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四十五章 恶道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游返此剑大有名堂,是五色剑赤剑法中的一招。自吞日剑铸成,他每逢闲暇时间便苦练剑法,可惜他所学的剑招就这么几式。这招烈焰焚空,当初东方笑传授他时,只教了几个变式,是而他也仅学得此招皮毛,却不知其中精妙。不过东方笑也曾告诉他,不必拘泥招式,只要练习熟练,自然能揣摩出其中真义,自己衍生出变化。

那老道见他反应迅速,一剑破空而至,托大之下,用手去抓,却低估了吞日剑的分量,虽然用手掌捏住剑身,仍阻不住去势,情急之下,就地向后翻滚,避开了这一剑,却也狼狈至极。

游返心中一喜,抓住时机,当头又是一剑砍下。

“且慢!”那老道突然呼喝道:“小子,你我本不相识,是你无礼在先,为何刀剑相向?”翻滚之间,声音断断续续,终是又脱出他这一剑的范围。

游返心中生气,忍不住说道:“你这牛鼻子老道好不讲理,纵然言语不和,你也不该伤了我的马。是你动手在先。”

一说话,手上便停顿了一下。

那老道抓住这一时机,终于站直了身,又成面对面对峙之势。只听他喝道:“没想到此处随便也能遇上一个会家子,也好,今日惹上了我金钟上人,也是你好日子尽了,本来只要你的马,现在你自己也走不脱了。本道爷杀人要问清楚来历,小子,快报上姓名来,若是遇上我心情好,到时候还会留你全尸。”

游返最近在金剑山庄养得久了,也是懒散惯了,若是以前漂泊流浪,定是小心谨慎。可是此回见那恶道人抓死白马,心中犹在心痛坐骑,却没好好觉察到他指力惊人。当下只是叫嚣道:“老子便是金剑山庄的人,姓游名返,牛鼻子你不是要找金剑山庄的麻烦么,尽管冲我来。”

“哈哈哈……”那金钟恶道突然仰天大笑起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你便是姓游的,此番我便是来找你的。”

游返一愣,心中盘算了一遍,自己自从入了中原,也没得罪什么人,虽然在老马车行因小刀一事,惹恼了丐帮,可是一来黄千秋的把兄弟郭备已死,二来自己也是小人物,没必要兴师动众专门上金剑山庄找自己麻烦。这恶道人号称专门来找自己,难道是西域时结下的仇。在西域时自己游走部落,也许惹恼过什么人,但也不至于喊打喊杀的。

实在想不起他身份,游返干脆也不想了,紧紧握住剑柄,提防他骤然发难。

金钟恶道似乎还不急着动手,只是道:“姓游的,你杀了人,居然还不知道死期将至。待道爷提点你一下,在西夏时,你是否伙同另一人诛杀了塞上四兽?实话告诉你,那塞上四兽便是道爷豢养的四只狗,好不容易养到那么大,却被你们给杀了。真是气煞我也。”

游返心中一惊,原以为塞上四兽是野人,怎知是人豢养的。就算是养的又如何,难道就放任他们行凶吃人?

当时游返跟随东方笑去除恶,只是好奇,顺便尽一份力,也没想到惩凶除恶的事情。此时想起来,这四兽既然是这老道豢养的,怎可放出来残害乡里?他刚刚一出手便伤了自己的坐骑,现在白马匍匐地上,也没了动弹,恐怕凶多吉少,可见这老道也是嗜杀残忍的人。这样事情便明了了,主人凶残,所谓豢养的宠物自然也凶残,归根结底,那四兽只是这老道的工具,这老道才是罪魁祸首。

那恶道此时却还不想动手,继续说道:“你知道这四个孩儿我养这么大多不容易,这四人本是一母四胎的四胞胎,已经属于罕见。我将他们从小与野兽混杂着养,锻炼他们凶性,平时以人肉饲之,到了后来,还传授武艺轻功,已能自行猎杀觅食。本来那次我一路跟随,想不到仅一夜时间没看紧,就着了道。可怜我那四个孩儿,虎狼也奈何他们不得,却死在这些恶人之手。”

游返倒吸一口凉气,这人实在丧尽天良,颠倒黑白,不但想到用人肉饲养人,而且全然不将人命当回事,怒道:“够了,你说完了没有,四兽便是我杀的,他们残害无辜,人人得而杀之。你这人如此冷血,心如野兽,纳命来!”说着,又是一剑攻去。

金钟恶道左手反手一挥,手中拂尘洒出,缠绕上吞日剑。游返略略一挣,手中宝剑被牢牢拴住,竟然动弹不得。

金钟恶道得意地看着游返,笑道:“还以为是什么武林高手,原来却只是区区如此水平。这样也能杀死我那四个孩儿,却有点奇怪。也罢,先了结了你,再去找你那同伴。本来在西夏看了告示,说是两个少年英雄诛杀了我那四个孩儿,想不到竟然是你这样的草包,早知道多杀几个一品堂的高手,也来得解恨。

游返用力往回拉,那拂尘似是什么特殊丝线制成,拉上去纹丝不动。

那金钟恶道似乎很有兴趣地看着他用力,脸上咧开笑意,眉毛肉瘤挤作一团,甚是恶心,说道:“另外一人似乎是叫做东方什么的,也不知道是住在何处?你若说出来,道爷便给你一个痛快。反正人是你们两人杀的,只杀你一人,恐怕你也不甘心。”

原来这恶道是想套出东方笑的所在,所以迟迟不动手,而此刻游返心中唯一的疑问便是,他是如何自己在金剑山庄的。只是事到如今,跟这样的疯子也无话可说,游返剑身一侧,猛试力道,只见拂尘上丝线根根断裂,近乎透明的细线四处飘散,散落开来,宝剑终是收了回来。

“可恶,我的冰蚕丝,居然被你毁了,纳命来!”金钟恶道实在着恼,他哪里知道这吞日剑的神妙之处,以为自己采自天山的冰蚕丝织成的拂尘坚不可摧,哪知道会断裂开来,心中顿时心疼不已。

游返不管他的感受,一招烽火燎原,横扫出来,威风凛凛,也是赤剑法的高招。

可在金钟恶道看来,或许剑法不俗,但由游返使出来就平平无奇了,不过此刻他也不敢大意,生怕又出什么旁枝末节,于是用手重重一托剑身。

游返只觉剑身一轻,偏离了原有去向,便如同击中了空气一般,十分难受,一咬牙,临时变招,此时已不计较是什么剑招,和身扑上,只求能伤到对方。

金钟恶道对他这拼命的打法有点准备不足,不想费力气对付这么一个小子,一时犹豫,侧身让到一旁,倒是让出了一条出路。

游返眼前一亮,知道今日之事,难以善了。自己虽然吃了亏,损失了坐骑,但对方是塞上四兽的始作俑者,心狠手辣。从刚刚交手数招来看,对方尚未使出全力,已能轻松收拾自己。此处虽然是官道,但路上往来人少,万一落到对方手里,恐怕没什么活路,此时保着命就显得重要了。

一时之间,曾经四处漂泊时那无时不在的危机感又回到身体里来,一种本能驱使之下,头脑顿时清晰起来:此处往南是大河渡头,向东是平原,只有西方地势复杂,山丘溪谷,森林遮日,能够藏身。只是如果到了那种境地,还被眼前这恶道给捉到,那就死无葬身之地了。但若是往北,返回金剑山庄,在这官道上,实在无可藏身之地,游返不敢赌自己的脚力能胜过对方。即使能路过一两个行人,也只是多了几个受害者。

一瞬间的思虑,游返仗剑穿过金钟恶道的封锁,再不回头,连运小颠步诀,迅速向西而去。

金钟恶道看着他远去的身影,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有趣!好久没玩猫抓老鼠的游戏了。”随后又露出一丝懊悔,在自己心里道:“可不能让他跑远了,跑得远了,就追不着了。”

转头一掌劈下,奄奄一息的白马就此断气。金钟恶道随手扯下血淋淋的一截马后腿,朝着游返去的方向慢慢走去,他想慢慢享受这游戏,可不能饿着肚子。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