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三十五章 焚券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游返躺在床上,实在睡不着。看看窗外月亮升起,正是一个月明之夜,于是走出门去,慢慢踱出门。

颜老正巧在门口,看他这么晚还出去,打了个招呼:“外面风凉,可要小心。”

这颜老初时对他甚是严厉,自从他得了庄文清提携,升至行走一职,便转变了态度,变得温和许多。不由让他感慨,究竟他人看到的自己究竟是自己这人还是屁股所坐的位置。

出了山庄,旁边是一片小树林。穿过树林,游返眼睛陡然一亮,发现一处高坡,可俯视庄外农田。于是慢慢爬上高坡,坐在草地上。

一阵风吹来,游返紧了紧衣领。远处农田整齐排列,旁边散落着几个小屋舍,有的点着灯,大多数都是一片漆黑。在月色下看来,一片静谧。

游返用手虚指了一下,自言自语道:“这便是孙炎家,那是贾老二家。”心里已经将白天去过的几户人家辨认出来,不由叹了一口气,着实为难起来。

照理说这些农户生活如此艰辛,自己实不该收他们的租,可是契约如此,不完成怎么去见三娘。

正犹豫间,背后传来一阵沙沙的脚步声,游返回头一看,却见一个瘦弱老人慢慢走来,倏忽间就到了他背后。

那老头瘦的像根竹竿,似乎被风一抖便要倒下,游返一眼便认出正是天工房的巧簧老人。这巧簧老人他也只见过一面,正是在出海寻赤晶石前。这巧簧老人姓甚名谁已无人知晓,游返只知他被换作巧簧老人,机关弹簧无所不精,还擅长讲故事,可惜那天讲到域外的故事,被游返抢了风头。

巧簧老人发出与年龄不符的清脆声音,道:“我道是谁半夜在此晾风,原来是游小友,幸会幸会。原来你也和老夫一样,有这个癖好。老夫自从发现这地方,已有七八年半夜都来此吹风。你看,月色明亮,微风徐徐,可是惬意。”

游返连忙站起身来行礼,说道:“这可不好意思了,占了前辈的宝地。”心里却想,此时寒风猎猎,你却说是微风徐徐,我冻得都发抖,你却说惬意。再看他枯瘦的身子穿了一件单衣,脚上光脚踩了一双草鞋,心中一凛。

巧簧老人舒服地坐下,招呼他也坐下,道:“老夫平素最喜行走山水之间,遍览天下盛景。你到过波斯大食,却比我足迹远了。来,一起说说这域外风光。”

游返心里正烦闷,便与他闲聊了两句,扯了扯域外的风土人情。

巧簧老人慈眉善目,待人和气,没有活阎王的严厉,也没有鬼斧的霸道,让人如沐春风。一开始是游返说,后来便是他说,说了天南海北,哪里什么人什么事都头头是道,令游返大开眼界。

说了半个时辰,巧簧老人皱眉道:“今日便到此罢,老夫看你心绪不宁,显然有什么烦心事。老夫在这里说得兴高采烈,你在那边心不在焉,可叫人不痛快。也罢,也罢,明日再说吧。”

游返连忙作揖道歉,道:“正是,前辈看得不错。晚辈正是为庄外佃户收租一事烦心。这些佃户生活困苦,晚辈实不忍心加收地租,可是三娘的任务又不得不去完成。不知道前辈可有什么见教?”游返心想这老头见多识广,说不定有什么高见,便打蛇随棍上。

巧簧老人哑然笑道:“问计策问到老夫头上来了。好罢,我来给你出出主意。这些佃户在此也耕作几年了,都是当年宋辽交战逃荒来的难民,若说穷到那地步,也不知是真是假。看这些田地,出产作物不到一半,荒废的居多,可见也确实不景气。”

他沉吟片刻,又接着道:“你可听说古时有个孟尝君,曾让一个门客去收薛地的租,结果那门客烧券市易,替孟尝君收了民心。后来孟尝君受贬,逃到薛地,受到当地民众欢迎。这些田地地租本来也没多少,不如做个人情算了。”

巧簧老人笑了笑,看他思索的神态,拍了拍他肩膀,飘然而去。

谁料游返想的却是:孟尝君是谁?什么叫烧券市义?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从小读书不多,这典故却是对牛弹琴了。

不过好歹他也听出了巧簧老人的意思是让他放这些佃户一马,心中着实犯难,若是自己放他们一马,谁来放自己一马,于是打定主意,一定要收上来,即便不能全收,也得有多少榨出多少。

第二日一早,游返便来到孙老汉家,这天气孙老汉一家已经不下地劳作,只在自家院子做些整理的事务。见游返如此锲而不舍,虽然心中恼怒,可是对方终究是山庄派来的人,从某个意义上说也是自己的衣食父母,便堆起笑脸,装个可怜。

游返抓住他手,亲切道:“今日我也不是来难为你,只是来告知你一个好消息。”

孙老汉淳朴的老脸堆起了一脸的皱纹,犹如被太阳晒红的泥地,说道:“莫非是要免了今年的地租?太好了,多谢游公子。”说着,一家人便要跪下给游返磕头。

游返抢先一步,阻止了他们,笑道:“虽不中,亦不远矣。虽说是要交这地租,可是若能立马交清,便可减免一半。你是三百文,减免以后便是一百五十文。也可拖至明年年初交,那时便要交七成。最迟明年这时,要交全数。”

孙老汉歪着脑袋,似乎在思索里面的不同。

游返又立即接上,道:“另有一事,若是立马交清,明年山庄便多给你一块地,只要明年如期交清地租,这块地便不用交租。”

这是他思索了一夜,想出的好办法。既然三拨人也未能收上来分文,那如果能收一半,也是功劳。另外,这庄外原本地多人少,若是将这些闲置的田也半赠半送,这些佃户想必不会荒废,拼了命也会种出些什么。

那孙老汉还在盘算,旁边他浑家便忍不住敲打他起来,低声道:“老孙,还想什么,这账合算。便答应罢。”

不久,游返便得意洋洋地从孙老汉家出来,不但收上来一百五十文钱,还立了新约,约定明年的地租。

如此走了几家,除了少数极困难的佃户,其他的都如数交了一半的地租。能多得一块地,谁也不愿错过这等机会。那些困难户,游返也想方设法安抚了几句,将闲置的田产给了他们,又答应让山庄帮忙解决徭役的事。

游返催动小颠步诀,走遍方圆十几里,靠着这个办法收上了地租。到得第二日日落,便已遍访了一圈。虽然半数半数收,有些人还是不交,但是总体情况还是不错。

庄文清这几日仍然忙碌,已渐渐将积下的烂账渐渐理清。这时一天忙碌完了,让小婢泡了一壶茶,正坐在书案前歇息。

突然门吱呀一声便打开,游返一下子闯了进来。

庄文清脸上一板,正要呵斥他无礼,游返晃着手里的地租契约,扬声道:“三娘,这些地租可收上来了。”

庄文清又惊又喜,本来她也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这件麻烦事交给游返,便只是给他一个教训,叫他不要轻易小看了行走这个职位。可是一听说这些困难户的地租收上来了,而且是在两天之内完成,不由对他刮目相看起来。接过契约书便瞧了起来。

游返得意道:“钱已经交到账房了,清单上列着金额。”

庄文清边看边道:“这也没有收齐,只有一半。都只有一半。”

游返笑笑道:“便是只有一半。若是全收,这些都是老滑头,赖是赖定了。收一半,便顺利许多。另外我还自己做主拨了一些荒田给他们,算作添头。”

庄文清一听便明白了过来,心中直夸他,面上却表现地淡然:“可是如此一来,你当初定下的任务可也没算完成……”

游返急忙道:“三娘,你有没有听说过孟尝君烧券市义的故事?这另外一半的钱,便是买个人心,等明年这些佃户卖力劳作,收成好了,你便可全数收租,这样不是挺好?”

他心中一急,便将巧簧老人跟他说的话全数倒了出来,虽然自己不明白其中典故,相信庄文清肯定是看过书本,肚中有点墨水的。

果然,庄文清一听孟尝君三个字,再也忍不住笑意,啧啧道:“你还知道孟尝君?这又是谁给你出的主意?”她知道游返少年时被贩卖作奴,不学无术,哪里能知道这些中原的典故。

可是游返却睁大眼睛,大喊冤枉:“这典故是别人告诉我的。可是这方法可是我自己想到的。这回事情办成这样,可不能少了我的功劳。”

庄文清拍拍他肩膀,亲昵道:“行行行,这次的事情办得也不算糟,功劳本上肯定会记你一笔。可是这事情也不算太重要,只能算一个试金石。我另有事情交代,若是这次办好了,便给你重重的奖励。”

游返耸耸肩膀,表示无奈,自己好不容易做成的事情,到了你口中便叫不算糟,而且也不算重要。早知道这样,自己也不用费心费力。

庄文清回到书案旁,自顾自说起来:“河北四郡兵器行会推举了十七名代表,在大名府聚首,我金剑山庄是其中翘首,自然不能缺席。以往都是我二伯出席,可今次他却在汴京不能前往,我是女儿之身,混在其中终究不便。你便作我代表,一同前往吧。有些场合,若是我不方便,便由你出面。”

游返心里奇怪,这山庄是没人了么,怎么自己一个刚来半年的新人,便能代表山庄出席如此重大的场合。当然,嘴上却不敢说,只得答应了下来。

庄文清猜不到他想法,仍是侃侃而谈道:“其中有一件棘手之事,朝廷前些日子下了政令,要各个地方官府严控兵器,不许寻常百姓私藏刀刃,且各大铁匠铺不得卖出箭弩箭矢。这比之前又收紧了不少。这次行会议题,便是这事。兵器这个行当不景气,我们山庄作为最大的供货商,受的冲击最大。河北四郡紧邻辽国,厉兵秣马,民间好武成风,其兵器商行是我们最大的买家。明年订货恐怕又要少了不少。”

说罢,微微叹了一口气。金剑山庄风光了不少年,家大业大,这一急转直下,不知能否撑得住。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