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06章 习武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一个茅草亭下,游返召集了四海铁坊的精兵强将,头头脑脑,围在了石桌前。孔斑,孟紫蝶,石头等人均在列。不远处的工坊之中,传来叮叮当当的敲击声,所有火炉已经开工,所有人在这寒冷山谷中热情四溢,拼命挥洒着汗水。以往在金剑山庄之时,众人都是每月领一份银饷了事,做事没有劲头。这时,锤子底下的铠甲兵器卖多少钱,所有人心知肚明,因而每一次奋力敲击,似乎铜板都被敲了下来,岂能不干劲十足。

山谷中入了冬以后格外湿寒,冰冷的微风吹到身上,直透入骨。

石桌上摆放了几本小册子,在风吹动下微微翻开一角,然后又合上。在场的众人纷纷将头凑了上来,他们看到了这些小册子时,还没觉得如何,这时听游返说出一个个名称时,这才啧啧称奇。

只听游返一本本地介绍着:“我从山庄里面带出来的都在这里了。巨灵神功,千手观音掌,小无相功,流云剑法,灵犀一指。还有好几本,我就不多说了。都是江湖上一等一的武功。我脑中还记着小颠步诀的口诀,明日我手录一本出来,也是上乘功法。”

众人一起被震惊地连吸几口气,这些名字在武林中有着什么地位,他们不是不清楚。

孔斑看了看封皮上的字,打个呵欠道:“金剑山庄果然是财雄势大,这些功法是江湖上各大门派不能外传之密,任何一本流传到外面,都是要引起武林中人争抢,从而要引出一番腥风血雨。你现在居然当废纸一样扔出来,还好几本一起砸。真是阔气。嘿嘿,要是那个庄老二知道这件事情,可要被气得疯掉了。”

游返笑道:“他损失的还不止这点。这次算是将金剑山庄掏空了。这些武功秘诀被收录到山庄里面好几年了,都没有人重视。大家都是以打铁的技法为正经,对这些武功秘籍,看得人反而不多。武功秘籍再厉害,不能领悟出来,也没有用。不过,在这之前,还得保护好这处山谷,否则一旦曝光出去,就是灭顶之灾,大家所有努力全都白费了。现在开始,诸位要督促手下人勤练武功。原来金剑山庄是没这个规矩的,武功也是爱练不练,可是在四海铁坊,每个人身手必须过硬,这才能保全自己,保全这里。就算练不了高深的武学,也要将基本功打扎实。”

他将孟紫蝶眼前正在看的书册取回,孟紫蝶正捧着一本又一本秘籍看得眉开眼笑,两眼放光,完全没有听他说话。眼前的书一被抽离,顿时目光呆滞了片刻。

游返继续道:“今日就挑选十个人,五人一组,由紫蝶带领,每日要巡逻。只要发现有人闯入了方圆十里,就要监视起来,如果继续深入,格杀勿论。绝对不能让人发现我们这里。”

紫蝶忙道:“你放心,这一带我熟的很。就算是苍蝇飞进来我也能察觉到。倒是你把那本灵犀一指再借我看看……”

游返将书册都压在手下,道:“要练武功,首先要练基本功和基础内功心法,这方面孔大哥最是内行,就由你来教导众人。免得某些人不自量力,连太祖长拳都打不好就去学什么指法。”

孟紫蝶挥舞着拳头,生气地说道:“说不定我有练指法的天分呢。”

“就算你有指法的天分,那也得先练好内功。”

众人纷纷给她投去同情的一眼,大家都知道孟紫蝶武功底子差,人又不肯沉下心来苦练,一直是个半吊子。这些天来,她缠着身边的人切磋武艺,大家都不好意思打击她。只得陪着她敷衍了一下,这倒让她兴致更是高昂,可累惨了陪她切磋的人。

游返又和孔斑商量了一下具体人选,虽说这些人来这里的初衷是为了成为更好的铁匠,但有高深武功摆在面前,任谁都会动心。要知道,你去外面的门派,要拼命讨好掌门,要在同门中出类拔萃,才有机会被传授这些功法。这种机缘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求来的。如果能掌握其中一门武功,成了一名武林高手,那这天下,哪里去不得。

给众人计划好修炼内容之后,四海铁坊的相关“门规”也定了下来。好在在场的诸人对金剑山庄也没什么感情了,这时彻底脱离了山庄,心里反而不再患得患失了。

此后两天,游返精心养伤,而孟紫蝶带着护卫组外出晃荡,倒也兢兢业业,没有偷懒。孔斑则督促众人一天两练。基本功训练完成,才正式开始一天劳作。劳作完,是内功心法的修炼。有了这些内功心法,对工匠发力省力也是一种助益,因而众人往往休息时间没往常那么多,但恢复得反而更快。

小黑原本是护院,这次也被选入护卫组。这天他慌慌张张回来报信,说是发现有人侵入镜缘村山谷范围。

游返心里一紧,连忙带着孔斑和几个好手,随他前去。

镜缘村,在游返闯入之前,他听孔斑说过,没有多少人会走入这片区域。没想到四海铁坊开工没有几天功夫,便有两拨人闯了进来,实在令他颇为气恼。

游返带领这队人匆匆赶到了河道区域,他们埋伏在河岸旁的草丛中,紧紧注视着下游方向。小黑指了指前方,低声说道:“那些人就在不远处,正在往我们靠近,这里是必经之地。怕是没有一炷香的脚程。”他指了指对岸:“紫蝶姑娘就在对面的草丛里。放心,我们的人发现他们时,他们没有知觉。”

“他们有几个人?”“我们只看到三个。”

不一会儿,脚步声传来。游返一看来人,眼睛登时瞪大了,居然是一个熟人。

中原镖局的邱洪衣,带着两个随从,往这边走来。他一边扭动着肥胖的身躯,一边大声道:“那五个废物,便是在这里失踪的?”

一个随从道:“这我们也无法确定。但驿站那边有人看见他们朝着这方向来了。”

游返脑子嗡一声响,头皮一阵发麻,上次匆匆忙忙阻拦那五人进镜缘村的山谷,却没想到这五个人行迹引人注目,到了这里再也没回去,难怪令人生疑。

只见邱洪衣愤怒地剁了一下脚,道:“他们给我传信要在信阳镇汇合,我等了两天都没见人影。说他们来这里了?这里杳无人烟,能来这里做个鸟。”

游返明白过来,这邱洪衣来这里是为了汇合那五个假冒剪径贼的镖师。若是平时,这无足轻重的人失踪就失踪了,没有人关心。哪知道他们死前还越好了邱洪衣要见面。他不由头痛起来,本来以为这五人死在这里,不会引起疑心,想不到惹来了邱洪衣。

邱洪衣外号“天算”,是中原镖局的二当家,擅用一把算盘当武器,手上暗器功夫也有极高的造诣。若是他要深究到底,游返这些人还不一定能够留住他,若是到时候打草惊蛇,反而引起更多的人疑心。

他悄悄摆手示意身边人都不要轻举妄动。

邱洪衣停下脚步,望着密林深处不见边际翠绿色,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游返等几人努力控制自己的呼吸,他心头不住挑动。心想若是再往前走几步,他不得已也要及时动手,出其不意。否则正面对敌,这些人恐怕还不够邱洪衣收拾的。幸好他身边有孔斑这等高手,对方只有三人,只要制住邱洪衣,挫了他们的锐气,要收拾起来不是没有一拼之力。但能不硬拼总是好的。

“邱总管,你看是否他们是乘船往上游去了?”

游返眼睛差点冒出烟来,这人猜测也不用这么准吧。他举起手,准备下令冲上去厮杀。

不料邱洪衣大怒道:“这种破地方能有什么人,难道还能到河上钓鱼不成?这五个蠢货,必定是找了个妓寨躲起来快活去了。为了避免被我找到,才诈称来了这里。竟敢将我们晾在这里,实在可恶之极。回头我必然要拆他们的骨头。”

两个随从道:“那我们……”

邱洪衣道:“走,当然是回去。这种地方那么偏僻,你觉得那五个好逸恶劳的家伙会来这里?”

那两名随从嗫嚅道:“会不会是对头……”

邱洪衣突然暴怒喝道:“你们说什么昏话。”

“我们听说,在蜀中,咱们镖局五十来号人全军覆没了。邱总管,这五人失踪,会不会也是……”

邱洪衣脸色一沉,骂道:“也是什么?谁会对付这五个无足轻重的蠢货!”他自觉失态,突然静下气来,说道:“不要疑神疑鬼,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三个人停留了一阵,终于往回走。不一会儿消失在游返等人视野内。

游返吁了一口气,一屁股坐了下来,突然惊觉在大冬天背上竟都是汗水。他笑了笑道:“还好……邱洪衣总算是聪明的,知道就算走进山谷查探,也未必能查出什么。不像那五个蠢贼,一头栽进去。”

孔斑站起身来,和对面的孟紫蝶招了招手。孟紫蝶的俏脸从草丛里露了出来,一副失望的神色。本以为必定有一场恶斗,自己可以大出风头,想不到对方躲过一劫。她还不知道对方身份,以为只有三个人正好可以打个劫。

游返坐在地上,道:“我们这里人手还是不足,短期内,靠自己人练武,提高很有限。”

孔斑道:“可若是向外招人,就不太保险,说不定哪天便要将我们的方位泄露出去。”

游返点点头,沉吟道:“如今,只能借人了。”

“怎么借?”

“东方笑这次来中原要开武馆,替昆仑派吸收人才。他带来了一批好手,或许我可以说服他借几个心腹给我。日后到西域,他免不了要和我们合作。昆仑派的这些人都是西域来的,悍不畏死,在与沙盗争斗中占尽上风。在中原也没有一丝一缕的关系,用他们做保卫,不用担心会泄露秘密。等我们将西夏的钱赚完了,就还回去。到时候这一批兄弟的武功也练的差不多了。谁有天分,谁没天分,一目了然。等到那时,我们便整理行装,一部分南下,一部分人往西,狡兔总得三窟。不过……在此之前,还有几件事情要做。”

“什么事?”孔斑有些奇怪地问道。这次再见到游返,虽然知道了金剑山庄发生的事情,但还是感觉他性子转变地有些巨大,原本沉稳的心念这时便有些愤激起来。复仇心切是可以理解的,但若是做事不计后果,便让人有些担心。

游返露出一丝笑容,道:“去汴京杀个人。”

他上次前往汴京之时,特意与庄老二庄书海聊了半天,当时庄书海颇为善意地将金剑山庄在朝中的关系说了一遍,令他知道该拜访谁,里面的哪些关节需要打通。此后,他不住揣摩,终于在心中勾勒出了一张关系图,对金剑山庄与官场中人的关系有了清晰的了解。

这时庄书海要维持山庄的生意,首先便是要稳住汴京的关系。其中关键人物,他分析下来只有两三个,要害的一人,便是号称和金剑山庄庄氏一脉有同乡之谊的柳凡升,这柳大人品轶不高,但身居枢密院的要害职位,有兵器铠甲采买建言之权。而上次游返去拜访,言谈之中,便发现这位柳大人对他特别客气,对金剑山庄的感观也不错,隐约透露了一些朝廷的态度,对他帮助很大。这样的口风,并非简单的关系可以概括。后来他便查到,原来柳家和庄家,是有姻亲关系在里面的,只是这关系还要追溯到上一代。因而两边的关系自然不言而喻。

游返这时已经决定,要从这位柳大人下手,彻底打乱庄书海的布局。公然刺杀朝廷大臣,他是没有把握的。但想起上次周醒被刺的情形,他觉得还是有一些可趁之机的,如果能将场面伪造成和周醒被刺同样的情景,使得开封府和刑部往上次的黑衣人身上引过去,说不定能逃脱罪责。

他觉得先去汴京,调查一下,找个机会下手,再怎么样也好过在这里死等。尽管他和楚谨一样都觉得,山庄交给庄书海,迟早会被他败掉,但若是自己插一把手,导致庄书海提前滑入深渊,他心里无疑会更高兴一些。

就这样决定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