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七十三章 法纪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汴京武器商会的祖江送来张请帖,邀请他去参加商会夜宴。他不由心中舒了一口气,知道这件事情成了一半。这次好歹不辱使命,办完这件事情,便能返回大名府了。

这其中祖江的意见十分关键,在楚谨建议下,上次见面以后,游返就命人连夜赶回金剑山庄,取了一柄庄主亲自铸造的匕首“青叶”,虽然比不上吞日残月这样的大气魄,但也是一件佳品。送了过去以后,听说祖江大为满意,也送了一件瓷器当作回礼,也是珍贵罕见之物。这么一来,连带着祖家的关系也打通了。这场宴会只不过认识认识人,打打招呼。具体细节却要慢慢谈了。

游返使人回复祖江,自己一定到场,暗中又打探起到时候可能遇到的人物,以及他们的性子特征,对症下药。与楚谨讨论了一番里面的中间派和顽固派,哪些人是坚决抵制他们的,哪些人是乐意吸纳他们的,对不同的人要采取不同的态度,分化拉拢打击。不过这些人不能私下见面,否则容易引起祖江的疑虑。

与楚谨交谈中,游返自己也学到很多东西,都是曾经在西域无法想见的。在西域,拳头就是最大的,谁的人马强,谁就能说话,说的话别人就得听,你不服就杀掉你,一来一去极为简单。即便是来中原以后,游返所做所想也相当简单,只是做好自己的事情。江湖中的事情,凭的是一腔热血,一言不合,手底下见真章。这商事又与之不同,讲的是一个共赢和妥协。

谋划思虑得当,两人话题又转往周醒被刺杀一事上。说起胡近臣和不平庄的态度,都是捉摸不透。不过事情很快就会明晰,朝廷上层关于那些江湖人物的处置方法也会确定下来,到时候再怎么申诉抗议都没有用了。反而对于真正的凶手的追辑,因为这件事情的吵吵闹闹,变得不确定起来,至少还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两人还在说话,突然孟紫蝶慌慌张张跑了进来,大声喊道:“不好了不好了,小黑被抓起来了。”

小黑就是跟着游返来汴京的护院,武功底子不错,是可造之材,而且为人低调谦逊,说起话来也比较得体。这几天游返便让小黑和另外一个护卫跟着孟紫蝶,三人一起行动,避免孟紫蝶闹出什么玩笑来。没想到一向胆大妄为的孟紫蝶没出问题,平素稳重低调的小黑反而被抓起来了。

游返连忙安定紫蝶的情绪,让她慢慢说。孟紫蝶才细细道来:“那天晚上我们就在附近,突然一个黑衣人越墙过来,把我们吓了一跳。本来依我的意思,要上前阻拦一番,正好试试身手。不过小黑胆子小,便要让开。”

游返奇怪道:“让开不就行了?后来出什么问题了?”

孟紫蝶嘟着嘴道:“表哥,这就是你浅薄的地方了。有黑衣人行凶,作为江湖人物,当然有义务去阻止,怎么能任其来去自如呢?若是人人都像你这样,这些恶人还要如何嚣张呢。”

游返急着要打听小黑下落,催她不要啰嗦,孟紫蝶这才说道:“那黑衣人刚从我们身边过去,有几个当兵的就赶过来,说我们轻易放黑衣人过去,是这些黑衣人的帮凶,让我们站在原地别动,否则砍了我们的脑袋。这些当兵的恶狠狠的样子,直把我气得不轻。小黑说让我们先走,他在原地等着。你说他傻不傻,别人让你在原地站着,你就站着,又不是木头。”

游返道:“别打岔,快说重点。”

孟紫蝶道:“重点就是后来来了几个公差,说要扣押我们,当时情况乱,我和刘二便四散逃走了。哪管什么公差。那些公差要抓逃犯,当时天色又黑,谁能看清你是谁。好吧,这个小黑真是榆木脑袋,还真的乖乖站着不动,结果便让人给抓起来了。”

游返连忙问道:“那你可知他被抓到哪里了?”

孟紫蝶一摊手,道:“这我哪知道,听说是被官府抓起来了,还抓了不少人,听说是刺杀了一个大官,有些帮派中人被抓起来了,我估计小黑也是被抓到那里了。本来以为大不了是没阻拦住那些黑衣人,这能有什么罪了?哪知道等了一夜,现在还没放出来,我感觉事态有些不对,便来找你来了。”

游返重重哼了一句:“你还知道有些不对,为何不早点说出来。”

听完了孟紫蝶的话,游返便知有些不妙了,若是寻常路人,确认没事了便可以放出来。但小黑是金剑山庄的人,万一被审问出底细来,虽然没有什么过错,但脱不了江湖人的背景,一旦被有心人利用,罪名便和飞鱼帮这些人等同起来,毕竟这么多人犯事,不可能一一去区分,囫囵定罪也是有可能,最严重还会牵扯到山庄头上。这就有些戏剧性了。

孟紫蝶正要辩解,见他脸色黑沉下来,顿时不敢说话了。打从在镜缘村第一次争抢吞日剑吃了游返的亏,孟紫蝶心里便有点怕他。

楚谨在旁边道:“不用着急,事态也许没那么糟。那些路人被抓那么多,肯定会放出来一些的,否则朝廷怎么也说不过去,开封府更会被御史参上一本。不过为今之计,还是尽快拜访一下刘文渊刘大人,让他高抬贵手,从中斡旋一下。”

游返叹道:“也只能如此了。”

心里也不免气这个小黑不知变通,不趁机逃出来,傻呆呆地被抓起来,不像孟紫蝶那么头脑活络。

说是求见刘文渊,此时却不知这八臂猴在何处,这几日出了变故,刘文渊皇宫开封府两头跑。六扇门本身是隶属刑部的,但这人的身份又有些特殊,这次发起武林大会还是六扇门主持的,也承受了不少压力。御史的奏本雪花片似地呈往皇帝案前,幸好还有枢密院,开封府等替他分担一些。

拜贴递到了刘文渊宅中,却没有等到他人。游返和楚谨亲自到了开封府和皇宫的必由之路上守株待兔。

终于到了黄昏左右,游返终于在附近的茶楼二楼上等到了刘文渊。

刘文渊虽然封了侯,生活和一介江湖人没什么不同,这时候身后只随着两个侍卫,在街上闲逛,似乎一点都看不出紧急,脚步放得很缓。

游返连忙下了茶楼,迎了出去。

刘文渊似乎一点都不奇怪他会出现在此,说道:“游老弟,想不到在这里能遇上你。”

游返一拱手,道:“这回实在是遇到了一些事情,不得不打搅刘大人了。”

刘文渊爽朗笑声响起,执着他手,避免他躬身行礼,道:“金剑山庄没有参与这件事中,我已听说。这次不平庄会带头,领着一帮江湖人物闹到了开封府,倒是没有想到。总之游兄信守诺言,我也不会为难你。你庄里的人,我已命人放回去了。”

游返又惊又喜,没想到他已知道自己的来意了。

刘文渊道:“朝廷也不是不讲道理的,这些人都是路人,没犯事,不能随便就定罪。该放的总是要放的。只有飞鱼帮和大江盟的人,总是有些干系,上头已经交代下来,要严加看管。等抓到了那些黑衣人再一起定罪。”

游返知道小黑获释,山庄自然也不会被牵连,心下放下一件事来,畅快起来,于是问道:“可有那些黑衣人的下落。”

刘文渊眉头紧了紧,叹道:“毫无头绪,这些黑衣人隐藏极好,当夜没入人群以后,就此失去踪迹,附近都没有痕迹,倒像是原来这些人就是住在汴京城里的居民。可是从抓住的两个人看,都是外乡人无疑。所以我们推断,这些黑衣人在城内还有接应的人,这些接应的人才是真的在城里生活的,黑衣人是临时从外面过来的杀手。这些黑衣人能够如此轻松地躲过搜查,上头已经震怒了,再不能抓到他们,恐怕一批人得跟着倒霉。偏巧不平庄还这么撞上来……”

游返对胡近臣有好感,于是便替他开脱道:“胡不平胡不平嘛,有不平事出个头才是正常。恐怕也是不知道这次事态严重,一时江湖热血冲了头,刘大人应该是知道胡老三的习性的。”

刘文渊道:“就是因为知道,才觉得可惜。这人什么都好,就是爱多管闲事。现在联名书已经递到了开封府,开封府的韩大人已经下令将他们请走。不过他们还是聚在开封府门前不肯走。”说着,摇了摇头,道:“这些江湖中人,整日里打打杀杀,实在是目无法纪。也好,让他们吃吃亏长长记性。”

最后一句,似乎是在对游返说,又或者在给自己下决定。

游返告别了刘文渊,心里有些惴惴。和楚谨返回了客栈。小黑果然被放了回来,除了有些皮肉伤,并无大碍,孟紫蝶他们也松了一口气。

不久便有消息传来,胡近臣带领众人冲击开封府,和为首的几个首脑人物被抓了起来,联名上书伸冤的江湖帮众作鸟兽散。

这次官府玩真的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