚金枝玉叶。趁着周灵通在此,便问了起来。

周灵通果然嘲笑他无知,道:“此事汴京城人人尽知。解军乃是镇东将军威远侯解索的独子,解老将军在征辽时染疾身故,将此子托付给了夏侯龙。夏侯龙当时为征辽立下大功,救了解老将军两次。否则单凭解军丐帮的身份,那群天皇贵胄可看不上眼。”

游返这才恍然大悟,又听他继续说道:“夏侯龙有此将门之后作义子,也是造化。枢密院的韩大人,是解老将军当年的老部下,与解家交情极深。看在解军面上,也得多提携下丐帮。”

一旁的苏大力道:“丐帮能有今天,也不全是受照顾,担了虚名,副帮主郭备,成大洪等人打过西夏,也是立了功的。”

周灵通不满苏大力这呐言的小子抢了风头,忙接上道:“说功劳,那是自然。但郭备成大洪之流哪及得上另外一位?”

游返等人忙问,周灵通得意地打着酒嗝道:“自然是夏侯龙的爱徒李莫非了。夏侯龙最得意的便是解军和李莫非了。李莫非不但尽得夏侯龙武功真传,而且有勇有谋,曾在陕西率帮众突袭李元昊大军,为大宋立下过汗马功劳。夏侯龙这个封赏,其中七分是李莫非挣来的。”

游返不禁问道:“可为何今日未见这个李莫非?”

见一桌人尽皆默然,周灵通道:“所以说夏侯龙这封赏七分在李莫非,那是有缘故的。王猛将军与威武军在定川被歼灭,当时李莫非正好在中军担任斥候营官,事后也便失去踪影,应是殉国无疑。李莫非无亲无故,便只有夏侯龙一个师父,朝廷的嘉奖恐是抚慰居多,那可是用李莫非的命换来的。”

众人均叹气惋惜,江湖中人虽然平日生活艰辛,可对英雄事迹总是向往的,李莫非这活生生的英雄楷模,如此年轻便将热血抛洒疆场,怎能不叫人敬佩?

正说话间,西边锣鼓喧天,过来一队人,服色参杂,看不出来历,中间四人抬着一顶轿子,前后各有十余人簇拥,不紧不慢,朝着此处赶来。

到得近处,一个九尺大汉排众而出,游返定睛看去,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竟是胡近臣。

胡近臣不待走近,便朝着成大洪朗声笑道:“成长老,多年不见,风采不减当年。胡某不持请帖,不请自来,失礼失礼。”声如洪钟,令场内诸人耳旁一震,顿时一静,纷纷转头看他。

成大洪只觉此人内功修为极深,虽不知对方何时见过自己,却不敢怠慢,摆出一副笑脸,道:“哪里哪里,丐帮一向结交天下英雄,不管有无帖子,只要诚心为夏侯帮主祝寿,便是我帮的贵客,丐帮上下必竭诚以待。胡兄远道而来为帮主祝寿,是丐帮的好朋友,还请坐下喝杯水酒,不要嫌弃叫花子寒酸。”

这成大洪是出了名的笑脸虎,说话滴水不漏,虽然不知对方深浅,却说得如同故交好友一般,神态热忱亲切。

成大洪虽听过胡近臣的名号,却鲜知其人,当下犯难,不知该请他进去还是露天置座。

胡近臣不待他邀请,哈哈笑道:“夏侯老帮主为国为民,操劳多年,实为我江湖中人之表率,今日大寿,胡某特地于千里之外,取来一件宝贝,特献于夏侯老帮主。还请夏侯帮主出来一见。”

丐帮帮众纷纷叫嚷道:“帮主尊贵,岂是无名之辈轻易便能见的。”其它帮派中人也露出嘲笑神色,笑那姓胡的不懂规矩。

此时,从屋内走出一人,那人年纪比成大洪稍大,胸前也打着九个补丁,一头黑发披散在后,颧骨高耸,眉头拧紧,不苟言笑,浑身透着一股肃杀之气。

“是郭备。”游返身旁的周灵通介绍道。

郭备朝着胡近臣道:“胡老三,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见教,尽管说出来。且看我丐帮接不接得住。”他口音极重,声音浑厚,生生压住场内议论纷纷的人群。

他这么一说,所有丐帮弟子均直起身子,盯着场内,认定胡近臣是来闹事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胡近臣却怡然自得,哈哈笑道:“胡某这份礼物甚重,恐怕得由夏侯帮主亲自来接。不过,胡某也替郭副帮主备了一份礼,且等片刻,马上就能送来。”

郭备冷哼一声,不再说话,目中精光流露,扫过场内桌席。

游返只觉被他眼神扫过,心内一阵发虚,忙低下头,暗叹,好锐利的目光。

郭备没发现什么可疑人物,收回目光,盯着胡近臣道:“好。”便不再说话,微微闭上眼睛。

忽听得马蹄声动,解军等人返了回来。解军见郭备站在外面,颇为奇怪,下来行了一礼,在其耳旁低声说了几句。

郭备听了他几句,猛地一睁目,朝胡近臣看去。

胡近臣一直注意郭备这边,见他露出惊讶的神色,终于开口道:“郭副帮主,这便是胡某专程为你准备的大礼,你可曾满意?解少侠,可否将刚刚所说告知在场诸位?”

解军尚未弄清他的来意,不敢轻举妄动,犹豫望向郭备,且看他意思。

郭备突地纵声喝道:“黄河帮一十三条人命,帮主黄千秋的人头,胡兄好大的手笔。怪不得今日我那把兄弟迟迟不现身,原来是遭了你毒手。你可知他今日是赴丐帮的宴,受丐帮的邀,你杀了他,便是与整个丐帮为敌。”

游返听了这话,脑中顿时惊起一个炸雷,空白了片刻,才想起小刀的仇竟莫名其妙了结了。心中霎时一片舒坦,不由自主地大喝道:“好,好。死得好。”

这一喝,清清楚楚传入在场所有人耳中,不仅苏大力周灵通忙不迭想拉住他,连丐帮中人和在座武林人士也惊异地看他,仿佛看着一个怪物一般。

郭备凌厉的眼神袭来,吓得游返差点趴下,不过小刀的冤死仍刺激他勉力走了上去,借着酒意壮胆,高声道:“黄千秋和黄河帮滥杀无辜,坏事做绝,死有余辜。死得好。”

游返自小被贩卖西域,数次徘徊于生死一线,从不贪生怕死,可是面对郭备那冰冷的目光,仍双腿发颤,不由自主。那是由内而外散发出的雄浑气势,看着他似看着一个死物一般。

郭备突然哑笑道:“这位小兄弟,看来是不清楚与我丐帮作对的下场。”

话音未落,已手做爪影,扑向游返,游返还未看清,郭备已抓住他胸口,一股大力袭来,游返身子不由自主向上腾空而起,若是摔落在地,恐怕四肢也得摔得散了。

突然一只大手按在他肩膀上,将他身形压下,双腿重又落在地面。游返转危为安,顿时浑身冷汗,全身酸软。

耳旁传来胡近臣的声音:“小兄弟不惧险恶,挺身而出,令胡某敬佩。不过人贵自知,还须保重有用之身,切莫无故送命。”

游返方知是胡近臣救了自己,心中感激。之前他曾误会胡近臣贩卖人口,对其印象不佳。此刻得知黄千秋被他所杀,虽然不知他杀人的目的,可总算报了小刀的仇,心中想法扭转,看胡近臣时也觉亲切起来,忙道了声谢。

此时各武林名宿也随着夏侯龙胖大身躯出来露脸,解军连忙向义父禀告事情原委。众人听说黄千秋被杀,目光纷纷复杂起来。

黄千秋统领黄河帮多年,发展壮大极快,与各大门派皆有利益往来。但倒下一个黄河帮,河上水运生意便留了空白,各大门派掌门已想到扶植亲信插手这块生意,是而并不同情其人。

东方笑见到是游返,面上露出奇怪表情。游返惊魂未定,也不便打招呼,便站立到胡近臣身后人群中。

胡近臣见夏侯龙下场,不顾郭备迫人的目光,抱拳道:“胡某特地前来为夏侯老帮主祝寿。望夏侯帮主绿树常青,寿比南山!”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看胡近臣说得真恳,夏侯龙也摸不清其来意,便举手谢过,道:“只是今日黄河帮的事,胡大侠还须给个交代。”

游返只觉背后传来一阵声响,一个人影,从背后的轿子中穿出,径直来到夏侯龙跟前,跪下磕了三个响头,颤声道:“徒儿为师父贺寿,请恕徒儿来得迟了。”

;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