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七十九章 龙虎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午后本没有风,这时候一阵风吹起,将各个门派帮会的旌旗鼓得飞扬,随后又无精打采地垂下。

解军无奈看着眼前的师兄弟,摇了摇头。两人原本就不是一路的,他将门之家,从小富贵,委身丐帮只是为了还一份情,他生性跳脱,行事无状,所走的路是早已经定下的,即便没有遇上郡主,也是在一个框架之内的,这反而激起了他的抗争之念。而李莫非从小贫苦,不得已才入了丐帮,那时已经吃不上饭了,他行事规矩有章,一步步走到了今天,前面还有好几条路可以选,他遵循的是师长的教导,世俗的观念,从没有越线,直到这一次。解军很羡慕他,但也知道他是自己的一杆尺。从小到大,李莫非就一直压在自己头上,他做任何事都力求完美,而自己则吊儿郎当,从没成过什么大事。李莫非在前线出生入死,他只能在后方做做样子。两人也一直被人做着比较,将来的丐帮帮主之位,也许便花落其一。解军入了王府之门,尚有一道困难要过,但李莫非此时也因为那件事被拉回到同一起点。解军知道自己文武二途都没有指望,但这江湖之路,他想争取一下。

“小军,你的穿花蝴蝶手又有进步。不过最后,用的可是归元劲?”李莫非的声音响起。自从上次事发被带去六扇门,回来以后他便如水蚌闭住了贝壳,冷冷冰冰,没有一丝生气。此时看到解军出手,才惹起了他兴趣。

归元劲是丐帮以前一位长老所创,郭备的猛虎劲正是脱胎于此。但解军的归元劲又有自己的领悟,显得不同寻常。李莫非知道,自己的这个同门,不如表面那么轻浮,于武功一道更是有着自己的执着,否则也不会与东方笑那等剑痴为伍。

解军近乎无赖地笑笑,道:“小非,你猜猜。不过我是在为丐帮争这个武林盟主的位置,你可以等我待会儿下去再来。否则岂不便宜了外人。”

李莫非却神情木然道:“好久没和小军你交手了,突然有点手痒,对不住了。你准备好了吗?”他一直静静地等着解军调息恢复,一点也不着急。

解军收起一贯灿烂的微笑,突然神情肃然起来,咬了咬牙,突然嘿一声,身体向前冲了起来。

白影迅速动了起来,两道身影瞬间在空中撞在了一起,发出啪的一声,迅速又分开。

二楼上,苍木道长问薛青纹:“你看他们两人谁强谁弱?”

薛青纹眼睛盯着场上不动,嘴上道:“不好说,龙争虎斗。”

二楼上的人都是成名的高手,有些年纪大了身手不行了,但其中还是以薛青纹妙剑的名头最响。因而大家都在看他的评价。

一旁的夏侯龙早已吹胡子瞪眼睛,焦躁不安,手心手背都是肉,此时也不知道如何说了。出了这样戏剧的场面,周围的人也不好拟词安慰他了。

游返有些羡慕地看着下方的两个年轻人,曾几何时,他也曾做着武林高手的梦,和孟紫蝶也无不同。但现在他放弃了,起步晚了,资质也属平凡。反而今日能站在楼上,与一众武林名宿谈笑风生,已值得骄傲。

解军的穿花蝴蝶手化繁为简,返璞归真,一招一式之间,犹如蛟龙出海。而李莫非更是在战场上领悟得来的武功,招招见血,直接实用,又有郭备耳提面命,督促之功,将猛虎劲倾囊相授,自有自己的一番造诣。两人时而缠斗在一处,拳掌相交,时而错开,沉吟片刻,思考制敌的招数。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分出胜负。

李莫非一拳直击,被解军隔开,不由道:“小军,不用保留实力,尽管朝我招呼便是。”

解军怒骂道:“去你娘的。我已经使尽全力了,你这人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说话之间,又抵了两掌。

楼上司马求笑道:“各擅胜场,互相之间的底细又清楚,看来一时半刻还分不了胜负。夏侯老帮主,咱们喝口茶,再慢慢看吧。”

夏侯龙嘴上说好,茶杯拿到面前,却仍然直着身子朝下看,丝毫不肯放过片刻瞬间。

场地周围众人尤其是刘文渊,却着急地盼着赶紧结束。一些武功低微的江湖汉子只懂看个热闹,哪边动作精彩了,就高声叫声好。算下来,还是解军的喝彩声多一些。

刘文渊正看着,突然身后一人上前,两旁护卫连忙靠近他,提防生事。刘文渊向后望去,却是胡近臣。

只听胡近臣道:“不知刘大人以为这龙争虎斗,到底哪方能获胜?”

刘文渊不客气地哼道:“我只求他们快点分胜负,拿朝廷的大会当演武场了,真是儿戏。”

胡近臣呵呵笑道:“这有何难?事后刘大人可得谢谢我。”

“嗯?”

胡近臣突然提气喝道:“两位且慢!胡某来也。”说罢身子陡然拔起,如同一只大雕一般,飞扑上去,直直落在两人中间。

解军和李莫非激斗正酣,被他生生叫断,分了开来。双双道:“胡大侠,你这是什么意思?”

场下人也不禁叫起来,但一看众人敬仰的胡不平,那些喝骂的难听字眼便缩回了肚里。

胡近臣坦然道:“胡某也想争一争这武林盟主,实在看得不耐,心急起来,所以中断你们的比试。你们在场上斗了良久,体力都有耗损。接下来,你们便一起来攻我,你们赢了,这武林盟主便是丐帮的,若然胡某胜出,便接受天下英雄的挑战。”

场下顿时安静下来,众人似乎听到了不可能的事情。高手之间,差距本来极小,而这胡近臣居然还要以一敌二,即便是对方消耗了些许体力,仍然是吃亏得够多。

二楼上也被这陡然的变故给惊呆了。照理说,胡近臣只要再登上片刻上台,也许收拾其中一人,更加得心应手,后续再接受挑战也更省体力。可是偏偏要这么哗众取宠,众人都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夏侯龙更是黑着脸,胡近臣一举挑战两大丐帮高手,实在是不给他面子。前一次自己兄弟郭备的死,也是此人挑起的,夏侯龙其实心里已经对他起了芥蒂。

解军有点犹豫地看了看胡近臣,然后和李莫非对了一眼,他们打小在一起,虽然出身不同,但都是聪明人,各自读懂了对方的眼神,瞬间一同出手,雷厉风行。

在一阵狂笑声中,胡近臣悍然出手,身子左移,先重重与李莫非碰了一记,然后转向右,与解军打了个照面。

此时的李莫非早已不是当日的李莫非,当日郭备和胡近臣对敌,李莫非连胡近臣一招都挡不下,还后退了好几步,今日再度相逢,李莫非的战意显然更高,出手更为迅猛。第一下交手也没有吃亏。

相较之下,解军则更为保守。本身就已连战两场,已到了强弩之末,此时更多是干扰对方,缠住胡近臣,为李莫非创造机会。丐帮的帮众都是一些行乞的乞丐,就算高手如云,其中武功平庸之辈还是占了多数,此时以数量取胜便成了惯例,因此丐帮之中,流传着好几套分进合击之法,帮中也不乏设计阵法的好手。便如同昆仑派的混沌剑阵,少林派的罗汉阵。以二敌一,最常见的便是一主一次,虚实结合。此时,解军充当的便是虚的一面。

但战斗在片刻之间便歇止了。如高山一般身躯的胡近臣,竟然展现了灵活的一面,身子一扭,避开了李莫非的一拳,与解军的一掌绞在了一起。解军只觉一股吸力传来,身子不由自主一歪。便是这一歪,决定了胜负。

李莫非虽然未曾同解军联手对敌,此时凭借的默契,不过是阵法中所说的,这是丐帮的每一个弟子入帮时都会传授的分进合击之法。其中步法配合,节奏变化,都是固定的套路。便如同东方笑与游返当时诛杀塞上四兽一般,但又略有不同,以二敌多时,是集中优势攻击其中一人,而以二敌一时,却是要尽可能干扰和破坏对方的招数。

此时解军就是充当干扰的角色,但这一招没击实,反而被引偏了数寸,旁人都没看出不妥来,但身在阵中,李莫非被胡近臣庞大身躯所挡,却没有发现这一点,等到李莫非强攻之时,解军的动作便慢了几步。这合围之法便破了。

胡近臣绕了半个圈,从解军一侧面朝李莫非,此时解军身在圈中,反而成了李莫非的阻碍。李莫非一方面需要顾及解军,一方面又要顾及胡近臣的袭击,顿时手忙脚乱了。

只需要一瞬间的茫然失措,便能决定胜负。等到解军缓过神来,准备协助李莫非时,胡近臣早已胜券在握,李莫非变招不及,力道只发了一半,被胡近臣如同风筝一般击了出去,轻飘飘地落在一丈之外,已负了内伤。而解军此时便单独面对胡近臣接下来的拳脚相交,顿时败相已露,连连后退,最后一摊手道:“我认输,胡大侠你赢了。”

楼上夏侯龙连连惋惜,这两人联击,反而起了反作用,还不如两人车轮战的效果。

李莫非经脉间内劲充盈,短时间内便压下伤势。重新攻了上来。

胡近臣奇道:“莫非老弟,你还要比么?”

李莫非道:“未到最后,尚不言败。”手中拳头便如疾风骤雨般攻过去。

场下众人纷纷叫起好来。

胡近臣也叹了一口气,霎那间也迎了上去。这一回没有任何取巧,纯粹是力量的硬碰硬。李莫非却是不肯退去,硬是挡住了这一击。但代价却是口吐鲜血,勉强站立当地。

解军连忙上来将他扶住,搂着他的肩膀。却听他低声说道:“也许当初我能挡住他,郭大叔便不用死罢。”

解军一怔。李莫非虽然拜夏侯龙为师,但从小接受最多的却是郭备的训练,就连为人处事,也和郭备相似,旁人实在无法理解两人感情。解军看在眼里,是明白的。当日丐帮寿宴之后,李莫非完全没有因叛国投敌的罪名所扰,真正令其下决心从头做起的,正是郭备的身亡。郭备虽然背叛了大宋,却没有背叛丐帮。背后的秘密,虽然六扇门没有查出来证据,但大伙儿心中是明白的。此事便成了李莫非心中难解的结。

“不过,即便你当时能挡住他……郭大叔最后是自杀的……”解军喃喃说道。

“是吗?我有点忘了……”

“……”

“胡大侠,丐帮输了。武林盟主之位,我们兄弟俩服你。”解军大声道。

“哦!”场下响起了一阵的掌声,既为胡近臣叫好,又为解军李莫非光明磊落坦白认输的行径竖起大拇指,道一声:“好汉子。”

众人目光纷纷看向二楼的露台,如果那里不下来人,这武林盟主的位子便要这么定了。

胡近臣以一敌二,虽然眼光高明的人还是一眼就看出其中的关窍,但一般人都已为其武功所折服。不少人已相信胡近臣是武林盟主的当然之选,楼上还有薛青纹这样的高手,但要以一敌二打败丐帮双杰,即使是薛青纹也要掂量一下。

夏侯龙靠在椅背上,司马求和苍木道长都看向了薛青纹。

薛青纹抖抖肩膀,自嘲地笑道:“看来我不下场不行了。”

“除了薛妙剑,我们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赢得了胡老三。”

事实上,若真要争这武林盟主,无论是丐帮也罢,少林也罢,都已失去先机,少林武功太盛,深受朝廷疑心,丐帮则背着污点,中原镖局司马求与皇家有姻亲关系,苍木道长地处西南太偏僻,若是薛青纹得胜,凭大伙儿的良好关系,他们相信薛青纹是能照顾到自己利益的。虽然,他们都知道,朝廷是有自己人选的,周醒死了,也会安排一个。绝不会让江湖中人染指这个位置。

但若是将这个位子给了素来以惹事生非著称的胡不平,二楼的很多人都会头疼。

于是薛青纹接过手下递过来的长剑,准备下楼。

突然,一阵拉长了的声音从远处响起:“不——好——了。”最后一声已在近处:“庄主,找到那些刺客的下落了。”

?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