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八十三章 传刀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记住本站网址:69 x.

游返见到地上摆满了刀剑,有些奇怪,心道,莫非老爷子又一时技痒,在自己家中铸造起兵刃来。

他驻足在兵器阵前,仔细观察着一把把刀剑,大多数都是剑,长的短的,宽的细的,少部分是刀,就更加多样,弯刀厚背刀长刀,还有一些枪、铁链铁锤、飞刀等暗器,林林总总,杂七杂八的,数量繁多。

游返随手拿起一把剑来,见那剑身上刻着金剑山庄的标志,确定是庄主亲自打造的剑,但看上去时间有点久了,可能是庄主早年年轻时的作品。

他正观察着,听到仓啷一声,庄主的身影从房门内走了出来,手里抱着一把黑黝黝的长刀。游返一看,连忙道:“庄主,你的身子……怎么这样便起来了。这是残月宝刀?太重了,我来帮你拿。”

从庄主手中接过宝刀,将刀摆在地上那些刀剑的下方。

庄主笑呵呵道:“我身体好多了,最近太阳好,让这些刀剑也晒晒太阳。”

游返愣了一下,怔怔道:“这些刀剑?晒太阳?”

庄主郑重地点了点头,摸了摸自己花白的胡须,伸起了懒腰,说道:“这些都是我的老伙计,整日在屋内蒙尘,每隔一段时间我便要将他们拎出来晒晒太阳,否则这些老伙计可要叫起来。”

游返只得赔笑,心想这位岳父大人可是病久了,得了呓语的症状,说话起来也语无伦次。

没料到庄主继续很认真地说:“每一件兵器都是有魂的,有些活泼,有些沉稳,有些争胜心强。你看这是残月宝刀,当时铸造时游返你也在,你说说,这把刀,是什么性格?”

游返挠挠头,犹豫道:“这,我可说不上来。”这时候他渐渐明白庄主的意思了,想起上次庄主说起他手下出去的传世名剑,大多被人悬挂供养起来,却很少会去触碰,于是失去了灵性。难道这里的所有刀剑庄主每隔断时间便要拉出来晒晒,然后和他们一起聊聊天喝喝酒?

庄主道:“残月刀,这刀孤傲。”

游返奇道:“这倒是……庄主,你说它孤傲,这是为何?”他本来想说无稽之谈,但庄主一身艺业,他此时也有些信了。

庄主用手轻轻抚摸着刀身的纹路,那是百炼成钢法特有的纹路,庄主满意地说道:“你要用心感知,铸造吞日残月这一刀一剑时,我便已经聆听到其出的声音,那一锤子一锤子下去时,不同的刀剑便有不同的反应,那时便能分辨其性格。这残月刀,孤傲,清冷,睥睨天下,目空一切。因而敲打时,所敲打的次数要远少于吞日剑,因为它不屑呵,它太骄傲了。”

“哦!”游返顿时来了兴趣,问道:“那吞日呢?”

庄主道:“吞日剑沉稳内敛,但内含王者之气,不经意间便会显露出来,所以我刻意多加捶打,只有多锤炼,才能将这股气势藏进去。”

游返笑道:“想不到这其中却又诸多讲究,倒是我浅薄了。”

庄主摆摆手道:“你也不错了,刚刚上手,便能有所体悟。你看,我这一辈子打造的刀剑都在这里了。”

游返随着他所指之处看了过去,阳光下反射出的光芒微微刺痛了他的眼睛,但这些刀剑确是一件又一件的精品,若是放在世间,都是无价之宝,是官宦富贵之家,江湖大豪们争相收藏的宝物,任何一件拿出去,一辈子的吃喝用度便不愁了。但在庄主这里,却只是如一个个老朋友一般,很是平常,又内蕴着一股淡淡的情谊。

庄主道:“当然,还有许多都送出去了。恐怕便不如这些保养得好,大多都晒不到太阳,吸收不到天地灵气。唉,还是你们享福喽。”

庄主想蹲下去,一件一件仔细看看。游返连忙扶住他,被庄主甩脱,说道:“我身子好着呢。不用扶我。其实以我身子,还能打造一柄绝世好剑,可惜,没有材料,更没有可以用剑的人。”

游返道:“等庄主养好身体,小婿愿意陪岳父大人一起再打造一柄宝剑。”

庄主哈哈笑道:“好。这山庄将来还是得靠你们这些年轻人。我们都老了,听文清说你有很多好的想法。我对文清说,尽量放手让你去做。不用考虑现有的成规,规矩都是给蠢人看的,聪明人是创造规矩的。当年山庄的先祖便是一步步这么创立了山庄,他当兵被俘虏,还做过逃兵,还不是这么创立了山庄,只要敢想敢做,有什么是做不成的?”

游返胸中一阵激动,大声道:“说得好,我知道了。我们山庄里这么多人才,必定是能振兴山庄的,庄主你便放心好了。”

庄主道:“我肯定放心,可惜我不一定看得到了。”他神色一黯,游返正想安慰一下他,被他挥手阻止了,他继续道:“其实,山庄做成怎么样,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你们能好好生活下去,顺便将这些技艺传承下去。便是振兴山庄的,其他一些虚名,都不重要。”

庄主一边拿起一件兵器,开始对游返说起铸造这件兵器的由来,铸造时生的趣事,一些人和事,庄主看似年老糊涂,但说起铸造兵刃一事,隔了许多年前生的事情,仍然历历在目,令游返感叹不已,从中也知道了许多山庄的秘闻,铸剑的手法和应变之道。

期间庄主说起二庄主庄书海来,道:“也许老二是没有天分,于这铸剑一道竟然一窍不通。”过了片刻,又道:“游返,若是有一天,他得罪了你……你能放老二一条活路么?”

游返心中一凛,脱口道:“怎么会有这一天?二庄主他……”

庄主叹了一口气,道:“也许是我想多了,老二生性顽劣,做了许多错事。之前也想借刀杀人,对付你。不过如今都是一家人了……”

游返接口道:“这自然,之前的事都过去了。我怎么会对付二伯呢?庄主无须担心,小婿不是记仇的人。”

不知不觉过了两个时辰,庄主也有点累了,游返连忙将他扶进屋去,庄主道:“游返,你帮我照看这些老朋友,怎么样?”

游返随口“嗯”了一声,又猛然抬头看看庄主,那深邃的眼眸中满是不舍和期待,于是终于理解了其中的深意,不由泪水溢出眼眶。

“你要好好照顾好我这些老朋友,时时带他们出来晒晒太阳。”

到了晚上,庄文清得知这些伴随父亲的无价之宝都被游返带回了自己的家,也不由悲从心来,泣出声来,道:“爹爹这是对自己都没了信心,开始交代后事了呢。”

游返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总算他也了了一件心事,我今日看他身子倒也健壮,老人家难免对着过往的事物感怀,我将它们带走也好,省得他一直想以前的事。其实,昔日他也曾说过,对不起你娘亲和你,说你出生时他忙着铸剑,错过了你娘的最后一面。”

庄文清顿时泪花盈眶,哭成了一个泪人,过了半晌才说道:“其实我知道这件事,但我一直没有怪过他。他只是执着于那件事罢了,其实对我娘是极好的,这么多年也未再续弦……最后的这点时日,我便好好陪陪爹爹罢,山庄的事情,便有劳夫君了。”

游返沉重地点了点头。

第二日开始,庄文清便时时呆在了父亲那里,陪着说说话,父女之间其乐融融。

而游返这里也加紧度,遣人去查看了一下地形。

倒是高兴了孟紫蝶,每日想象着自己当上庄主的样子,也卖力地做着事情。先是带人回镜缘村勘察,顺便回去看望了孔斑。

孔斑得知他们要在镜缘村周围建什么工坊,原本是不太乐意,生怕他们破坏了村中的安宁。但不知道孟紫蝶使了什么花招,又许诺为村民打造一些必要的农具,于是整个村的村民都被动起来,不多久便选中了一块地方,旁边将河渠又挖深了几丈,使得连同了外在的运河,源源的物资跟着运了进来,镜缘村也得以繁荣起来。但这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的,没有人声张。

三大房的主事看游返都不太顺眼,因为他每日都在和自己的手下闲聊,似乎在挑选人手调去汴京。大家谁都不愿自己的得力手下出去。但庄主也话表态支持,大伙儿也无话可说。只得大眼瞪小眼,看着游返拉拢着底下人,隔三差五便拉走一个,说是要好好训练磨练,结果不久久消失了人影,说是去了汴京。

而汴京那里也来人了,却是祖江和汴京商会差遣来的人,都是些上了年头的工匠,满脸期待地来学习一些山庄的技艺。

几个工头倒也不藏私,平日里仍是一样工作,只是这些工匠弄惯了自己那套,想法已经执固下来,难以突破自己。过了一段时日,现问题的汴京人便派了一些年轻人来,总算是学到了一些本领,但至于是几成,就不得而知了。

不知不觉,夏去冬来,庄主的身子终于撑不住了。 请打开:g.69wx.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