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37章 援兵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杨林缓缓吐出一口气,内伤已经好了大半。休息了一整天,如今全身上下充满了劲道。

一个属下前来报告:计怀才率着南海剑派的人马朝着这里奔袭而来。

昨日派人假装投降,将自己的方位透露了出去,那老奸巨猾的计怀才居然会忍不住,自己率领人追出来,令他大为意外。本来以为游返说的只是理想的情况,没想到真的变成了现实。

他哪知道有卢晓玉在一旁煽风点火,令计怀才冲昏了头脑。而且光有卢晓玉也没用,谁让东方笑也在。试想,哪个男人能在情敌面前丢了颜面。

杨林对手下淡淡道:“知道了。吩咐下去,按照计划准备起来。”

自己这里万事俱备,就看能否吃下这块硬骨头了。

他问道:“东方笑有没有随后跟来”

“前去侦查的兄弟没有看到东方笑和那些官兵的踪迹。”

“好。”他点点头,愈发对游返叹服起来。

“告诉大伙儿,到时候相机行事。虽然这个游返目前都算中了,但他来历不明,不能全信。一旦情况不妙,我们就分散撤走,然后到老地方汇合。”

杨林对东方笑的出神剑术记忆犹新,这几天就算睡觉时也能梦见那一剑剑地劈下,对方总是能从不可能的角度出剑,劲透剑尖,让人不寒而栗。

东方笑这时点齐人马,将伤员留下,自己只率了三十人,匆匆从北门而出。这时计怀才已经走远了。他不由暗自叹了一口气。他自然也看出了计怀才的不对劲,但没有想到对方会如此鲁莽。

没有办法,只能尽力追上,万一碰到拜火教设伏,也好接应突围。

正要赶上去,突然侧面冲出一彪人马,个个冒着凶气,十分彪悍。双方人数差不多,东方笑稳妥起见,令手下人结成圆阵。

没想到对面出来一个人,冲他大叫道:“东方兄。”

他定睛一看,居然是游返。

游返跑上来,哈哈笑道:“想不到在这里遇到东方兄。我听说东方兄来到南海,力挫拜火教光明使者,保住城池不失,可是立下了大功。”

东方笑看到好友到来,也是十分高兴,不过还是奇怪地问道:“游兄,你怎么也来了这里”

游返道:“荆州的事情已经解决。刘大人怕你人手不足,派了卢小姐和我前来相助。我还带了不平庄的好汉过来。”

东方笑道:“那可太好了。前几回和拜火教硬拼,不少人都受伤了。你来得正是时候。现在计兄追去剿灭拜火教余党,我担心他中了埋伏,我们快去接应一下。”

游返道:“计兄你说的可是南天一剑计怀才”

东方笑看他一脸疑惑,点头道:“正是。他还率领了晓玉从荆州带来的几十名六扇门的精锐,由武风率领。若是这批生力军有所损伤,可就得不偿失了。”

他知道游返和计怀才不合,若是提出去解救计怀才,游返必然不以为然,但提出解决六扇门精英,这就是从大局出发,游返不会不答应。

不了游返摇头道:“东方兄,糊涂啊糊涂。我还以为你已经看清了形势,却不知人心险恶。”

东方笑瞪大了眼睛:“此话怎讲”

游返道:“人心隔肚皮,你无害人之心,但不可不防。计怀才此人,据我所知,足智多谋,绝不会如此鲁莽。”

东方笑点点头,计怀才确实是这样的人。

“这里是南海派的地头,有没有伏击计怀才最清楚。他作出姿态,要追击拜火教,可能其中有诈。”

东方笑沉吟道:“有诈”

“不错,他想将东方兄诈出来,然后教人扮作拜火教的人来袭击你。到时候你反而中了他的计谋”

东方笑道:“这决计不会。如今他要靠我守住城池,若是外患未平,他又私下内斗,到时候反而便宜了拜火教的贼人。”

游返道:“若是拜火教光明使者未受重伤,他自然是要靠你。但如今拜火教的高手死伤殆尽,他南海派本来就人多,你这几十人的阵容,他说翻脸就能翻脸。要知道他抢了你的心上人,你如今在他地盘上,他怎么可能高枕无忧。你虽然无心害他,但小人之心,怎能度君子之腹。”

语涉卢晓玉和东方笑之间的情事瓜葛,东方笑原本坚持的态度,终于软化下来了,问道:“那计怀才那边……”

“我们赶紧赶回去,若是中了拜火教的声东击西,卢小姐可能会有危险。”

说到这里,东方笑终于同意撤退。他下令所有人全部撤回城内,这些人这几日交战连场,这时无论精神上还是体力上都接近了极限,本来就不想再出生入死,听了东方笑的命令,一声欢呼,便撒开腿往回跑。东方笑也将离开,却见游返和手下的不平庄猛士一动不动,于是问道:“游兄,你怎么不走”

游返冲他笑道:“东方兄先回,我带着他们前去看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若是能逮到拜火教的头目,也算大功一件。”

东方笑道:“若是遇到那光明使者,岂不危险。那人虽然有伤,但武功高强,不可小觑。这样吧,我和你同去。”

“万万不可。”游返见好不容易将东方笑劝回去,怎可功亏一篑。“有东方笑坐镇城内,计怀才必然不敢对我怎么样。否则遇到南海派大队人马,依我们之前的恩怨,恐怕计怀才不会放过我啊。”

东方笑点点头,一声保重,朝着城内走去。

游返带着不平庄来的好汉,一路尾随朝着拜火教藏身的树林而去。

此时树林里爆发出一阵惊人的吼叫,南海剑派的祖宅被拜火教徒烧光砸毁,两方已是水火不容,此时又在树林中相会,即刻变成一场恶斗。虽然拜火教事先设伏,但丝毫没有占到优势。南海剑派本就人多,还有六扇门的精锐压阵,这时鼓着劲头,拼命往前杀去。拜火教教徒此前元气大伤,士气低落,这时便节节败退。

武风刻意压制着手下人的蓬勃战意,不让他们立刻投入战斗。计怀才接连催他:“武统领,赶紧让你兄弟加入战斗吧。这时只要多一丝力气,对手就垮了。”他眼看着拜火教众明明在败退,却没有溃散,显然还有一战之力,不由着急起来。自己这些手下乃是南海剑派仅存的心腹力量,若是赔光了,自己对南海剑派的掌控便要差了许多。因此心中暗自骂着武风,只懂得在最后关头冲上去收人头,抢功劳。不过谁让人家是从汴京来的官爷,不能得罪。

武风指着对方光明使者杨林所在的位置,说道:“这里是密林,施展不开,那光明使者身旁还有一对精锐猛士,若是这时就投入力量,到时候就没力气应付那队精锐。”

计怀才看了看,果然有一队白衣人静静站在光明使者身旁,看着场中局势。

杨林这时也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自己的人马不断后退,他还看到对方还有后备队还未启用。拥挤的密林中人贴着人,宽度不够,大家只能将人堆上去,留着有生力量,作最后一击。

场内厮杀越来越混乱,真正死的人没有几个,反而越来越多人体力耗尽,落在自己同伴身后,等恢复了气力,再冲到第一线,如此交替往复。如果受伤,则自行退下,由身后的同伴补上。

这种群斗厮杀,武功高强与否便完全用不上,大多考验的是体力,看谁能扛得住,在打垮对手之前自己先没了力气,就要被砍伤。

拜火教这边先忍不住了,阵线不住后移,再这么下去便要溃败。杨林大手一挥,身边响起一阵虎吼,身边的后备队终于派上了用处。白衣猛士如同下山的老虎,杀入人群之中,顿时稳住了阵线,一下子砍倒了好几个南海剑派的剑客,弄得对面一阵手忙脚乱。

计怀才望向武风,武风手举起来,正要下令,突然一阵马蹄声迫至身后。计怀才一回头,只见是县府上的传令兵。只听那人道:“不好了不好了,贼人声东击西,已派人在城内多个地方纵火扰乱,大人下令请武统领回去城内固守城池,抓捕隐藏在城内的乱贼。这是官书。”

计怀才一阵怒喝:“没看到这里交战已经到了决胜的地步,是不是对面派你来扰乱军心的该斩!”

那传令兵还真的拿出一封信件,道:“这是县令大人的书信,还有卢小姐的信函,要计爷尽快撤走。”

计怀才不住怒骂:“妇人之见。现在这里怎么撤”

武风接过书信,果然是城内的求援。他又抬头看了看树林中央的恶斗,权衡了利弊,心道:自己在这里的功劳终究要县令说了算,到时候呈上去,多的也能说成少了,少的也能说成多的。自己如果回去救了县令一命,这县令必然感激自己,向上报功劳时也能美言几句。反而在这里拼死拼活,最后丢了城内,到时候也要找人忌恨。于是对计怀才道:“城内若有失,这里赢了也毫无意义。不如撤吧。”

计怀才喝道:“城内有东方笑。况且光明使者本人都在这里,城内不过是些小鱼小虾,翻不起什么浪头。不如在这里彻底打垮他们,然后回援。统领,你不要走啊。”

武风命令一下,众六扇门铁卫开始撤离。

杨林见对方阵后突然将后备队撤走了,不由大喜,心想必然是游返的计策凑效,之前派出的疑兵起了作用。他大喊道:“南海剑派的人撤了,他们怕了,哈哈,兄弟们冲啊。”

他拔出刀来,奋力一叫,身先士卒,向对手杀去。

被他一叫,底下的教众也不由士气大振。而南海剑派的人一回头,看到原本簇拥在计怀才身边的六扇门铁卫果然都撤得一干二净,不由心慌起来,再也不敢接敌,纷纷向后撤去。这一撤,就变成转身就跑了。

拜火教的人群中发出一阵欢呼声,原本的疲惫一扫而空,纷纷举起刀子朝着计怀才方向追击过去。

一个满脸是血的南海剑派年轻人退至计怀才身边,道:“门主,我们现在怎么办”

计怀才心想若是六扇门晚撤半刻,说不定场面便稳定下来了,这时只能道:“还能怎么样,我们也撤。”他本来满心希望六扇门打头阵,振奋士气,再派自己门派内的精英上去压垮对手。没料到如今六扇门的人反而是拖后腿的那一方,如果不带上他们,说不定还能避免对士气的影响。

这时候说什么也晚了,只能尽力收拢队形,从容退去。但拜火教这一边同样仅仅咬着他们,不放他们轻易离去。

杨林手下一人道:“使者,穷寇莫追啊,我们损失也不小。”杨林远远眺望计怀才身后,心想游返也该出来围堵了,否则只靠自己手下这批残兵,恐怕真的围歼不了对方。正犹豫着是否收兵,突然对面爆出一阵狂喝。远远看到,正式游返和他的手下。

计怀才正要开溜,突然对面横着围过来一队精悍的人马,脸上一僵,正要下令突围。对面游返突然喊道:“计兄,我是朝廷派来的,特来相助。”计怀才早就记不清游返的脸了,这时在仓促之间也不去分辨什么,心中一喜,命令手下人重新顶上,但溃败之势已成,挡也挡不住了。他不由无奈喊道:“不成了,先后退一阵子,等站稳队形再卷土重来。”

游返喝道:“战场之上,岂容逃兵,谁撤下来,就给我杀。”

不平庄的人一字站开,虽然人少,但这时后退逃跑的都是南海剑派已经吓破胆的人,没有什么杀伤力,被这么一堵,跑的最快的几个人被咔嚓嚓砍瓜切菜般劈倒,血流了一地。后面的人一愣,这退又退不得,只得再往前,与追来的拜火教精锐复又撞在一起。

杨林在那边大喜,哈哈大笑起来:“计怀才你这只老狐狸,这回看你往哪里去”他满心以为游返是替他围堵住南海剑派的一招后手,出现的时机正巧。他拔出刀来,亲自越过众人,朝着计怀才而去。他要砍下计怀才的头来。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