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31章 偷袭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李可飞和苏晴出了苏府,径直往刘文渊所在处走去。

夏天暗夜里,长街两旁门户紧闭,偶尔有户人家窗里亮着微弱的烛火,映得地面青石板上湿漉漉隐约泛着光芒。

李可飞觉得脚下滑腻腻地有些难受,催促身后的苏晴快些行路。原本约好的二更与刘文渊见面,这时已快四更。苏晴心里记挂着自家的事,也恨不得快些见到传说中的八臂神侯,但脚下实在跟不上李可飞,渐渐便被抛远在后头。

苏晴见李可飞转进一个巷子里,突然大吼道:“什么人?”她吓了一跳,正要上前一探究竟,突然听到李可飞紧接着说道:“藏起来!”她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照着他的话躲进巷子的另外一头。

李可飞只是在一瞬间感应到对方的存在,令他身上汗毛直立,一种与生俱来的危机感令他当机立断,暗示苏晴连忙躲起来,但用的语气,更像是在与身前黑暗中的人对话。

“果然是崇光大师的弟子!”

黑暗中,那人低沉的声音,像是来自十八层地狱,令李可飞冷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何人?”

李可飞后退一步,四下里戒备,目前为止,他在明,对方在暗,而且他也不知道对手有几人。

那人道:“上回在皇宫内,我们见过面……”

李可飞深深吸了一口凉气,皇宫?他脱口而出:“契丹人?耶律擒虎?”他记得耶律擒虎下场时看着他那眼神充满恨意,就像受伤的野兽看着猎人一般深邃,这时黑暗中虽然看不清那人,但他似乎仍然能感受到这股深邃的寒意。

那人突然吃吃地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味道。若不是事先被李可飞喝破,而是一头扎进黑暗中,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对方突然袭击,李可飞可以想见自己是什么下场,连苏晴也保不住。

他紧张地提防着眼前的人,也同时耳听八方,不漏过任何一丝声响,体内内息奔腾流转,使他连老鼠在墙角跑过的脚步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但是他却惊讶地发现,听不到对方的呼吸声。

看来对方的内功修为完全不亚于他,这令他顿时头疼起来。

“你不是耶律擒虎,耶律擒虎没你那种修为。你是耶律打石?”他脑中盘算着契丹人中的高手,心想契丹人居然能潜入到荆州为之前的比试失败寻仇,也真是锲而不舍。

“你们契丹人不是一向输赢都坦坦荡荡么,怎么了?上次输给我,输不起么?”

李可飞故意出言激怒对手,否则黑暗中的沉默只能加深他的紧张,他进不得,退不得,完全处于劣势。

那人突然哈哈大笑,黑暗中无来由地刮起一阵阴风,直朝着李可飞扑来。

李可飞运起大力金刚掌,砰得一声,正中对方伸出的一掌。他不由身子一晃,退了一步,那人却重又缩回到黑暗中,连长什么样子都看不清。

李可飞正要继续后退,退出这片黑暗,回到刚刚有亮光的地方。这时不远处的楼上窗户内仅亮着的那盏灯光突然也灭掉了。顿时眼前伸手不见五指。

呼得一声响,又是一掌击来,李可飞反应神速,和对方对拼,两人双双退开。

这时各自只是试探,但李可飞连续退开好几步,离开原来站立的位置。他想着对方知道他的所在,而他不知道对方的所在,实际上是吃亏的,这时便故意脚步放缓,离开原来位置,想着黑暗中谁也看不到谁,不如打个混战。通过前面两掌相交,他已知道对手的劲力不在自己之下。

刚刚站定,正想竖起耳朵听着对方呼吸声的方位,突然黑暗中掌风袭来,对手又是一阵抢攻,李可飞连忙退开,不和他硬碰硬。

可刚刚退开,对方好像在黑暗中眼睛能看见似的,居然尾随而至。李可飞一个神龙摆尾,又费了大力,才将对手击退。黑暗中顿时又陷入沉静。

苏晴在几丈开外静静控制着呼吸,既然连李可飞都让自己躲起来,说明连他都没有把握对付来袭的敌人,她也只能躲在这里。她在黑暗中将李可飞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接着是砰砰砰几下,虽然不知道实际情况如何,但李可飞应该没有受伤,这也让她定下心来。她盘算着怎么才能帮李可飞一把。随即,掌风相交之声大作。

李可飞心中在咒骂,无论他如何摆脱,如何腾挪,对方总能准确捕捉到他的位置,而他对面前黑暗中的对手一无所知,只能被动抵挡。然后几十掌以后,他的手臂越来越酸,越来越沉。

对方好像也发现了这一点,招式之间,突然变得大开大合起来,令李可飞更难招架。他心中不断后悔,为何以前师父令自己好好练功,自己就是贪玩偷懒,这时武功要到用时方恨浅。

啪啪啪,两人快速交了三掌,李可飞剧烈喘气起来,更是将自己行踪暴露地一干二净。但对方也消耗地厉害,隐约间他也能听到对手的存在。

李可飞决心兵行险招,他故意粗粗喘了两口气,果然那人从侧方绕过来,极速朝自己出了两掌。他这时已经计算好了方位,一只手悄悄放在对方必经之地,要让对方好好吃亏一次。

突然间,手指似乎触及到对方的衣服布料,他掌劲一吐,拼尽全力一击,却打在空处,原来套在他手上的竟然只是一件衣服,衣服后面却没有任何人。

他心中一凉,连忙叫糟,原来是中了对方的诡计,他背后涌出一股冷汗,全力向后退去。但这时既然被对手看破了他的位置,自然也算到他的退路。呼啦一声,一掌准确击中他的胸口,李可飞只觉胸口剧烈疼痛,喀一声,不知道断了几根肋骨,他凝起最后的内劲,啪啪,对方轻轻在他胸口轻抚了两下,就是这两抚,令他彻底跌落深渊。十足的内力浸透贯穿整个胸腔,让他只觉心脉也被震断了。

李可飞无力倒在地上,脸颊撞在冰冷的地面,全身抽搐,不能动弹,心口一阵阵刺痛。

“你果然好武功,平日里要杀你,只怕要费一番功夫。只可惜,你没有发现我撒在你袖口的青光粉。这种粉末在你挥动袖子时就会发出青色荧光,所以我能轻易看到你的所在。好好安息吧。”

李可飞恍然大悟,但这时已于事无补,他只能怪自己不够细心,中了对方的诡计。这真是徒呼奈何。

这是那人留下的最后一句话,直到最后,李可飞也未能看到他的身形面目,不过这时他也发不出什么声音,他只能静静趴在青石板上等死。

过了片刻,苏晴再也听不到交战的声响,她谨慎地探头张望了一下,确定再也没有声音,这才现出身形,慢慢向李可飞所在之处靠近。

“李可飞,你在哪里?快说句话呀。那个人是不是被你打跑了?”

苏晴一边小声说话,一边脚下摸索着。她平时来过这个巷子,比较熟悉,便慢慢摸索过去。

突然脚下碰到了什么东西,苏晴连忙俯身去摸,似乎是李可飞的夜行衣。

她向上身摸去,将李可飞的身子扳了过来,摸到他的脸,脸上热乎乎淌着粘稠的血,苏晴将手上摸到的血在鼻子上一闻,呛人的腥味直扑入鼻,让她吓了一大跳,连忙叫道:“李可飞,你怎么了?”她探了探李可飞的口鼻,幸好还有呼吸,但也是出气多入气少了。

她一咬牙,将李可飞的身子背在自己背后,将腰带解下,牢牢绑住,再辨明方向,踉踉跄跄,一脚深一脚浅地踩着湿润的地面,朝着霹雳堂的方向而去。

第二天,刘文渊在荆州的府邸纳闷,本来约好的昨夜二更,李可飞要来向自己禀告消息,可是等到三更也没见人影。这小子定是在苏府舒坦惯了,和那苏小姐混在了一起,忘了自己的任务。刘文渊手头事情繁多,这件事情也没多想。

可是到了下午,外面却有人求见,下人禀报时说,对方一介无名之辈,却指名道姓要见自己,说有要事禀告,但又不肯自报家门。

刘文渊皱了皱眉,这种江湖狂士他见惯了,个个自命不凡,不是要献上定国安邦之策,就是要献上祖传的无上武学。见面以后,必然先是危言耸听一番,然后抛出自己的见解或秘笈,最后抬一下自己的身份,说出想要的条件。都成了套路。不过他刘文渊每次都恭恭敬敬听完,再恭恭敬敬送出门,不敢有所怠慢,否则他八臂神侯的名声可要被传臭了,人言可畏呢。

照例,他将来人请了进来。

那人却是一个小厮摸样的年轻人,戴着一顶帽子,瘦瘦小小的,脸庞倒也干净。刘文渊不免有些失望,过往再器宇轩昂的人,他也见过,相比之下,这人除了长得有些清秀,也没有什么不一样。

“那么,怎么称呼这位小哥?来见我刘某又是有何目的?”

那人看了看左右,确定刚刚倒水的下人走开了,这才开口道:“李可飞李少侠要我来见刘大人……”

刘文渊马上身子前倾,眼睛紧紧盯着眼前的人。突然他抬手喝道:“来人,将这人捉起来。”

门口顿时进来四个大汉,是六扇门刘文渊的贴身侍卫,他们为防刘文渊被人暗算,就守候在不远处,这时听到叫唤,立刻进了门。

四个侍卫将那人肩膀按住,那人剧烈挣扎起来,头上帽子掉落在地,一头乌黑秀发洒落下来。

“说,你女扮男装,混进来是何目的。李可飞和你又是什么关系?李可飞虽然为我做事,但决不会将身份传与第三人知晓。”

苏晴被人死死按住,生气地咬着嘴唇,道:“我说的是实话,李可飞就要死了,你快放开我。”

刘文渊又是一惊,冷哼道:“危言耸听。李可飞乃是崇光大师的高足,怎会轻易死去。说罢,你是否别人遣来试探六扇门内情的?是谁派你来的?”

苏晴道:“我是霹雳堂的苏晴,李可飞昨夜被人伏击……快放开我……他受伤啦,快要死了。”

刘文渊手一挥,连忙让人放开苏晴,他紧盯着苏晴美丽的大眼睛,却觉得这次不像撒谎,问道:“他现在在哪里?”

“他在霹雳堂,你们最好找个高明的大夫。”

刘文渊带着几个人悄悄潜入霹雳堂。六扇门查案之事,还不敢随便泄露出去,否则惊动了真凶,岂不是打草惊蛇。

但昨夜李可飞受伤,被苏晴背回霹雳堂,惊动了霹雳堂上下,苏晴的父亲苏连得知李可飞六扇门身份,深感事情重大,命令手下人三缄其口,不得泄露一丝一毫。这时刘文渊到了府上,苏连便亲自接待。

除了刘文渊,凌孤也来了。李可飞被安置在一处别院内的床上,凌孤进入房间,查看其伤情。刘文渊则在外面的厅内和苏连说话。

“这事,苏当家的可不能随便说出去。”

苏连连连点头称是,他霹雳堂只是襄阳城一方富商,对着朝廷重臣,自知身份差距,不敢有违。

刘文渊沉吟片刻,又道:“府上见过李可飞受伤的下人,要聚在一起,控制起来,不准随意外出。”他又想了想,道:“这几天,我会将六扇门的铁卫调过来,守护这个小院。”又道:“你们霹雳堂的账册,要拿出来给我们瞧瞧。”

他说一句,苏连就点一次头,这种时候,没必要冒犯朝廷的大臣。

刘文渊对他的态度很满意,最后问道:“苏当家的,你有什么问题么?”

苏连谨慎地问了一句:“我们霹雳堂一向是忠于朝廷的。只不过也有可能被蒙蔽,错把东西卖给了江湖上三教九流,若是这些人劫了朝廷的粮,我们霹雳堂实在是有点无辜……不知道……大人能否对我们网开一面?”

刘文渊道:“这个可以放心,朝廷一向赏善惩恶,这回若是霹雳堂未参与其中,只是涉及买卖,自然不算犯法。而且令千金这次救了李可飞一命,反而有功劳。”

苏连连忙谢过刘文渊。

凌孤和红着眼睛的苏晴走了出来。刘文渊忙上前询问。凌孤道:“伤了心脉,幸好他以内力守护,硬抗了致命一击,免了生死之患。不过暂时仍在昏迷,要恢复恐怕还有一段时日。我已经给他输了一道保命真气,另外需要服用一些药物,都是常见的保心丸。”

刘文渊松了口气,道:“没事就好。不知道是什么人,居然能在深更半夜守在那里伏击他?”

一旁的苏晴道:“我当时就在附近,听他们说话,似乎提到了契丹人,耶律虎豹什么的。”

刘文渊皱了皱眉,没有说话,凌孤道:“要说契丹人能知道到荆州来行凶,那六扇门真该整顿一下了。”刘文渊眉毛皱得更深了。自从皇宫比试以后,他已经将六扇门上下捋了一遍,清洗了一番,若是还有内奸,他可承受不起再一次的整顿了。

几人沉默下来,六扇门的问题,除了凌孤,还有谁敢提起。

刘文渊道:“此时最大的问题,却是李可飞养伤,这件案子该怎么查下去?”

苏晴道:“刘……刘大人,李可飞受伤,就由我来代替他和你们联络吧。”

“你?”

苏晴拍拍胸脯道:“我来负责霹雳堂这里,只要有什么新情况,我就来向六扇门汇报。”

...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