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13章 新官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一觉醒来,游返似乎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他被人领进了一扇门。然后突然就成了东城帮的帮主。

他刚起身,就有两个漂亮的侍女前来服侍他穿衣,他挥手让她们出去了。这是用来服侍那胖子林宝儿的,他可不需要衣来伸手的生活。

刘师爷正在外面等候。说实话,刘师爷虽然对人苛刻,但工作起来态度是一丝不苟的。自己还没起床,他已经在外面候着了,这点挑不出什么毛病。

刘成原本是给扬州转运使做幕僚的,后来那个倒霉的转运使强占土地,被御史参了一本,本要升官回到中枢的官程就这么戛然而止了,之后听说到了某个贫瘠之县做了一个县令。刘成也便流落出来,遇上山贼打劫,被胡近臣顺手救了,也没有想报恩,自自然然就这么安身下来,做了一个小小的师爷,负责整理文书,倒也悠闲。

他是见过大世面的,因而对自己委身在这小小江湖一角,也时有不满意,平常看什么都不顺眼。底下的人个个说起来怎么厉害,威震一方,在他眼里就是一根根木头桩子,说什么都不顶用,一句话要说三遍才能明白,问话要旁敲侧击,才能交待清楚。弄得他火气愈加旺。

对于那个帮主林宝儿,他更是看不上眼,整个帮里面的事务,都是自己在处理。那个胖子除了吃喝享受,就是玩女人,仗着自己和胡大爷是过命的交情,只懂享受,最后自己的功劳却全成了他的。这几年来,自己劳心劳力,好歹是将东城帮弄上了正轨,那个胖子,他做过什么。

不过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刘师爷自己也知道,自己在这里也只是找个事情打发一下时间,真正用了多少心,那是没有的。但他自己就是眼里容不得沙子,什么都力求尽善尽美。

这一天,他如同往常一样来到议事厅,等待林宝儿那个胖子起床。他曾见过林宝儿走马灯似地换着床上的女人,肥胖的身躯怕是早被酒色掏空了,不到太阳照到屁股上,是不会起床的。他悠闲地泡了壶茶,取了一册书,翘着二郎腿,看了起来。

但不多久,屏风后便传来一阵脚步声,这脚步声频次均匀,不似平常轻重不一。

“刘师爷,这么早啊。”只见一个陌生面孔向自己打招呼。

不,不是陌生面孔,这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游返微微一笑,道:“前面一次得罪了,希望刘师爷不要见怪。”

刘师爷吓得急忙跳了起来,哆哆嗦嗦道:“你……是你……怎么又来了?”他转头大叫起来:“来人啊,来人!”

听到他声音,进来了三个东城帮的守卫,看到刘师爷的模样,不由关心道:“师爷,是什么事情?”然后向游返躬身行礼道:“帮主好。”

刘师爷颤巍巍用手指指着游返:“帮主?你们叫他什么?”

那守卫道:“刘师爷,您昨晚不在。这是咱们新任的游帮主啊。昨晚林前帮主领回来,给咱们做了交待。以后帮主就是游帮主了。”

游返摆摆手,让他们下去。施施然坐到了刘师爷的对面,似笑非笑,说道:“刘师爷不用惊慌,在下来自我介绍一番。我叫做游返,原是……”

刘师爷心绪稍安,瞥了一眼游返,想起昨天自己被他威胁恐吓,还遭了一顿打,身体仍不由颤抖。

“总之是不打不相识了。”游返说:“以前有得罪的,请刘师爷多包涵。”

刘师爷心中咒骂了两句,什么叫不打不相识,明明是单方面痛殴,说得如此轻巧。但他不敢顶嘴,说道:“原来是游帮主,以前的事也有所耳闻。怪不得昨天你要打听金剑山庄的事情。”他小心翼翼地陪笑:“昨天我说的没有什么差错吧?”

游返道:“刘师爷收集消息,整理案卷,分析情报,那是没话说的。前任林帮主也大为赞赏。本帮主上任以后,还要多倚靠刘师爷。希望我们共同努力,不辜负了胡三爷的厚望。”

“那是那是,过奖过奖。”刘师爷一边拱手,一边心中暗自得意,先前林宝儿只能靠自己,眼前这年轻人初来乍到,也只能倚靠自己。看来任凭对方之前如何凶恶,这太阳该从东边升起,还得照常升起。路还得这么走。心中顿时大定,靠在椅背上喝起茶来。

游返坐下吃了点早点,与他开始聊起来,听了刘师爷的介绍,游返才了解,原来东城帮将人撒出去,到了各个官员府邸中,平日里既做护卫的活,也暗自观察记录所见,将府里进出人员,人际往来,宴请记录等串联起来,便对朝中官吏,商贾世家的行动了如指掌。这些消息过于庞杂,由刘师爷滤出有用的,分门别类整理好,最后分析得出朝廷和商界动向,卖给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从中收取一大笔钱。当然,这过程中有许多人牵线搭桥,居中介绍,买消息的人只认得包打听中间人,却不知道消息的来源是出自东城帮这么一个经营护院生意的组织。

如今东城帮的买卖已经稳定下来,称得上是一本万利,维持护院的日常生计花不了几个钱,这块主营的生意就算全无利润,也可维持下去,只需从贩卖消息的勾当上赚回来即可。这一来,却将护院同行的利润给挤薄了,最后,就只剩下东城帮了。先前游返初来汴京给某一大户做护院时,便是被东城帮的人挤了出来,还累得当时原本管事的人也跳了河。使得他对东城帮的压榨有了深刻印象。

游返问道:“既然贩卖消息得利不少,为何不给底下伙计多加点工钱,却惹得他们怨声载道,每日都有人开溜脱走。”

刘师爷叹了一口气,说道:“帮主有所不知,东城帮赚来的钱,大多数都填到了不平庄的日常用度上。那边人多,加上胡三爷对底下人豪爽,开支上吃不消。尽管这边已经竭尽所能,也填不满那边的开销。”

不平庄这两年声名鹊起,来投奔的人络绎不绝,这一点游返是知道的。却没想到这金钱上的压力也如此之大。想到要维持一个大门派,果然不是轻易的事情。怪不得薛青纹为了西夏青盐走私的事情,对他如此感恩戴德了。他又想起在金剑山庄之时,之所以没有这方面的问题,实则是金剑山庄底子太厚了。

说了一会儿话,时间便到了晌午。外边人声喧哗,原来是各个府上主事的人员来汇报消息。

今日各人进来汇报,进来时纷纷脸上露出愕然的神情,看着陌生的脸孔,不知是生了何等变故。

这一批七八人和昨日的又有不同,想来每日报告的人各有不同,否则整个汴京那么多帮众,如何能报告地清楚。不过有一点,若是有特别紧要的消息,这一日无论如何是要来报告给帮主和师爷得知的。

这时人群中有人发出一声惊呼:“游兄弟,是你?”

游返抬头看去,原来是高大拳。

刘师爷脸上不悦道:“你昨日不是来报告过了么?柳府又有什么不寻常的事了?”

高大拳见了刘师爷,犹如老鼠见了猫一样,嗫嚅道:“是……是……是我这里又走了一人,这才前来禀告……府里人手不足了。”接着指了指游返,道:“原本……游兄弟……是要来的,可是……”

刘师爷大喝道:“这是帮主,少指指点点。”

游返微笑道:“师爷不用怪责。原来我是要虽高兄去柳府当班的。后来没如约前去,原就是失了信义。他如今人手捉襟见肘,这才求救来了。”

刘师爷两手一摊,道:“可是现在河东那批人还没到,我们这里也没有法子给他匀人了。”

游返道:“这简单,其他府上总有人手,你们谁有富余的,给他匀上一两个。下次来了新的人,优先给你们补上。”

人群顿时有两人举手,表示可以匀出一人。高大拳听了顿时大喜,抱拳表示感谢。

刘师爷见他举手之间,轻易解决了这一棘手问题,倒也双目一亮,对他有些刮目相看了。

稍微介绍了一下,几人就开始说起正事来。

其中一人正好是宋观府上的,这时说起宋观的近况,游返便露出了注意神色。

“那宋大人府上昨日晚上来了好几拨人,都是汴京这边鼎鼎有名的商家。也有外地来的人。却不知商议什么。韩家,祖家,林家,孙家各自坐了片刻不得见,便各自走了。”

刘师爷点点头,记录了下来。

“等等……”游返招手止住他说话:“这几家,各自呆了多少时间?”

“祖家呆得最长,约莫一炷香时间,不过只见到了宋观的大儿子。陪了一阵,说了会儿话,便只能告辞。其次是韩家,也有一盏茶的工夫,其余两家,匆匆来匆匆去,没有多少时间。”

刘师爷心中一凛,却没有想到问这些细节。心想问这些做什么呢,他疑惑地看向游返。

游返点点头,又问道:“下午,宋观去过哪里?”

那人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只知道早朝归来以后,宋老爷睡了个午觉,便又坐轿子出门,直到晚上才回来。”

刘师爷向游返解释道:“他们只负责看家护院,这些事情是不了解的。”

游返又立即问道:“宋观的轿子是什么颜色的?”

那人一呆,不知这个问题是何用意,望向刘师爷。刘师爷也愣了一愣,但示意他老实说。于是那人才道:“好像是白色。”

游返道:“不要好像,要确切的,什么颜色,什么样式?”

那人咬咬牙,努力回忆道:“月牙色,轿子顶上有块紫色的圆盘状的盖布,轿子侧面绣了一只鹤和几片荷叶。”

游返露出赞许的眼光,拍了拍手,温言鼓励道:“好,大家看到了。以后就要这么详细,平日里叫手下人仔细一点。”他又转向刘师爷:“师爷,金剑山庄落脚在什么地方?”

刘师爷这时额上涔涔汗出,想不到新来的帮主一上来便如此精细,倒是和以前的胖子截然不同,连自己这个处理惯了的人也跟不上他思路,这时未免就丢了面子。他努力提起精神,不再是先前笃定的神态,腰也不再靠在椅背上,应道:“金剑山庄的庄老二便住在南门大街同福客栈,但宋观应不会这么巧就去那里吧?”

这时另外一人道:“属下是同福客栈的,昨日下午果然是有一顶月牙色轿子前来,与刚刚说的轿子一模一样。”

游返精神大振,问道:“好,那轿子呆了多久?”

“至少一个时辰。”

游返皱起眉头:“居然这么久。”他看向刘师爷问道:“师爷,我记得你昨日说之前在太白楼,庄老二已经宴请过宋观一回。”

刘师爷口吃道:“这……这……先前那次我却不能肯定是宋观,只是怀疑。”他这时满头大汗,被游返敏捷的思路给惊得团团大乱,心想这个人却不好糊弄,原先随口讲的,这时便不敢说死了。

游返奇道:“天气这般冷,师爷怎么满脸通红,还热得出了汗。是否身体抱恙了?若是如此,可得好好休息。师爷可是我帮栋梁,不可过份操劳。”

刘师爷连忙擦掉冷汗,道:“没有没有。只是有点热而已。”此时他可不敢松懈,若是新帮主对自己不满,借机将自己架空了,此后就成了一介闲人,连之前付出的辛苦和好不容易得来的功劳也葬送了。

游返见他没事,就继续询问手下人。这时便变成他主导问话,手下人七嘴八舌回应,倒也气氛踊跃。手下人原先被刘师爷镇住,不敢说话越分,而且原先帮主也不理不睬,完全是刘师爷一人说了算。每日像完成例行事务一般,报个流水账,告诉完就走了,也没人询问细节。这时这个新帮主虽然问得细致,但神色间显得温和,问话也问到了点子上,就算仓促间答不上来,也会耐心引导,不会像刘师爷那般责骂。若是主动想起些什么,就算是看来无用的,这人也会鼓励自己,让几人颇为受用。

不多时,游返问完话,基本上众人也无话可说了。他看向刘师爷,只见刘成还在匆匆记录,纸上龙蛇飞舞,记录的纸张却比平时多了一倍。

游返道:“可得麻烦师爷回去好好整理一下,抽丝剥茧找到有用的情报。尤其是宋观,可得好好监视起来。”

那宋观府上的人连忙应是。

这下刘师爷也不敢怠慢了,心道,今天事多,可去不了赌坊玩两手了。心底却不恼怒,只觉得有些新鲜,卯着一股劲,要将这件事做得妥当。

...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