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十七章 神猿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当夜月黑风高,王帅扎营依的是八卦阵法,各营紧罗密布,互相呼应。主营居中,却只有亲兵与伤兵。我自带着本帮兄弟从敌营侦查归来,没发现兵马调动,便以为一切如常。哪知李元昊狡猾无比,动用的竟是虎卫营。”

在场江湖中人皆不知西夏军事,也不知这虎卫营为何物。只有丐帮头脑几人知道,虎卫营与虎贲营皆是西夏最精锐的勇士,平时一队负责保卫李元昊,一队负责保卫西夏皇室宗庙,当时虎卫营本在贺兰山护卫皇陵,没料到李元昊竟能暗中布置,孤注一掷,确实胆略过人。

李莫非不顾旁人表情,只自顾自道:“虽说虎卫营勇猛,总只有三千,不是近万威武军的对手。可是对方潜进突袭,直抵中营,大大出乎意料,还从容布置陷阱,阻碍了左近友军支援,何况李元昊亲自督战,亲临前线,便不能以三千之力去估算了。”

众人纷纷露出惊讶神色,都想不到西夏之主竟能身临险境,置身于一支三千人的队伍,直拿自己性命玩耍。只有上过战场,与西夏交战过的寥寥数人方知,李元昊用兵勇猛,常用险招,往往出其不意,一以贯之。

游返想起那日在兴庆府的酒楼中,一品堂诸人说起李元昊,常常脸露崇敬之色,百姓平民也载歌载舞,西夏上下齐心,以一隅之地,连败辽宋,确实不容小觑。

只听李莫非继续娓娓道来:“本是精壮对老弱,正面对敌,或有一拼之力,可万万没想到,对方竟还握有威武军布阵图,因而对我方布置了如指掌,这一分胜机便也葬送了。”

人群中一阵哗然,军机泄露,便是败给了内贼,武林中人讲究义气,对内贼最是反感,当下好几人大声喊:“是谁,是谁泄露了军机?”端的是群情激愤,甚至已超过听闻李莫非背国投敌时的愤慨。

李莫非环视四周,目光自一人一人脸上掠过,被他凝视的人无不低下头去,不敢与他对视,生怕被他指认为内贼,担这莫须有的骂名。

李莫非冷冷的眼神最终停留于郭备身上,道:“郭大叔,我本想就此隐居山林,不问世事,便当死在那夜乱军中。可惜自小你便教我,男子汉当问心无愧,顶天立地,我不能置三千将士血债不管,独善其身。”

郭备双手负在背后,昂起头,道:“那是自然,男子汉做过何事,自然要为自己所作所为负责。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生。你能记着郭大叔的教诲,很好。”

“郭大叔,你既然向西夏透露了威武军布阵图,背叛了朝廷,做出了这等耻辱之事,何不当着天下英雄,自我了断,还威武军一个交代。”说着,语气渐渐转冷,最后几个字,竟是一字一字吐出,极尽艰难。

周围众人又是一声惊叹,纷纷瞧向郭备,夏侯龙紧张地站起身来,刚刚是最疼爱的弟子,现在又是并肩了几十年的老友,不禁投去疑惑的目光。

郭备哑然失笑,却殊无笑意,道:“这便是一品堂告知你的秘密?傻孩子,我不是曾教过你外人的话不可相信么。”

说着外人二字,有意无意瞥过胡近臣一眼。

李莫非脸上露出痛楚,道:“一品堂也不知是何人将布阵图射进西夏城寨中,我却知道是郭大叔你。要一路突进至李元昊驻扎的城寨门前,除了一匹好马,还需一身好武艺和控马之术。”

郭备紧绷的脸上露出释然的神色:“既是如此,军中有此身手,能绘出布阵图者比比皆是,你凭此断定是我,岂不草率?”

夏侯龙和成大洪等人也松了一口气。

岂料李莫非接着又道:“不错,光是这点,不能推断出是何人?可是要将一轴图纸射进城寨,除了臂力惊人,还需一把好弓。寻常将士配给的弓弩,是万万射不得那么远的。只有郭大叔所用的飞鹏弓,乃是大名府金剑山庄庄主亲自所制,平地能发三百步远而弦不断。郭大叔你一直珍藏,不曾拿出手,不过偏偏在我眼前试演过一回。朝廷禁止寻常人携带弓弩,精弓劲弩更是少数,天下间有此良弓的,只有五个人,而其余四人,当时是不可能在场的。”

成大洪出声道:“虽然良弓易折,天下间藏弓者寡。可若是其余工匠又造出新弓,也未可知。”

也有几人纷纷附和,旁人则看李莫非还能拿出什么证据。

李莫非继续道:“若是这些,我也绝想不到郭大叔身上。可惜一品堂不止告知我此事,还给我看了那份布阵图,虽然上面字迹陌生,可却掩饰不了一点,字是用左手写的。而恰好郭大叔便是惯用左手。那军字一竖,你写时却没留意到,自己喜欢添上一钩,这一钩也漏了底。如此巧合,不得不令人怀疑。此外,若是郭大叔能拿出飞鹏弓,让人检验一下,若是高悬阁上十几年未动用,相信微小之处,自能分辨。若是郭大叔证明清白,莫非愿领一死。”

话音一落,现场一片寂静,唯有风呼呼吹动的响声。

所有事若皆属巧合,那检验弓弦确是一个良法。飞鹏弓既是珍藏,用的必定不多,若能检查痕迹,未必不能发现一二。

郭备在众人凝视下,沉默了片刻,终于哈哈笑道:“当日你远离主营,本可以置身事外,却飞蛾扑火,前去营救王猛。以西夏人的强悍,本以为你难逃此劫,不料不但完好无损,还能从蛛丝马迹看出这许多事来。真乃天意。不愧是郭大叔一手调教出来的,没枉费我的一番心血。”

围在郭备身边之人听闻这话,纷纷避开两步,惊恐盯着他看。夏侯龙发出惊呼,道:“怎么,贤弟,难道这许多事,真是你做的?你跟了我几十年了,忠心耿耿,为朝廷立了汗马功劳,怎能做出这等叛逆事来?”

郭备看了夏侯龙一眼,道:“大哥,我郭备既然做下了这事,当一力承担,不能让丐帮受我牵连。”

夏侯龙重重出了一口气,坐倒在椅上,顿时似老了十年,鬓旁白发飘飘,哪还有一方霸主的气魄。只听他沉声道:“丐帮从何而来?不就是一群叫花子凑在了一起,哪来的牵连之说。少了你们这群老伙计,我这帮主又当地有何滋味?”

游返忽然同情起这老头来,除去丐帮之主的身份,在旁人看来,就是一个普通的父兄亲人,有血有肉。可是英雄暮年,转眼之间,徒儿投降,最好的兄弟叛国,连遭打击之下,不知这老人能否经受得住?

郭备又转向李莫非道:“莫非,虽然这次你一度归降,但朝廷从不杀有功之将,只要你忍辱负重,终有抬头的一天。丐帮,今后便交给你了。”说罢,一掌便朝着自己天灵盖击落。

“且慢。”人群中一人飞身而出,竟后发先至,直接朝着郭备头顶抓去,阻止他自裁。

游返见其手臂较寻常之人长了数寸,跃在空中,仿佛大鹏展翅一般。

“八臂神侯!”

郭备大喝一声,以掌变拳,与那人空中交换一招,那人向后翻落在地,而郭备则纹丝不动,如一尊天神一般,注视那人道:“士可杀不可辱,你刘文渊想拿下我郭备,还欠缺一点火候。”

刘文渊就地一滚卸去拳劲,才爬起身来,一只右臂一阵发麻,不由赞道:“猛虎劲果然不同凡响,郭帮主一世人杰,何必走得如此匆忙?不如随我回六扇门,或许我可保你不死。”

竟是六扇门的人。

六扇门在江湖中名头不小,但六扇门中鲜有显名于外者,除了这刘文渊。

刘文渊天生外形奇特,双手过膝,且思虑缜密,做事滴水不漏,只要是六扇门要捕一人,刘文渊定能手到擒来,因而被取浑号为“八臂猴”。后来他于六扇门立下赫赫功劳,被封了神机侯,这浑号便不太雅,江湖中人便改了一字,成了“八臂神侯”。

刘神侯深得皇帝信任,自如出入皇宫,位高权重。不过仍喜爱于市井厮混,结交武林人士,是六扇门中的异类。

刚刚郭备欲自行了断,丐帮诸人都未阻拦,也是存了一些私心,希望郭备死了以后,朝廷能不再追究丐帮,而郭备自己也能得到体面。此时听闻刘文渊说郭备不必寻死,忙问其故。

刘文渊淡淡道:“郭副帮主心血来潮,出卖了威武军三千人,助李元昊旗开得胜,那是西夏的大功臣。若是到了灵州,那可是万民敬仰的人物,岂可死在这荒郊野外?”

熟悉的人均知此八臂猴风言风语惯了,做不得真。只是在这凝重关头,居然语出轻佻,都暗暗摇了摇头,不知道这人是怎么当得六扇门总管的。

成大洪与其打交道稍多,立刻明白了他意思,忙问道:“大人的意思,可是说,郭副帮主隐名泄露军机,事后又不去西夏领赏,毫无利处,其中必有隐情?”

这话令许多人暗地起疑,的确,郭备与威武军无仇无怨,当时李莫非和丐帮弟子又处险地,郭备此举前无因,后无果,白白送了李元昊大礼,端的匪夷所思。想到此处,丐帮之人又暗暗起了念想,希望能洗脱罪名。

郭备哈哈大笑,打断众人沉思,道:“这能有何隐情?夏侯帮主年事已高,李莫非少年英雄,若不除去他,我怎生接掌帮主之位?”

“大叔!”李莫非大吼一声:“你可不是这样卑鄙的小人。”夏侯龙成大洪等人也面露疑色。

郭备大喝一声:“既然西夏人杀不了你,那我来亲自动手。”一个纵身,直扑向李莫非。

成大洪与离得较近的华山掌门薛青纹两人齐齐动手,两人知道郭备猛虎劲的厉害,不敢怠慢,使出了压箱底的功夫,掌风猎猎。

不料郭备却是虚招,脚尖在地上一点,变了一个方向,向刘文渊袭来。

;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