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27章 潜伏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烈日下,一抹红色当先开路,马车车队紧随其后。霹雳堂大门洞开,苏晴纵马跃入其间。左右下人连忙上来稳住马,一人牵马,一人抱了个矮凳。

苏晴踩着矮凳下马,朝着里面道:“快去请关师傅来。”下人不敢怠慢,连忙向里跑去。

李可飞双脚落地,朝着周围环视一圈,道:“你家原来就是闻名荆州的霹雳堂。”

苏晴眼中现过一丝得意之色,道:“怎么?现在你害怕了?”

李可飞摇摇头:“不是害怕,只是好奇。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霹雳堂,原来在武艺一道却甚是平庸。”

苏晴脸一板,正要发火,突然传来一阵声音,“哪儿来的狂妄小子,敢在霹雳堂大放厥词?”

苏晴一看,脸上顿时露出笑容,连忙拉住来人的袖子,道:“关师傅,这人叫李可飞,是我在路上遇上的,自恃武功高强,欺负我一个弱小女子。这下好了,关师傅可得为晴儿作主。”

李可飞一听她恶人先告状,怒不打一处来,不过他也知道如今到了她家地盘,只好任她胡乱说话,自己只管兵来将挡。

“听苏姑娘说你是他授业恩师?能教出这么一个稀松平常的徒弟,想必师父的武功也好不到哪里去。”

关云傲只是霹雳堂请来的门客,教苏晴武功只是耐不住苏晴的纠缠,指点了两招,也算不得什么授艺。他心里也知道苏晴不肯下苦功,武功是不好的,但作为堂堂点苍剑派的高手,连大理皇室都敬自己几分,如今竟被这半大的小子如此讥讽,脸上过不去,说道:“既然阁下口出狂言,必然有精到之处,若是不嫌弃,咱们俩武艺上交流一番。”

李可飞还未回答,苏晴已经在说话。

“这里实在太窄了,施展不开,你们到里面的空地上。”

众人被她引着,到了霹雳堂里面一处空地上,这应该是霹雳堂的小校场,周围兵器架子上刀枪棍棒齐全。还有一个大汉正在指点几个年轻人武功。

“原来许师傅也在,那可太好了。”

苏晴将李可飞的事情又给那少林高手许金业说了一遍,那许金业生得一副憨厚像,是少林一介俗家弟子,当下往李可飞望望,退在一边,没有说话。

关云傲是知道许金业的武功的,点苍派偏居一隅,武功上他虽然是苍山上屈指可数的用剑高手,但出来中原之后,才知道人外有人,这许金业只是少林派普通的俗家弟子,但手上的功夫着实硬,和自己也不分上下。当下也客气了几句:“若是关某不敌,再请许兄出马。”

许金业连忙抱拳为礼:“不敢。”

李可飞在那里好整以暇,看着关云傲从兵器架上选出一柄剑,然后怔怔地看着自己。

“李少侠,你不用兵刃么?”

李可飞摇摇头,道:“我师父没教过我怎么用兵器,我人穷,也买不起什么兵器。”

关云傲心道:原来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赢了苏晴两招,便跑到人家家里撒野。苏晴这个小妮子也是好耍,随便碰到个武林中人,便要领回家。如今看,对方显然只是一个平庸之辈,连兵器上的功夫师父都没教全。自己是成了名的高手,如果拿着兵刃,教训一个小辈,传扬出去,可不好听。这回是被苏晴给坑惨了。

“李少侠,既然这样,我们切磋一下,点到为止。只须你喊停,我便不再进招,如何?”

李可飞甩甩胳膊,不置可否,显然是觉得这人话太多。

关云傲见他如此托大,心中不悦,打定主意,要教训这个无知后生一下。于是指捏剑诀,挺剑而上,正是点苍剑法中起手式,苍山如画。

李可飞全然没有理会他剑法中的诗情画意,身子如同豹子一般向前突进,避过来剑,一掌往剑身上压去。

这是什么招?关云傲有些摸不着头脑,连忙回剑横削,这是七星剑法中的一招剑发北斗,却是点苍前辈夜观天象而得的一套剑法,其中玄妙之处,暗合天理。

李可飞没有理他这招,一拳呼呼作声,向他腰间打去,要是中了这拳,再精妙的剑法也使不出来了。

关云傲见他连连打断自己精妙的剑招,还使出这等近乎无赖的招数,根本没有法度,心中不由恼怒起来。但恼怒过后,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破解。只好往后退了一步,躲开这一拳。

刚躲开一拳,又来一拳,关云傲顿时被逼得毫无招架之功。他老脸一红,却不能向一个无名小辈认输,只得勉力支持。

李可飞这时却故意给他留个面子,既没将他剑击飞,也没有伤及他身体,只让他毫无还手的机会,以为他会自己认输,却不料二十招后,对方居然还不弃剑认输,只好伸指在他长剑上弹了一下。

嗡。关云傲差点持不住剑,连忙后退。李可飞这时也退开两步,道了一声:“承让了。”

关云傲站稳脚步,脸色一阵苍白,这才知道对方还留了手。想到自己霹雳堂的首席客座教习,居然连这么一个毛头小子都收拾不了,不禁有些难堪。正要举手认输,不料旁边苏晴拍手道:“精彩精彩。李可飞,你能和关师傅打个平手,怪不得能胜过本姑娘两招。不过,接下来这位许师傅,也是少林派的高手,你们来比试比试。”

苏晴自然是知道李可飞对着关云傲占了上风,但嘴上不肯服软,又推着许金业出来。她这时对输给李可飞,那股气倒是消了,心想对方连关师傅都不是他对手,自己输给他自然也不算丢人。

许金业两手合十,道:“在下也不是这位少侠的对手。”

这话一出,苏晴大吃一惊,连关云傲也摸不着头脑,不过关云傲同时也松了口气,心想既然连许金业也认输,那自己刚刚这场的狼狈也可以掩盖过去。

许金业又道:“这位少侠的拳法可是出自少林?感觉甚是熟悉。刚才那一拳虎虎生威,好似伏虎拳中的一招。而那掌法,却是大力金刚掌的招数。大力金刚掌甚为难练,如今天下间,也只有……”

他突然瞪大眼睛:“大力金刚掌?莫非少侠是崇光大师的高足?”

李可飞笑道:“你眼光不错,居然认出我的渊源来了。看来我功夫不能融会贯通,还留着师门痕迹,惭愧。”

苏晴眨眨眼睛,疑惑地望向李可飞,心道,这崇光大师又是什么玩意?

啪啪啪,突然一个老者站在旁边拍手。

关云傲一看,居然是霹雳堂堂主,苏晴的父亲苏连。这下自己落败的场面可让这位当家人全都看见了,他不由脸上一阵发热,对自己轻易向一个后辈出手懊悔起来。

苏连打从刚刚苏晴进门,便被惊动了,但他没有立即出面,而是冷眼旁观,反正左右无事,便凑趣在此观察。却没想到自己女儿惹回来的这个少年,武功之高,连堂上两大高手都盖不过。

到听得崇光大师的名头,他心里也是一惊。他虽然是一介商贾,但自小在江湖上打拼,这个霹雳堂便是他白手起家而创立。虽然如今霹雳堂屹立于荆北之地,但论底蕴,却是大大不如几个中原的世家名门。因而他不断重金招揽江湖好手,充当门客,好生供养起来,教授堂内年轻子弟。

崇光大师的名头他是听过的,已经是上一辈的武林传奇了。这时陡然遇见传说中崇光大师的高徒,竟然还这么年轻,心中不禁起了招揽之意,这便连忙出声打断女儿继续胡搅蛮缠。

“少侠师出名门,既然有缘来到我霹雳堂,定要好好盘桓一阵,让老夫尽尽地主之谊。”

他大踏步出来,胖大的身子顿时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他亲切地执着李可飞的手,向其他几人道:“关师傅,许师傅,刚刚的比试我也亲眼见了。似这种拳脚切磋,有些儿戏,胜败都是寻常,不要往心里去。倒是李少侠,我女儿小孩子家不懂事,一进门便要动手比试,不是什么待客之道。还望不要见怪。”

苏晴见自己父亲出言,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但也不敢随意反驳。

李可飞道:“堂主客气了,既然如今大家认识了,也没有事了,在下这就离去了。”

苏连紧紧抓着他的手不放,连忙道:“贤侄今日在城外救了小女一命,可是霹雳堂的恩人。若就这么离去,可显得我霹雳堂不知礼数。以后可怎么在江湖上立足下去?”

苏连也是老江湖了,李可飞刚进门时,他便一惊打听清楚今日的事情。

李可飞顿时傻了眼,想走还走不了了,喃喃道:“这……”

苏连拍拍他肩膀,哈哈笑道:“此时外间流民四蹿,不安稳。贤侄先在霹雳堂住下。老夫已吩咐厨房备好酒菜,贤侄不要推却,老夫定要和你喝上一杯,好好感谢感谢。”他对着苏晴道:“晴儿,你也要好好谢谢可飞这位恩人。”一边又转头道:“可飞,老夫便自恃年纪长,叫你一声贤侄,你也别唤我堂主,叫我一声世伯便是。”

说着,热情地牵着李可飞的手往里走去。李可飞被他挟持着,不自觉只好跟着进去,偷空还朝苏晴示威地一笑。

苏晴冲他瞪了瞪眼,哼了一声。

关云傲这时哪还不知道堂主的招揽之心,心下顿时轻松下来,忙和许金业等人跟着进去,这位堂主最是热情待客,讲道理,今日是不打不相识,能结识崇光大师的高足,也是一场缘分,说什么也要净陪末座。

酒席间各人谈笑风生,苏连妙语连连,李可飞少年心性,被捧了一阵,自己也飘飘然起来,喝得脸红通通的。但他内功深厚,这酒量也是惊人,直到苏连醉得被人抬了下去,他还是目光闪亮。

苏晴也按着父亲意思喝了几杯,趁着大家不注意,自己溜走了。她今日本来要给李可飞好看,结果被倒打了一耙,丢尽了面子。

李可飞看见苏晴溜走,也没有在意,和关云傲等人又喝了几杯,吃得大肚便便,连轻身功夫也施展不开了。这才随着苏府的下人安排,进了一间豪华客房歇息。

这时将近黄昏,他刚进了客房,左右安静,人生喧哗渐渐远去。这个时节,霹雳堂本来就没有什么人来,客房周围也空荡荡的,没有人影。

李可飞看了周遭一眼,推开房门,来到一处墙角,纵身一跃,便跃上了墙头,跳了出去。

他凭着记忆,来到一处僻静的宅院,敲了敲门,门一打开,便闪身进去。

里面坐了几人正在说话,一人见到他来,笑道:“可飞总算来了,我们几人可等了你许久。”

李可飞拱拱手,向周围几人道:“刘大人。游大哥。凌兄。东方兄。”

原来却是六扇门的刘文渊。周围几个人依次是游返、凌孤、东方笑。

刘文渊道:“这次赈粮被劫,劳烦几位协助六扇门破案。现在可飞已经混入了霹雳庄,可否将其中情况给我们说说。”

原来,之前朝廷准备的五千石赈灾粮草委托中原镖局和老马车行运送,还有厢军中的精锐护送。

但在渡过大江之时,江心上突然传来爆破之声,先是被水炮所炸,船底入水。接着一群水盗乘着小船顺江而下,趁着沉船,不仅抢了一部分船上的金银和粮食,还将船上不善水仗的护卫之人杀了个精光,然后顺流而下,不见了踪影。

六扇门的人赶到之时,船已沉没下去,问了生还的人,却问不出究竟。只知道起初受袭时,那水炮着实厉害,直接在船底炸出一个洞来。水倒灌上来,所有人都只顾着补船,这才让劫匪趁了空子。刘文渊查了方圆几百里地,这水炮乃是霹雳堂独门一家,于是才安排李可飞混入霹雳堂,一查究竟。今日城门外的几个大汉与苏晴起冲突,自然也是六扇门安排的。

李可飞将霹雳堂里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霹雳堂里的好手就是几个教习师傅,但武功也稀疏平常。苏连热情好客,似乎不是那种大奸大恶之徒。他女儿也是骄纵惯了的人,没有什么心机。怎么看霹雳堂也不似敢参与劫朝廷粮船的。”

一旁游返笑道:“可飞看上苏家小姐了,吃了人家一顿,倒给他们说话了。”

他这话纯属调侃,说得少年人有点脸红。

刘文渊道:“不管霹雳堂是否参与,但既然那水炮威力惊人,必然能从这处查到线索。可飞已经混了进去,还要多待一段时间,好好查一下。”

各人说了一段时间,李可飞、游返、东方笑各自离去。只剩下凌孤和刘文渊。

“凌孤,我知你昔日是开封府总捕头,今日你能来相助,刘某不胜感激。”

“刘大人不必多礼,我只是对这件事本身感兴趣。谈不上帮助六扇门。”

“你虽然已非官府中人,但总比江湖中人可靠。这边你便要多留心了。”

“刘大人这是信不过游返和东方笑?”

“这是常识。被劫粮队,里面有中原镖局和老马车行的人,老马车行就是不平庄属下,游返也是胡老三的属下,东方笑则是游返好友,两人都和不平庄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种事情,不能排除监守自盗的可能。这次虽然游返受胡老三之命,前来调查,东方笑也是游返邀来的,但作为官府查案,在事情未明之前,只能避着这层关系。那中原镖局的邱洪衣邱总管也在船上丧生,以这一层而言,刘某倒是相信,中原镖局的嫌疑反倒小了很多。凌孤,你也是多年在开封府办案了,这方面自然最清楚了。”

凌孤默然。

李可飞摸了摸饱饱的肚皮,一溜烟回来,左右听了听声音,又从原来的墙头处跃了进来。进了霹雳堂的庄院,循着原路来到客房的小院,突然一个声音响起:“李可飞,你不在自己房里,去哪里了?”

李可飞吓了一大跳,连忙转头望去,却见是苏晴。

“我在周围逛一逛,我又不是被你们软禁,自然能到处走走。倒是你,眼见天黑了,你来我这里做什么?”

“你……”苏晴顿时一阵语塞。说实话,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找他。只是今日她自觉吃亏,找不回这个场来,心中难以服气。又见识了这同龄人的武功,心里暗暗有些羡慕。回去以后,心潮起伏,便偷偷过来看看。却发现李可飞不在自己房内。

李可飞暗自松了口气,心知自己这个内应没有被发现。

“你若是有空,我们一起逛逛好了。我对这里也不熟,你正好带我看看。那边有个花园,里面好像有个小湖呢……”

苏晴道:“好啊。那小湖是我爹叫人挖出来,还从外面引了活水进来。”

李可飞道:“喔,这可是个大工程,不过你家还挺有钱的。听说中原许多火器鞭炮都是你家制的。”

苏晴顿时高兴起来,一边向他介绍起自己家的辉煌事迹,一边两人肩并肩朝着小花园走去。她平时鲜有同龄人一起玩耍,这时兴致高了起来,一边说,一边比划着。

...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