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六十九章 壮志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回到祥福客栈的小院,果然又多了好几张拜贴。求见的人无非一些江湖同道,不过在这堆信封中间,游返倒是发现一个抱着不同来意的人来,汴京兵器行会会首祖江。

祖氏一族是汴京高门,远在太祖加冕前便有人在朝中为官,不过大宋开国以来,接连三代没出过哪怕一个州官,反而经商兴旺,便成了经营兵器的商家翘楚,组织起汴京的兵器行会来。

金剑山庄坐落大名府,主要占的是北方的市场,于汴京以南鞭长莫及,而这祖家,不仅于汴京有生意,更是扩展到了陕西和蜀地。不过在技艺方面,是及不上金剑山庄的,只是靠着经商的头脑和手腕,将生意越做越大。这祖家除了经营兵器铁铺,还有粮食、生丝等生意,兵器只是其中一支。这祖江是家中行二,分管兵器这块,已年近不惑,德高望重,游返知道金剑山庄欲在汴京立足,只要这位前辈点头,基本便一路畅通,否则则重重障碍,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

本来游返是打算主动去拜访对方,没想到对方反而来拜会自己。连忙吩咐手下,在汴京有名的酒楼置办席位,邀请祖江来一晤。对方这么给面子,金剑山庄是远道而来,不可失了礼数。

安排妥当,又派了人去打听了一下四周讯息,只听说今年春汛已至,不过黄河堤岸倒没有太多的差错,比往年的受灾小很多,国泰民安,又逢辽夏和议,辽国岁币的重新拟定朝廷也已派了官员出使,想必很快便能敲定下来,内外平和,这百姓日子便好过了,因而各地一片祥和。大宋朝立国以来,大战小仗不断,御林军编制远超上限,厢军边军也臃肿不堪,此番能得和平,朝廷已有官员提议裁军,不过这些裁汰下来的兵员如何安置是个问题,因而各地军队纷纷派人前来京城活动,希望保留手下精锐。而又正值武林大会,武人剧集,最近京城倒也热闹。

游返拿着祖江的名帖,怔怔瞧着发呆。手头的消息实在有限,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人物,对汴京这块的行情也不熟悉,万事开头难,但对于此,他却压力重重。一方面新官上任,入赘了金剑山庄,若是搞砸事情,出师不利,显然会影响在山庄内的威望,接下来更是举步维艰。另外虽然二庄主被打压下去,但庄文清是女流,执掌山庄名不正言不顺,若是自己这个夫君再不能出力,恐怕二房那边便要抬头,二庄主虽然不堪大用,但膝下有三子二女,现下年纪尚小,但说不定过几年便会有什么想法。若不能快速做出成绩,一切便难说了。因此游返是很在意汴京这边的事情。

天色已晚,房内昏暗,游返正要点灯,突然敲门声响。原以为是楚谨找他商量事情,却没想开门一看却是孟紫蝶。

自从将孟紫蝶从镜缘村带了出来,到得山庄以后,其实两人说话也不多。游返成亲以来,更是和庄文清相处得多,很少关注这个小妹妹。此番虽然是孟紫蝶自己胡闹跟了出来,但也存着心思让她好好玩耍,便着人下午带着她出去逛了两圈,领略一下东京繁华。此刻华灯初上,正式汴京城最热闹的时候,不想她竟这么早便回来。

“游大哥。”孟紫蝶在无旁人时便称呼他游大哥,有人时便叫表哥,偶尔生气了还会直呼其名,总之甚是别扭,游返觉得还是称呼名字来得自然。此刻看来心情不错,像只黄莺一般声音悦耳,说道:“今天下午逛了几圈,觉得汴京也就这样,除了人多,其实和镜缘村也差不了许多。那些青楼我也进去过了,没什么意思。好像……还是镜缘村比较舒服……虽然一到天黑,家家户户便睡觉了,没有什么灯会烟火,但有小柱小婉他们跟着,玩玩闹闹,也高兴得多。”

游返一愣,这可不像孟紫蝶烂漫的性格,莫非是出来久了,想家了?心中也反思了自己的过错,连忙掌起灯来,灯光照亮了小丫头的脸庞,粉嫩的小脸蛋还留着兴奋过后的红潮,显然下午逛街还是欣喜的。游返道:“你若是想念这些小伙伴,这次回去时我可以差人将你送回去。只是这回出来,孔伯伯着我留心的事情,倒是没有着落。”

孟紫蝶脸微微一红,知道游返说的是给她找夫婿的事情,但这种事情哪有那么容易,她自己还是个小姑娘,整天存着嬉戏的心情,对这个倒是不留意。游返自己成了亲,陷入新婚喜悦之中,这时倒是真心也想替她寻个婆家来。

孟紫蝶低声道:“这个还不着急。倒是此时回去,显得我没本事,在小柱小婉他们面前丢了面子,不值得。”

游返笑道:“你一个姑娘家,还想着做什么大事?”

孟紫蝶认真道:“姑娘家也可以做大事,表嫂不就是做大事的女子?”表嫂说的是庄文清,在外人面前她称游返为表哥,此时庄文清便成表嫂了。

游返道:“三娘是从小在山庄里长大,若她不是庄主的女儿,也不会出来做事。”

孟紫蝶道:“最近跟着表嫂做事,觉得她这么号令手下人,一桩桩事情,安排地妥妥帖帖,令小蝶也十分佩服。尤其是那些桀骜不驯的所谓高手,在她面前乖地像只猫。我总觉得,既然我自己成不了什么武林高手了,若是做个能统领武林高手的人,倒是也不错。”

游返抬头仔细看了看她,顿了顿。这年纪的少女有个什么崇拜的人倒也不稀奇,说实话,自己从前在波斯做奴隶时,对那身为主人家的波斯豪商也有过一分敬仰,觉得若是能做到这种程度上,举手抬足之间,涉及百万的生意便成功了,说不出的痛快。只是孟紫蝶与庄文清是两路人,基础不同,若是盲目走上这条路,便要头破血流了。毕竟社会风气如此,庄文清实际上也饱受其苦,游返实在不愿意小姑娘的第一个偶像便是庄文清这样的人。

孟紫蝶见他奇怪地看着自己,突然怒气冲冲地道:“怎么,游返,你看不起本姑娘么?”

游返道:“不是不是,三娘也是我敬佩的人。只是你情况不同。你哪里能找个金剑山庄来给你玩耍呢?”

孟紫蝶高声道:“不是玩儿。我想过了,我要向表嫂学习,将本事学到手。然后会镜缘村,也开个铁匠工坊,给村民打造铁具兵器。到时候赚了钱,招一批好手为我效力。我观察过山庄的地势,一面朝山,一面临水。镜缘村也有这样的地形,到时候将河道挖宽一些,便可以通船,这样村里进出赶集也方便许多。”

游返有些头痛,这小姑娘的思路跳跃得很,而且破绽也多,兴许过几天这些念头便打消了,毕竟是个不切实际的愿望,自己也不好意思打击她,便道:“有想法是好事,或者你可以去和楚谨楚大哥谈一下,他正好也想在江南开个分店,你们倒是有相同之处。”一句话,便将包袱丢给了楚谨。

孟紫蝶听了顿时高兴起来,道了一声谢:“到时候游大哥可也得来帮忙呀。”便奔奔跳跳地出去了。

游返心中默默祝福了楚谨一声,便在书案前展开一团纸张,开始盘算起来。

之前与楚谨看了几家汴京的铁匠铺,看得出,这些铁匠铺从前经营的主要是兵器,但兵器来源杂乱,质量良莠不齐,有些是回收再造的,有些是小作坊里面打造的,而且外行人绝分不清优劣,因而即便是刀口上舔血的江湖人,也常常为了一把几百文的刀剑付出几倍的价钱而不自知。而朝廷禁兵令下来以后,生意更是冷清不少,许多江湖人干脆不再佩戴刀剑,宁愿用铜棍行军棍。这些铁匠铺便转行做起来农具铁器的定做,利润虽然薄,但需求甚大,倒也不至于饿着肚子。

金剑山庄的收入来源,除了朝廷军队的采买,便是这民间江湖的散购,但山庄自己没有铺面,都是靠各个商行统一订购,分发至各个铁匠铺中,因而假货盛行,只要是兵器,都会自称是金剑山庄的出品,且刻上不尽相同的纹章印记。这便令山庄的名誉受损,虽然名气仍然很响,但没人知道自己是否买到了真货,有时真货假货也没了区别。

这回来到汴京,庄文清的意思便是要开自己的铺面,将山庄里精良的武器推向市场,令大家都认识到金剑山庄盛名之下的品质,以达到口口相传的效果。但来到这里一看,便觉得时机不好,也许会有生意上门,但更多可能是无人问津。一旦第一家铺面如此冷清,传扬出去,山庄的名声便真的毁了。因此游返心中便有些犹豫,这几天与楚谨商谈的便是此事。

游返望着窗外,树上枝叶被风吹动,城外的喧嚣与小院中的宁静似乎是两重天地,泾渭分明。心中不由说道:“汴京如此之大,我就不信无法走出一条路来。”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