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九十一章 残月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即便孔斑脸皮再厚,此时被一个小姑娘质问,心中也不是滋味,讪讪笑道:“杨姑娘,这话你得和你兄长说去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你兄长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不该有怨言。我也有自己的路。他有自己的想法,认准了,这也无可厚非。只怕他也不听你的劝罢。所以你才要拉我一起下水。”

杨沁还未有反应,但失望之情溢于言表。她这回突然发现有人会五色剑法,之前确实是听过长辈说起当世之间还存有五色剑的传人,乃是师兄弟辈份中天分最高的小师弟,可是见面之后,连这一份念想也失去了。

凌孤霍地一声站起。杨沁轻声惊呼道:“凌大哥?”凌孤冷哼一声道:“既然道不同,那我们也没必要留下了。”

孔斑道:“确实道不同。两位,不送了。”

杨沁似乎脸色不善,跺了跺脚,终究还是和凌孤一起走掉了。

孔斑慢吞吞站起来,也准备溜掉了。游返连忙道:“师父,你真的不打算帮下这杨家两兄妹了?毕竟是同门师兄弟的遗孤。”

孔斑看看他,耸耸肩膀,道:“帮当然要帮,不过既然你是我的传人,当然是交给你了。还有,下次别叫我师父了。就传了你几招三脚猫功夫,算不得用心,你叫我师父,可惭愧得紧。”说罢,便要离去。

游返不禁心中腹诽:都不认我作徒弟,谁会帮你们复兴什么五色剑派。他此时********都在金剑山庄的事情上,自然不会将五色剑派放在心上。

孟紫蝶突然道:“孔伯伯,你将武功传授给我罢,我帮你复兴五色剑派啊。”

孔斑理也没理她,径直走出门去。

孟紫蝶握拳生气起来,游返连忙安慰道:“你本就是五色剑的后人,你爹爹是孔大哥的同门师兄弟。不过孔大哥定然不会将这件事情交给你一个姑娘家去承担。你没听刚刚杨姑娘说的么,女流之辈,以后便是相夫教子,别老想着闯荡江湖了。”

孟紫蝶望着游返离去的背影,气哼哼道:“少瞧不起人,等我以后也创立一个门派给你们瞧瞧。”

第二日,游返和楚谨又上门拜访了祖江。祖家在汴京城中很有势力,和上面的官员也有联系,在某些方面,也是皇商,消息比他们这些江湖门派要灵通许多。虽然刘文渊已经告知他们无能为力,但游返不想坐以待毙。

祖江在自己家中,接待了两人。又看到了心慕已久的残月宝刀,简直两眼放光,抓在手里摩挲良久,叹为观止。

“这真是绝品宝刀。你看上面的纹路,这……定是老庄主亲自动手。”祖江兴奋地道。

游返上次便得知祖江是已故老庄主的崇拜者,对老庄主的每件作品,必定从各方打听,最终了如指掌,能说出分量,样式,好在哪里。若是知道自己将庄主剩下的作品都收归己有,现在正躺在自己的院子里,被自己当作废铜烂铁般保存,只是每三日都拿出来晒晒太阳,恐怕便要感叹暴殄天物了。

于是接着他话道:“这刀我倒也参与铸造了,当时我也下了锤子。”

祖江眼中射出羡慕的光芒,喃喃道:“游返兄弟真是好福气。”过了片刻,意识到自己失态,方才收回贪婪的目光,将刀放回原处,道:“可惜祖某只是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对这些兵器也只存了鉴赏之心。也只得寄望于家中工坊中的子弟。”

说到此处,又饶有兴致地说起上趟派人去金剑山庄观摩学习:“这还得感谢游兄弟的倡议,此番派往金剑山庄的年轻人,其中又三位便是我祖家工坊中的后辈。他们在金剑山庄学习一月,满载而回,可谓收获多多。在工坊中已经改良了许多技艺,虽然和山庄想比还是差了不少,但已经比汴京这里的普遍水平高了。想必下趟继续学习一段时间,便能有所产出了。”

游返倒是不在意他们偷师金剑山庄的技艺,这世上并没有密不透风的墙,若是他们真想要偷学,每年从金剑山庄出走的良匠也有许多,有些东西是想藏也藏不住的,只是以前祖江他们并没有想到这方面。因而他也大大方方将这些东西给他们看,用于换取一些东西。至于就这么学,有些最机密的东西,还是经年累月下来的经验,这些是学不走的,只有不断实践磨练,才能传承下去。而这些精华,此刻大部分被他转移到了四海铁坊了。

祖江又说了一会儿上次商定的事项,此刻也正在有条不紊地推进落实下去,有些商户有疑虑,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也正在逐步妥协。因而事情也很顺利。毕竟金剑山庄主动放弃一大部分利益,这种共赢让利的行为,很得人心。

楚谨从旁笑道:“事情如此顺利,怪不得祖先生红光满面了。”

祖江一怔,失笑道:“我祖家确实有可喜之事,却不是我这边。”他对楚谨这位幕僚一般的年轻人也不敢怠慢,之前几次接触,他已知道楚谨的能力。他们这种商贾之家,最是现实,谁有能耐,谁没本事,一眼便知,从不用年龄去分辨人。

他缓缓道来:“你们也知道,前段时间朝廷有位大员被刺杀,江湖中有两个帮派的头头脑脑被朝廷拉去砍头了,这在开国至今,还是头一遭。一时间风声鹤唳。我这里的兵器生意也受到影响,许多店铺都关门了。在汴京城,谁还敢买兵器啊。”

游返奇道:“这么说来,生意必定不好,为何祖兄这么豁达?”

祖江呵呵笑道:“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我祖家又不止这一桩生意。前段时间,朝廷与西夏达成了合议,其中有一桩,便是双方通商。西夏从朝廷这边买粮食茶叶丝绸,将西夏产的马匹青盐卖与朝廷。其中这西夏的青盐价廉物美,销路很广,朝廷指定了三家商户经销这青盐,虽然要抽一份重税,但西夏不识其中价值,这利润仍是可观。这份青盐的经销权,便被我祖家拿下来了。”

游返和楚谨面面相觑,连忙拱手道:“这可是一笔大买卖,怪不得祖兄高兴了。实在是可喜可贺。”他们自从做了这商事,也了解各个行当的深浅,如布、米这类与百姓生活休戚相关的商事,即便薄利销售,所得利润潜力也大。这盐也是如此。西夏的青盐不但物美,更是由于地处内陆,比沿海运输更为方便。朝廷只选三家商户瓜分这经销青盐的资格,便是天大的恩惠,想必其中竞标也存有许多猫腻,祖家能拿下这件事,也能看出祖家在朝中的人脉关系。

祖江虽然开心,但也冷静叹道:“可惜朝廷不肯放开对西夏的兵器买卖,否则我定当拉上游兄弟一起做这笔买卖。西夏人好武成风,兵器的生意定然理想。”

游返早已和西夏人搭上线,虽然用的是四海铁坊的名义,但只要这次三千重骑兵装备的买卖一完成,双方取得信任,后续的生意也容易展开。不过他面上自然不敢流露出一点喜色,这可是通敌的大罪,只得陪着一起叹气。

接着又旁敲侧击问起了朝廷对江湖门派的态度,得到的也不是什么好消息。两人出了祖家的门,坐上马车,便开始往回赶。

马车上,车身颠簸,震得油壁咯咯作响。楚谨一路出来便沉默不语,游返好奇问起来,楚谨才道:“自古以来,盐铁便是一体,都是一个国家命脉所在,其中的税收也是最丰厚的。虽然大宋与西夏放开青盐通商,但其中份额必然不大,西夏的盐是老天爷赐下的,不花力气,而大宋的粮食也好,丝绸也罢,都是老百姓劳作,两者的价值其实是不等的。但盐是生活所必需,丝绸茶叶都是贵族才用的起,粮食么,西夏人的牧场牛羊成群,也不会缺。因而其中青盐在西夏必然是贱价,即便通了商,也有富余。”

游返有些奇怪,顺着他的话想了一想,疑惑道:“你也想动青盐的主意?”

楚谨笑道:“这青盐的生意利润巨大,若是能在其中做做手脚,一本万利。”

游返沉思了片刻,想不出什么主意,开口问道:“可是朝廷只允许三家?莫非……”突然吓了一跳:“你想做私盐?”

楚谨道:“知我者莫如游兄了。不错,往常若是贩卖青盐,难免被官府查出。如今,既然朝廷放开了这个口子,我们便能浑水摸鱼,做些私盐的勾当。”

“可这是杀头的买卖……”游返摸着自己的下巴,虽然皱着眉头,但心中也有些蠢蠢欲动,私盐的利润实在巨大,很难挡的住诱惑。

楚谨笑了笑,道:“难道如今我们给西夏人武装军队,便不是犯法的勾当么?既然做了,不如做大一点。何况我们有办法将事情做得天衣无缝。”

游返来了兴趣:“哦?快说说。”

楚谨伸出手指,扳开一根手指道:“刚刚便说了,盐铁是一家。前面我们给西夏人谈生意,那个野利一直在压价钱,便说明西夏那边确实是拿不出太多的钱来。即便拿了出来,真金白银,如何运输过来,也是一个难题。”

游返连忙点点头,似乎也想到了他的意思。

楚谨眼睛闪闪放光,又扳开一根手指,说道:“若是将这些银钱部分换成青盐,西夏那边必然答应地爽快。反正这些盐,他们多得很。还能节余下一笔开支,何乐而不为。”

游返不再说话,但也没点头,只是在想其中的关窍。

“只要让西夏人想办法将青盐运到我们方便的地方,以西夏王庭的实力,这事情不难。这件事情可以让华山派也参与进来,我们不沾手,我们私底下请人从旁监视便行了。这样即便被官府发现,也和我们无关。最后换作了钱,我们和华山派的人分账,他们有了好处,自然也不会声张。”

“华山派的薛青纹,从很久以前便闻名江湖,剑法在武林中是一绝。但华山派却不免颓丧下去,任凭他如何努力,都只能在少林丐帮这些大门派之间摇摆,夹在其间周旋,薛青纹也很无奈啊。虽然替我们牵线搭桥,连上了西夏这根线,但里面大头都被我们吃了,他得不到什么实在的好处。若是将盐的事情跟他一说,我敢打包票,他是愿意接手的,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他要华山派起来,就要钱招兵买马,光靠他现在的一亩三分田,怎么在江湖上立足。这其中的利,不妨多让他一点,我们有了他这个盟友,以后大家都是一艘船上的朋友,得了他这个武林高手作邻,对我们也是很大的助益。”

游返纠正道:“不是我们,是跟四海铁坊。”

楚谨一愣,紧接着笑了起来。

车里充满了轻快的笑声。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