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八十七章 擂台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记住本站网址:69 x.

游返说完话,众人情绪也上来了,干活更是卖力。游返见士气可用,心中也颇为满意。看了进度似乎还有提前,又与孔斑商谈了一下,选了几个伶俐的村民,加入到其中,协助整理工坊,早日开工。这些村民若是愿意,也可一同学习铸造之术,只当谋一份生计。其中优秀的,可以重点提拔。这边的人力,总还是缺的。

交代完事情,鼓舞一下手下人。便将孟紫蝶带上一同去汴京,安排与薛青纹见面商谈西夏国主交代的重骑兵铠甲和武器。孔斑听说了,也同意一同去一趟汴京,令游返喜出望外。有孔斑出面,也许事情更加滴水不漏。

停留了一晚,第二日众人便一同上路,坐小船出了渠河,到了驿站,拾起马车,又从6路赶往汴京。

孔斑这么多年第一次回汴京,平时也就每月出山谷一次去周边城镇集市,这时却真如山野村夫一般,看着不同的景物有些出神。

车队不一日来到汴京,这座都市繁华热闹,远远看城墙高耸,檐角飞挑,似乎拒人于千里之外。走到近处则是人声鼎沸,忙忙碌碌,一融入人流,便成了其中之一,无分彼此了。

走上街头,孟紫蝶兴奋地给孔伯伯介绍汴京风光,好似半个主人一般,谁料孔斑淡淡地说了一句:“想不到汴京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便顿时哑口不言了。

游返笑着说道:“五色剑不是在江南的么,怎么孔大哥好像对东京很熟悉。”

孔斑道:“以前在这里学艺,住过一段时间。后来才辗转去了江南。听说那妙剑薛青纹的剑法在武林中数一数二?”

游返沉吟了片刻,才道:“都是江湖上传的,真实却是没人见过他出手。莫非孔大哥有兴趣要挑战一番?”

孔斑露出一丝笑意道:“这身功夫荒废了几十年了,哪能挑战那等高手?只是好奇而已。上次听紫蝶说得精彩,但没有亲见。不过就连紫蝶也能在那种场合赢上一回,也许其中水份很大,欺世盗名的高手也不在少数。”

游返点点头。孟紫蝶顿时拉长脸,气道:“人家那是以力取胜,不信你问问表哥。咦,游返,你点什么头……”

于是附近充满了爽快的笑声。

到了客栈,还是上次所住的祥福客栈。清静的院落,足够安排下他们这一行人。

游返马不停蹄,按照二庄主的指示拜访了一些人,包括了兵部的孙大人,对方听说他是金剑山庄的晚辈,也热情接待,总算是拉了拉交情,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送上了心意,便离开了,关系便热络了许多。

游返便是吃亏在不是读书人,否则参加一些文会诗会,认得的人就更多。大宋满朝都是文官,大多是进士出身,一手的好文章,也喜好风雅之事。青楼等处,一到夜晚,便是众多文人墨客聚会之处。一些达官贵人也会参与,文以交友,进入了文人的圈子,说话做事会方便许多。

于是游返派出了楚谨去各个青楼探探,自己则返回客栈。

回了客栈却听孟紫蝶说起一件怪事,街头有人公然摆擂,要挑战汴京群豪。这等年头,大宋都城会有以武会友之事,着实罕见。于是游返便随着孟紫蝶等人上街。

这时正好天色将黑,四处挂上灯笼,照得街上明亮。到了南市坊附近的一处,便可听到叫好的声音,甚是吵闹。

游返和孟紫蝶等人靠了上去。只见一处酒楼的门口竖起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胜者十两银子,输者分文不取”。

游返等人看了,均道:“好大的口气。”似这般公然搦战,又设了奖励,小瞧了天下的好汉,莫非真不怕别人前来拆台。要知道武人最重的是面子,看了这两行字,谁能忍住不出手。

前面一个年轻书生听到他们说话,开口道:“在下刚来时也像你们这样。不过看过这几个人的武艺,还真是没有输过。不少人想上台取这十两银子,却被踢下了台。至今还未有人拿到过银子。”

游返吸了口气,有些难以相信,连忙看着台上,看看是何方神圣。

只见一个黑大汉站在台上,如同一座铁塔一般,威风凛凛。那大汉的装扮却不似中原人士。前面那人指了指道:“那人叫耶律打石,是跟着辽国使团一起来的汴京。听说有生撕虎豹之能,在辽国便是家喻户晓的猛士,来了这里以后,已经在此摆擂三天,还没有人能战胜他。唉,说起来,真是丢了我泱泱大国的威风。”

那人旁边的一个老伯说道:“前一阵时间倒是有甚么武林大会,纠集了一伙江湖高手,打过来打过去,还惹得有个大官被刺杀了。这些江湖人搞得汴京乌烟瘴气,这回要他们这些武林人士上去振振国威了,却不知道都躲去哪里了。”

之前那书生摇着收拢的扇子,道:“老伯你又知道什么?这有些身份的武林高手,那些掌门大侠,自然是不屑跟这等江湖卖艺的比武,那些肯放低身段的武林人士,又大多是三脚猫功夫,比不上那个黑塔。”

那老伯冷哼了一声,走开了,一边嘴上道:“那些什么大侠的,未必有什么真本事。”

游返叹一口气,对着那年轻书生拱手道:“这位兄台倒是对江湖中的情况很了解。不知道这黑塔般的壮汉在这里几天了,有些什么人物上去挑战打擂?”

那书生道:“小生之前也曾偷偷去过一次武林大会,上次那大会可真精彩,高手云集,相信能打得过眼前黑塔的,也不乏其人。比如那不平庄的胡大侠,便是其中之一。或是丐帮少林的高手,也是能打得过的。只可恨我是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否则必然上去狠狠揍他一顿,扬扬我中原大国的威风。”

游返又道了一声“佩服”,才用心看着上面。

只见一个瘦高个的武林人物上台挑战,这人腿上功夫巧妙,连踢带打,可惜踢到那黑汉身上犹如隔靴搔痒,伤不到他分毫,反而被他用手一扫,稍微带到一丁点,便要被扫下台来。这么纠缠了几回,那黑汉显然没有用尽全力,但已将他逼入死角,最后仍是被一掌砸到身上,通的一声掉落在台下。

黑汉甚是高兴,大吼道:“大宋蛮子不过尔尔,还有人上来挑战么?”

游返见孟紫蝶跃跃欲试的表情,连忙制止她:“你这三脚猫功夫便别上去找难堪了,个人受辱事小,有失国体事大。”孟紫蝶撅了撅嘴,却收回了上去的念头,她虽然胆大,但不鲁莽。

过了很长时间,也没人上台。那黑大汉又嘲笑了两句,自觉无聊,便收摊走人了。留下几个辽国人在那里收拾东西,准备明日继续设擂。

游返看完了热闹,准备和孟紫蝶等人离去。突然听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

“东方兄?”游返望着眼前熟悉的面孔,似乎那面孔上新添了一丝沧桑,此外仍是那俊朗的面容。

东方笑欣然道:“此处巧遇,正好一起去喝一杯。”

游返笑道:“怎么多时不见,东方兄说话便跟解郡马一个腔调了。”

东方笑哈哈大笑,和他肩并肩走进了旁边的酒楼里。

酒过三巡,游返问道:“上次东方兄回西域,想必事情都办妥了。不知道那沙盗下落如何,是否还来骚扰龙门镇。”

游返是西域出身,龙门镇算是他第二故乡,因此有些关切。

东方笑道:“沙盗都被剿灭了……巴山的人头,我亲自斩于剑下。”

游返精神一振,道:“果然是东方兄,世上似乎没有东方兄办不到的事情。那沙盗我也曾经见过,悍勇忘死,就此被东方兄剿灭,为当地百姓除害,倒是一件幸事。”

东方笑谦虚道:“此事其实不全是我功劳。那沙盗阵中不是有原来西军的人物么,便是那谢青言等人……”

游返想起那次月下凌孤以一敌二,破了谢青言和刘万山的枪法,救走杨沁的情景。

东方笑继续道:“上趟来汴京,我想方设法联系了枢密院的大人,这两人虽然是逃兵,但时过境迁,于是我拿着枢密院的手信,便与两人取得联系。他们做了我的内应,暴露了沙盗的行踪,打了一个伏击,这才成功将沙盗一网打尽。否则以沙盗领巴山的习性,即便打不过,他们也能迅撤回沙漠深处,简直是立于不败之地。可惜的是,家父还是不幸去世了。”

游返刚想夸几句,听他这么说,也只好肃容道:“这倒真是可惜了。东方兄还请节哀。”

东方笑应了一声,道:“总算昆仑派并派一事没有出现反复,家父的心血没有白费。否则可真是……”

两人默然相对了片刻,游返突然说道:“不过南海剑圣那边,卢小姐的事情,我实在有些抱歉。那日送的信,卢小姐没有看完便走了,若是我能说服她,她也不会跟她大师兄回南海。”

说完,游返脑海中浮现出那日卢晓玉决绝凄然的目光,风中飞舞的信笺。

东方笑苦笑了一声,道:“这哪能怪你,只能怪我与她有缘无分,事情这么巧都凑在了一起。事后我也曾了解到了,如今晓玉已嫁给了她师兄,我也只好遥遥祝福她了。”

游返有些出乎意料,拳头骤然握紧,愤然道:“原来是那姓计的对自己师妹有非分之想,怪不得当日拼命想阻隔东方兄与卢小姐相见。这南天一剑心胸狭窄,故意坏人姻缘,真是个小人。”

他对这南天一剑计怀才实在是印象不佳,这时找到了一个抨击的理由,不由怒从心来,不但为好友鸣不平,更是自己心头的泄。

东方笑却叹了一口气,丝毫没有将这等人物放在心上,道:“游兄为我的事奔波,我实在感激不尽。不过姻缘这回事,实在太难说了,当日我若是亲自去见晓玉,也许便能挽回事端。晓玉毕竟是南海剑圣的独女,若是她不点头,她师兄也逼不了她。终究是我负了她,怨不得别人。最后我赶往昆仑,还是没能见到家父最后一面,两头都是落空。唉。”

东方笑语气中带着无尽的悔恨,事情偏偏就是这么凑巧,一时的决断失策,葬送了两人的幸福。事后看起来,倒是很可笑的事情,当时身处其中,却是无法预料。

游返陪着他喝了一杯苦酒,为这好友默默哀悼。 请打开:g.69wx.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