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39章 围剿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游返带着人回到原处时,却发现人去林空,只剩下一地的尸体。n∈頂n∈点n∈小n∈说,不仅遗憾道:“可惜,这光明使者鼻子很灵,这么快就跑了。”

一个手下禀告说城门方向似乎灰土扬天,游返朝远处望了望,是南海剑派的门人往城内逃去,他可不会想到拜火教还有余力袭击城内。

杨林带着拜火教所有还能走得动的教众,一路追赶着南海剑派的逃兵,向着城池方向赶过去。他心里有些惴惴不安,万一遇到东方笑的人马,自己刚刚连番恶战,可不好对付。而一路上除了南海剑派三三两两的门人,什么人也没见到,他更是不安起来。想不到东方笑如此镇定,计怀才的人全军覆没了,消息早该到了城内,可他居然还能坚守不出。当然,面上他仍然信心十足,指点昂扬,不会露出怯意。但只要确定东方笑还在城内,即便自己的人数多上十倍,他还会毫不犹豫地撤走。

他实在没有兴趣再度对上剑法出神的东方笑。

众人到了城外,杨林派出一个伶俐的手下,进城打探情况。那人混在几个南海剑派的人群中进了城。这城不如中原的城池,有高墙阔门,墙是土墙,没有门,土墙上被雨水冲刷损毁的缺口都算作是门,也没有守城的士兵,官府的人手都守卫在县衙处。

杨林还拜火教众在城外等了一段时间,刚刚派去的手下出来报告情况:“城内乱做了一团,县令府上也是一片空虚,东方笑的人马不知道去了哪里,似乎没有看到。”

杨林的心顿时活泛起来:“好,必定是计怀才失踪的消息传来,他们组织人手前去接应了。这正是光明大神赐予的好机会,诸位,随我冲进去,杀了那狗官。”

众人一片响应,声势浩大。

正在城门出探头观察外面情况的普通百姓被他们吓了一跳,连忙跑开了。

拜火教众鱼贯入城,他们不少都是本地人,因光明大神感召才执起刀枪,这时一想到平日里作威作福的县令将要跪在自己面前,兴奋地带起路来。一路上竟没有阻拦的人,便径直到了县令府前。

县令府位于城池中央,占地广阔,白墙高耸,不易攻打。此时官兵守卫都在此处保护县令,看到拜火教的人打来,连忙躲到门后,各自守好地方,一面通知人求救,一面抵御外面的敌人。

县令让人前去寻东方笑求救。

原来,东方笑自返回以后,却发现卢晓玉真的失了踪,不由紧张起来,带着人四处寻找。目标锁定在南海剑派的一处住宅。那住宅带着花园,是昔日南海剑圣所建,东方笑猜测卢晓玉若不是到了这处,便是被拜火教劫走了,不由心急如焚要将她寻出来。

到了南海剑派那花园外,里面的人却不让东方笑进去,这也是计怀才的吩咐,计怀才一向对东方笑抱有敌意,底下人久而久之也知道了自己掌门的想法,便对东方笑也不客气起来。

东方笑一面交涉,一面派人四处打探消息,突然一队人回来禀告说城外一大队人马闯了进来,他不由大吃一惊,连忙召集众人,前往县令府上。

两拨人便在县令府外遇上,立刻爆发了一场厮杀。

其时杨林已仗着人多攻破了县令府的大门,眼看这平日里搜刮了民脂民膏的狗官的府邸就要被自己抄了,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油水,足以大大提振手下人的士气。说到底,虽然大家都是信仰光明大神的,但若是一直没有什么好处,谁愿意出生入死呢。

想不到马上就要下嘴咬了,这到了嘴边的肉居然还会飞走。

东方笑带着人马从后杀入,砍瓜切菜一般破入后阵,一点没有留情面,下的都是狠手,受了伤在地上挣扎的人还会被补上一刀,绝不容许有人从地上站起来,再从后面袭击。

东方笑是在边城黄沙里磨练出来的,对付沙盗,哪怕犹豫片刻,也会反受其害,对于敌人,容不得半分手软。而他手下的六扇门铁卫,也早习惯了杀伐,对上拜火教这批由江湖草莽、庄稼汉、贩夫走卒组成的团伙,也显得游刃有余,片刻之间,拜火教众已经丧胆而溃。

杨林和他从四川带来的卫队心腹边打边退,始终没有溃散,他们经验丰富,不似那些临时感召来的教徒,知道一旦溃散,就是被追击的命运。在这城镇里面,没有开阔的退路,到时候就是被围堵的命运。幸好,一时间人来人往,很是混乱,他们也就趁乱慢慢往城门出口处退却。

东方笑等人杀了一阵,成功将拜火教众驱散,但却不敢随意追击,生怕县令这边还有什么意外。于是先进入县令府中,询问死伤情况。等肃清了府邸内还在顽抗的匪徒,这才列队追赶,但拜火教的人早已出城。

杨林等人刚刚出城,大叫一声倒霉,却是正巧遭遇了之前武风带队的一队六扇门官兵。

这武风也是郁闷无比,本来想着来南海剿匪,捞点功劳,可是今日来回奔波,什么都没捞到。本来随着计怀才奔赴树林,正要展开厮杀,城内一道命令将自己唤回,还没来得及赶回去,就听得计怀才落败的消息,连忙返回,却发现计怀才已经失踪。只好收拢了南海剑派的队伍,一齐朝城里去。这时他已知道是被人耍了,城内有东方笑保护,哪里会将自己唤回,可是传令那人却实在有模有样。

正闷头赶路,快到城门处时,却发现城内各处火起,城头浓烟滚滚,他大吃一惊,难道真的有贼人袭击正在这时,杨林一众人如同丧家之犬一般从城内逃出来。他眼前一亮,知道这份功劳逃不了了,大喝一声,令六扇门的兄弟中军直进,南海剑派的人两面包抄。

说是这么说,其实也就百来人,南海剑派的人都是些江湖人物,哪懂得什么阵法。只有六扇门的几十人是训练有素的,可和战阵士兵也差了许多。当下两面接触,便陷入混乱厮杀中。

拜火教的众人也早已被杀得魂飞魄散,能逃得绝不肯真刀真枪去拼命,有的当场跪下来求饶。武风带着手下一路朝着杨林所在处杀去。

杨林这边刚出虎口,又入狼唇,心中暗暗叫苦。他们连战两场,又奔袭了好几十里路,大部分人都到了强弩之末,这时遇上武风这生力军,顿时呈一边倒的态势。杨林暗哼一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甩开同伴,一个人向一侧逃去。

武风早已认出杨林,看到他逃走,连忙率着两个兄弟前去追击,但却被拜火教正在作最后顽抗的队伍给挡住,一时没有办法接近。

杨林劈倒几个拦路的南海剑派门人,眼前一片开阔,正要庆幸,突然远处一队人马跑过来,挡在不远处。

他一看,却是游返,连忙大叫:“游兄,你来得正好,计划才干掉了么”

游返看到这态势,不由一怔,想不到杨林气魄这么大,居然杀了一个回马枪,还好自己劝说东方笑留在城内,否则还真让他得逞了。

“好说,计怀才乱军之中已经被他自己部下杀了。”

杨林哈哈一笑,道:“这个计怀才,三番四次设计陷害我圣教兄弟,死有余辜。”他看了看游返,连忙道:“此处官兵势大,我们赶紧撤。”

游返不好意思地瞧着他,一面接近,一面道:“抱歉了光明使者,在下正是官兵。”

“啊”

当的一声,杨林抽刀将游返的长剑抵住,随即两人身形错开,各自交换了一招。游返没能将他留住。但手下不平庄带来的众好汉,早已将杨林团团围住。

杨林见对方阵型严密,一咬牙,反身朝着游返攻去,想劫持了他好以他做人质突围,再不济,杀了他这个领头的,眼前这群人没人指挥,岂不是可以制造混乱,趁乱突围。

没想到游返交战经验也丰富,不和他缠斗,且打且退,不断在圈中游走,生生耗他体力。杨林见不远处自己的人传来一阵阵哀嚎,心下着急气力,大喝一声,手上刀光闪耀,刀法如同泼水一般密不透风,朝游返卷去。

游返避无可避,使出五色剑法中的黄剑,守得也是滴水不漏。两边叮叮叮叮,刀剑相交不断。游返内力不如杨林深厚,兵器上的造诣也落于下风,不断被逼退。想不到困兽犹斗,这时候的杨林居然还有这等能耐。一方是拼命,一方不想有损伤,强弱已然明了,游返只是勉力支撑而已。

杨林将游返迫到外围,一刀虚招,晃开一个空间,低吼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不平庄的人怕伤到游返,不敢上前,这时要再围堵,已经来不及了。

话还没说完,武风却已经赶到:“杨使者,不急着走。”又出招将其拖住。

杨林未免又陷入重围,使出拼命的一招,人刀合一,朝武风撞去。

武风眼见对方不要命了,自己没必要为了一点功劳搭上自己的小命,于是赶紧让开身形。

杨林冲了过去,背上被武风划出一道口子,鲜血淋漓,心想这回终于突围了,如今身后全是追兵,他猛吸一口气,运起轻功身法,即便对自身有所损伤,这时也要拼命跑了。

突然一柄剑从旁边刺到,硬生生阻住退路,杨林见那剑轻飘飘的,大是恼怒,这些杂毛!

他刷得将刀甩出,要将那剑磕飞。没料到那长剑突然卷了一个圈,飞尘飘扬,在空中卷出一个漩涡,自己的刀不但没有磕飞对方的剑,反而受空气流转,身子不由一晃,轻功没能提起,反而身形被拖住了。

这是什么剑法

他眼尾一扫,却见武风,游返等人都闪到一边,一个青衣男子正在朝自己出手。

他大惊失色,东方笑这个怪物怎么又赶上来了

东方笑一柄长剑也不见怎么出招,只是在空中抖动几下,便留住了杨林,令游返等人也看得目瞪口呆。他们都知道拼了命的杨林如何了得,没想到在东方笑手上却这么举重若轻。

一轮夕阳正在降下,金红色的光芒散逸开来,映得各人脸上红通通的。

杨林头发散乱,步履不稳,他这时拼命向东方笑喂招,却连对方衣裳的一角都够不上,想要逃走,那毒蛇般的长剑却总是伸到自己面前,令他不得不抵御,便失了逃跑的先机。

嗤一声,他的肩膀手臂连续中剑,他猛退一步,突然哈哈大笑,道:“你们这些无知世人,居然想杀了光明大神派来的使者,真是愚昧。”

他这时已经绝望,反手将剑横在自己脖颈。

“光明大神会降下罪业,惩罚你们这些愚蠢的人。”

刷,鲜血横流,人终于倒在地上。

武风暗道一声遗憾,若是由自己手刃此贼,想必以后官运亨通了。

游返走近看了看,向东方笑竖了个拇指:“东方兄,你这是生生逼死了他啊。”

“不过,这回多亏了武都司,若不是你正好堵住了他的出路,我们也抓不到他。”东方笑收起长剑,抹去上面的血迹。

武风意外地看了看游返和东方笑,游返道:“我定会写信将此间的经过告诉刘大人,武都司当居首功。”

武风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笑,心情畅快之极。

“不过,游兄,你是否见到晓玉了”

“喏,不就在那边么。”

东方笑举目西看,只见卢晓玉在一队南海剑派人马护持下,从城外密林方向向这里而来。后面人群里有人抬着一个担架,担架上蒙着一块染着血迹的白布。

卢晓玉双眼通红,似乎哭过一场,苍白的脸上被夕阳镀上一层金边,脚步走得坚定。

游返露出惋惜的表情:“可惜,卢小姐这么年轻,就做了寡妇。”

不远处的空地上,拜火教的教众死的死,降的降,县令府已经派出官兵,将这些投降的收监起来。众人看着卢晓玉一行人抬着担架向城内走去,呆呆地望着,本来喧闹的声音顿时安静下来。

东方笑看着卢晓玉的背影,叹了一口气:“想不到计兄也会在这场灾祸中丧生,晓玉还真是命苦。”

“你不去安慰一下她”

“……什么”

“她遇上一块木头,才是命苦……”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