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弟八十五章 向西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记住本站网址:69 x.

庄主下葬以后,游返终于可以缓缓气,庄文清由于悲伤过度,风邪入体,在床上歇息了良久,游返只好延后了行程。

祖江那边派了人过来以后,汴京的事务也需要推进,游返分身乏术,只得亲自过去一趟。同时,也觉得是时候招兵买马,弄些自己的心腹了。

二庄主在庄主去世,庄文清接任庄主的事情已成定局以后,也终于老实本分起来,关禁闭结束了,又和一些江湖人物来往,饮酒作乐。只要不扯后腿,即使不为山庄效力,游返夫妇还是由得他去。

游返还未出,这日便有人来辞行,先他一步走了。

游返望着眼前的巧簧老人,心里其实是有点气愤的。

巧簧老人却有些不识相地笑眯眯道:“小友,你不用这么看着我。老朽只不过是出去游历一番,西域以西的地方,上次听你说起来,心里有些向往,这辈子若是再不出去看看,恐怕再也没有机会喽。”

游返顿时气闷,后悔真不该说那些东西,惹得山庄失去了一员干将。还会令得别人以为自己容不下人,赶走了元老人物。

巧簧老人继续道:“不过老朽一两年以后,还是会回到这里来的。老朽此去,还能打听一下西方的人是怎么铸剑的,若是有什么收获,也能带回来。对了,游返小友,你可得给画一幅地图,给咱们参考参考。”

游返奇道:“咱们?难道还有人和前辈一起去?”

巧簧老人点点头,道:“有个叫陈二牛的,听说老朽要去西方,自告奋勇也要相随。”

游返心中一急,赶紧叫人把二牛喊来,二牛兴奋道:“游大哥,山庄这边的技艺我都学得差不多了,百炼法也没有什么改进的余地。爷爷传下来的方法,虽然炼出来的钢是极好的,但是实在太费力气了,听说西方的铁匠自有一套独门秘技,不但所费时日短,而且所炼的钢铁质量上乘,不但坚硬,而且韧性足,不易折断。这回路上有巧簧老爷子相伴,放心吧,没有问题的。二牛能照顾好自己。”

游返没好气道:“我哪里会担心你有问题?你吃得好睡得好,好得很呐。哪里来的问题。”又转向巧簧老人道:“前辈,这二牛年轻不懂,您怎么也跟着胡闹起来。唐玄奘当年西天取经,可走了十余年。你们这一去,真不知多少时日能回来。您老什么地方没去过,中原大地这名山大川,您都背得出了。这值得么?”

巧簧老人笑呵呵道:“小友,老朽知道你想什么。现在是你们年轻人施展的时候,咱们这些老骨头挡在你前面,反而是拖累。放心,我们到了波斯,立马会回来。老朽可还不想死在异乡。”

陈二牛疑惑地看着两人,他觉得能去西方学习炼钢的技艺,这是好事,游大哥必定支持才对,怎么好像看上去有些不高兴呢。

游返叹了一口气道:“若是前辈心意已决,我也不好阻拦。我让账房给你们准备好银两,再选两匹好马,到了汴京,可以打听下有没有商社同行,路上好有个照应。”

巧簧老人笑笑,离去了。陈二牛瞅瞅,也去收拾行装去了。

游返招来楚谨,两人商量了一下,前些日子他现几个可造之材,这时便商量着将他们安排到天工房的紧要位置上去。到时候看看这些人的造化。

前些日子,鬼斧程老爷子年老体衰,看着游返这些年轻人不停变着山庄的成规,心里也不大满意,就告老还乡去了。这回巧簧老人也走了。三大房三个元老,就只剩下天火房的活阎王了。游返连忙见了一趟陈七叔,好生安抚了一下,又将他提拔到三大房总管的位置上,所有事务由他说了算。陈七叔年纪虽大,一直被鬼斧压着,这时自己说了算,着实高兴起来,自然就不会走了。

安排完人事,庄文清的病也好差不多了。这时朝廷兵部的特使传来消息,辽国使团已经抵京,签订岁币协议。因朝廷国库支出过大,这半年的银钱无法及时到账,这使得山庄账面上原本不宽裕的资金更加紧张。

游返思量着汴京是必须再去一趟,好好拜访下朝廷的大人。朝廷会没钱,游返是不信的,只是支出用度总有先后,还得留着以备万一。这时候给谁不给谁,拖着谁,便是看这些大人的亲疏了。自从二庄主被关了禁闭,山庄这边在朝廷的活动就减少了,自然进了拖欠的名单,这时得好好送送礼,将事情扳回来。

镜缘村的工坊建设了一半,还有许多用钱的地方。这时咬咬牙便挺过去,等西夏的单子一成交,活钱便源源不断,那时周转就灵活了。

这时,游返脑中闪过一个人,正是与朝廷打交道的行家。于是便去拜访了二庄主。

进了二庄主的别院,见到了二庄主的几个儿女,都只是十余岁的半大孩子,可是看他的眼神却有些敌意。这些孩子以往游返也见过,他与庄文清成亲时,又或是过年庄主召集大家一起吃饭时,平时走过路过也总能看见几面,此时却有些分外眼红的感觉。游返心知肚明,这些孩子总是易受挑拨,家里大人说话谈天时说到什么,表达些观点,这些孩子便容易听进去,然后兄弟姐妹间学着大人说话一番,一些观点就变成了自己观点,说别人的坏话,自己也便说了出来。

游返对于他们而言是外人,原本庄文清嫁人,他们是得益者,二庄主掌局以后,以后就是他们当家,但现今恐怕是落空了。所以他也能理解地回望了他们一眼。

过了一会儿,二庄主迎了出来,亲切地打了声招呼,道:“贤侄怎么想到来二伯这里逛逛?庄里事情很忙罢,有时候还是得放松一下。三娘我看就身体很差,你要多劝她休息一下。”

游返替三娘道了声谢,问候了几句,道:“刚刚堂弟说二伯在练书法,果真是修身养性的好方法,小侄最近也被三娘逼着在练书法,不过肯定是比不上二伯的了,以后倒要请教请教。这回登门,实在是有事情要请教一二。”

二庄主淡淡笑了笑,斜过身来,虚拍他的肩膀,说道:“其实当初你入赘,我是很不同意的。不过最近看来,贤侄于山庄还是尽心尽力,一切都管理地井然有序,这我也便放心了。大哥去世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山庄这几百口人,先祖创立的金剑山庄,如今威名每况愈下,我们这些后人也是汗颜惭愧。唯有指望你和三娘能将山庄扬光大了。之前咱们之间有些误会,三娘这边对我也有看法,不过终究是一家人,有什么事,若是用得着二伯的,尽管开口。”

游返听他说的诚恳,心里也有些感动,但之前和三娘讨论时,三娘已经决定,将二庄主当作闲人看待,不让参与具体事务,他便是想放下嫌隙,恐怕也没有办法改变三娘的看法。不过即将要去汴京与官场中人打交道,这位二伯是其中好手,不请教一番,似乎有些浪费。

于是深深躬身行礼,道:“二伯,你是长辈,我们晚辈哪能随便驱策。只是小侄即将赶赴汴京,有些朝廷重臣,六部的大员,如何打交道,还是要向你多请教。否则闹出了笑话,可误了大事。”

二庄主“哦”的一声,有些意外,刚刚说了一些客套话,没想到他真的就这么问了。沉吟了片刻,道:“兵部有位孙员外是我好友,我修书一封,可以让他多照拂你。另外,枢密院也有一位同乡,是大名府出身,他家中长辈和我们山庄有渊源。不知道你是为了什么事,但平日里打好交道,多往来总不会错。切不可直接开口求人,显得寒碜,最好是对方主动开口问你。这里我说几个关键人物,他们喜欢些什么,可以顺手送几件土特产,不用那些昂贵的事物,只是拿来表表心意,这些人什么稀罕的没见过,不用班门弄斧。有些致仕的老人,虽然帮不上忙,也可以去看望看望,他们认得的人也多,看法见地也深,多聊聊有帮助。还是那句话,礼多人不怪。还有些人,对我们江湖人有意见的,有些忌讳,我也写下来给你。希望有帮助。你为山庄奔走,做二伯的岂能袖手旁观。说到底,咱们是一家人了。”

游返听他说了一遍三省六部的关键人物,连忙又施个大礼,原本以为二庄主心胸狭窄,记仇,这时能得到这么多想知道的,已然是过自己预期。

接着二庄主又手写了一份清单,列明了一些官员的喜好禁忌,家中的亲人朋友,哪些可以结交,喜欢去些什么地方。最后收获满满地告辞,觉得原先有着些许敌意的小孩子,这时也可爱许多。

到了晚间,将这份清单又给妻子看了一下,庄文清撅着嘴道:“妾身总觉得二伯不会这么大方,夫君可得谨慎一些,不可尽信。”

游返收拾着行装,一边道:“可是这次我信,这上面的东西不可能是编撰出来的。而且,一试便知,又何须使诈,也使不出诈来。”

庄文清“嗯”了一声,若有所思,道:“若是二伯就此转好,我也欣慰。不过此前所议,仍是变不得,我们经不起折腾。妾身实在不想再提防着二伯,如今除了你,二伯算是妾身最亲的人了。现在他无事一身轻,我们总算能像亲戚一般来往。若是他出来做事,有了利益纠葛,将来连亲戚都做不成。”

游返有些怜惜地看着她,这个女子从小没有亲娘,自己爹爹也时常专注于其他事情,导致如今个性独立,又不愿轻易相信他人。不过好在,总算自己是她所信任的人。这也说明了缘分,一个平素不能轻易相信别人的人,莫名其妙地相信了自己,而且还将自己的终身交托于他手上,令他倍感珍惜。

庄文清从后面将下巴抵在他手臂上,幽怨地说道:“游郎,我们刚成亲没有几个月,你便时常往外跑,今晚……”

游返回头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庄文清一句话还未说完,顿时刷的脸红了通透。游返哈哈一笑,揽住她的腰,便道:“便听娘子所言,**一刻值千金。”说着将她抱了起来,便往床上走去。

庄文清娇羞地低声道:“妾身不是那意思,我是说今晚可得好好说说话,你不许取笑……”说是这么说,可是手上却抱得愈紧。

真的是**一刻值千金。 请打开:g.69wx.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