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33章 提醒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江岸边,一艘一艘的小船载着受了伤的不平庄人员靠了岸。岸边早已安排了接应的人,他们看到回来的人是如此惨烈,也不由吓了一跳。受伤轻的,只是脸上沾满血迹,身体上用碎布胡乱包扎着,深红色的血止不住地渗了出来。受伤重的,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此时倒在船上不住呻吟。

游返这一组没有人受伤,躲过了火药爆炸,飞焰熊熊,他们还找到了被劫走的粮草,这让衰落的士气重新振作了一下。若是追不回这巨量的赈灾之粮,那么即使将劫匪都打入地牢也于事无补。

胡近臣下了船,对着众人道:“大家回城里休息。”

游返看他铁青着脸,显然也对手下人的伤亡耿耿于怀。毕竟,当初是他力主兵贵神速的。不过,谁也没想到,岛上的匪徒是如此决绝,被发现以后,首先是选择抵抗,抵抗不了,便选择了同归于尽。

如今,岛上一片焦黑,处处废墟,几处原来的房舍住址上还有火没熄灭。而断肢残体更是到处都是,血肉横飞的场面令不少见惯了血的江湖人物都忍不住吐出来。除了少数没有受伤的人仍在岛上看守,其他人都不愿继续在岛上呆下去。

“也许你当初说的是对的,对付这些瓮中之鳖,不需要这么着急。”

胡近臣轻轻拍拍他的肩膀。

游返一愣,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来了。他回想起出发前胡近臣的样子,并不如以往那么自信,也许也想到了后果。飞鱼帮和大江盟的残余,这些人并非乌合之众,他们原来的首领死在朝廷手上,这些人便成了哀兵,这些哀兵在绝望之下确实爆发了强大的力量。

“不过,即便是知道现在的结果,我仍要这么做。”胡近臣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为什么?游返心中充满了疑惑,不过他没有问出口。因为这时胡近臣走到了附近,开始慰问受伤的手下。

一行人这时差不多都下了船,原先接应的同伴江船栓好,便推来不少小推车,准备将重伤员推回去。这么看来,其实胡近臣之前也准备地很充分,连伤员如何安置都想到了。游返不仅佩服起来。在这世上,要成事并非靠天,而是将方方面面都考虑到,提前备下后路。

正在准备过程中,不远处的树丛突然悉悉索索传来声音,显然来人不止一个。胡近臣长身而起,望向声音发出的地方。

一个人影,两个人影出现,然后是几十人。

刘文渊和凌孤带领着六扇门的侍卫从树丛里出来。

胡近臣忙迎了上去。

“原来是刘大人,我们正要回城向你禀告此事。”

刘文渊道:“我也已听说此事。你们干得好。赈粮寻回了吗?”

胡近臣将岛上情形说了一遍,又将赈粮位置点了出来。

刘文渊大喜:“胡大侠果然不负众望。本来听说密报你们找到了劫匪位置,我正要赶来。可惜你们已经出发了。说实话,当时我心里还有些不高兴。不过现在你们找回赈粮,我也无话可说。你的人也损伤严重,此事我必定启奏圣上,给你好好记上一功。”

凌孤上前拉过游返道:“游兄,我想上岛看一看。你是否能引路?”

游返很奇怪,结束都结束了,还有什么好看的?他实际上对刚刚岛上的惨状仍是心有余悸,有点不愿重新回到岛上。不过既然凌孤说话,那就代表了六扇门的意愿,既然胡近臣也没有意见,他只得点点头。

两人乘上小船,凌孤在船尾自己单手持桨,哗哗水声响起,小船便如离弦之箭,向前飞速划去。

游返站在船头,远处仍是白雾,但比刚刚好了许多,远处隐隐有黑色的浓烟升起,十分突兀。江面微风吹在身上,衣袂飘飘,十分凉爽,风中透着一股清醒,和人群中的血腥气截然不同。

船桨在凌孤手里似乎没有重量,轻轻在水中一抖,便激起了浪花。

凌孤一边划船,一边说道:“听说东城帮也是胡老三不平庄旗下的,这么算来,听命于他的起码有五千人。”

游返心中一动,凌孤是个寡淡的人,平素不会主动开口和他说话,这话似乎其中含有深意。他不禁侧耳倾听。

“无论是谁,有五千个不知死活的江湖混混跟着他,总要惹上一些麻烦。上回周醒被杀,胡老三主动请命,为大江盟和飞鱼帮的人申冤,都是江湖人,讲究义气也是正常,胡老三在他们眼里就是恩人。这回这批人劫了粮,若不是胡老三主动挑了这批人的岛上水寨,恐怕也逃不了干系。”

游返突然明白为何要冒着奇险,胡近臣也要抢在官府之前破了水寨,寻回劫粮。游返原以为他是为了名声,为了功劳,这时才知道只是为了不被朝廷怀疑。

“赈灾的粮食由中原镖局押运,老马车行也参与其中,行踪只有少数几个人才知道。中原镖局的司马总镖头没有必要为了一些粮食主动送了麾下邱总管的命。所以刘文渊刘大人一开始怀疑的就是胡老三。”

原来连六扇门都盯上了胡近臣,怪不得凌孤一连好几天没有单独和自己说话。游返有些愤怒起来。

“你是不是觉得很寒心,明明不平庄上下为了朝廷治理江湖用尽了力,得罪了少林丐帮一大批大帮会,朝廷还这么疑心?”

游返身体一震,被说中了心事。

凌孤突然笑了起来,笑声中颇有些同情的意味。

“朝廷怀疑的不是一个胡老三,而是武人,武人乱国呐。尤其是有组织的江湖帮派。先前的少林,后来的丐帮,如今的不平庄。只要你威胁到了他们,他们就要怀疑你,然后打压你。你知道这回不平庄里有了个副帮主么?”

游返摇了摇头。

“是朝廷安插的人,是山西郝家的高手,江湖中德高望重的人物。是不是很奇怪?为何朝廷要安插一个外人当不平庄的副庄主?胡老三也无从拒绝,否则就是谋反。一手创建的不平庄,居然会让一个外人分掉一块。朝廷的手段还多得很,你很快便会明白。”

游返问道:“凌兄,你今天的话似乎另有所指。不如明白说吧。”

凌孤还没说话,两人的船就抵达了江岛外围,前方入口处是不平庄留守在那里的人,看到是游返,也认得他,放行通过。

两人的船靠岸,凌孤一跃而上,然后伸出手,拉游返下船。

“我说这么多,便是想让你看清形势,注意自己的选择……”

其实他不说,游返也明白。不平庄这么一个庞然大物,朝廷放着任其壮大是没有可能的,必然会有各种平衡制肘,若是胡近臣忍了下来,那还好说,若是胡近臣心存不轨,那朝廷对付起来很是举手之劳,自己这时也算是不平庄的一员,到时候如果殃及池鱼,自己也要吃亏。凌孤这是在提醒自己。

游返道了声“谢谢”,跟着他上了岸。

两人来到岛上,这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和硝石燃烧的呛味,岛上到处是残垣断壁,树木断折,飘着浓浓黑烟。

游返捂着鼻子,带着凌孤朝前走去,前往发现赈粮的地方。两人来到那仓库之前,凌孤四处望了望,捏着下巴道:“这处地方储粮倒是不错,向着太阳,两旁树木挡着江风,甚是干爽。只是不知为何会疏于防备,而且也没有埋上火药。若是一把火烧了,我们可就一无所获了。”

他自言自语,绕着仓库走了一圈。

游返看着他四处查看,似乎又恢复了当年开封府总捕头的风采,心中却还在想他刚才的话。当初答应胡近臣加入不平庄,也只是想借东城帮收集情报的便利,若是就这么一条路走到黑,很有可能被连累了。别人不知道胡老三,他是清楚的,胡老三和朝廷之间绝对不会妥协。他想起曾经胡近臣对他说的三段故事,语气虽轻松,但能记得那么清楚,本身就已经有了态度。

“这里有条小路。”

游返一回头,只见树木丛中有条人踩出来的小路,凌孤用手中的刀,拨开矮木的枝叶,身子挤了进去。游返跟了上去。

两人身影没入树丛,向着岛中心爬坡而上。鼻中烧焦味渐浓,却靠近了火药引爆之处,岛上匪人的住所。

凌孤问道:“听说对方没有留下什么活口,连女人孩子都一起被炸死了。”

游返到:“确实,我们没有再看到活着的人。”

凌孤看了看天色,天色渐渐昏暗。

“我们去看看。”

这条小路到了岛上聚居区就断了,看来是岛上的人为了取粮方便,故意开辟出来的捷径,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这里仍然一片人间地狱的景象,不平庄还没来得及收拾残局,炸死炸裂的肢体仍然混乱得四处都是,腥臭的味道充斥着鼻腔。游返一阵眩晕,想起了之前经历的惨剧。

凌孤却毫无表情,以前在当总捕头的时候,比这个惨的他也见过,只是没有那么大的规模而已。那么多人,集中在一起引爆自杀,没有一点反对意见,那么决绝,要和敌人同归于尽,这是违背人性的做法。如今他亲眼看到,就更惹起他的怀疑。

游返陪着他四处查探,不由有些敬佩这位仁兄的精神。如今白身了,仍然以总捕头的指责,不,甚至是六扇门总管的标准要求自己,比刘文渊都敬业啊。

凌孤看了一圈,死尸遍地,没有什么奇怪的。虽然残肢断臂多,但其实只有少部分人被炸死,大部分人要么被房屋塌倒时压死,要么被浓烟呛死然后被烧焦。这才尸体的分布上可以看出。

“有两三百人,大部分是青壮男子,一小部分女人孩子。”

凌孤自言自语着,然后目光射向一处倒塌的墙角。一处高墙断裂,只剩下一半树立着,墙角都是碎石板,下面压着几具尸体。

游返看了看,道:“似乎是爆炸震动导致房屋坍塌,然后这几个人正好被压死。”

凌孤点点头,说道:“不过我好奇的是,这处既不是要道,也不是宅院,为何爆炸之时,会有人在这里?还被压死。”

他走到墙角处,想将一块石板挪开。不料牵扯到旁边一块石板,突然余下的高墙一阵碎裂。

“小心。”

凌孤反应奇快,发出声响时,他就已经躲开。余下的墙体倒下,几块碎石砸在刚刚凌孤站立的地方。

墙体倒下后,凌孤又凑上去看,却发现一处洞口。

“这里有个洞穴。”

他透着狭小的洞口,朝里望去,里面似乎也被碎石土块填满,黑洞洞的看不出什么。

“这里有可能是逃生的地道。这些人引爆了炸药,点燃了屋子,便准备从地道逃走,但爆炸以后这地道入口却坍塌了,堵住了入口,他们就没法按计划逃走。这几具尸体必然是想移开坍塌的石头,却被砸下的石板埋在其间了。”

凌孤呼了一口气,放弃了挪开石板的想法。

游返看着凌孤平日里沉默寡言,一到这种时候就神采奕奕,果然每个人都是有不同兴趣的。

凌孤走到附近,踩了踩地面,却毫无收获。

游返道:“既然有地道,就必定有出口。他们设了出口,不会通往别处,定然是通过可以离开岛上的地方。”

凌孤眼睛一亮,先朝着码头处望了过去:“我猜不会在那儿,那里太明显,却出去正好落入敌人手里。”

他指指岛后面,那里人烟罕至,正是可以离去的地方。

游返道:“可是这么多人,怎么才能离开?那得要一条大船才行,那么大的船,很容易就被发现。除非……”

凌孤接着道:“除非他们在地道中藏了水和干粮,可以支持他们呆上许久,然后从容分批离开。”

他突然望向储粮的仓库:“他们劫了那么多粮食,备上十天半个月的口粮不成问题。但要容纳两三百人一起,恐怕得挖上一个大洞才行。还得有通风口。出口必须靠近水,否则会被发现。”

游返看着他道:“你说会不会已经有人进了地道?”

凌孤朝着码头走去,道:“去将地道出口找出来不就知道了?”

两人返回码头,驾着船来到岛后,他们细细绕了一圈,终于在一处翠绿的植物下方,发现了被枝叶挡住的洞穴,刚好够一个人出入。

凌孤将船绑好,点燃火把,当先钻了进去。

游返随着他进入,到了洞穴中,却发现洞道中隐隐有着空气流动,这说明洞穴里的通风不错,也许不止一个出口。

两人一直向里走,起初还需要猫着腰,后来便彻底可以站直,他们一直在向下走,孔洞越来越大,突然豁然开朗,里面居然有个宽阔的地底大厅。

凌孤啧啧赞道:“要在地底开辟这么大一个洞府,可得花费不少人力,这是个大手笔,不知道大江盟和飞鱼帮的人怎么做到的?”

游返摸了摸四周壁上,有些湿漉漉的,很潮湿,有些地方还铺着石头。

凌孤点燃附近的火烛:“连灯烛都准备好了,真是妥善,看看附近还有什么东西?唔,这里倒是没人。”

游返微微有些失神,想起了先前与妻子庄文清在东极岛上的一处洞穴,也是一片漆黑。那是他第一次与庄文清独处,后来两人能够成亲,也是因此而起。

他返过神来,跟着游返绕着大厅走了一圈,突然道:“这里也许不是他们挖出来的,而是一个天然洞穴,他们只是恰好发现,再挖上出口入口罢了。”

凌孤点点头:“确实可能性很大。”

他们在角落发现了储藏的粮食和水,果然够几百人支撑十天,还有一些私人的物件和一批信件,凌孤抄起这些信件到自己兜里,无疑,这些信件是很宝贵的证据。

两人搜刮了一遍,想继续往上面的入口走时,却发现入口已经被土堵住了。想必是炸药引爆后,引起洞壁松动,于是地道被堵住,这些人辛辛苦苦准备的地道反而无法发挥作用,他们这才试图杀出去。这也是一开始不平庄攻岛时岛内抵抗的人不多的原因。而胡近臣来得实在迅捷,这些人居然也没来得及先躲到地洞再引爆,也是颇为遗憾。

游返和凌孤返回出口,上了船。

这回换成游返摇着船桨。天色有些昏暗起来,他们要在天黑前上岸。

凌孤在燃起的火把下拆开信件查看,逐字逐字地看着。突然笑道:“精彩精彩。”

“你猜这些信上说了什么?”

“是中原镖局总镖头司马求写的……笔迹是否伪造的还不清楚……但若是要算到这一步,这幕后的黑手实在不简单。”

游返惊奇道:“还有幕后黑手?”

凌孤道:“不清楚,但我觉得不是司马求。这些信件可能只是栽赃。”

“栽赃?藏到密洞里栽赃?给谁看啊?”

“我不知道。”凌孤叹道:“若是这人能算到我俩能找到密洞,还拿到了这些信件。那这人实在太可怕了。”

他突然道:“先交给刘大人罢,反正不管我的事。这回司马求倒霉了。”

水波在船后荡漾,一轮明月升起,水上的雾气似乎更浓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