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七十五章 封锁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官府会网开一面,但消息切实,这天戌时胡近臣便被府衙提审,被父母官训斥了一顿后,便释放了出来。周围聚集的江湖人物发出欢呼,簇拥着心目中的英雄人物归去。虽然飞鱼帮大江盟的人还是关押着,但那些家属仍是对胡近臣感激涕零。胡近臣为了这事情被抓了进去,足见尽了心意,官府态度如此强硬,再也没有人敢捋其虎须。

事情如此解决,游返心中也松了一口气。武林大会开不成了,六扇门召集了各门各派头头脑脑齐聚东京,如今虎头蛇尾,总要给个交代。刘文渊已通知下来,要在秦楼设宴招待各派掌门,并将前段时间周醒遇刺的事情解说一番。

本来打算归程的游返只得又再逗留一段时间。孟紫蝶等人则喜笑颜开,在汴京几日,虽然游览了不少名胜,但仍是在城内转悠,这下总有机会去城外逛逛了。

不过这天晚上,却来了一个意外的访客,胡近臣。

胡近臣突然上门求见,令游返心中意外,按理说刚刚出了牢房,该低调行事,或是修养身体。不过胡近臣行事速来出人意表,游返也不去多想。请了胡近臣到前厅相见。

胡近臣一行只有两人,游返整整衣冠,到了前厅之时,之间胡近臣已坐在那椅子上,而旁边一个年轻人则站立一旁,似乎是一个贴身护卫。

游返连忙打招呼,祝贺他平安归来。

胡近臣还是那么爽朗笑道:“多亏众位江湖朋友求情,才免了此难。胡某心中实在感激。胡某生平急公好义,原以为孤军奋斗,此番落难了才知道,公道自在人心,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道理。”

前几日事态发展有些迅猛,游返为了山庄利益,选择旁观,此时心中有些惭愧。于是说道:“不知道胡兄这么晚到了我这里,可有什么要紧事么?”

胡近臣道:“也没什么要紧事。只是为前一次立下的兵器采买契约而来。此回风波过后,我不平庄麾下人数又要增长两成,便打算多购一些刀剑盔甲。”

游返心中一愣,随后方才反应过来。此次胡近臣为飞鱼帮大江盟出头一事声名远播,前来投靠不平庄的绿林豪杰也好,各地武林高手也罢,定然会急剧增加。连忙摆手道:“此事定然没有问题。不平庄短短几年就能发展壮大到这等地步,实在可喜可贺。”

胡近臣呵呵笑道:“人多了也未必是好事。至少吃饭的嘴便多了,我手头可是紧张得很。幸好黄河帮的生意也开始恢复,否则这笔兵器的钱可得找游兄弟先欠着。”

两人相视大笑。过后,游返又道:“其实这次一开始我便想告诫胡兄,不要参与到此事中去。不料还未来得及说,胡兄便已经进去了。不过后来六扇门怎么轻易又放胡兄出来了?委实有些奇怪。”

胡近臣神秘地笑笑:“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我答应他们,我可以发动整个不平庄协助调查刺杀一事,他们便放了我。”

游返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原来如此。”心中却有些疑惑,胡近臣因站在江湖帮派一边被朝廷抓起来,又因和朝廷合作缉拿刺客而被释放,而飞鱼帮大江盟的人又未释放,这其中立场转换也太突然了。

屋内一阵默然,一根蜡烛噗的一声灭了,游返连忙叫人重新换上新的。

换完蜡烛以后,屋内又亮堂了不少。胡近臣咳了咳,道:“其实,今天是有另外一件事,想和游兄弟讨论一下。”

游返“哦”了一声,抬头看向他。

只听他道:“其实朝廷委派周醒周大人为武林盟主,大家心里也都有数。别看这些在江湖中摸爬滚打的人粗鲁,朝廷的这点心思,大家总能察觉到。这回周醒死了便死了,也没什么要紧的。对于我们来说,反倒是件好事。”

游返连忙抬头向外面看去,小心隔墙有耳。虽然江湖中人人都是这么想的,但要宣之于口,为周醒之死拍手称赞,可没有人敢这么做。即便私下与楚谨商量时,大家也都点到即止,没有说得这么明了。因此听到胡近臣这么说,他眉头不由一皱。

胡近臣却若无其事地自顾自继续说:“江湖之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大家出来在刀口上讨生活,都是情非得已,若是谁能读书求个功名,谁愿意出来跑江湖。本来这么些年,帮派竞争火并,陆陆续续变成今天这个局面,生计已算不易。这回朝廷还要往你头上戴一个紧箍咒,弄一个盟主管住你,任谁心里都不痛快。那些庙堂中的贵人们,谁能了解江湖中人,拍拍脑袋便想出了这么个主意,着实让人头疼。幸好……”

言犹未尽,意思却很明显。不过游返不敢点头也不敢摇头,这等大逆不道的话,他可不敢应答。

胡近臣看了他一眼,突然道:“游兄弟是哪里人?”

游返微微有些意外,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答道:“济北一带。”

胡近臣道:“我是济南凤县人。我家乡是靠海的,盛产珍珠,因而我们那个村子都以养蚌采珠为业。二十四年前,我十岁,村子里突然闹瘟疫,死了好些人。染病的人,往往两三天便死掉。邻近有两个村也是如此。我们一家人没有得病,我爹便收拾包袱,带着全家人连夜出走,实在不想也染上这个病。没想到,到了村外,才发现根本走不了。官府已经调集兵马,镇守住必经之路,禁止所有人的出入……”

游返听他说得突兀,一时之间还未反应过来,只是“嗯”了一声。

胡近臣又说道:“结果村子里半数未得病的人,不是也染上瘟疫死去,便是没有东西吃饿死了。我父母也是因此而死。”

游返“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往事是如何悲惨之事。只是仍未能把握住他的意思,只得继续听下去。

胡近臣道:“到了后来,我与几个幸存的年轻人一起往外逃,走的都是从未有人经过的道路。不料还是被发现了。我仍然还记得当时是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我们四五个人离开村子,身上已经没有了一块干饼,好几天没有吃饭,一整天没有喝水。那种地方,谁敢轻易吃喝,忍不住的人都被染上瘟疫了。我们几人沿着荒无人烟的树林,冒着荆棘杂草的阻拦,终于到了外边,却还是不幸被发现。混乱中,我和同伴都走散了。恐怕他们最后也都没有活成。”

游返头皮不禁发麻,可以想象到当时情景,无论是谁,遭遇了这种事情,还能像眼前这个男人这般心平气和地说出来的,绝无仅有。

他有些奇怪为什么胡近臣能够独独活下来,不了胡近臣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轻描淡写说道:“我又躲回了那片密林,忍饥挨饿了两天,等到村庄里起了火,被烧了精光,才重新出来。官府烧了村庄,大概是觉得没有人能活下来了,这才散了包围。我那时也奄奄一息了,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镇子,得好心人施粥,才活了下来。从此我便改名易姓,再也没有回去过。”

父母兄弟,幸存的同伴,十年一同生活的熟人,转眼之间便全部倒下了,这种冲击之下,这人居然头脑冷静到能够躲过官兵追捕,游返不由又吸了一口冷气。

突然又想到,胡近臣若是真是他所说的这般经历,那他对朝廷和官府自然是没有任何好感的。

胡近臣沉默了一阵,似乎是从回忆中脱离出来,笑道:“朝廷封锁村庄,想要控制住瘟疫不扩散开来。而里面的人拼命要出来。到了那种关头,实际上已没有谁对谁错,只要是正常人都想要活下去,这是本能。不可能因为自己可能染了瘟疫,就乖乖地呆在里面等死,等着朝廷来封锁直至饿死。”

他话锋一转道:“现在也是如此,虽然远未到那种程度。江湖之人桀骜不驯,求的是一个快意恩仇。谁也不愿意让朝廷来约束自己。站在朝廷的立场,自然是希望这些武夫不要以武犯禁,百姓便能安居乐业。可身在江湖中,打打杀杀,就是为了活下去,谁能管得了那么多。记得那时和游兄弟第一次见面,你问我为何要办一个不平庄?现在我可以告诉你,天地沟壑,本就不平,不平庄便是要替天行道,打抱不平。这回朝廷要安一个武林盟主下来,可未能如愿。可死了一个周醒,总还会有下一个。因而,我希望江湖中人都同心合力,游兄弟也能一起来帮忙。”

游返愕然道:“如何帮忙?”

胡近臣淡淡一笑,道:“若要朝廷完全放手是不可能的,但我们江湖人可以自己推举武林盟主,让自己人当这个武林盟主,总好过朝廷任命。”

游返问道:“谁能当这个武林盟主?”

胡近臣指了指自己,道:“我!”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