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35章 光明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卢晓玉心中不是很舒服。

这些仆从虽然是计怀才派来服侍她的,但都是南海剑派的老人,是从自己父亲的时代就在她家里的,这么快就帮着计怀才来对付自己,始料未及。不过想起小青的脸,她也就释然了。连自己贴身的侍女都被收买了,更别说杂役护卫车夫了。

而游返的果决也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这种不留情面的狠辣,她无法接受。从小她便在自己父亲的羽毛下面,被呵护着成长,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冰冷现实的一幕。从内心而言,她认为游返的处置没有拖泥带水,也许是当前最有效的一种手段。但同时,她又想起自己父亲慈祥的脸。南海剑圣做事手腕高超,游刃有余,从来不会到刺刀见红的局面,因此她便觉得做事情手段高明的人,是无需对敌人露出利齿,双方摆出君子的态度,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总而言之,她不喜欢游返这个人。

不喜欢归不喜欢,她还是得倚靠这个人。好在,她还可以倚靠东方笑。谦谦君子的东方笑令她如沐春风,当她第一次在汴京接头见到这位初到中原的土包子时,就被他明亮的双眼所吸引。东方笑举止之间的从容,潇洒的风度,无一不戳中她的心灵。这是一个格调能和自己父亲并肩的男人。于是她制造机会结识了东方笑,并千方百计和他来往,帮助他在汴京打响名气,成功吸引自己父亲的注意,最后两人比剑,父亲也对东方笑赞不绝口。

正当她满心觉得事情就快成了的时候。一场噩梦发生了。至今她仍忘不了那天,父亲在午餐以后,照例泡了一壶碧螺春,然后午睡。接着突然腹痛难忍,而后大师兄进来了,几个授业弟子也进来了,大夫来了,军中好友来了,兵部大人来了,而自己始终在发呆,因为从小到大的靠山倒了,一下子脑中一片空白。等到回过神来,什么都来不及了。脑中已经回想不起父亲临死前说了些什么,只知道从此她再也不能像以往那样,想到什么就做什么。

计怀才从小天份不高,师兄弟几人,他的天资最差,明明是一个处理事情起来滴水不漏,精于算计的人,剑法偏偏学不好。南海剑圣说他太守规矩。其他师兄弟学成出山,不是经父亲引荐去了禁军,就是去了衙门,各个飞黄腾达,不在话下。只有计怀才,数十年如一日,留在父亲身边。剑法的境界是不高了,但他自己摸索出了自己的套路,剑法虽然平庸,但稳妥,稳妥中又带了一点辛辣。虽然天份不高,但在南海这个地方,人家看在剑圣面上,自也高抬他,于是有了南天一剑的名号,但也只是在南海。

父亲死后,她本是主张留在汴京,这里父亲的旧识多,且也能等着他回来。那时她还是存着一丝希冀的。可是当大势不为自己所控的时候,她的脾气就上来了,与计怀才争执中,大家只是爱怜地看着自己,以为自己仍是那个爱撒气的孩子。哭也不行,闹也不行,最后父亲的遗体仍然上了路。别了汴京,也许就永远回不来了。

送葬途中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她安心睡下,半夜里,身体突然滚烫起来,一只粗糙的手在身体上摩挲。她在睡梦中唤了小青一声,却得不到什么回应,那只手却更是放肆起来。第二天早晨,看着睡在身边那张丑陋的脸庞,她连哭的力气都没有。她从此认清了现实,不再反抗。但浓浓的恨意被压下了一段时间以后,来得更是汹涌澎拜。拜火教起义,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游返看着卢晓玉颤抖的身躯,关切地问道:“你哪里不舒服吗”

卢晓玉回过神来,指着前方:“那座就是番禺城,南海剑派和那个人就在里面。”

果然是边鄙之地,这城池却和县镇没什么两样,城墙和没有一样,路都是泥做的小路,一下雨就会泥泞地走不了路。所谓的城门口连守门的士兵都没有,更不会有人检查路引名牌。

平常回到这里来,卢晓玉总有一种回家的感觉,但是这时却觉得陌生。

她看着游返一动不动,而六扇门和不平庄的人则站在他身后,也一动不动。不由问道:“游返,你怎么站着不动我们不是要进去吗”

游返端详着眼前的地形,说道:“进去进去哪里呢”

“当然是……”卢晓玉说到一半,这才醒觉,这次秘密回来,是不能让计怀才知道的,自己这一行人只要靠近,就会被发现。这里城小人稀,任何一个生人都会引起注意。

“但都到了这里,城外可没有驻扎的地方。”

武风经过前面一次驿站中的事情,稍微了解了游返卢晓玉和南海剑派的关系,这时也小心翼翼地提出建议:“不如找这里的官府衙门。县令看到生力军来,必然喜出望外,我们的食宿便解决了。”

旁边一人指着远处道:“看,那是什么”

只见城中一道黑烟升起,袅袅直升天际。隐隐约约有喧哗声传来,但距离太远,听得不真切。

果真是拜火教起义游返捏着下巴,疑惑地看着空空荡荡的城门口,正是一天早晨,这里却一个人都没有。东方笑率着人应该早半月就到了,这时又在哪里

正当几人疑惑间,有几个平民从城门口跑出来,本来聚成一团的,出了城门便散开了各奔东西,仓皇逃窜。

有一人朝着游返等人所在之处过来,游返吩咐下去,六扇门阵中几人上前,如同老鹰捉小鸡一般将那人双手反剪,押了上来。

那人兀自大叫:“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他见游返这一行人服色各异,六扇门的人也从不着官服,他便以为这些人是江湖中的匪盗,在城外是想趁乱打劫。

游返问道:“你们为何慌慌张张,冲出城门”

那人道:“启禀好汉。城里太混乱了。他们火并起来,大伙儿都被卷进去了,这日子没法过了啊。”

这人语无伦次,游返好不容易,才搞清楚。原来光明使者下凡召集拜火教教众,光明大神见众人生活艰辛,要为他们讨回公道。原来一伙人挺顺利的,血洗了当地几个富户,瓜分了他们的财产,朝廷也派出人来安抚。于是响应的人越来越多。大家打也打了,杀也杀了,也心满意足,准备就这么算了。光明使者见再也号令不动众人继续暴动,便带着心腹离开了。想不到后来南海剑派的当家人计怀才率着官府的人趁着光明使者离开,便开始逮捕参与暴动的拜火教徒众,清算之前的罪行。这才弄得人心惶惶,有些人逃出城外,投奔光明使者,有些人则就地反抗被正法。

第一回合计怀才取得胜利,带头的几个人被抓起来杀掉,其中自然也曾错杀了不少人,其他人也只好忍着。直到光明使者接到消息重又杀回来,这回两方针锋相对,却是计怀才吃了亏,拜火教毕竟人多。本来南海剑圣在当地颇受尊崇,这时大家却因计怀才倒行逆施,纷纷投向拜火教这一边,连南海剑派中的底层弟子也不例外。众人冲进计怀才的府邸,也就是南海剑派的府邸,将东西砸了个精光。但计怀才却趁乱逃了出去。

后来计怀才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伙强悍的官兵,为首的一人剑法高超,当者披靡,连光明使者也不是对手。游返等人看到的,就是拜火教的人被这伙官兵驱散,奔向城门。

游返听了那人的叙述,苦笑着:“看来那伙官兵就是东方笑了。想不到东方笑居然和计怀才联手了。”

东方笑显然是不了解情况,若是他知道了卢晓玉和计怀才之间真正的关系,必然要一剑把计怀才砍了。

卢晓玉到他身边道:“游返,有一件事,你能不能答应我”

“我的事情,不要告诉东方笑。”

游返抬头看看她,眼中露出不解的目光。他当然知道卢晓玉指的是计怀才不择手段逼迫她的事,他还准备就这么劝东方笑杀掉计怀才。

“我不想……让他知道……”

每个女人都想在所爱的男人心中留住最美好的印象,即便是知道无法再回到从前。

卢晓玉的脸色苍白,表情就像要哭出来一样。

游返点点头,郑重承诺道:“好,我不说。就当我从来没听过这件事。”

卢晓玉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游返向武风道:“看来城内局势已经稳定下来。如此我们就这么进去接应一下,兄弟们不用拼死拼活了。”

“这……”

武风犹豫起来,他本来兴冲冲来,要抢点功劳的,没想到前面的人已经将拜火教打成这个模样了,骨头都吃完了,只剩下汤汤水水了。

没料到游返话锋一转,又说道:“不过听起来光明使者没有被抓到,只要光明使者没抓到,他必然会找个地方藏起来好好养伤,恢复个一年半载,再死灰复燃。不过一年半载以后,也不关我们的事了。”

武风也是伶俐的人,脑海中灵光一现,似乎抓到了什么线索,说道:“游大侠,你意思是只有抓住光明使者,才能彻底镇压拜火教起事”

游返点点头,不以为然道:“是啊,光明使者就是他们的带头人,那么多人参与拜火教,官府总不能全部拉过来杀杀杀,总归是找几个头头脑脑杀了,杀鸡儆猴。不过只要光明使者没死,到时候大手一招,又能召集起一帮信徒。这就叫做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说实话,这回要是光明使者落到咱们手上,嘿嘿,武大人这边升官发财不成问题。”

武风搓了搓手,有些兴奋起来,但又苦着脸,想着怎么抓住那个罪魁祸首。

卢晓玉根本不关心光明使者是否能被抓住,本来她出发时,拜火教徒根本没有敢惹到南海剑派头上,都是计怀才协助官府追捕拜火教闹事的人,这才会被波及。听说了南海剑派的府邸,自己的家,被人砸烂了,已经暗自将这笔帐也记在计怀才头上。

游返道:“要抓到光明使者,也不是不可能……”

武风忙问道:“游大侠,你可有妙计”

游返凑到他耳旁,轻轻说了几句话。武风连忙点头。

过了一会儿,队伍分成两半,武风带着六扇门的人送卢晓玉前往番禺城县衙。而游返则带着不平庄的人,来到城外某处。

一个树林里,此处离城较远,且隔着密林,提防颇为荫蔽。此时,不少拜火教徒众正在密林中休息,他们很多人都帮着染血的绷带,埋锅造饭。脸上表情很是惨淡。

今日天明前,趁着黑夜,他们突然攻入县衙,想将本地县官给挑了,正式揭竿而起。虽然此前他们也小打小闹,但一直没有和朝廷正式翻脸。此地官府力量薄弱,很多官府里面的衙役也是拜火教的一份子。之前除了被计怀才怂恿,抓捕了一些教中的兄弟,此外两者之前还算和睦。但为了救出被捕获的兄弟,他们攻入县衙,却被那个剑术超群的男子率领着一群官兵,将他们击退了。

光明使者这回也出动了,他自恃武功高强,却在那人手上撑不了十招,手臂上还受了伤,要不是大伙儿拼死相救,还不知会出什么事。突袭自然也失败了,等到大家撤回来,队伍中已经十去其三,损失极为惨重。

虽然退得狼狈,但之前约定了地点集合,就在这处密林。这时人员陆续返回,光明使者也逃了回来。

光明使者约莫四五十岁年纪,是个头陀打扮,披头散发,带着一个钢箍,脸上的鹰钩鼻特别惹眼,两眼深陷,口音像西南巴蜀一带,身高要比当地人高上不少。

这人脸上一股坚毅的神情,向周围的教众慷慨陈词:“这是光明大神给我们带来的考验!只要跨过了这道坎,便能到达光明的彼岸。”

“喔……”周围众人突然眼睛一亮,原来是考验,怪不得连光明使者都受了劫难。

“驱散黑暗的就是光明,但在彻底驱散黑暗之前,我们都被黑暗所笼罩。要挣脱枷锁,就要付出代价。但最终还是会光明的。大家不要灰心,我们休整一下,想想办法。南海剑派强大不强大,那个计怀才剑法高不高,不还是被我们给打败了。这次这个姓东方的剑客也一样,不过是些牛鬼蛇神而已。光明大神必然会降下指示,指引我们打败黑暗。”

“嗷嗷嗷……”大家纷纷叫起来,光明使者的话犹如火光一般,点亮了大伙心中的阴霾,使得众人都乐观起来。

光明使者见人心都聚拢起来,不由松了一口气,开始全力疗伤。这个半路冲出来的剑客十分难缠,不但剑术出神入化,前所未见,连内功修为都十分高深,自己被他剑气侵入体内,连着封住了十八处要穴,如今来连运功行气都显得艰难无比。

突然一个手下过来禀告道:“外面有人带着一众人马要来求见,听说是要来投靠我们。”

光明使者眉头一皱,心想,自己这方刚刚被挫败,谁会在这个时候前来投靠不是官府的内应,就是要来取自己人头前去邀赏的。

不料身旁一个虔诚的教徒大声说道:“使者你刚刚说光明神会降下指示,这便有人主动前来投靠。这岂不是光明神安排来帮助我们逃脱困境的人呐”

“不错不错。这么巧,必然是光明大神的指引。”

光明使者暗骂一句,真是愚蠢的人。不过他这时也不好立刻驳回,显得自己前后矛盾。当神棍时间长了,知道这时只能顺着他们的话说。

“既然如此,让他们前来相见。”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